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粉嶺裁判法院沒有審過轟動大案,李國能曾說,它最初只審理包括「狗咬人」和「不小心踏單車」等瑣碎案件,後來卻變成新界區審理違反城市規劃和走私罪行的主要法院。如今變成探險市民緬懷過去之地。

圖片故事

壹號荒廢皇庭

Ads by Google

一九六○年建成的首座粉嶺裁判法院,曾經是前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上班地方,當年他從尖沙咀火車站,要坐燒煤火車到法院「打案」,為新界村民主持公道。
這座「新界壹號皇庭」荒廢多年,現在,變成香港當前法治狀況的一幅寫照。
在殖民地年代伸張正義的法庭,如今犯人欄、證人台、律師桌、旁聽席,全部都變成爛枱爛櫈。桌上布滿腳印,地上全是垃圾,窗邊百葉簾搖搖欲墜。唯一無破損的,是法官席背後那道深啡牆,依然屹立不倒。來探險的人似乎知道,莊嚴的歷史,碰不得。
但偏偏牆上的特區區徽消失,法官的椅子也不翼而飛。它們,去了哪兒?

前粉嶺裁判法院是新界首座裁判法院。話說六十年代之前,新界的司法權,部分由當時理民官(即現時的民政事務專員)掌控,有權處理小額錢債和土地糾紛,較嚴重的則交由九龍的裁判法院審理。但港英政府因應新界人口膨脹,決定在新界實行全面「司法獨立」,理民官不得再手握司法權,當年粉嶺裁判法院的落成,見證新界正式受到港英三權分立的規管。
相對其他法院,前粉嶺裁判法院規模較小,僅有兩層及兩個法庭。後來雖經過數次擴建,政府最終在二○○二年,在附近另建新法院,樓高十一層、有九個法庭,也有雲石大堂和玻璃幕牆。
前粉嶺裁判法院被評為三級歷史建築,門框樑托屬新古典風格,有雙層簷篷、窄長窗戶。法院關閉後,多次化身電影情節中的警署,例如:《無間道Ⅱ》、《殺破狼》、《車手》、電視劇《警界線》等。二○一三年,香港青年協會申請將之活化成青年領袖中心,計劃明年啟用。
法院面目全非,卻有一件物件沒變。昔日的繳費處,有一個英國製的保險櫃,櫃門貼着英國國徽,寫着「 By appointment, to Her Majesty The Queen」。
但法官席牆上的那面特區區徽,卻被人棄於叢林。




前粉嶺裁判法院,最初被命名為新界裁判法院,但後來新界人口日增,荃灣、沙田、屯門裁判法院相繼落成,該法院最終在九十年代改名。


「法官內庭」木牌上的中英文字體,帶有六十年代韻味。


究竟誰對昔日法庭內的特區區徽如此不敬?根據《區旗及區徽條例》,任何人公開及故意以焚燒、毀損、塗畫、玷污、踐踏等方式侮辱區旗或區徽,即屬犯罪,最高可被判監三年。


刻有英國國徽的保險櫃,珍而重之收藏回憶中的法治。


法庭下層是犯人羈留室,夜裡伸手不見五指,日間也僅有絲絲光線透過樹葉滲進,這兒曾經是名副其實的暗角——一個黑白分明的暗角。

撰文:關冠麒
攝影:高仲明
攝錄:胡智堅
mailto:news@nextmedia.com

    文章標籤

    圖片故事 壹號荒廢皇庭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