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字號

血汗錢 滿溢餅店

Ads by Google

經營街坊生意,想長做長有,秘訣總離不開三個字﹕平!靚!正!薄利多銷已是常識,品質高招呼好更屬必須。坐落在筲箕灣望隆街的滿溢餅店,正是集「平靚正」於一身的人氣老字號。小小店鋪既做麵包西餅又賣油條煎堆,各式中西美點天天無間斷出爐,菠蘿、雞尾、蛋撻通通兩蚊有交易。老闆一家三口,男主內,女主外,父子倆整天躲在工場搓粉焗包,老媽則坐鎮店前打點一切。
別人朝九晚五,他們朝五晚九,日售數千包點,全憑一雙摩打手與一副硬骨頭。精明的消費者,無不曉得講價錢論質素,但有誰知道,看似理所當然的三個字,要付出多少血汗去成就?

剛踏出筲箕灣地鐵站,走不到十步,已隱約聞到陣陣麵包香。初秋的清晨,門面不甚起眼的滿溢,早就站滿客人。「三個提子包!四個十字包!一個菠蘿、兩個鹹豬!」買包之聲此起彼落,只見老闆娘雲姐與幫工香姐不斷夾包收錢,動作利落得猶如玩雜耍。
「呢度幾好生意㗎!朝早九點前最忙,啲人買麵包做早餐吖嘛!」香姐笑着說。「我今朝五點半落鋪,做到而家都未停過手。」雲姐輕聲道。沒錯,在望隆街經營了二十六年的滿溢,啟業至今一直都是天未光就開鋪,四季如是,風雨不改。現年五十三歲的雲姐,每天由清晨五點半直踩至晚上九點,收工後還要回家埋數,一星期做足七天,堪稱女鐵人。




棠哥每天凌晨四點落鋪,日踩十七小時,跟雲姐同樣捱得。


雲姐十二歲就到紗廠當童工,婚後又做過走鬼檔,在社會打滾幾十年,練得一副銅皮鐵骨。 捱得鹹苦 我哋慣晒㗎喇!

「我直踩㗎!冇得落場。開鋪咁耐一直都係做咁長時間,病都照做。我有坐骨神經痛,坐得耐企得耐都唔得。」工作時間長不在話下,少點氣力更難以應付。「體力消耗好大㗎!日日一盤盤麵包咁捧出嚟,個盤又熱,唔小心就會辣親,你睇我兩隻手都辣到傷晒!」雲姐邊說邊向記者展示她手上的傷痕,其中一道長達幾吋。「呢條唔係辣嘅,係俾個油桶𠝹親。我哋慣晒㗎喇!」
習以為常,自然不覺辛苦﹔銅皮鐵骨,只因久經磨練。「我細細個就死咗老竇,十二歲就出嚟做嘢。嗰時喺紗廠做通宵更,夜晚十二點到朝早八點,日日都係咁!」聽雲姐憶述童年往事,自會明白她為何如此捱得鹹苦。「做咗幾個月間紗廠就執笠,後來經熟人介紹去咗鰂魚涌一間膠袋廠做,工時都好長,朝六晚九,日日開工唔休息。自己工吖嘛!做幾多賺幾多,梗係搏命啲啦!」






乖巧懂事的雲姐,安份守己地在膠袋廠工作了差不多十年,直至廿二歲結婚,才與當時任職茶餐廳的丈夫棠哥一起轉營車仔檔,售賣油炸鬼、煎堆、牛脷酥等油器。「以前老公喺茶餐廳做樓面,跟師傅學識整油炸鬼。佢覺得賣油炸鬼有得做,結咗婚就同我一齊做走鬼檔。」雲姐坦言,當時做小販收入相當可觀,生意額天天過千,只是每日都要走鬼令人疲於奔命。「嗰陣日日朝早五點零鐘開檔,做到差唔多十點就要走鬼,跟住到下晝四點先再開番。你都唔知,以前走鬼走得好犀利㗎!嗰鑊油更加唔講得笑,走唔切咪俾佢拉囉!冇辦法。」猶幸走鬼多年,從沒出過意外,她也自覺好彩。
經歷了數載奔波日子,雲姐與棠哥終於儲夠本錢,在望隆街現址頂了一家麵包店經營,滿溢亦由此誕生。回想當年,兩夫婦對製作麵包其實一竅不通,開業初期主要靠麵包師傅打骰,後來才邊學邊做。「以前請四個師傅㗎!夜晚一個,日頭兩個,另外做餅又一個。最初我唔識做麵包,成日俾啲師傅控制住,郁吓又話唔做,咁我咪的起心肝,點都要學識為止。」現已成為麵包工場揸 fit人的棠哥,說起陳年舊事仍覺氣結。「成日以為冇咗佢哋唔得,谷鬼氣寧願自己做!」
不假手於人,代價就是加倍辛苦。「而家日日半夜四點就落鋪,喺工場做足十七個鐘,有時攰得滯頂唔順,先開張尼龍牀瞌一陣。」若論刻苦耐勞,棠哥比雲姐可謂有過之而無不及。「我冇停㗎!整完麵包又要炸油炸鬼,一陣間又要整饅頭,跟住又整缽仔糕。企得耐,條腰骨同腳都傷咗,仲睇緊醫生。」眼見個子矮小的棠哥,走起路來確實有點蹣跚,但打漿搓粉捧麵包這些粗活,依然難不到他。







滿溢裝修簡陋,門面不甚起眼,但麵包西餅款式多又不斷新鮮出爐,深得街坊歡迎。 薄利多銷 樣樣都咁好賣!

事實上,滿溢能夠在麵包店林立的舊社區屹立多年,產品多元化無疑是一大優勢,菠蘿、雞尾、蛋撻、雞批等港式麵包西餅固然樣樣齊,同時更兼賣油炸鬼、煎堆、饅頭和缽仔糕,實行來個美點爭輝。「呢啲叫做山大斬埋有柴,萬一麵包冇生意,賣其他嘢都可以拉上補下。」棠哥解釋說。「咁多年都係賣呢啲,冇變過。樣樣都咁好賣!」雲姐隨即和應道。這也難怪,今時今日,到哪裏才可找到兩元一個的新鮮出爐麵包和蛋撻?好賣,實屬必然。
這些年來,滿溢確實深得街坊支持,生意一直不錯。儘管附近也有同類型的港式麵包店,雲姐直言無懼同行競爭,更毋須刻意留客,皆因「個個都買到熟晒,啲客食慣我哋啲包,就會返嚟買。」雖說沒着意討好客人,但見雲姐跟一眾街坊談笑風生,大人小孩都聊上幾句,便知這位老闆娘人緣甚佳。「我同個個客都好好傾㗎!大家吹吓水、傾吓偈、講吓笑囉!」就算遇上惡人,雲姐也會忍讓,盡量息事寧人。「好似農曆年嗰三日,一個包賣貴五毫子,度度都係咁㗎啦!嘩!有人即刻將啲包掟番畀我呀!不過我都由得佢,冇出聲。」
款式多、價錢平、人緣好,當然無往而不利,但老字號也不能單靠吃老本,永遠原地踏步一成不變。做食品生意,味道與品質始終不容忽視,像鋪頭的紙包蛋糕和蛋糕仔,本來銷量平平,近年經雲姐的兒子偉仔改良後,不但大受歡迎,更贏盡口碑。「啲蛋糕全部都係我個仔整嘅,好出名好多人食㗎!」說到這個兒子,外表硬朗的雲姐不期然露出溫婉的微笑。




除了賣包收銀,雲姐每天還要送油炸鬼到附近的粥店和茶餐廳。


偉仔經過十年磨練,已能獨擔大旗。現時鋪頭所有西餅,都由他一手包辦。


雲姐常與顧客吹水打牙骹,人緣甚佳。


上陣不離父子兵,棠哥、偉仔在麵包工場合作多年,已很有默契。

現年二十九歲的偉仔,十八歲開始就到鋪頭幫手,在滿溢做了超過十年。這位餅店少東自言從小無心向學,也欠缺人生目標,當初落鋪也是抱着但試無妨的心態,並非全心繼承家業。「嗰陣時都係死𡃁仔一名,唔係喺屋企 hea就係周圍蒲,冇做過一份長工。最初落到嚟乜都唔識,淨係幫手收吓錢賣吓包,後來先跟老竇入工場學嘢。」
萬事起頭難,進駐工場初期,偉仔也經常出錯,要不是記錯分量,就是弄錯時間。「試過成盤蛋糕燶晒,啲包又焗到乾晒,全部都唔要得。」經過數個月的跌跌撞撞,偉仔才慢慢從錯誤中學習,開始掌握到當中的竅門。「嗰段時間乜都學乜都做㗎喇!初初都覺得辛苦,喺入面又熱又悶,咁頂唔順咪出嚟唞吓囉!」
也許遺傳了父母的良好基因,年紀輕輕的偉仔顯然比一般時下青年更吃得苦。「而家日日七點半落鋪,做到下晝兩點出去食飯,食完飯返屋企瞌個零鐘,跟住再落去做到夜晚九點。好似我哋整咁多嘢,正常起碼要多兩個人做。」工時長固然難熬,但最大的挑戰還是一個字﹕熱!「裏面真係好熱㗎!做到成身濕晒,連底褲都濕埋。我啲朋友一入到嚟就話頂唔順,要出番去。其實我已經算叻,而家冇後生仔肯做㗎!」別以為偉仔誇大其詞,只要你走近麵包工場那座幾層高的麵包爐及旁邊的大油鑊,就會馬上感受到那股強大熱力,正值秋涼也覺吃不消,炎夏置身其中,那滋味可想而知。




出品種類繁多,既賣麵包西餅,也賣中式油器及糕點。








麵包爐熱力難擋,偉仔天天在高溫下工作,少點能耐也熬不住。 難敵貴租 唔好再加咁多……

累積多年經驗,現在偉仔已能獨擔大旗,鋪頭所有西餅,如蛋糕、蛋撻及椰撻等,都由他一手包辦,紙包蛋糕和蛋糕仔這兩款招牌貨,更是他的拿手傑作。「以前都係跟住阿爸照做,做耐咗先開始有自己嘅諗法。我見佢整啲蛋糕唔係咁鬆軟,同人哋嗰啲差唔多,冇乜特別,所以就試吓改良。」自古成功在嘗試,為了做出更好品質,偉仔也下過不少苦功。「都係靠自己不停咁試,好似啲紙包蛋糕,都試過焗到縮埋一嚿,個面乾爭爭,個底又企唔穩。之後就逐樣去修正,好似蛋同麵粉嘅比例,仲有焗嘅時間,逐樣去調校。」
經兩次試食,記者證實滿溢的紙包蛋糕確實比別人的鬆軟很多,吃進口裏,感覺猶如吃下了一片雲。偉仔也說顧客對他的出品大為受落,令他很有滿足感。「整到新嘢出嚟一來開心,二來啲客都讚好食,又香又軟。好多時攞出嚟冇耐就俾人掃咗大半,明顯多咗人買。」身為父親兼師父的棠哥,對這名由自己親手調教出來的徒弟,亦讚賞有加﹕「佢學嘢快,青出於藍喇!」












儘管如此,偉仔直言經營舊式麵包店很難再有發展,因為街坊生意利潤不高,只能做到薄利多銷。「我哋啲嘢唔賣得貴,加五毫子啲人都會嘈。其實賣兩蚊個已經好平,但係夜晚仲有人嚟問有冇得再平啲。」誠然,兩元一個麵包,在香港已近乎絕迹,滿溢能夠維持到今天,也不過靠量多取勝。「平均每十五分鐘就有嘢出爐,由朝到晚出幾百盤,一盤十幾個,一日起碼都賣四、五千個。」正因為密密出爐,在滿溢總能買到熱騰騰、香噴噴的麵包,像菠蘿包和硬豬,個個外脆內軟,絕對平靚正!「我哋都冇話用乜嘢特別材料,總之新鮮出爐就一定好食。」偉仔如是說。

即使是身經百戰的雲姐,亦抱怨近年生意難做。「賣得咁平你話有乜得賺?啲租又咁鬼貴,夠屋企生活已經算好。以前做走鬼檔,收入仲好過而家,起碼唔使交租。」她不諱言現時鋪頭月租接近六位數字,一家三口從早做到晚,其實只為業主打工。「希望唔好再加咁多,再加真係頂唔住。之前嗰幾個租約都冇加咁多嘅,最近呢次一加就加二萬。」那可會考慮加價以作平衡?「係加都要等到農曆年先得,而家中途加一定俾人鬧!」
別人看你生意滔滔,但背後有多辛酸,實不足為外人道。可幸的是,一家人齊齊整整,有食有住,雲姐也覺心足。「我知足嘅,唔會大貪。而家乜嘢時勢呀?仲想要求啲咩?」她還盛讚老公是好男人,既勤力又顧家,「當初做走鬼檔、開麵包鋪,全部都係佢諗出嚟嘅,佢真係超級捱得,我都覺得自己嫁啱咗人。」這邊廂雲姐笑稱沒有嫁錯郎,那邊廂棠哥亦回贈太太一句﹕「我老婆都好捱得,日日做十八個鐘!」老夫老妻,不講甜言蜜語﹔一句「捱得」,卻道盡恩愛之情。
家庭式作業,賺的都是血汗錢,若非練就一身好本領,面對租金壓力與時代衝擊,早就無法生存。當我們不時慨嘆市場被大財團壟斷,傳統行業日漸式微,可有想過,作為消費者,我哋都要畀條路人行!




面對租金壓力,雲姐大嘆生意難做。


菠蘿、雞尾、蛋撻、芝麻豬,通通兩蚊一個,絕對平靚正!$2


經偉仔改良的紙包蛋糕特別香軟,大受街坊歡迎。$3.5


車輪包$8


雲姐、棠哥、偉仔一家三口,個個刻苦耐勞,堪稱鐵人家族。


工場每天焗製幾百盤麵包西餅,平均每隔十五分鐘就有成品出爐。 滿溢餅店

滿溢餅店 地址:筲箕灣望隆街 104號 A
電話: 35799672
營業時間:星期一至日 5:30am-9pm

撰文:羅佩明
攝影:李日進

文章標籤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