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字號

比上不足 比下有餘 大安茶冰廳 地址:油麻地廣東道 830號地下 電話: 2385 2774

Ads by Google

無驚無險,又到七點。毗鄰果欄的大安茶冰廳,店如其名,在油麻地安安穩穩的經營了四十六年,見證了這龍蛇混雜之地近半世紀的興衰。
小店天天清晨六點半開門,晚上七點準時關燈落閘,不管生意如何,老闆收工要緊,貴客明天請早。不開晚市並非懶得做,全因舊式冰室不能兼營小菜炒粉麵,那就安分守己賣其奶茶三文治。
數十年不擴充不改變,亦非無心戀戰,只是經營街坊生意,毋須追逐潮流。那管人家廿四小時營業做茶餐廳做到上市,大安兩代老闆依然堅持一貫的運作模式。「做人唔好咁貪心,夠食就得喇!總之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啦!」這邊廂老父陳光耀笑着說。「我係 family man嚟㗎,寧願早啲收工返屋企湊仔。」那邊廂兒子陳學文微笑道。
要輪流看鋪而未能同場接受訪問的陳氏父子,說話竟出奇地同聲同氣。難得二人目標一致,不望發達卻樂得清閒,從而令日漸式微的冰室生意得以延續。當我們慨嘆半個油尖旺已淪為「鳩嗚城」,大抵也該慶幸,在廣東道的一隅,還有這樣的一塊淨土。

潮州硬漢 節儉興家

不新不舊的裝修,不過不失的食物,不多不少的客人。在油麻地屹立四十多年的大安茶冰廳,一如老闆陳光耀所言﹕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平實的老店,或許驚喜欠奉,但陳老闆這位潮州硬漢白手興家的故事,卻依然動聽。

現年七十歲的陳光耀,出生於潮州的貧苦家庭,父母生了十一個孩子,人丁旺,卻沒有一餐飽飯吃。身為長子,他十四歲隨父親偷渡來港,投靠在油麻地經營士多的姨母,為求三餐一宿,到埗第一天仍未搞清自己身在何方,就馬上落鋪開工。「我姨媽間士多好特別,五十年代已經廿四小時營業, 7-11都唔係嗰皮!佢間鋪十號風球都照開㗎!」阿爺嗰代已經如此進取,當真聞所未聞。「嗰陣時我幫佢送外賣,一日做十五個半鐘,人工三十蚊一個月。係就係辛苦,但係比起鄉下都唔知好幾多百倍,起碼有飯食有屋住,喺鄉下我哋食番薯粥咋!」
五六十年代,油麻地是聲色犬馬的不夜天,士多生意好得應接不暇。送外賣有食有住有人工,雖然月薪只得三十元,每月出糧後更要把血汗錢全數寄回鄉下,陳光耀當年單靠外賣賺取的小費,足以過活。「以前油麻地仲旺過旺角,戲院呀,酒樓呀,旅館呀,全部都喺晒嗰度。我喺姨媽間鋪做嗰陣,夜晚叫親外賣嘅都係舞廳、夜場麻雀館同鴉片煙館,可以話乜嘢三山五嶽都見過,淨係送外賣,一個月都有十蚊八蚊貼士!」
就這樣,陳光耀在姨母的士多工作了六、七年,雖然積蓄不多,總算養活了鄉下的母親與弟妹。年輕力壯的他,自覺工字不出頭,於是與父親合力在觀塘和樂邨另起爐灶,由外賣仔搖身一變成為士多老闆。「我老竇本來喺元朗屏山養雞,後來頂咗個雞場,就打本畀我開士多。做咗五年儲咗筆錢,跟住 1969年我就喺廣東道買鋪開大安。」經營士多短短五年,已有本事自置物業開冰室,陳光耀直言,乃全憑潮州人刻苦節儉的美德。












「我哋嗰啲慳儉法,你哋真係想像唔到!我喺觀塘做咁耐生意,真係一步都冇去過其他地方,一年做足三百六十五日,結婚都係休息咗半日,夜晚擺酒,朝頭早仲開緊鋪。」他續說﹕「嗰時個零銀錢一對拖鞋都唔捨得買,喺鋪頭都係打赤腳,就算頭髮長到乜嘢咁都唔捨得去飛。」勤力慳家又捱得,果然不失「架己冷」本色。
回想當初,陳光耀決心結束士多生意,選擇在廣東道買鋪開冰室,主要是看中了這一帶地點旺,人流多,做飲食生意最好不過。「嗰陣對面有間金華戲院,好大間,附近又有避風塘同果欄,好旺㗎!」冰室最初橫跨兩個鋪位,一租一買,規模大,剛開業已聘請了十多名夥計,可謂人強馬壯。「最初兩間鋪打通真係好大。嘩!直情好似成間茶樓咁。水吧、樓面、做麵包西餅,夾夾埋埋十幾人。」陳光耀自豪地說。

談到那些年的風光日子,眼前這位一頭銀髮的冰室老闆,頓時變得雀躍起來。「嗰陣時啲人好鍾意睇武俠片,我記得金華戲院做過一套《刀客與路客》,好收得,晚晚一散場就成班人湧晒入嚟,爆晒棚,做都做唔切。」憶當年,自是無限懷緬。「以前啲人消費力好過而家多多聲。嗰陣時有工廠有避風塘,你知唔知避風塘啲水上人幾捨得食幾擦得?佢哋搵錢比較容易吖嘛!淨係個避風塘已經養活好多行業。」顧客消費力高不在話下,加上鋪頭服務好,自然生意滔滔。「附近都有其他食肆,不過我哋勝在抵得諗,對客人永冇托手踭,就算外賣叫一個菠蘿包送去果欄,我哋都照送。」




陳光耀由身無分文的窮小子躍身為冰室老闆,全憑一個「慳」字。


大安自八十年代初縮減規模後,一直沒裝修過,上至天花牆飾,下至木卡位不鏽鋼座椅,伴隨老店已有三十幾年。


水吧的花瓷磚,也是八十年代初的產物。 傳統冰室 風光不再

奈何,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隨着戲院拆卸,鋪租不斷飆升,陳光耀亦被迫於八十年代初放棄租用了十幾年的鋪位,將鋪頭規模縮小一半,變成了現在的模樣。「以前仲係兩間鋪嗰陣我哋做到十點,自從縮到變一間先提早到七點收工。」天天準時七點落閘,原來是為勢所迫。「好似我哋咁樣形式嘅鋪頭已經冇幾多間,主要因為鋪租貴,做咁少款式咁短時間根本維唔到皮。而家啲茶餐廳通常要賣好多嘢,將個營業時間拉到好長先維持到,有啲仲廿四小時營業!」

經營大安近半個世紀,陳光耀坦言目前鋪頭生意尚算 ok,但跟全盛時期相比,早已風光不再。「戲院又冇喇,避風塘啲艇家都上晒樓,以前呢度仲有個街市,好旺嘅,而家都冇晒喇!」他還不忘強調,大安只是一家冰室,僅持有小食牌,不能像茶餐廳那樣設置廚房提供小菜炒粉麵,即使做晚市,面對激烈競爭也難有生意,那倒不如「早啲收工,返屋企吔飯!」
曾見證過輝煌的歲月、最好的時光,老人家難免慨嘆今不如昔。「以前我哋樓上仲有個麵包工場,近呢一年請唔到人先至冇做。兩個麵包師傅都做到七十歲,過咗身,後生仔又冇人識做。」他指現時的新式麵包店分工太細,不同人負責不同工序,根本沒有人能像以前的老師傅那樣「一條龍乜都做晒」。由於改用來貨,品質款式也不及從前,「對生意多少都有啲影響,自己做點都新鮮啲,話晒出爐麵包吖!不過真係請唔到人。」




陳氏父子平日輪流睇場,很少同時出現,這天算是難得的例外。


傳統冰室仍用人手寫單。


大安以前設有自家工場製作麵包西餅,近年請不到麵包師傅,被迫改用來貨。


陳學文岳母王太,每到中午就到冰室幫手收銀。





半退休的陳光耀,通常到了傍晚才落鋪埋數。

麵包無法做,刨冰更絕迹。雖然鋪頭冠以茶冰廳之名,細看整個餐牌,卻發現目前有售的只得一款紅豆冰。「真係冇乜人嚟冰室食冰。以前熱天一日賣百幾杯冰,仲係刨冰㖭!而家仲邊有人同你刨呀!都係叫一包包嗰啲冰粒。我哋以前都買過部雪花機,整出嚟啲冰都係刨冰嗰種 feel,但部機又成日壞,結果嫌麻煩就冇用。」實話實說的他更直言不諱﹕「冰粒同刨冰食起上嚟真係差好遠!冇辦法!而家就算紅豆冰都好少人食,有時煲多咗紅豆都賣到餿。」時移世易,真的沒辦法。訪問當天,天氣炎熱,環顧四周卻不見一人吃冰,看在眼裏,也覺欷歔。

儘管如此,大安多年來仍深得街坊支持,早餐與午餐時段,捧場客不少,當中大都是來自果欄以及在附近居住的熟客。「我又覺得自己幾好彩,幾十年來都平平穩穩,冇乜大起大跌。做人最緊要心足,唔好成日同人比,養大三個仔女,有得食有得住,又有架車,已經算好好!」小市民不講大道理,知足,已是一種福氣。「諗番自己十幾歲嚟香港,得雙手,鞋都冇對,有今時今日咁你仲想點呀!」

今時今日的陳光耀,雖算不上大富大貴,勝在優游自在。鋪頭每天營業十二個半小時,陳光耀到傍晚五、六點才落鋪,朝早及下午時段就分別交由么子陳學文及其岳母睇場。「架己冷」三人組,每人每天工作數小時,十分輕鬆。「做咗五十幾年,乜都夠!都唔想咁辛苦。我已經半退休㗎喇,係晚頭返嚟埋一埋數,差唔多交咗九成畀個仔做。」




陳光耀夫婦與幼子陳學文,多年來感情融洽。





子承父業 知足常樂

陳老闆口中這位「接手咗九成」的兒子陳學文,是大安的第二代掌門人。本已舉家移居澳洲,對經營冰室沒有太大興趣,四年前毅然回流香港接管大安,只因覺得「老竇有咁好一盤生意留畀你,冇理由唔做」,更坦言鋪頭若無人承繼而被迫結束,會覺得可惜。他自言小時候得父母悉心照顧,從來毋須落鋪幫手,對冰室運作並不熟悉,回港後才慢慢學習,逐步嘗試。「開頭乜都唔識,淨係坐喺度收銀望住佢哋做,聽到有啲茶客話我淨係坐喺度收銀好舒服,我都唔好意思㗎!之後就的起心肝,落手落腳乜都做。」

別以為太子爺沒壓力,一樣要由低做起。「初初咪做樓面先囉,落單呀,出餐呀乜都做,後來水吧唔夠人又去試吓做,整吓整吓都搞得掂喎,之後洗碗婆退休冇人洗碗,咁又去洗碗囉!」身為鋪頭揸 fit人,當然要瓣瓣通,樣樣掂,哪個崗位缺人就得馬上頂上,猶幸父親早已打落根基,蕭規曹隨總不算太難。「鋪頭成個系統都行咗咁多年,瞇埋眼都知道點行。我哋食品瓣數又唔係咁多,只要你 keep到個水準已經 ok。」

新官上場,卻一切照舊,陳學文強調並非他為人因循苟且,只是賺錢之餘也要替老街坊着想。「開始嗰陣都曾經諗過好唔好改變一下,但係後來對得啲街坊多,就有唔同嘅諗法。鋪頭大概有八成都係街坊熟客,佢哋鍾意啲咩?如果鍾意新嘢就去翠華啦!」對!全城翠華何其多,大安卻只此一家。「幫襯咁耐,話晒都係我哋嘅米飯班主,好多老人家幾十歲都過嚟飲杯茶,如果你啲嘢變到鬼咁 fancy,佢哋盞坐得周身唔聚財,又會覺得咁高尚我嚟唔起,所以咪盡量保持番呢個格局囉!」




很多油麻地街坊,已視大安為飯堂。


遇上水吧夥計放假,陳學文也要親自落場。


陳學文是不折不扣的住家男人,喜歡弄兒為樂。


大安的午餐,經濟實惠又飽肚,早上 11時開始供應,極受食客歡迎。$30(凍飲加$2)


不少人對樽裝可樂情有獨鍾,一年四季都不乏捧場客。$14(細樽)﹔$16(大樽)

陳學文明言,經營街坊店鋪,「最緊要乾淨企埋,經濟實惠」,像大安最受食客歡迎的午餐,叉燒通粉火腿雙蛋連多士奶茶才賣三十元,堪稱平通港九。「你話係咪真係好好食呢,見仁見智啦!最大賣點都係經濟又飽肚,杯茶又好飲。」畢竟,基層市民要求的不是精緻口味與星級服務,大件夾抵食才是重點。「每年加價都好緊張,都係一蚊一蚊咁加!加價嗰日仲要同啲客逐個解釋。雖然係一兩蚊,佢哋都好在意,所以我哋都要好小心。」

小心定價固屬必須,即使遇到麻煩客,同樣要謹慎應對。「有啲客會要求成個套餐改頭換面,隻蛋煎燶啲但係又唔好咁熟,有啲要熟晒但係個黃又唔好穿﹔食麵又要分湯上兼且唔好咁腍,啲菠蘿包又要飛咗個底。不過我哋都照做嘅,盡量滿足要求!」菠蘿包飛底,聽來也不禁 O嘴,然而做慣街坊生意的大安,對顧客近乎有求必應,賣食物更賣人情,單是這一點,已非集團式茶餐廳可比。




菠蘿油仍採用鮮牛油,絕無欺場。$8


西多士與腿蛋治同樣賣 15元一件,十分抵食。

接掌大安四年,陳學文慶幸生意一直穩定,沒經歷過甚麼重大衝擊。現在他天天早睡早起,清晨六點半開工,中午十二點收工,下班後即回家陪老婆孩子。他兒子三歲,今年剛上幼兒班,人家不屑做湊仔公,這位才四十出頭的壯男,偏偏喜歡弄兒為樂。「有咗細路仔,個人都會改變好多,一定以家庭為重。以前事業心重啲,都會諗吓點樣搵多啲錢呀,揸乜嘢車呀,而家就唔會咁諗!要忙住搵食就冇得講,既然做得到嘅,梗係陪住個細路啦!」那是否很享受現在的生活?「我都覺得自己好好彩,有條件咁做,所以好感謝我阿爸。」

兩代老闆異口同聲都說自己好彩,看來子承父業,傳承的不僅是一盤生意,還有一份知足常樂的精神。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並非甚麼高深哲理,卻是尋常百姓的快樂之道。




香濃的絲襪奶茶,是大安的招牌貨。$14


紅豆冰雖不是刨冰,但紅豆花奶依然足料。$18

大安茶冰廳
地址:油麻地廣東道 830號地下
電話: 2385 2774
營業時間:星期一至日 6:30am-7pm

撰文:羅佩明
攝影:謝致中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