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金前總裁朱雲來,曾帶領中金攀上中國投行一哥之位,有傳他年薪加花紅,超過一億港元。「因父之名」,生意手到拿來。

財經專題

朱鎔基子甩走中金爛殼

Ads by Google

入秋後,大市翳悶,新股市場淪為「啤殼」樂園,直至十月中,終於輪到三隻重磅金融股上場。
繼中再投( 1508)及華融( 2799)後,壓軸的是中國國際金融(中金, 3908),集資約六十二億元,不及前兩者一半,但論名氣,卻是三者當中最高。曾有「中國投行的範本」、「黃埔軍校」之稱的中金,在前國家總理朱鎔基之子朱雲來坐鎮下,以無所匹敵的姿態,幾乎包攬所有「中」字頭國企在海外上市項目。
可惜,剛慶祝成立二十周年的中金,已跌落衰落期,市值較已飲頭啖湯來上市的中信證券差了九成!去年,朱雲來搵夠離職,將中金最後一抹光環亦帶走了。因中金名氣而抽了該股的散戶,注定無運行。

今年上半年,廣發( 1776)及華泰( 6886)兩大內地證券巨頭來港上市,熱爆全城,相信不少散戶仍記憶猶新,後者更以二百七十七倍超額認購,以及近三百五十億集資額,成為今年新股「凍資王」兼「集資王」。相比之下,在淡市中「夾硬」上市的中金,散戶反應不算踴躍,但傳出仍決定以上限每股十點二八元上市。眼前的中金,正面臨「有名無實」的尷尬局面。

高竇累事 淪二線


中金近年遠遠落後於內地其他大型券商,不論資產規模或分行數目,均被拋離。(法新社圖片)

下週一正式掛牌的中金,集資額由早前吹風的一百億元,大縮水達三成八。有自知之明的中金,憑着昔日的江湖地位,找來十大基礎投資者護航,包括著名的絲路基金,以及鮮有認購新股的中移動及新華社等,合共認購三十六億元,為集資包底。可惜,仍得不到散戶青睞。耀才證券研究部經理植耀輝以「時也命也」形容中金,指其已錯過最好的上市時間。「如果去年底或年頭上,會好好多,喺 A股經歷過咁大嘅震盪後,市場對中資金融股嘅睇法變得謹慎。雖然中金定價唔算進取,但吸引力仍有限,招股反應不理想,就算之後(掛牌後),亦不會好好。」
事實上,○六年,中金已計劃來港上市,但最後不了了之,錯過了○七年的大牛市。其後金融海嘯,中金的生意亦開始走下坡,近年甚至被中信等一線券商拋離。根據中國證券協會的統計,曾是內地證券業一哥的中金,去年淨利潤排名已跌至四十二位。與同屬國企的中信證券相比,截至今年六月底,前者的淨資本近七百億元(人民幣,下同),而中金只有五十多億元。至於中金最「耍家」的投行業務,亦早被同行超越,去年的該業務淨收入排在第九位,第一位正是中信。
今年初才離職的中金財富管理部前執行總經理吳小平表示,中金上市是「不能再遲的事」,「內地券商的主要利潤增長點,都是來自資本業務,如融資融券等,需要大量的資金。中金的淨資本在出名的券商裡,肯定是最低的,一定要加緊上市,彌補這方面的短板。」他指以前中金是「精品投行」,只做大型、知名公司的融資,「做投行生意,靠的是品牌、經驗,資金需要不多,但現在券商的主要盈利,已不是投行業務。」另外,南方基金首席策略分析師楊德龍亦表示,中金曾是內地最好、最有實力的券商,但因為只願做大藍籌的融資,不重視細股,因此被其他券商爬頭,甚至拋離。「所以中金的收入及排名下降比較快,沒抓緊國內的一些機遇,由一線梯隊跌入二線。」

影子股嚇走大摩

事實上,其中一個阻礙中金未能在黃金時期上市的主要原因,正是神秘的影子股。○九年底,中金第二大股東摩根士丹利(大摩)欲出售股份,《華爾街日報》取得一份出自大摩的機密文件,當中提及,中金於○四至○六年,將公司兩成的股權以「影子股票」(或稱虛擬股票)形式,派發予管理層,這些股票可以分紅,但沒有表決權。文件透露,影子股票估值超過十億美元,並將大摩持有的 34.3%股權攤薄至 27.4%。
而推行「影子股票」計劃的,正是中金的靈魂人物朱雲來。○四年,他正式出任中金總裁,之後十年,他都是中金的第一把手。有指朱雲來拒絕將中金上市,主要原因就是不希望自己及其他管理層的薪酬曝光。去年中,中金再次啟動上市計劃,十月,朱雲來卻在「後繼無人」的情況下,突然宣布辭職,九日後,董事長金立群亦請辭,有指中金高層發生權鬥,但另一前中金管理層卻透露,朱雲來的離開,與影子股票有關。「在習近平新政下,要求太子黨退出利益交集點,他(朱雲來)作為知名領導人的後代,對於上市,公開內部資料,還是有顧忌的。」




上週一,中金舉行上市記者會,上任僅半年左右的首席執行官畢明建,對影子股問題及如何評價前總裁朱雲來,都避而不談。(鄭樹清攝)


朱雲來搵夠走人

在朱雲來領導下,中金的員工薪酬,遠遠高於同行。今年上半年,中金的薪酬支出佔總收入超過四成,而同期中信證券只是兩成。中金上市文件內,已找不到影子股票的蹤跡,上週一的上市記者會上,記者追問中金首席執行官畢明建如何處理影子股問題及如何評價前總裁朱雲來,他都笑而不語,三緘其口。
不過,○八年,英國《金融時報》的報導曾指,朱雲來○六年的收入高達一千萬美元,○七年再大幅增加至一千七百萬美元。這個數字,相比其他國企的最高層來說,可說是天文數字!不過,朱雲來雖然名利兼收,卻有嚴重的政治恐懼。中南海鬥爭無日無之,前總理之子的身份,可以是福也可以是禍,一旦政治風向轉勢,隨時成為打壓目標。因此早年朱雲來行事極為低調,他來港出席國企上市活動,不但拒絕派卡片,連是否姓朱也不承認,後來雖曾派卡片,卻刻意隱去職位。
但離開中金後,他卻高調起來,十月中曾出席新加坡論壇,指現時內地很多項目都是資源浪費,可以索性停止。此言論與國策唱反調,惹起外界一片嘩然。
現在看來,朱雲來確有先見之明。自A股爆煲,國內大型證券行的高層相繼出事,中信證券已有十一名高層被帶走調查,包括總經理程博明。上星期,國信總裁陳鴻橋被發現在家中自縊身亡。所以說,在中國最難不是搵錢,而是全身而退。




中金第一任董事長王岐山(右一),是中國前總理朱鎔基(右二)的得意門生,並由他引薦朱雲來進入中金。


中金曾壟斷大量內地來港上市項目,包括 2006年上市的招商銀行,在內地券商中一枝獨秀。左四為朱雲來,出席儀式者還有任志剛、唐英年和夏佳理等。(《蘋果日報》圖片)

撰文:黃菲菲
攝錄:鄭樹清
mailto:ed_bn@nextmedia.com

文章標籤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