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香港貧富數字

壹角度

貧窮問題 不單是錢的問題( 2015/11/12)

Ads by Google

今年「雙十節」,特首梁振英主持 2015年扶貧委員會高峰會,興高采烈地暢談過去幾年在他領導下的特區政府,扶貧策略初見成效。 2014年貧窮人口維持在 132萬水平,貧窮率為 19.6%。在恒常現金政策(即政府派錢)介入後,貧窮人口減至 96萬,貧窮率跌至 14.3%,是六年來的低位。

香港貧窮人口及貧窮率下降,固然是一件好事,但是否值得如此高興。高峰會後不足兩天,即 10月 12日,諾貝爾經濟學獎評審委員宣布今年獎項由迪頓( Angus Deaton)獨得,迪頓正好反對依靠貧窮線和「派錢」的扶貧策略。這好比港大校委會個別成員以陳文敏沒有博士學位為由,反對他出任副校長一職;而諾貝爾醫學獎隨即頒給沒有博士學位的內地學者屠呦呦,世事確實如此奇妙和巧合。
迪頓在他的經典著作《大逃亡》( The Great Escape: Health, Wealth and the Origins of Inequality)中,對已發展國家向發展中國家「派錢」的扶貧策略作出嚴厲批評。他認為這些金錢上的經濟援助,往往只是為了政治目的,藉此鞏固西方國家認可的政權,讓獨裁者繼續中飽私囊,殘民以自肥,令發展中國家的經濟裹足不前。
迪頓反對依靠貧窮線去衡量扶貧策略的成效,認為貧窮問題若是如此簡單,透過「派錢」便早已解決世界的貧窮問題。他在書中提到在 2008年,全球約有 8億人每日收入低於 1美元的貧窮線,平均欠缺 0.28美元,即一年欠缺 100美元左右。換言之,要令 8億人脫貧,一年共需約 800億美元。以美國 3億人口推算,每人每年只要捐出 270美元,便能解決全球貧窮問題,豈非十分「便宜」?

根據扶貧委員會的報告,去年全球共有 96萬人生活在貧窮線之下,政府只要多派 158億元,即每人每年 16,000多元(每月 1,300多元),貧窮人口便完全消失。以去年香港本地生產總值( GDP) 22,000多億元來推算,滅貧所需金額不過佔 GDP的 0.7%。若以港人超過 20萬億元財富(包括房地產、股票、存款及退休金等資產),要每年多花百多億滅貧,又有何難度?
由此可見,貧窮問題明顯不單是錢的問題,我們若不深入探討貧窮問題的成因,便胡亂派錢,以為錢是萬能,可以解決一切問題,便未免太過簡單和膚淺( simple and naive)。正如迪頓書中指出,不少落後國家長期處於貧窮狀況,是和戰亂、種族和宗教衝突有關。一些看似是天災的原因,例如疾病、饑荒、地震及其他自然災害等,其實往往亦與政治相關,過去內地因推行大躍進而造成數千萬人餓死正是明顯的例子。
迪頓以為要真正滅貧,政府首要任務是改善人民的健康水平,健康就是財富,讓人民的生產力提升,可以有更長的壽命去享受人生。其次是提供教育和訓練,提供一個自由開放的經濟環境,避免既得利益者阻礙下一代脫貧。過去數十年,中國及印度經濟高速增長,便令超過 10億人口脫貧;而那些一直依靠西方經濟援助的非洲國家,貧窮問題未見改善。特區政府制定扶貧策略時,實應參考迪頓的著作,切忌胡亂派錢,以免出現愈扶愈貧的情況。



林本利
曾任教於理工大學,現為專欄作家及教育中心校監( http://www.livingword.edu.hk 
作者網誌- http://lampunlee.blogspot.com 

插圖:朱桂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