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心羅生門

食出火

Ads by Google

非繁忙時間, Arke走進一間粥麵店,零顧客,一心速戰速決,侍應卻叫她坐到樓梯底的侷促位置, Arke不滿:「個場全部吉位喎,訂晒枱咩?」侍應木口木面答:「本店不設訂枱;但你坐張二人枱,一陣人多要搭枱。」 Arke說:「我好快食完就走。」僵持不下, Arke叫他找經理來。

經理(皮笑肉不笑):小姐,任你坐啦, OK?
Arke:並非這個問題,我想同你傾傾。

經理:吓?啲細嘅唔識啫。
Arke我覺得係你做主管嘅落咗指令囉。

經理:小姐,生意難做嘛。
Arke(先點了食物):我知,你梗係教定侍應,但凡有客人來便盡量先安排坐差的位子,留下較佳的位子以吸引後面的顧客,是不是?

經理(尷尬):唔知點答你好。
Arke:咁你有否想過──這等同,每個顧客進來都只會獲分配到可坐之中的最差位子,怎叫吸引?

經理(想甩身了):謝謝提供寶貴意見。
Arke:況且,在非繁忙時段又沒有特價,而一早登門幫襯的,總算貴寶號的擁躉吧;肯就範坐差位的,亦即是性情溫和不計較的好客──愈優質的顧客反而愈遭冷待,又豈是待客之道?

經理(起疑):小姐,你是飲食版記者嗎?抑或專欄作家?
Arke(無謂自揭):呢樣唔關你事,不過你唔好睇小單拖的客人。你看,獲分配的枱面這麼窄,有些本來想試多幾味的食家,都擺唔落、打消雅興了。這裡雖然不算旺區,裝修不可能太花哨,食材亦要將貨就價;但顧客如果覺得被尊重,會心領神會、有口皆碑的,提升格調,效益更大。

經理(開始知驚):你說得有道理,還有其他可以提點的嗎?
Arke(邊吃邊談):嗯,這裡晚市要限時離座嗎?

經理(笑):小店賣碟頭嘢,不搞呢科;但我以前做過大酒樓,的確很普遍,有些甚至 6:30-7:00、 7:00-8:30、 8:30-10:00、 10:00到消夜,希望一晚翻足四次枱!
Arke:去得酒樓聚餐不外想 garthering、等齊人;限時限刻,食肆變成決定顧客幾時放飯的波士了。等上菜也要時間,即是連食個半鐘都冇。

經理:所以行內會要求顧客一埋位立刻落單,而且謝絕中途加單,保證夠時間食。
Arke:夠,不等於好。你知道嗎?法律上,食肆無權逼食客在未打烊前離場,除非食霸王餐;限時的規定全靠香港人一般都遵守承諾咋。但食得唔開心囉,食,要講高興,興之所至中途想添些貴價嘢,店方卻不准加單,損失的又是誰呢?千方百計把顧客算到盡,顧客亦會鬥小氣只點最平價的套餐。係,食很容易食飽,咁飲呢?讓顧客時間充裕地酒逢知己千杯少,開多幾支名酒──據知酒水的毛利更高,隨時做少咗賺多咗呢!

經理(點頭):小姐,其實這間小店我也佔點股份,你一番話對我很有啟發。優質服務,真並非講多幾句「你好」咁簡單。
Arke(差不多吃完):食客遇到不愉快,會覺得「以後唔幫襯」已經是對店方的最大懲罰,頂多諗住上飲食網站劣評啫,但通常轉頭過咗啖氣又不會寫;我則希望彼此溝通一下,好難話哪邊啱晒,所以我也謝謝你聽我講咁多。

經理:呢餐我請。
Arke(笑):咪玩啦!

作者介紹

Iris和 Arke是希臘神話裡一對孿生姊妹,托生今世成為本欄主持人,為大家解決情場和職場種種難辨錯對的羅生門事件。
Iris:善良正直的 OL,擅長心理測驗和分析。
Arke:敢愛敢恨的辣妹,擅長星座占卦。

文章標籤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