搵樓易創辦人 Chester放棄年薪過百萬的測量師工作,和朋友搞網上地產 app,未來更想集合中小型經紀,做地產界 Uber。

Start up擂台

搵樓易 app 搵樓唔易

Ads by Google

年輕人總愛講理想,這裡就有個八十後,放棄年薪過百萬的測量師工作,與朋友搞地產交易 app。
原因就只是覺得,現時的地產交易訊息唔夠透明?
梁顯政炮製的搵樓易( One House),將業主、買家和地產經紀配對,目標是捐窿捐罅、盡擸全港九新界放盤。
本刊今次找來在互聯網創業經驗豐富的 CatalystBuilder聯合創辦人鄭思行品評。
他認為這個 app要視乎中小企的地產代理反應,短期阻力甚大,「大型地產代理未必加入,就算中小型我都有一個問號!」

我點 sell


搵樓易設有地圖搵樓和校網搵樓的功能,用家可以透過手機應用程式,查看附近的租、放盤,還可設定樓價、面積,及睡房數目等。

我係 Chester(梁顯政),之前做過十幾年的測量師,在香港大學畢業後一直在地產行業工作,熟悉地產現況。我試過買樓、賣樓、出租,覺得成個行業的資訊唔夠透明,有好多可以改善的地方,所以就同拍檔 Leo(朱偉榮),一齊搞呢個網上地產平台。佢之前喺銀行做過 IT,經驗豐富。當初放棄年薪過百萬的測量師工作都有擔心過,但我覺得呢個 idea可行,可以改善地產交易唔透明的現象,所以決定一試。
簡單來講,用家搵盤時,可在 app內按地區及校網,輔以價錢、面積、睡房數目等搜查。我哋收到資料,會通知相關經紀,由佢哋競價(佣金),買家再揀出啱心水嘅經紀;業主亦然。對中小型經紀來說,佢哋可跨越所屬區份,俾多啲人認識,擴大客路。長遠呢個 app就好似俾地產經紀嘅 Uber。




高鐵物業顧問林澤斌是個體戶,他坦言搵食艱難,好不容易才租到一個只能容納兩、三個人的鋪位做公司,實行接客、睇樓一腳踢。

搵樓易營運了四個多月,現時有二百多個放盤,大約一千個中小型地產代理和個體戶使用,的確唔算多,但用戶幾個月增長了四至五倍。直至目前為止,我們促成了幾百宗推介( cost per action),七成是將買家或者租客推介給代理,餘下三成是將業主推介給代理。我們計劃在今年中開始收費,每單費用幾百元左右。呢個 app有天使投資者投資七位數字,亦有地產商投資,依家仲同地產商討論緊網上賣一手樓。我們本着全城代理( Uber for agent)的概念,希望可以做到買家、業主、代理三贏的局面啦。

專家盤問


林澤斌(左)主要客戶以油麻地附近的租盤為主,他表示即使搵樓易推介一個跨區盤給他,他亦甚少為了一個盤而長途跋涉去帶客睇樓。

1:搵樓易 One House 鄭:鄭思行

鄭:你覺得你的營商概念,受唔受中小型地產代理歡迎?對他們而言,你們的介入其實是多了一重競爭。
1:其實不少中小企的地產代理都掙扎求存,從數字上看,全香港三萬七千個地產從業員,有一萬個左右屬於四大公司,有二萬多個是其他中小企或個體戶,惟市場份額是四大公司佔七、八成,故二萬多個從業員要爭餘下兩成的生意。他們之間都諗緊方法去擴大自己的網絡。我們的概念是幫中小企和個體戶去增加客源,雖然佣金水平可能較低,但成交量增加,令他們的營業額增加。我們 online帶個買家或賣家俾佢哋,佢哋再 offline搵另一方作為配對,他們聽到都覺得吸引。

鄭:如果我係地產代理,短時間內你可能幫緊佢,長時間嚟講,你可能打擊緊佢哋,因為搵樓易做大後,任何一個人考咗地產代理牌,都可以在搵樓易做代理。你長遠目的係咪想咁樣?
1:我們長遠目的是想幫每一個地產代理,在我們的平台度自己搵生意。

鄭:你的概念是 Uber model for agent,地產代理只需使用 app搵客,都未必需要地產代理公司?地產代理公司又會唔會接受呢?
1:從我聽返嚟嘅意見睇就唔會。佢哋的想法好簡單直接,就是:我現在面對的困局是客源細,只服務一小撮客戶和社區,到底我可以點樣開拓客源,令唔係呢個社區的業主都同我放盤?




現時搵樓易工作團隊只有五人, Chester表示,若香港市場的反應正面,未來或會將全城皆代理( Uber model for agent)的概念擴展至其他亞太區的城市。

鄭:但中小型地產代理做街坊生意為主,可能得一兩個員工,老闆就係員工,員工就係老闆,佢嘅能力可能淨係做到街坊生意。你依家同佢講拓展生意,但會唔會資源上,專注做番區域生意,先係中小型地產代理優勢?
1:他們向我反映的意見和感覺是,他們最大的競爭者是大公司,他們要避開大公司的地盤,所以要搵位自己走。無論係做舊區、單幢樓、工商廈、豪宅,佢哋都想踩入去大樓盤,無奈大樓盤附近鋪租貴,或者唔容許佢哋去租,呢個餅佢都想同人哋大公司爭,但點都唔夠爭。

鄭:我用過搵樓易,試過唔 login,就可以睇到地產代理名、公司和手提電話。咁咪好容易 bypass?你會點樣收費保障自己?
1:如果我是用家,我不需要付費,直接利用搵樓易去聯絡代理,唔會花時間去 google資訊。因為用家無成本,他們不需要理會地產代理到底要俾幾多錢搵樓易,而我亦相信用家絕對不會為了幫代理慳錢而做多咁多嘢。至於收費模式方面,對於業主,我們按推介收費,對於賣家而言,我們按 pay per enquiry收費,當他們用熱線電話和 message時,我們就會向代理收費。

鄭:坊間有不少同類型的地產網站或地產交易平台,你們同其他平台比較,優勢又會是什麼?
1:坊間的平台主要利用分類廣告形式,他們不理會背後是否有盤,只要代理肯落廣告便可,但我們 database的設計,背後有一個真實的放盤存在。加上,坊間平台賣用戶流量,但我們倒轉,我們鼓勵用家唔需要成日返嚟睇,只需要設定搵樓條件,當有合適的樓盤就會通知你。

終極判決

一開始時,以為搵樓易是一個地產資訊和溝通平台,從用家角度去睇,我都花咗少少時間去了解和使用,但暫時睇唔到搵樓易在地產租賣交易裡面有太多價值,所以現階段我只會俾五分。但同 Chester傾完之後,發現他們有長遠目標,想做到好似 Uber咁,集合細 agent,做地產代理的中介人,長遠嚟睇我就會俾七分。不過好多嘢由依家開始要諗得仔細啲,要留意點樣保障自己利益多啲,中間亦牽涉不少法律和運作上的問題要解決,咁樣先做到業主、買家和代理三贏的局面。
如果我今日收到呢個 proposal,我會俾六至八個月的時間,睇市場反應再決定投唔投資。因為呢個 app的成功關鍵,視乎地產代理和接受程度,我估計短期內阻力甚大。如果地產界反應正面,用家滿意度和人數持續增加,我絕對會考慮投資。

用家意見


鄭思行是互聯網創業專家,他認為搵樓易的 revenue model唔夠強,他建議 Chester將現時地產代理的聯絡資訊隱藏,從而保障自己的利益。

高鐵物業顧問林澤斌,是個體戶式地產經紀。使用搵樓易兩個多月,他認為這個 app能讓他認識更多客戶,但對於細行而言,跨區盤較為難做,「就好似佢推介一個中半山嘅客俾我哋,我哋暫時都唔知點搵個中半山嘅盤俾佢。」故他坦言:「實際上有聯絡到啲客,但暫時未有成交。」

地產界點睇

中原地產創辦人施永青:
「我從未聽過呢個 app,不過聽你哋簡單描述,之前亦有人做過類似嘅,理念唔係新。而且只係投資七位數,好難做到啲咩。因為推廣一個網站和 app,需要好大推廣宣傳費用,而且一個平台要做到大量交易和有市佔率,才能發揮作用。」他又以中原的 app為例:「就好似上中原個 app,可以睇到我哋嘅盤多過佢好多,咁佢點吸引人去?要有咁多盤,需要好多線下投資,包括請人、經紀、鋪位。他指出內地有不少人做類似的計劃,但佢(內地)係燒全國的錢,你係燒全港,難度都好高!」

撰文:蔡璿驩
攝影:鄭樹清
攝錄:廖健昌
mailto:ed_bn@nextdigital.com.hk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