有將近六十年歷史的亞洲電視,踏入猴年前走到山窮水盡處,多個部門員工集體跳船,亞視永恒的傳說終於完結。(何少忠攝)

壹號頭條

Shame 蘇錦樑廢柴 亞視變喪屍

Ads by Google

「亞視永恒」神話終於破滅,面對財困以至長期拖糧欠債,不死的亞洲電視踏入猴年前夕,終於山窮水盡,處於半死不活狀態。
有近六十年歷史的亞視,在年廿七當日,未能按承諾向約三百名員工發放兩個月欠薪,營運總裁馬熙隨後也宣布「跳船」;樹倒猢猻散,同一天晚上,人事部員工集體辭職,新聞部全民撤退,晚間新聞結束前,女主播特別加上一句「有緣再會」。
曾經輝煌的亞視是香港首間電視台,走到如斯田地,損失的還有香港市民,因為亞視不濟助長無綫一台獨大,令觀眾毫無選擇。亞視如今留下爛攤子,政府難辭其咎,有相關政策局的政務官在年廿七當晚,對亞視問題仍闊佬懶理,未有就亞視停播訂立應變計劃,一心只想任由亞視自然死;雖然亞視多次違反發牌條件,但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貫徹其廢柴態度,未有積極介入,毫無跡象會啟動撤銷亞視牌照程序。
當局一早宣布今年四月收回亞視牌照及頻譜,但交接方案至今一團糟,即將接手亞視頻譜的香港電台不單難以提供廿四小時廣播,節目更要「一雞兩味」照搬「視點 31」頻道。由於 nowTV旗下的「 ViuTV」最快三月才試播,故亞視如提早執笠,未來個多月必然成為頻道真空期,港人只剩下「焗睇無綫」這個痛苦選擇。

年廿八,洗邋遢,亞視員工上週六返回公司聽候發落,但部分人化被動為主動,索性自行收拾細軟及個人物品,正式替亞視大掃除。雖然整天上午仍有不少員工出入大埔廠房,但各人不願多談。任職新聞資訊部的歐先生透露,他先在公眾假期休假,年初四才返回公司了解最新情況,但他坦言:「總之就欷歔!」

新聞主播集體跳船

同屬亞視新聞部的即日新聞部門過年前已獲亞視發落,公關及宣傳科高級經理黃守東週六下午宣布,新聞部主管評估形勢後,決定即日起抽起各頻道的新聞報導,農曆新年後再作決定。換言之,整個亞視在農曆新年期間不會有新聞播放,多個主播已集體跳船,過年後恐難以復播。
本刊瀏覽亞視網頁,節目表顯示本月六日及七日傍晚及晚間兩節新聞及體育報導已被取消,原來的六點鐘新聞時段改為重播《開心大發現》,點擊有關連結,均轉跳至播放本月四日的新聞重溫頁面。
仍然留守的黃守東對新聞部員工予以肯定,讚揚他們已盡最大努力,又形容亞視員工是最專業的傳媒工作者;據知新聞部全體員工週六起開始放「補假」,亞視幾呈真空狀態。黃守東表示,新年假期後會再評估形勢,但強調亞視仍繼續廣播,暫不結業。
對於亞視不報導新聞,黃守東指「相關政府部門可以作出處分」,但同時質疑通訊局若在如此地步仍要施壓,究竟有何意義。事實上,亞視停播新聞極可能違反牌照規定,最嚴重可被撤銷牌照,令亞視隨時要在四月前已不能再廣播,惟就算亞視要熄機,原定由港台接手亞視的模擬廣播,交接安排也未如理想,令免費電視市場隨時出現只得大台獨家播放的服務真空期。

AO:執笠有乜問題


蘇錦樑(中)去年四月宣布,不對亞視續牌,同時聲稱邀請港台接手,提供模擬制式廣播,讓市民可以多一個電視頻道選擇,但如意算盤隨時打不響。

政府去年宣布不替亞視續牌後,意味亞視將營運到今年四月一日後「自然死亡」,當局當時又宣布,以行政手段指令港台接手亞視的模擬廣播頻道。亞視的財困及欠薪問題,其實早在二○一四年中已經出現,但政府宣布亞視死訊後,當時主要投資者王征便停止注資,令亞視拖欠員工薪金的情況更甚,同時再停播及翻播更多節目。亞視高層也放風,不諱言隨時有停播風險;一直為亞視仆心仆命的前執行董事葉家寶,去年四月接受《蘋果日報》專訪時更明言,最希望亞視在五月廿九日台慶當天光榮結業。
據了解,政府內部對亞視可能提早停播闊佬懶理,完全沒有就亞視提早停播制定任何應變計劃。亞視傳出「捱唔到過夜」的年廿七晚,有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政務官仍不以為然,向致電詢問亞視事宜的記者說:「亞視執笠有咩問題?停咪仲好,你哋唔係好想亞視執嘅咩?」

蘇錦樑初七才返港


亞視欠薪與財困時序表

亞視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政府卻一直坐視不理,負責廣播事務的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更是難辭其咎,他沒有積極介入亞視的營運問題,錯過提早撤銷亞視牌照的時機,就算近日亞視情況急轉直下,蘇錦樑上週三出席立法會會議時僅以官腔回應,並迴避當局有否應變計劃的問題。據悉,他原定本週日啟程到其「第二家鄉」加拿大外訪八日,至年初七才返港,但因為亞視亂局,被迫押後至年初二出發,意味假期後的關鍵時刻,他將不在香港,未能親自處理亞視問題。
根據《廣播條例》第三十二條,通訊局可向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就撤銷牌照事宜呈交建議,而持牌人如沒有在限期內支付牌照費,或到期須付之日起計的六十天內支付相關罰款,又或持牌人並非為合併或重整而正在進行強制清盤或自動清盤,都有可能違反發牌條件而被撤銷牌照。此外,亞視長時間解決不了欠薪問題,亦足以令通訊局懷疑亞視是否仍是合適的持牌人。
自中金集團董事長司榮彬去年入主,並聲稱大舉投資亞視後,由於他不符合持牌人條件,據悉找了亞視老臣子馬熙出任營運總裁兼持牌人,但他現時已經辭職,故亞視已處於無人駕駛狀態。

記協:剝奪多元資訊


莫乃光(圖左)狂插政府處理亞視頻譜及營運上反應過慢,從未預視亞視結業的後果。

資訊科技界立法會議員莫乃光批評,政府處理亞視頻譜及營運問題反應過慢,處理不當。他表示,亞視去年已不獲續牌,欠薪問題更早在前年出現,眾人皆知亞視財政出現重大問題,隨時「執笠」,但政府從未預視亞視結業的後果,包括勞工問題及牌照營運,批評政府「無做嘢」,「無理由坐喺度等間公司,睇吓你捱唔捱到去四月一號。」
香港記者協會亦發聲明狠斥政府不負責任,一再拖延,浪費珍貴的免費大氣電波,剝奪港人接收多元資訊的權利,對此感到極為憤怒,特別是亞視早於兩年前已出現財政問題,但政府各部門一直未作處理;決定不續牌後,亦未有提供全盤善後方案,任由亞視崩壞。記協更指出,據了解將於四月起接收亞視模擬制式頻道的港台,暫無每日新聞報導時段。

港台缺資源頂硬上


勞工處為亞視召開僱員權益簡介會,不少員工決定啟動破欠基金機制追討欠薪。

有份負責接手亞視頻譜的港台員工稱,政府未有給予足夠資源,反而要求港台提供更多廣播時段,做法非常不合理。莫乃光亦指港台未有相關經驗,擔心港台在時間、人手和儀器上能否處理好,又認為港台在播放內容上處於被動,只能將 31台原有節目加長,甚至原封不動地搬到模擬網絡同時播放,實在不足應付市民對商業電視台的期待,只是「頂住先」。
免費電視市場落得現時如斯境況,始作俑者肯定是特區政府,除了當天由「一男子」否決 HKTV的免費電視牌照申請外,本來原則上批出的兩個免費電視牌照,就只得 nowTV旗下的「 ViuTV」可以在短期內面世,但最快三月才作試播,然後按牌照要求四月正式開台;屬有線電視旗下的奇妙電視,近期再向行會提出寬限要求,以滿足發牌的一些條件,預計二○一七年才有望啟播。
根據政府原來的如意算盤,港台跟亞視四月份可作無縫交接,但實際進展不似預期,模擬電視傳送服務招標至今仍未批出合約;資料顯示,政府上月廿二日才完成模擬電視傳送服務的招標,莫乃光直斥政府浪費時間,令港台難在四月一號做到無縫交接,「咁短嘅死線都唔容易俾新嘅服務供應商同港台去協助港台做到轉接。」

一半市民被逼睇無綫 


「一男子」當天否決了 HKTV主席王維基的免費電視牌照申請,香港免費電視市場落得現時如斯境況,特區政府肯定是罪魁禍首。

翻查立法會文件,政府曾披露,免費電視市場隨時出現只得大台獨家播放的服務真空期,只能承諾「港台會設法盡早推出過渡性模擬電視服務,使服務真空期(如有的話)得以盡量縮短」,未敢保證能作無縫交接。招標合約又顯示,中標者須於四月起,保證協助港台節目的覆蓋率能達至五成,即讓全港至少一半家庭觀眾能夠收看,並於之後半年把覆蓋率提升至九成以上,換言之,可能有半年時間,全港另一半家庭觀眾變相無得揀。

司榮彬成最短命老闆

去年四月,行會宣布亞視不獲續免費電視牌照,兩個月後卻突然冒出新金主,收購亞視五成二股權。至九月份,買家身份揭盅,山東富商司榮彬旗下中國文化國際傳媒控股入主亞視。這名山東濱州人揚言投資一百億,將發展 OTT等,又宣布低層員工加薪,甚至重新申請免費牌照。
司榮彬似有鴻圖大志,想將亞視起死回生。他的背景神秘,但被爆在大陸有兩次涉案紀錄,包括○三年涉偽造公司印章,將公司備款在銀行質押貸款七百多萬人民幣;○四年又因涉虛假出資,兩次均被刑事拘留。
有青島商界人士透露,司在當地商界寂寂無聞。司聲稱投資一百億,令人質疑錢從何來。據悉,司向亞視原股東交付約五千萬訂金後,一直未有付款,最少仍須付三點五億,始能完成交易,交易亦一直未獲通訊局批准。不過,司上週接受本港傳媒訪問時,仍強烈否認是「空心老官」。
結果,司至今未向亞視債權人王征「找數」,他的大計亦無一兌現。去年底,亞視又再拖糧,員工空歡喜一場。司入主前後歷時約七個月,至本月六日辭任董事,成為亞視最短命老闆。




亞視營運總裁馬熙,宣布員工出糧無期後,也宣布即時離職,他是亞視老臣子,有傳是亞視的持牌人。


司榮彬曾承諾投資一百億元,但本刊追查發現,他在內地官司不斷,接連與生意拍檔反目,更連番被追數,懷疑是空心老官。 回歸後愈染愈紅

亞視是華人地區首間電視台,一九五七年啟播,亦曾經輝煌。麗的年代一套《大地恩情》,令無綫劇集《輪流傳》慘被腰斬,成為電視史上佳話。一九八二年,遠東銀行創辦人邱德根入主麗的,易名亞洲電視。
邱主政亞視期間曾作出多項改革,令亞視收視率及財政均見起色。他出名節儉,甚至被指刻薄,例如有指古裝劇集不論唐宋元明,服飾均一樣。邱是亞視眾多老闆當中,少數能賺錢的一位。
八十年代末,麗新集團林百欣及地產商鄭裕彤家族的新世界集團,聯手購入亞視三分之二股權,九四年林更成為單一大股東。林伯主政時,可謂亞視全盛時期,全台共二千七百多名員工及四百多名藝員。林百欣集中減低成本,為亞視帶來寬鬆創作空間。當時新聞資訊節目《今日睇真 D》,連無綫都要跟風製作《城市追擊》,《我和殭屍有個約會》系列等自家製劇集,亦吸引大批觀眾。
回歸後翌年,亞視開始染紅。一九九八年,龍維有限公司及聯旺有限公司聯手購入亞視五成一股權,曾任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的黃保欣出任主席,開始大陸商家入主年代。千禧年後,林百欣將亞視股權,悉數售予鳳凰衞視股東陳永棋等人。




王征入主亞視後,令亞視進一步崩壞,他曾動員過百人到政總「公民廣場」齊齊跳騎呢舞,阻止政府再發免費電視牌照。


台灣旺旺集團董事長蔡衍明從查懋聲手上收購亞視股份時,曾雄心壯志想大搞,最後卻換來焦頭爛額,甚至以台語「吃人夠夠」(即「欺人太甚」)來怒罵查懋聲。 數度易主每況愈下


回歸前,亞視以有限資源製作了不少出色節目,曾多次打亂無綫陣腳。

○二年,陳與紡織商人南方棟的公司,購入林百欣家族持有的三成二股份,成為大股東。陳是全國政協常委,深受北京器重。亞視立場轉為親中,甚至傳出有命令不准將七一遊行編作頭條新聞。四年前反國教運動,《 ATV焦點》抹黑學民思潮,通訊局單日錄得逾萬宗投訴,節目被裁定違反《電視通用業務守則》。
亞視○七年再現股權變動,查懋聲入主亞視,風波不斷。○八年底,電訊盈科前副主席張永霖出任執行主席,城市電訊主席王維基當行政總裁,矢言大改革。但王維基上任僅十二日,便被辭退,張一年後亦離職。
亞視財政不勝負荷,累積數以十億元計虧損。○八年底至○九年大規模裁員,張永霖曾形容亞視危在旦夕。金融海嘯後,更現財困。○九年一月,旺旺集團創辦人蔡衍明入主,同年三月,亞視重組數碼頻道,由六條減至三條。
亞視數度易主,仍未見起色。一○年,內地商人王征入股掌控亞視,聲言花廿年將亞視打造成亞洲 CNN。翌年七月,亞視新聞誤報江澤民死訊,觸發通訊事務管理局主動調查王征在亞視的角色。局方一三年裁定王征干擾亞視日常管理及運作,罰款一百萬,亞視提出司法覆核。
亞視營運陷入半癱瘓,黃金時段重播大量舊節目。至前年底,亞視持續欠薪,陷入危機。亞視新聞去年元旦起削減製作,資金緊絀亦影響節目播映。行會最終決定不再續牌予亞視。
就算新金主司榮彬短暫出現,多名高層相繼於農曆新年前夕跳船,王征入稟申請亞視清盤。永恒的亞視,勢難逃沉船命運。

港台被擺上枱十個茶煲七個蓋


港台要接手亞視的頻譜,但面對無廣播大樓、無大錄影廠及無人手的困境,現時要利用貨櫃處理製作。

亞視就算今次仍能苟延殘喘,其免費電視牌照四月亦會到期,當局之後安排港台接手亞視三分一條模擬廣播頻譜,以提供模擬廣播,但港台的資源難以應付一條頻道廿四小時的運作。
翻查港台電視 31的節目時間表,今年二月份起,逢星期一至五晚上十一時三十分至翌日下午二時,仍屬「訊號測試」時段,下午四至五時屬「教育電視節目」時間,每日有小量時段是重播節目;港台中人透露,為配合四月後的安排,節目已增加至每天作十九小時播放,但已是能力上限,故無間斷播放肯定沒有可能。
資源方面,港台面對無廣播大樓、無大錄影廠及無人手的困境,其中港台新廣播大樓曾在二○一四年於立法會申請六十億元撥款,卻被建制派在工務小組否定,其時蘇錦樑沒有如今天的高鐵撥款般把申請直交財委會,令港台發展受阻;港台節目製作人員工會曾回應過接手亞視頻道一事,認為不能只播放現有節目及重播節目,應要製作電視節目及新聞,保障市民的資訊自由,建議政府投入資源及派人手增援,但政府卻無動於衷。

亞視歷代主人

麗的年代( 1957至 1982年)
1957年麗的呼聲開台,以收費形式經營有線廣播; 1973年取得無線廣播牌照,改名「麗的電視」 1981年澳洲幫入主,其間曾製作《大地恩情》,收視首次超越無綫電視劇集《輪流傳》,令後者腰斬告終。



邱德根年代( 1982至 1988年)
邱德根全資入主麗的,易名為「亞洲電視」,其間轉虧為盈,且製作多齣經典劇集如《陳真》、《秦始皇》等,又舉辦亞洲小姐、電視先生等節目,打破無綫選美壟斷局面。



林百欣年代( 1988至 1998年)
1988至 94年林百欣家族增持股份,為單一大股東,旗下兩條頻道易名「本港台」及「國際台」沿用至今,開創《晨早新聞》、《今日睇真 D》、《尋找他鄉的故事》,引來無綫仿效,劇集有《我和春天有個約會》、《我和殭屍有個約會》等,收視一度逼近無綫。



陳永棋年代( 1998至 2002年)
封小平與劉長樂、吳征、黃保欣等人收購亞視五成一股權; 00年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陳永棋陸續增持亞視股權,紅色資本初次入主亞視。



查懋聲年代( 2007至 09年)
查懋聲家族及其他投資者入股亞視, 08年,前盈科副主席張永霖及城市電訊主席王維基空降亞視,計劃進行大改革,但王因性騷擾事件上任十二日後請辭。

王征年代( 2010至 2015年)
亞視股權輾轉易手,全國政協委員王征及後注資亞視逾二億元,並由一班家族成員控制亞視。其間與查懋聲、旺旺集團主席蔡衍明出現多次股權爭拗,並出現欠薪情況。 2015年,港府決定不再跟亞視續牌,公司前景不明,欠薪問題持續。

司榮彬年代( 2015至 2016年)
山東中金集團旗下中國文化傳媒收購亞視五成二股權,入主亞視。集團董事長司榮彬未曾大展拳腳,亞視已步向死亡。

撰文:陳珏明、羅霈潁、李啟發、袁慧妍、黃偉恒
資料:鄭靜
mailto:news@nextdigital.com.hk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