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朋友公認是毒男的 Brian,偶爾會一個人到女僕 café消遣,但他說不是想追女仔,只是覺得這裡比較熱鬧,有人陪他聊天。

呢期最 Hot

毒男的孤獨

Ads by Google

根據香港網絡的詮釋,毒男又稱毒 L,是一個次文化用語,泛指樣衰衰又欠缺異性緣的單身男性。但其後經網民不斷使用重新演繹,毒男這稱號,已被定性為全港不受異性歡迎的男性,簡單來說,毒 L即是溝不到女的一群可憐蟲。
有幾可憐?就係聖誕新年冇人陪冇聖誕餐食,有日本毒男毒到用手機自拍自己和自己隻手食飯,當做有女友慰藉,聖誕還聯合出來抗議別人有拖拍,慘呀!
香港毒男也不甘淒涼,化悲憤為自娛,創意無限的網民,亦將毒男形象專屬化起來,各自有明確的統一規定,不過定義常變,就像一國兩制的基石。
最新在外表方面有此規定,毒男的頭髮亂得日日似打風,且頭油極多;而眼鏡又殘舊得彎曲起來,兼且布滿污漬。而行為方面,毒男走路時只會望着地下,出街總帶嬰兒用殘舊大水樽,坐小巴不敢喊「有落」。
社交方面,他們絕大部分朋友都是從網上認識,不過只上沒有版主禁言的高登討論區,又喜歡在網上對女網民獻媚(雖然唔知係咪堅係女),現實中卻不敢和女性交往,經常幻想女性欣賞自己的「內在美」等。
總之,負面到不能再負面,你咪笑呀,可能你都係。
剛過了聖誕節和除夕夜,下個月便到情人節,一年當中這兩個月,都是一眾毒男們最「唔想提」的日子,因為他們又會感懷自己沒有女朋友的日子是多難捱。
本刊訪問了三個毒男,他們各自有自己的孤獨故事。被標籤成毒男,原來一點也不好受。




Brian向記者展示他和黃之鋒的合照,不少人都說他們的樣貌十分相似。

做文職的 Brian(二十八歲),做人其實都幾成功,因為人人一見到他都驚訝於他的外貌,都說極似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大家都成個河童咁樣喎!」
口口聲聲說自己不是毒男,但又無奈承認,自己合乎毒男基本的各項規定,例如經常躲在家中做鍵盤戰士、和人溝通有困難、一個人坐飛機去旅行、衣服由母親代買,以及出街一定會帶膠水樽(一公升)等,「可能因為咁,朋友就覺得我係毒男,而且形象仲好深添。」
「做咩事要帶咁大個膠水樽出街啫?」內心自覺不是毒男的記者找到 Brian有異於自己的特徵並猛烈質問:「咁口渴想即刻飲水都唔得咩?」他強而有力的答案又叫人無法當場再有質疑。

溝女真的很難


日本早前有大批毒男上街遊行,要求社會大眾不要再歧視他們。(網上圖片)

毒男很難溝女, Brian坦言從未拍過拖,但都試過追女仔,前後都有三、四個,「都係正常追法,大家相識後,就約出嚟食飯,傾得多了解多咗,建立一定關係後,每當想更進一步(示愛)時,就會出現問題。」但 Brian強調從未被女仔當面拒絕,「多數係自己唔敢再進一步,因為工作唔穩定,唔敢諗得太遠,而且一旦示愛失敗,連朋友都無得做。」失敗經驗加上毒男形象鮮明,令他連示愛也不敢。
Brian又說,自己在愛情路上連番失敗,或多或少是被毒男形象影響完別人,又影響自己,於是愈來愈毒。因此他堅持相信,覺得多數女孩子,都會介意被人嘲笑有一個毒男伴侶,「自己個男朋友係毒男,點好意思帶出嚟見人。」另外,他又覺得自己不夠成熟,而跟他同齡的女孩子,可能都想找一個成熟穩重的伴侶,「所以我咪無人吼囉。」
為何不嘗試改變一下自己,例如去 Uniqlo買條 slim fit無褶長褲來型一型,他說一來懶二來不舒服三來穿久了不洗還是一個毒 L樣。
不過, Brian亦很看得開,每次追女失敗,都不會太傷心,「因為預咗多數唔掂。」但傷得多,有時也會問自己,為何總是有付出無收穫,會有點不甘心。而身邊的同學朋友,相繼拍拖結婚,有時都會感到葡萄,「有時俾人寸得多,都會問吓自己,究竟幾時會有呢個機會。」

參加 speed dating食白果

Brian坦言渴望找到意中人,所以先後兩次陪朋友參加 speed dating,不過都是食白果,「可能啲女仔覺得我外表同職業都唔好啩。」因為太細膽,兩次都不敢問對方拿電話號碼,又或者問了對方扮聽不見。「咪當去食餐飯囉。」
這段時間,先後有聖誕節、除夕夜和情人節,都是毒男最悲痛的日子, Brian說雖然也會感到孤獨,但不會特別難受,因為已經習慣了,「情人節都唔會特別感觸,因為都單身咗咁多年,仲有屋企人陪嘛。最多呢日咪唔去海旁呢類高危地方,費事見到人一雙一對咁眼寃。」他又說,其實現在都有心儀對象,但就沒想過要採取什麼特別行動,「順其自然啦。」
無女陪,那平時有什麼活動呢?除了上高登激昂罵戰和砌模型外, Brian最大的娛樂便是參加網聚,即是有人在網上吹雞搞活動,之後十幾個網友出來聚會,「都是去 café或者麥當勞,(做什麼?)一齊打機囉。」 Brian又說,這些網友多數都是毒男,懶到出汁,所以不是這麼容易相約出來。每次聚會,都要提前三個月相約,而且很多時都有人放飛機,「早前平安夜本來有一個網聚,但因為最後好多人甩底,所以我最終去咗報佳音。」
其實, Brian也不想一世被人標籤成毒男,也有想過脫毒,「朋友都有勸過我,要執吓個形象。就算內涵 OK,如果外表好毒,其他人會睇你唔起。」新一年, Brian決定會來點改變,買一些新衫、剪一個好看點的髮型,「我都知以前太求其,邊有女仔會鍾意吖。」轉變,最終都是希望溝到女,毒男也像戒煙人士一樣,間中會對住某個窗口發誓說吸完這最後一口煙就戒,結果當晚就去再買多包煙。




上週六尖沙咀有一個動漫記者會, Brian一個人到場,並擠入人群拍攝 cosplay女郎。


在愛情路上連番失敗的 Brian,認為或多或少是被毒男形象所影響,因為多數女孩子,都會介意被人嘲笑有一個毒男伴侶。 又黑又肥的毒男

聖誕節當日,今年十八歲、讀職業訓練局印刷科的雷哥,跟表哥阿軒去到油麻地行商場睇模型。雷哥承認自己是毒男,皮膚黝黑及身形肥胖,不太在乎儀容,所以溝不到女,「聖誕節兩條仔行商場,因為冇女囉!」他又說,本來有朋友約他出街,但因為朋友會帶同女友出來,為免葡萄別人,所以寧願拒絕應約,「你見到朋友拍拖,拖條女出嚟放閃光彈(晒命),你都會想有個女朋友,可以晒番轉頭,可惜無呢。」
毒男最怕港女,由得不到轉變成恨。雷哥說現在的女孩子多數拜金,所以選擇女朋友要慎重考慮,「正常男人都鍾意靚女,但多數靚女都係拜金,以為自己靚就係公主。有啲唔靚嘅女仔,但父母有錢,都係拜金,佢只係拜佢父母金,但靚的話自然拜男朋友金,即係收兵。」
一大堆理論支持自己繼續毒下去,雷哥強調自己雖然毒,也不想折墮到做女孩子的兵。每逢有女孩子行過身邊,雷哥都認定對方是拜金女,毒男就是這樣,用仇恨來先消滅自己的渴望。




因為約不到朋友, Brian試過多次一個人去旅行,他說對此並不介意,還說一個人反而更加無拘無束。


毒男雷哥(左一)每星期都會相約數名宅男朋友到網吧打機,一坐便三、四小時。 有阿媽陪就夠

沒有愛情,雷哥說最大的娛樂,是相約一班宅男,各自在家玩上網遊戲,一邊打機一邊吹水。記者問他現時有否心儀對象?他說:「冇乜對象睇得上眼,都冇人對我有興趣,正常我都話俾人知聖誕節有約,因為我唔想有人約我出街,我寧願喺屋企都唔想出街。」雷哥表示,每逢過節出街,看到其他人一雙一對,自己就孤零零一個人,那種滋味並不好受,「鬼叫人哋覺得你係毒男咩。」
他又形容為了節日有個伴而溝女的男仔為「 MK仔」,他解釋:「就算個女人幾醜樣都有人要,為咗炫耀囉,因為佢哋想炫耀一啲人哋冇嘅嘢俾人睇嘛!」他澄清自己不是妒忌,「你哋得兩個人過,我哋就成班一齊過。你可以當你阿媽係女朋友嘅,反正任何節日,你阿媽一定會陪你㗎。」他表示毒男聖誕節留在家中,也可以過得很有意義。
最後,雷哥覺得毒男也可以用自己的方法過得很開心,「其實有一班朋友興趣相近,又搞吓氣氛,其實已經好幸福喇,因為有啲人連朋友都冇。你話冇朋友嗰啲人,其實仲可憐,所以唔好任何嘢都同人比較。」訪問期間,雷哥先後去了油尖旺及灣仔,都是行模型鋪,之後又到遊戲機中心及網吧打機,一打可以超過三小時不動,但他說:「我哋識得出街打機,識同人傾偈,已經比一啲唔會出街嘅毒男好好多,其實我都唔係好毒啫。」
正所謂這是我個人自願的選擇,和任何人無關,毒男的心思你們懂的。




雷哥十分沉迷可換手腳及衣服的動漫 figure,閒時會到模型鋪格價。


不用開工時, AA喜歡躲在家中睡房上網打機,而且不喜歡開燈,毒男形象十分鮮明。 特別口味愛亞視

現年二十三歲的 AA,被朋友公認為毒男,因為他沒女朋友和喜歡一個人獨處。經常一個人去睇戲、去海洋公園和離島,毒男指數爆燈。 AA沒有出外工作,平日大部分時間都在家人開的糖水鋪幫手。平安夜和聖誕節,他寧願留在鋪頭,「呢啲大時大節,街上個個都成雙成對,我一個人出去只會感到寂寞,都係睇鋪算喇。」毒男多數害怕熱鬧。
AA表示,他之所以毒,可能興趣比較另類,「我係巴士迷,所以平時鍾意玩吓虛擬駕駛遊戲,例如揸吓巴士、揸吓飛機咁,女仔會覺得我係怪人。」而朋友覺得他最毒的,是喜歡睇亞視。
喜歡亞視,記者精神一振。「係呀,我好鍾意睇亞視,因為覺得佢哋以前嘅劇集真係好有質素同好有心機做,只係輸咗俾大台嘅慣性收視啫。」 AA一講到 ATV就零舍興奮,更可以一口氣講出七、八個亞視劇集名稱,「可能我嘅興趣比較小眾,所以其他人會覺得我毒,試過叫啲同學轉台睇亞視,仲會俾人覺得有精神病添。」
每個毒男心目中,都有自己的女神, AA也不例外,他最喜歡的,都是好受高登仔歡迎的謝安琪,無甚驚喜。「我覺得謝安琪唱歌把聲好特別,好溫暖,有鄰家 auntie嘅感覺,對唔住啊謝安琪姐姐!」至於是否因為自己是毒男,所以沒有女朋友,他說:「覺得自己個樣同身高唔及人,學歷唔夠人高,著衫風格又唔好,所以唔敢去識女仔。好多人曾經勸過我多啲去識女仔,見到異性就講多啲嘢。你問我想唔想拍拖?有少少啦,都係想獨處多啲。」得得得,完全合乎毒男特徵,本刊深表遺憾。




AA不少 fb貼文,都反映出他其實很想告別單身。


AA坦言自己是亞視忠實粉絲,更曾經和亞視忠臣、前執行董事葉家寶合照。 


毒男每次出街,都有不少毒 L隨身工具,例如遊戲機、相機和膠水樽等。

不過, AA覺得自己被封為毒男,社會都有責任,「有少數女仔會好歧視毒男,以貌取人。點解你哋著西裝就一定係有學識,覺得自己係好人?點解踢拖、波褲,塊面多暗瘡嘅男仔就一定係毒男?社會應該多體諒毒男,佢哋好可能係曾經被排斥,所以先會咁內向同自卑,我好希望社會上可以少啲歧視,唔好口講一視同仁,做就另一回事。」 AA目光如炬地望實記者,記者下意識也望望自己,沒有穿西裝呀,於是驕傲地回望他。
AA眼神避開,寄語一眾毒男,試試放膽追女仔,他說:「試過,起碼都有機會成功,完全唔試嘅話,就好似鹹魚咁,永遠無得翻身。」雖然翻了身仍然是鹹魚,記者突然想起這名句。

撰文:程志康、韋碧君、劉歡
攝影、王晴、金文
mailto:news@nextdigital.com.hk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