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中大戰前夕,葉鴻輝(左)獲師傅盧國華(右)贈言:「希望你呢次踢波,唔好太躁。」葉鴻輝就話:「細個師傅已經講,不過落到場控制不了自己。」

壹週人物

英雄輝要戒躁

Ads by Google

「就算今次我贏唔到,我都要阻住你出線。」
兩個月前的港中大戰,港隊門將葉鴻輝因零封中國,成為港人心目中的「英雄輝」,當日他接受本刊訪問說過上述的話,之後成為球迷金句,事後又踢爆國足隊長鄭智罵他是狗,葉鴻輝的直率敢言個性,令他成為全城焦點。
鄭智事件後,葉鴻輝收到一個短訊,內容大意:
「你已是萬人景仰的球星,但還是要慎言,別讓人把焦點模糊了。」
短訊來自葉鴻輝的啟蒙師傅、第一代(七十年代)港隊門將盧國華,是他把葉鴻輝由白紙一張,變成新一代鋼門。
「我咁多個徒弟之中,葉鴻輝最捱得,為人踏實,今時今日佢技術無可挑剔,唔係靠運。」
「唯一唔好,係較躁底。」下週二港中大戰,師傅教落,「英雄輝」,切忌「躁」。

上回港中大戰之後,盧國華最大感觸,是徒弟葉鴻輝的言行,「佢打得咁好,結果焦點又去咗鄭智度,到頭來自己受委屈,係咪唔抵?」大戰後葉鴻輝早已疲憊不堪,但還是以短訊覆了一句:「知道師傅。」
之後,香港主場對卡塔爾二比三落敗,葉鴻輝雖說,新聞影響不了他的表現,但盧國華就跟他賽後檢討:「三球入面有兩球佢應該救到,可能因為佢情緒太興奮,反而造成壓力。
「佢(技術上)已經好成熟,再講佢有咩弱點,都只係情緒上而已。」

火爆

葉鴻輝好易躁:躁自己、躁隊友,甚至躁記者問題太政治化。盧國華記得,葉鴻輝細細個已經㷫烚烚,「佢上場好認真,做得唔好會自己𤷪自己,打門柱揼地,隊友發夢又會鬧,太好火,或者就係佢不足之處。」
盧國華不是魔鬼教練,多年來只鬧過葉鴻輝一次。葉鴻輝十五歲時,代表香港青年軍出戰新加坡「獅城盃」,訓練期間因自己表現不好,鬧隊友又怪自己,心神亂了,眼見愛徒犯大忌,浮躁猶如當年自己,只好拉他埋一角講古仔。
年輕時的盧國華,原來比葉鴻輝更火爆又陰濕,「有次我趁球證睇唔到,批咗個精工六呎鬼佬一踭,龍門後的記者睇到晒,伍晃榮(已故資深體育記者)仲話,呢啲球員唔要得。」
他曾是甲組球會駒騰門神,有一季球隊表現不佳,尾輪跟對手港會一決生死,輸波即降班。戰至最後三分鐘,對方鬼佬前鋒有意無意撞他一下,他躁底起腳還拖,這次逃不過球證雙眼,被罰十二碼,鬼佬一蹴即就,踢了駒騰落乙組,盧國華做了罪人,遺憾終身,「我成日都講呢個故事俾阿輝聽,提醒佢做球員,幾時都要沉住氣。
「佢後生仔血氣方剛,唔似我老油條。我後生時何嘗唔係?」
盧國華疼惜葉鴻輝,或多或少因在愛徒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缺點如是,優點亦像倒模一樣。

勤奮

○三年暑假,十三歲的葉鴻輝,剛踢完麥當勞青少年足球訓練計劃,因表現出眾入選港青,盧國華是他人生中第一個教練。師傅記得:「同期大約有六、七個門將入隊,冇話邊個突出,但葉鴻輝係最投入一個,經常咬牙練,唔會嗌辛苦,叫咩佢都做。」
跟盧國華的四年間,還在皇仁舊生會中學讀書的葉鴻輝,一放學便執好書包,到球場換好衫褲,六點準時開操,九時方休,一週練足六天,訓練密度甚至多過職業球員。「有次我日頭教完其他學校,夜晚教港青,我都累,但見佢操得起勁,我就有心機教。」盧國華教波,離不開上中下三路,沒有特別花款,其實足球也如長跑,看誰夠韌力。「有時我都知佢辛苦,但佢永遠唔會 say no,與其話我操佢,其實好多時都係佢帶起我。」
工多藝熟,葉鴻輝慢慢掌握打龍節奏,領放同儕。盧國華集中力強,擅捉心理,曾因單場救過已故球王胡國雄兩個十二碼而揚名。葉鴻輝專注似師傅,撲十二碼也有一手。結果十九歲便越級踢東亞運,○九年港隊奪金關鍵,也因他救出一球十二碼。「練練吓就知,佢有潛質,我成日同佢哋講,你要玩個波,唔好俾個波玩你。聽唔聽得明,各自造化。」當年那六、七個細路,只有葉鴻輝做到港隊一號。

尊師


年輕的葉鴻輝(左)一臉稚氣,臉上仍未見「火」。盧國華(中)另一門生梁興傑(右),現效力南華。

廿五歲的葉鴻輝,入行八年跟過不少名宿學師,例如范俊業、鍾皓賢,但盧國華卻是唯一一個他會尊稱「師傅」的人,皆因葉鴻輝的少男時代,見師傅分分鐘多過見阿爸,有何少男心事,盧國華一一都知。
葉鴻輝在球場硬朗躁底,場外溫文寡言,對盧國華十分尊重,如父親一般。「我教波是師徒制,場內場外,我都會提你,教波亦教做人。」他教過眾多學生,但並非個個認他師傅,「最怕你學到啲之後,樣樣都對抗,你要好似白紙咁,我先教到你。」
葉鴻輝出道之初,細會華家堡跟大會南華同時斟介,他左右為難,心想去南華,但又怕沒上陣機會,請教師傅,盧國華一針見血:「一定係華家堡,起碼有機會踢。」結果證明沒走錯路,葉鴻輝成名於此,愈踢愈成熟。「以前人哋叫佢盧國華徒弟,而家個個叫我葉鴻輝師傅。」
兩年前,葉鴻輝一度有機會加盟中超貴州人和,最後被當外援,更被人過一戙要他寫上「我是中國人,不是外援」的紙牌上報做騷。北上最後告吹,硬淨如他也要找師傅訴苦,「佢去之前,師兄弟大家食完飯,點知突然間去唔成,佢冇喺我面前喊,但失落一定會。佢都呻點解會咁,我惟有同佢講,後生仲有機會,足球世界,政策成日都變,遲吓再上都唔出奇。」
留港的葉鴻輝,在南華一度坐冷板櫈,但他記得師傅教落要沉住氣,狀態才逐漸回升,重奪正選。師傅授徒,沒有最後一課。

北上


盧國華教波時總是笑笑口,拍攝當日,有年輕學員嫌對手太弱,態度輕佻,他即板起臉訓話:「好波屎波事小,態度馬虎事大,一日未吹雞一日未知輸贏,踢波如此,做人如此。」

盧國華八五年起執教鞭,教港青至○七年,當年陪葉鴻輝長大的一群,是他最後一批徒弟。「佢之後,香港都冇太多突出球員,究竟係無好教練,定係冇球員可以好似佢咁有心、咁刻苦?」故他特別疼錫葉鴻輝,苦口婆心也是自然。「好多事都係一路走來,我始終在球圈浸淫咁耐,我就用我嘅嘢去教佢,仲要做埋俾佢睇,言教也要身教。」薑愈老愈辣,相比葉鴻輝,六十六歲的盧國華,老江湖得多。
盧國華是香港北上教波第一人,「我做過愉園副領隊,愉園係左派球會,自然我都識一啲國內朋友。」九七回歸前夕,廣州太陽神教練陳奕明,邀他北上助教。但兩個月後,他頂唔順大陸式「軍訓」返港。「大陸管得好嚴,球員午飯時間,一定要匿喺房,驚你出去玩,點知對教練都嚴,朝早六點一堂,十點又一堂,真係太刻苦。」太陽神當時處於中國甲 A聯賽,即中超前身,後來變成現今中超班霸廣州恒大,盧國華比一班想北上的現役港腳,早了十幾年聞到球場內的人民幣味道。
回流香港之後,球圈市道不景,盧國華曾失業兩年,○一年他又藉人脈北上。「我其中一個徒弟田野,去咗廣州吉利(太陽神前身),我做佢教練,嗰時在香港冇嘢做,大陸人工又唔錯,返上去無壞。」吉利當時已降至甲 B,但待遇仍比香港好,贏波每場四十萬,全隊按上陣比例分,「助教都分到至少幾千蚊人仔,加埋每個月底薪萬幾蚊,月薪平均都有兩萬幾。」
該球季吉利取得第四,但排第二、三的長春亞泰和成都五牛被指打假波,無得升班,吉利以為有得執死雞之際,結果原地踏步,吉利集團決定不再贊助,散班收場。盧國華帶住人仔積蓄,在港開餐廳、搞速遞生意、投資物業,卻遇上沙士。「完全唔掂,做親都衰。周身債,窮到連八達通都要退,用按金去買嘢食,飯都唔敢嗌,食公仔麵算。」

風光


過時過節,一班徒弟會跟盧國華(右三)食飯,葉鴻輝(右二)特別感恩:「我所有弱點,都係師傅強化我。」

經歷破產邊緣,盧國華自知本命屬於足球,○五年東山再起,在港成立雅力體育公司,代理 Adidas體育用品,亦方便接學校校隊教練工作。辦公室設於荔枝角的工廠大廈,牆上掛滿他在國內協辦的大小足球賽,桌上還有一個毛澤東像,「都係裝飾啫。」
眼下足球狂熱,不多不少跟本土氣候有關,訪問前他已畫線:「政治我唔講啦,我喺大陸都好多朋友,費事講錯嘢。」不過盧國華聲言,在大陸搞東搞西,其實都無大錢落袋,「我冇錢賺㗎,主要收入都係嚟自教波。」
他在大陸也真吃得開。順德有個東部球場,以雅力冠名贊助,每年三萬人仔,場內有個燒烤場,也是他公司經營。順德容桂足協也跟他相熟,找他當足協永遠名譽主席,兼在當地一間足球學校擔任顧問。現時每年暑假,盧國華都會到順德搞暑期守門員訓練班,不限年齡,收費每人二千多人仔,包五星級酒店住宿、早午晚三餐及一切裝備,葉鴻輝也是客席教練。「我仲打算,日後在番禺、順德搞足球學校。」




一九八○年,盧國華因沉不住氣,向對手起腳報復,累駒騰輸十二碼兼降班。他留下剪報,提醒自己人生為何留憾,也用來訓勉徒弟。

縱橫廣東總有前世今生,除了朋友,當然也有女人。「我曾經都住過廣州,第二任太太喺內地做嘢,女人就唔好講啦。」他有過兩段婚姻,一仔一女是與元配所生,現有女伴,老來不愁寂寞。
盧國華近年再見報,是他帶領英華由學界魚腩,三年連升三級,兼成為班霸。英華學生不是富貴子弟,看他們踢波如往昔片段映進眼簾。「我細個住黃大仙徙置區,細細個都係好似佢哋,通場走踢大。」
他六七年出道,七一年入港隊,八四年退役,踢過的球會包括:電話、東方、海峰、愉園、駒騰等,退休後做過教練,也買過的士牌,揸過的士。盧國華昔日光環猶在,當打時期有關他的體育報導,他都一一儲起。「以前龍門後面,全部都係球迷,感覺好興奮,撲起上來都特別過癮。」此後球圈一落千丈,今年多得中國足協海報牽動本土情緒,球員才變回球星。
但對住這班足球小將,盧國華卻不太想他們走上足球路。「足球難搵食,前景始終差啲,再講,退休後,你可以做啲乜?」今天旺角場熱鬧非常,有人甘願排通宵撐香港,有人為買不到票而鼓譟,球員出席活動,場外少說也有幾十人。盧國華想起當年球場萬人空巷,不禁搖頭慨嘆:「又會有幾多個葉鴻輝?有生之年,我估都返唔到去舊時嗰種風光。」

撰文:莫志樑
攝影:胡智堅
攝錄:葉漢華、李育明、胡智堅
mailto:news@nextmedia.com

文章標籤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