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細去年頂手海記,之前老闆海叔賣盤後,就和舊伙記銷聲匿跡,阿細經親戚介紹自組新班,找來行內老手。他的至愛燒鵝飯每碟賣四十七元,如今每月營業額約十五萬元,扣除租金人工,月賺二至四萬元,好過打工。

坦白講

燒味冇限耆

Ads by Google

胡冠權,人稱阿細, 27歲,油麻地新填地街海記燒臘飯店老闆,去年經營燒臘店三十多年的前老闆海叔退休,阿細因喜歡食燒味,又有個做老闆夢,於是借錢及得家人撐,斥資廿萬元頂手。他管理一班燒臘老師傅,從「 Old Seafood」身上,睇見做人如燒鵝。

荷李活電影《見習冇限耆》嗰句「經驗是永不過時的履歷」,我諗喺我開咗燒臘鋪之後,先明白呢句嘢有幾真。
我可能係全香港最後生嘅燒臘店老闆,啲客見到我,會叫太子爺,以為我係上手海叔個仔,或者叫我做伙記,冇咩人諗到我係老闆。我雖然唔識落手燒,但日日做足十一個鐘無難度,都係斟茶遞水收銀同埋試食。最辛苦其實係我嗰三個五、六十歲嘅老伙記,喺佢哋身上我大把嘢學,好似大廚甄叔,佢好認真做好自己份工之餘,更會攞個心出嚟主動做更多,鑽研獨門啤酒叉燒、秘製冰梅醬,真係食得出佢份心機。
你可能問,我呢個𡃁仔,有乜板斧管得住班老鬼?答案係:當自己係半個老闆、當佢哋係半個朋友。做真正朋友?講真,好難,但係呢段有距離嘅關係,反而令大家有空間去諒解對方。好似初初開鋪,我試過亂加料俾客人,次次都大大碟,以為咁人人滿意,但其實好多客都食唔晒太浪費,鋪頭又蝕錢,斬料師傅最後睇唔過眼話我,我先知自己有問題。好,我改,或者班伙記見我肯聽,慢慢都當我係老闆。

火候

當日開燒臘飯店,係因為我想睇吓,個世界有幾大。
我細個最憎讀書,又唔黐家,放學唔係去踢波就係去網吧,中六畢業之後諗住阿爸做海鮮批發生意有錢養我,佢又唔得閒管我,所以我索性唔搵工,日日瞓到晏晝五點先起身,食飽飯就出街踢波賭啤,玩到天光。
我呢個廢青過咗半年「唔見得光」嘅生活,覺得衰到貼地,廢到嚇親自己。後來經一個老友點醒,終於下定決心,搵到份工做市場推廣,月入一萬多元,做咗兩年,好無滿足感。諗番起我呢世人未試過成功,就膽粗粗決定,點都要幫自己爭番啖氣。咁啱當時有親戚話有間燒臘鋪想搵人頂,我見間鋪近果欄,麻甩佬多有得做,加埋自己鍾意食,就將少少積蓄、加埋問銀行借錢,仲有阿爸出三分一,湊夠廿萬做老闆。
做咗老闆之後,我先知乜嘢係責任心,我而家放一日假都覺得對唔住班老伙記。我唔敢搞咁多花臣,因為附近都係車房和五金鋪,又多的士佬,暫時維持舊格局。
燒味係老土,但我覺得,有啲嘢老土得嚟,嗒落有味。睇住班老師傅,我諗,做人同隻燒鵝一樣,講嘅,係火候。

撰文:關冠麒
攝影:高仲明
攝錄:胡智堅
mailto:news@nextmedia.com

    文章標籤

    坦白講 燒味冇限耆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