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國權(中)是港鐵悉心栽培的 CEO接班人,年薪逾八百萬元。本週一他出席港鐵股東大會,由職員護送進入會場。《蘋果日報》圖片

壹搜調查

高鐵超支掀新爭議 港鐵 CEO涉利益衝突

Ads by Google

立法會財務委員會上週六在主席陳健波濫權剪布之下,粗暴通過港珠澳大橋工程超支而需要追加的五十三億元撥款。緊接的下一個戰場,將是金額高兩倍半、涉及二百億元的高鐵工程超支追加撥款。
公眾要求高鐵工程停工的呼聲愈來愈高,有學者甚至列出數據,直指高鐵縱使完工,亦必然蝕錢,難以收回成本。但港鐵本週一召開股東大會,仍以大比數通過派發特別股息的議案,容許港鐵跟政府聯手,以財技為工程埋尾的方案。
港人要向無底深潭多扔二百億元,本刊追查發現,來自梁顯利家族的港鐵行政總裁梁國權,同時兼任文華東方酒店的董事,文華東方屬怡和集團旗下公司,同一集團的金門建築,承接了逾百億元高鐵工程,包括最大單一金額合約、涉及八十九億元的西九總站工程。
西九總站工程因上蓋設計失誤及地基勘探問題,進度嚴重落後,直接造成高鐵工程延誤,承建商預料將向港鐵提出巨額索償,屆時作為港鐵 CEO的梁國權,勢難以避嫌。本刊向港鐵查詢梁國權涉利益衝突問題,至截稿時未獲對方回覆。




文華東方酒店是香港最豪華酒店之一,現時集團業務遍布全球,同時在倫敦及新加坡上市。怡和策略控股擁有文華東方七成四股權。(莫智謙攝)

本週一上午,港鐵公司舉行特別股東大會,討論由港鐵管理層提出的封頂協議,小股東經過約兩小時提問後,港鐵主席馬時亨忽然「剪布」,指發問時間已足夠,按公司章程運用主席權力停止發言,下午一時許股東以百分之九十九點八三的絕大比數,通過向包括政府在內的股東派發特別股息的安排。
馬時亨之後會見記者時再出口術,指如果二月底立法會仍未能通過追加撥款,高鐵工程就要停工,將會「好大件事」,會帶來災難性後果,影響無數工人生計,呼籲立法會議員停止拉布,「高抬貴手」通過撥款。
高鐵追加撥款能否如期通過仍然充滿變數,皆因撥款申請本週二須先闖過工務小組一關,雖然政府可以無視規矩,把項目直接提交週五召開的財委會,但大戰前夕,多次做「醜人」粗暴主持會議的財委會主席陳健波,已先行「投降」,以避免泛民借題發揮為由,主動放棄主持財委會高鐵撥款會議,實情是陳健波本身是一間再保險公司的受薪顧問,該公司有參與基建項目保險的相關業務,令他一再被質疑在港珠澳大橋及高鐵等項目撥款出現利益衝突。

梁國權任文華東方董事


總部設於香港的金門建築,每年營業額逾十五億美元,承接多項本地大型建築項目,包括多個鐵路發展項目、政府添馬艦政府總部、港大百周年校園等,公司由怡和集團及保富集團共同擁有,換言之屬怡和集團的子公司。(翁少陽攝)

其實,有利益衝突嫌疑的何止陳健波一人?本刊追查發現,屬上世紀英商怡和買辦梁顯利後人的港鐵行政總裁梁國權,二○一二年三月起獲委任為文華東方國際有限公司( Mandarin Oriental International Limited)的董事;文華東方由怡和策略控股( Jardine Strategic Holdings Ltd)持有七成四股權;與此同時,同屬怡和集團的金門建築,承接了逾百億元的高鐵工程合約,包括西九龍總站連接隧道(南)涉及合約三十億元;由金門建築跟禮頓建築合組的聯營公司,成功投得高鐵西九北總站的工程,合約總值逾八十九億元,更是整個高鐵工程香港段的土木工程合約中,最大單一金額的合約。
除了高鐵項目,來自怡和系的金門建築,同時承接其他港鐵的鐵路工程合約,其中同樣興建中及出現超支與延誤的沙中線,便由金門基利聯營承接涉款三十億元的紅磡站北面隧道工程合約。前年底正式通車的西港島線,金門及其聯營公司也承接了最少六十億元工程合約。

周松崗有兼任渣打前科


金門禮頓聯營公司負責高鐵西九北總站工程,合約總值逾八十九億,由於工程設計失誤,勢必超支,承建商預計將向港鐵申索。(翁少陽攝)

其實,金門建築是本地建築界龍頭公司,承接工程無可厚非,香港過去多項鐵路發展工程,包括西鐵柯士甸站、東鐵尖沙咀火車站、迪士尼線、馬鐵線及將軍澳支線等,金門均有參與。金門建築亦有參與新加坡及泰國的鐵路工程。問題是,港鐵 CEO同時兼任港鐵以外其他公司的董事職位,才引來利益衝突問題。有關質疑早在十年前,即周松崗出任地鐵 CEO的年代,其實已曾被本刊率先揭發。
根據本刊二○○六年報導,政府公布兩鐵合併方案,時任地鐵行政總裁周松崗盡領風騷,成為合併後新行政總裁頂頭大熱,他不單獲得九百九十萬地鐵薪酬,同時「兼職」擔任渣打銀行香港主席,每年再獲二百萬元袍金,此筆收入袋袋平安無須上繳,亦從未向公眾交代。當時地鐵發言人回應稱,周松崗「一人戴兩頂帽」的做法獲董事局同意,指沒有問題,又稱周松崗不會參與地鐵及渣打的決定,如執行職務時出現利益衝突,亦會申報。
十年過後,情況未改,雖然港鐵批出高鐵合約時,梁國權未成為港鐵一哥,但他未來要避嫌不參與港鐵跟金門建築有關的決定,以防出現利益衝突,卻似乎避無可避。
箇中原因是,由金門禮頓聯營公司負責的高鐵西九北總站的工程,正是現時高鐵超支與延誤問題中最具爭議的部分,由於總站設計失誤,加上前期工程地基探測問題,未有發現地下有花崗岩石層,令工程難度大增,勢將引來承建商向港鐵作出巨額索償。

港鐵承建商沒封頂協議


港鐵股東本週一以大比數通過派發特別股息安排,港鐵主席馬時亨(右三)之後表示高鐵工程如停工會帶來災難性後果,出口術呼籲議員停止拉布通過撥款,港人隨時要再扔二百億元公帑興建大白象。《蘋果日報》圖片

有熟悉工程的政界人士亦質疑,雖然政府跟港鐵已就高鐵超支達成封頂協議,但港鐵跟承建商間之合約未有封頂安排,換言之,最終承建商隨時須以高於「封頂價」埋單。由於政府將祭出封頂協議拒絕認頭超支金額,屆時工程差額隨時要由港鐵「獨食」,並必然損害港鐵股東的利益。
梁國權是梁顯利孫兒,在劍橋大學修畢文學學士及碩士學位,之後先後考得英國及加拿大的特許會計師資格,他其後在倫敦、溫哥華及香港任職會計師及投資銀行界,○二年加入地鐵,後來晉升至被視為港鐵二哥位的財務及業務拓展總監,同時兼任八達通主席,一直盛傳是港鐵悉心栽培的 CEO接班人。
不過,二○一一年八達通被踢爆出售客戶個人資料,作為主席的梁國權難辭其咎,令他在之後的港鐵新行政總裁遴選中墮馬,雖然進身最後兩強,但最終由韋達誠奪得港鐵一哥之位。韋達誠二○一二年元旦上任後,同年五月,港鐵特別加開新的副行政總裁職位,並由梁國權出任,明顯是替梁國權捲土重來而部署的一着;同年三月,文華東方國際有限公司委任梁國權為董事,接替其退休的父親梁紹榮。
高鐵香港段延誤醜聞前年終於爆煲,令時任行政總裁韋達誠提早離任,副行政總裁梁國權臨危受命,署任行政總裁一職,去年終於「坐正」,年薪逾八百萬元。翻查文華東方國際年報,梁國權出任董事,每年可獲董事酬金四萬五千美元。

泛民跟進港鐵申報制度


立法會財委會上週六在陳健波濫權剪布下,粗暴通過港珠澳大橋工程近五十四億元的追加撥款,下個戰場將是金額近二百億元的高鐵工程超支追加撥款。《蘋果日報》圖片

人民力量立法會議員陳偉業對梁國權兼任怡和名下子公司的董事表示震驚,「作為 CEO會監察下屬(處理高鐵工程),必然存在利益衝突。」認為有關情況極不健康,又指港鐵雖然是上市公司,但政府作為港鐵大股東,應該對 CEO人選提出額外要求作出收緊,以防高層出現多重利益,令小股東獲充分保障。他又透露,將會在財委會會議跟進,包括要求檢視高鐵工程批出的合約,有否作出利益申報。他亦會研究相關上市條例及提出修訂,「規管唔可以咁寬鬆。」

祖父梁顯利當怡和買辦

梁國權的祖父梁顯利,出生於廣東順德,是當年四大英商之一怡和的買辦,他之後來港唸書,畢業後因中英語流利,曾服務當時的港英政府,更被怡和僱用為買辦。買辦工作是作為歐美商人與中國商人間的翻譯,同時可以自營商鋪,故此能致富。現時位於中環雪廠街的新顯利大廈,就是由他興建及命名。
梁顯利有多名兒子,長子梁紹榮為事務律師,較為外界熟悉是其庶室所出的梁紹鴻,創立大鴻輝興業,有鋪王之稱,二○一三年以逾百五億元身家,躋身福布斯香港富豪榜。作為家族第三代接班人的梁國權,個人頗為低調,很少向外披露他是名門之後,他上有兄長梁國偉,下有一弟梁國輝。
公司註冊資料顯示,梁國權跟兄弟及其他家族成員,均有合組多間公司。梁國權之妻靳羽珊也是名門之後,靳家一門多傑都是藝術家,除最為港人熟悉的國際著名設計師靳埭強外,上一代有水彩畫家靳微天與靳思薇兄妹,另外尚有嶺南派國畫大師靳永年及油畫家靳公泰。

梁國權小檔案


梁國權是梁顯利長子梁紹榮的次子,梁顯利(圖)當怡和買辦而致富,中環雪廠街的新顯利大廈由他興建及命名;梁紹榮因父親關係而與英資稔熟,七五年買下石澳道大屋,成為首個進駐的華人。

年齡: 55歲
學歷:劍橋大學文學學士及碩士學位
專業資格:英國及加拿大特許會計師
加入地鐵/港鐵年份: 2002年
現職:港鐵行政總裁
曾任職位:財務及業務拓展總監、八達通主席、副行政總裁
祖父:梁顯利
父親:梁紹榮
兄弟:兄長梁國偉,弟弟梁國輝
妻子:靳羽珊

梁國權涉利益衝突

 

高鐵工程勢難回本

高鐵工程一再出現超支及延誤,政府及港鐵不認不認還須認,最終雙方經近兩年商討,去年底終同意為高鐵工程費「封頂」填氹,並估算工程將可在二○一八年第三季完工,埋單價由五年前的六百五十億元,大增至八百四十四億元。
翻查○九年運輸及房屋局向立法會提交的文件,政府曾就高鐵香港段的乘客量預測及經濟效益,估算經濟內部回報率達 6%,五十年營運期內預算的折現經濟效益為八百七十億元。由於現時工程造價已大幅颷升,高鐵落成並營運半世紀後,最樂觀亦不過換來二十六億元收益,每年平均僅賺約五千萬元。
更有甚者,上述收益隨時化水,因為按當年估算,至二○一六年乘搭高鐵的預算每日雙向乘客量可達九萬九千人次,工程現時延誤,這個客量固然尚未出現,整合內地高鐵營運情況,更反映香港段客量數據嚴重發水。
雖然政府未提供更新數據,但中文大學學者姚松炎近日撰文稱,現時高鐵的經濟內部回報率已進一步下跌至 4%,政府亦把二○三一年每日估計乘客量由十六萬人次減至十五萬人次,但至二○六一年客量竟仍達二億人次,數字非常誇張,雖然如此,如以每程港方只能收到三十一至四十五元車資計算,扣除基本營運開支,最終整個高鐵工程根本不能回本。

撰文:陳珏明
資料:鄭靜
mailto:news@nextdigital.com.hk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