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央行行長 黑田東彥當下的經濟規則,是由債仔共同編寫,他們會無所不用其極,去減輕自己的負擔,將代價轉到別人身上。

壹擋專政

各國政府的經濟共孽( 2016/2/4)

Ads by Google

上星期,日本央行出乎市場預期地宣布,將會對銀行的結餘徵收利息,也就是坊間所指的「負利率」。
以牛頭角順嫂的邏輯,也可以推論得出,負利率是不可思議的:「將真金白銀交給你,還要我再付利息,道理怎樣說得過去?我不如將現金收在床下底好了。」央行的主觀願望,其實就是要商業銀行不守財,散錢出去,令江湖有水。

銀行貸款明明有利可圖,這種生意為何要人逼才會做?實際上,消費者和企業,都不想借錢;尤其是在泡沫爆破後,去槓桿化是很正常的社會反應。沒有人願意借錢,結果商業銀行還是要想盡辦法令存戶知難而退。
或許有些存戶會因此覺得:「既然存款無利息又麻煩,不如買樓收租。」不過相信更多人會選擇轉做外匯存款,情況等同資金流走。曾幾何時日央行令日圓持續弱勢,日本就出現了「渡邊太太現象」,用來形容那些熱衷於買高息貨幣的家庭主婦。直到 2009年,日本政府和央行以行政手段增加沽日圓的成本,再加上各國都走向低息,利差不再,渡邊太太才淡出國際貨幣市場。
多年下來日本仍然是逃避不了通縮的宿命;強日圓,通縮,弱日圓,一樣是通縮。其實只要有些少科學頭腦,都可以得出一個簡單的推論:「在匯率以外,有另外其他更強大深遠的因素,在影響日本人對資產分配的取態。」
在尋找通縮的根源之前,首先我們要釐清一個定義上的問題。一般情況下,多數人都會將消費物價的變動,當作通脹和通縮的指標。可是,在市場經濟當中,物價應該要包括資產的價格;也就是說,在短期只看消費物價變動,可能錯誤解讀貨幣政策帶來的真正影響。畢竟,資產市場的預視性更強,價格反應也更敏感;在消費市場當中,做生意的人往往將成本的變動以不同的方法對沖和吸納,令到售價可以相對穩定。

所以,在長期而言,消費物價或許可以反映貨幣政策的影響,但在短期,貨幣政策的效用通常反映在資產市場。以日本的情況為例,自從安倍晉三自 2012年重新執政,反映日本股市的日經平均指數上升了近一倍。可是,消費物價卻沒有明顯反應,除了因為 2014年增加銷售稅令名義上的價格一次過跳升,日本物價其實相對平穩。
事實上,物價平穩本來是好事,代表了人民可以放心儲蓄。可是在後凱恩斯的世界,儲蓄卻變成了一種反社會的行為;在沒有通脹時,儲蓄有違國策,要接受零息甚至負利率的懲罰。要是真的出現通脹,就更加令儲蓄的人被再多一層剝削。
為什麼制度上,要傾向懲罰儲蓄者,獎勵借貸人?大家知道世界上欠債最多的,是什麼人?無錯,就是不同國家的政府。大家又知不知道,這些財金政策是誰定的?無錯,又是各國政府。也就是說,當下的經濟規則,是由債仔共同編寫,他們會無所不用其極,去減輕自己的負擔,將代價轉到別人身上。
大家要明白,政府,從來都只知道用財富再分配來掩飾問題,而不會去解決真正的問題;真正的問題,只有一個字:「債」。答案,也只有兩個字:「破產」。



李兆富,筆名利世民,時事評論作家、出版人。
作者 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eesimon.hk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