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針一線,李肇澤既修理玩具,亦縫補主人的童年回憶。他位於中環的玩具店下月結業,但修補的工作不會停,反而將屋企變做「手術室」,繼續為玩具診治。

坦白講

Toy Story

Ads by Google

李肇澤,五十一歲,在中環太子大廈開鋪賣傳統玩具,客人由城中富豪到異國權貴都有,亦是著名「玩具醫生」,修補你我他的珍貴童年回憶。不過這是網絡年代,「 Candy Crush」不夠好玩,就打「神魔之塔」,沒人會許願把懷中的 Teddy bear變成真正的 Ted。逛 App Store的人愈來愈多,逛 Toy Museum的人愈來愈少,李肇澤決定下月底結束經營了十六年的玩具博物館。




一支六十年代出產的玩具槍,貼有牛仔槍殺紅番貼紙,一件玩具都在訴說國家歷史及政治故事。

阿仔十六歲,佢細個玩 Thomas火車,依家我問佢想買乜嘢,佢同我講「 Daddy, I want apps」。佢負責上網,我負責用信用卡過數,現金都唔使。依家我都分唔清咩係虛擬、咩係實體,你玩隻 game,「武器」俾人偷咗,可以去報警,係刑事案,但個武器我摸都未摸過。所以呢,依家做零售好難。
我都有賣「武器」,櫥窗入面支玩具槍,係六十年代嘅產品,上面貼住牛仔射殺紅番(美洲原住民)嘅貼紙,嗰個年代好賣得,依家有好多政治因素,廠商會更小心。槍點解一定要殺紅番?我大個咗會反思點解紅番會被描繪成壞人,白人、牛仔呢類「正義」角色係點形成。一件玩具,引發你睇到好多故事。
嚟我呢度買嘢嘅人,有錢人、國家權貴都有,甚至係由 G4保護嚟買嘢,佢哋 never get old。啲客係咩身份唔講得,唯一可以講,多謝你老闆(黎智英),佢個仔好鍾意我啲玩具。客人買嘢唔使睇價錢,見到鍾意就買,對佢哋嚟講,散紙嚟㗎啫。玩具買返去唔係收藏,會攞出嚟玩。玩具係有生命,好似《反斗奇兵》,你唔同佢哋玩,佢哋會寂寞。

出診


玩具「小花」已經肢體分離,客人說這是已過身的外婆送的禮物,三十年來每天都陪伴她睡覺,希望李肇澤把小花搶救。

我唔只賣玩具,仲會修理玩具,修補回憶。星期日,客人 Emma拎住隻九三年買嘅「小 Bow豬」二手熊仔嚟,呢廿幾年佢一直攬住熊仔瞓覺,阿媽洗熊仔都洗得好小心,每次用柔順劑浸完後再平放風乾,依家熊仔甩毛,想搵我補番,如果我幫佢補,可以收一萬蚊,不如我教佢,五百蚊一堂,等佢學識個技巧仲好。隻熊仔背面嘅缺口係佢阿媽補嘅,我一定唔會掂,呢個係佢阿媽嘅親筆簽名,獨一無二。查實公仔唔使洗,由得佢污糟,寧願保持原狀,每次清洗都會損耗,好快會爛,乾淨都冇意思。
每個人都有童心,需要玩具陪伴成長。我幾歲大嗰時扭計,要阿嫲買條膠龍俾我,嗰時五蚊雞,一碗雲吞麵五、六毫子咋,所以阿嫲好錫我。我以前覺得父母唔尊重我,唔會支持我做任何嘢,唔會問你開唔開心、啲嘢好唔好食,打機冇你份,打你就有份,會體罰嘛,邊似依家啲家長。十三、十四歲時,我一次過丟晒啲玩具,希望父母當我係大人,但原來冇用。依家我五十一歲,中坑一個,佢哋都當我係細路。
我十八歲開始買番啲玩具返嚟,儲到依家有個過千呎嘅倉,玩具堆到上天花板。曾經喺美國買過一件玩具,有成四十年歷史,但全新嘅,舊嘅 label標價美金三蚊二毫半,我買嗰時三百五十蚊,一百倍價錢。但收藏嗰個人傻㗎,邊有人收埋件玩具四十年唔玩?我當俾保存費,就覺得好抵喇。

我一個人搞 Toy Museum,做到好攰。但我肯定我嘅顧客服務,係人冇我有。我間鋪喺中環,人肉速遞送貨最遠送到曼谷。我同呢位客人做咗朋友,件玩具賺嘅都唔夠俾機票錢,但可以去見一個同我一樣鍾意玩具嘅人,有乜所謂。

入倉


Emma(右一)把陪伴她廿三年的「小 Bow豬」帶給李肇澤診症,手術簡單但費用近萬元,李肇澤索性叫 Emma預約時間到店鋪學習修補技巧,做「小 Bow豬」的主診醫生。

呢間鋪做到三月底,啲貨會放喺我個貨倉度,想買玩具、修理玩具,上 facebook會搵到我。網上銷售?一定唔會。初初開鋪試過搞網上營銷,啲人留言問你隻玩具幾高幾闊幾重,你答完佢,佢就「 thanks」然後唔見人,原來好多人當你 1823(政府處理公眾查詢的熱線電話),可能自己有呢件玩具,問完資料自己賣出去。
每件玩具對主人嚟講都有一個故事,有啲係親人、朋友送嘅,有啲係陪咗佢哋好多年,冇嘢可以取代,亦有個盲眼嘅女仔,拎住隻甩咗眼嘅公仔嚟,希望我幫佢整,唔想隻公仔同佢一樣咁慘。我諗住第時出一本書,講吓每個玩具背後嘅故事,收益捐出去俾慈善機構,咁樣應該吸引到人買書啩。

撰文:袁慧妍
攝影:梁譽東
攝錄:莫智謙
mailto:news@nextdigital.com.hk

 

    文章標籤

    坦白講 Toy Story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