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十多年的行政主導之後,卻船頭驚鬼船尾怕賊?

壹擋專政

誰是香港這場鬧劇的導演?( 2015/10/22)

Ads by Google

尊敬的林鄭司長月娥:
上星期立法會討論以權力及特權法去調查鉛水風波,你代表政府回應時說:「官到無求膽自大。」聽說有不少公務員都認為,你為他們出了一口氣。
傳媒,尤其是網上的傳媒,斷章取義地將這句無限放大,無限上綱,我也替你感到不值;你下一句說政府承認了制度有所不足,本來才是重點。敢於承認錯誤,是作為一個政治問責官員的基本條件,可惜在這個特區政府,卻不常見。

可是,有一點我不明白。既然你也代表了政府去承認制度有問題,為何還要動員建制派議員去阻止成立立法會特別調查小組?記得十多年前,赤鱲角新機場啟用出現混亂,以及短樁事件,立法會也成立了特別調查小組。為何當年的行政機關不怕立法會?反而是過了十多年的行政主導之後,卻船頭驚鬼船尾怕賊?難道這也是為了捍衞政府的尊嚴?
抑或是親政府的建制派自作聰明?究竟他們跟行政機構的關係是什麼,只有你們這些局內人才知道。不過,我見之前的傳媒報導,建制派的政黨也有要求過政府全邨驗水驗血;你具體地說政客的無理要求和泛政治化,妨礙政府有效施政,我想你口中所指,是不分黨派地包括所有政客。無錯,司長閣下既以「官」來自居,眼中除了順民,就只有刁民。
其實我相信大多數人都不想立法會動不動就祭出權力及特權法。一來,政治公審絕非香港風俗,就算社會愈來愈多人喜歡未審先判,但我相信香港人始終希望事事有規有矩,判案定罪這些重大問題,大家仍然信司法機關。話雖如此,立法會作為制定政策的機關,有責任去深入研究香港公共房屋政策之中有何漏洞;因此援引權力及特權法,合情合理。

二來,議員的水平,大家也有目共睹。說不定,就算成功通過根據權力及特權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最終也只是一場政治表演。雖然立法會被行政主導廢掉武功,建制派又揮刀自宮,議會這個殖民地符號被再三閹割,但你口中的香港,卻愈來愈政治化。原因就是議會不能有效處理政治問題,民眾便將議題帶到街頭,帶到政總門外。
政客爭取選票,傳媒要搶眼球,方法可以有很多;處處為難政府,不是唯一的方法,也未必是最好的方法。為何總有一群人,總是對政府施政不滿?在我眼中,這些可是大政府的信徒,什麼都要政府去做。偏偏在這個制度設計下,這些政客極其量都只可以當橡皮圖章一枚。要知道,世界上沒有人會甘心去乖乖地做一枚橡皮圖章,所以嘩啦嘩啦的,他們都發聲了。
這是一個很不和諧的社會,你不喜歡,我也不喜歡。林鄭司長,我知道你的難處,但更希望你明白,今天的民粹政治,政客只是扮演他們的角色,舞台由特區行政機關設計和管理,劇本和導演卻是由北京擬定;換句話說,請你代香港人向北京解釋,是什麼令到香港變成一場鬧劇,也請他們高抬貴手,讓香港人找一條可以長治久安的出路。



李兆富 公共事務顧問及時事評論員,自由市場智庫獅子山學會創會成員。
作者 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eeSimon.hk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