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jpg


釋智定 2006○六年時本刊追蹤釋智定,當時她樣貌標致面色紅潤。想不到九年後,她被指涉嫌假結婚惹上官非,而她做住持的定慧寺,又被指賬目不清,因而成為新聞人物。

封面故事

釋智定 幫寶蓮寺住持沖涼 定慧寺艷尼上位前傳

Ads by Google

佛門向外就言一切皆空,及至自身,則一切皆有。
劇情恍若《聊齋》,一個艷女走入佛寺,博得老和尚疼愛,然後逐步奪取寺廟控制權,最後搞到烏煙瘴氣亂七八糟。
自稱夢中感召來幫助定慧寺的翁靜晶,結果卻如入魔窟,拜佛變滅魔,最後以非常手段,連環踢爆女住持釋智定兩次與和尚假結婚兼中飽私囊,簽假文件,涉嫌利誘,並踢爆這個艷尼當日靠幫老和尚沖涼上位。一浪接一浪,佛門的種種混亂制度、人事和陋習,盡現人前,外人向來難以妄言佛門事,但今次內爆,佛門中諸多腐敗不堪之事,比世俗更俗。
由○五年接任定慧寺住持以來,釋智定可以有能力把近七百萬元存款花剩幾十萬,每月數百萬香油等收入,也可不剩分文,定慧寺變成了燒銀紙的化寶爐。錢花光了,釋智定又苦苦向外哀求籌款,以便維修寺廟。但是她自己一點也不窮,手下弟子可以一炮過以現金近四千萬購買豪宅,出入也有名貴房車,手持最新款電話,頭戴假髮腳穿黑絲手挽名牌袋,寺內暗室藏壯男。
本刊十年前已對她展開跟蹤,當時她仍然紅潤飽滿可人,已是每日暗將現金運上大陸,行街購物,三年服侍老和尚沖涼,即可換來十年大富貴。
色不是空,色可變財,普通女子,遁入空門即繁榮。

定慧寺和寶蓮寺淵源很深,向來是寶蓮寺住持退位後便安排到來定慧寺話事,由定慧寺開山祖師增秀開始,到釋智定的師父初慧法師,都是高僧兩邊走擔任住持一職,所以定慧寺傳統上有如寶蓮寺的分支,寶蓮寺也有派員出任定慧寺董事。
這次搞出事的艷尼釋智定比較特別,她○二年才入門,短短三年,還未有在佛門有任何講經授課的名聲,就可被委以寺院住持一職。

籌款變清理門戶


廟小妖風大,位於大埔馬窩村的定慧寺,日久失修下殘破不堪,所以早前董事局發起籌款活動,籌募資金修葺寺廟,卻鬧出一場佛門醜聞。

翁靜晶當初就是看到定慧寺日久失修破爛不堪新聞,釋智定向外悽慘地說:「窮到電費都冇得交。」還說:「自七、八年前開始,每月都有發展商找上門,要求賣地或將寺廟改建成牟利骨灰龕。」
但釋智定堅持保留古寺,翁靜晶受感動,於是以亡夫劉家良武術指導基金名義,向定慧寺捐出十萬,翁同時表明會繼續為定慧寺籌款。
釋智定看中翁靜晶曾是藝人,又是律師的公眾人物身份,可為寺廟帶來龐大的捐款,哪隻貓不吃魚,於是邀請她入局做董事幫手籌款,而翁也不負所託,透過網上號召,短短一星期便為定慧寺籌得八十多萬。
釋智定打的是搵錢算盤,然後正中俗語所謂「唔衰攞嚟衰」,向來眉精眼企的翁靜晶,一翻查定慧寺賬目,即時發現問題多多,加上寺內義工忍氣多時,紛紛向翁大爆住持種種怪異行為,翁才知可能上錯了賊船。
調查下,發現定慧寺十年來七百萬存款花剩幾十萬,每年約二百至四百萬元的捐款,當中包括善信添香油,以及定慧寺違規出售骨灰龕的收入也花光花淨,其他善信直接奉上的現金,大大小小法事,都沒要求簽發收據,款項何去何從也不清楚。

佛門暗戰查真相


本刊○六年跟蹤期間,釋智定入到一間內衣店,店內全是最新款式。

由收集證據到暗中拍下罪證,翁聯合一班義工如同打間諜戰,至上週初,忽然向傳媒爆出大埔馬窩村定慧寺的連串醜聞。隨後身兼該寺董事的翁靜晶召開記者會,聲言會重組該寺董事局,將由僧人、在家居士及專業人士三個組別組成。
其後她又揭露釋智定先後和兩名內地和尚結婚,另外,翁又查出以慈善團體註冊的定慧寺賬目混亂不堪,她已根據《公司註冊條例》,去信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要求介入調查該寺賬目,更考慮要求律政司介入,透過法庭下令委託信託人管理定慧寺。
不斷升級爆料行動,由假結婚,到涉及假文件,翁看來還有更多「核子彈」在手,連番舉動,就是先把釋智定及其身邊人踢出董事局,然後要釋智定交出定慧寺住持之職,徹底趕她離開。

大陸來港嫁貨車佬


今年七月,翁靜晶(右)和定慧寺住持釋智定一起見傳媒,呼籲市民捐款重建寺廟,但今天已反目成仇。(《蘋果日報》圖片)

報稱是吉林滿州人的釋智定,背景十分複雜,她原名史愛民,後來改名龍恩怡,現身份證姓名為龍恩來,姓名不斷轉變,符合一般大陸嫁港女人的特質。
她在九○年,在內地認識姓岑已婚的香港貨車司機後,便搬到深圳居住。其後岑與妻子離婚,與釋智定結婚,成為釋智定首任丈夫,打敗香港大婆的她,九三年獲批單程證來港。與嫁港大陸女人的部署差不多,居港七年後,就聲稱與丈夫感情轉淡而離婚。
這是她第一個跳板,先取得香港人身份。
○二年時,她忽然感受到佛家召喚,毅然走到寶蓮寺削髮為尼,並獲得法號釋智定。雖然她剃了頭披上袈裟,卻不專心唸經,也難掩那股冶艷氣質,更奇的是,她的師父竟是寶蓮寺第六任住持「初慧大和尚」,當時初慧八十一歲,釋智定只有三十五歲,她卻能獲師父收為唯一的入室女弟子。
本來,佛門中性別年齡都是虛幻不必在意,然而讓人嘖嘖稱奇,師父不傳佛法,卻要她貼身照顧。

幫老和尚淋浴擦身

翁靜晶向本刊表示,釋智定向她聲稱,初慧晚年患有老人痴呆,需要別人照顧起居飲食。但寶蓮寺規模比定慧寺還要大,釋智定卻搶得靚位,埋身替初慧沖涼和按摩,釋智定曾向翁靜晶表示:「老人家藥味很濃,幾天不沖涼很臭,我就幫他沖,我拖住佢幫佢沖,佢坐在張老人椅嗰度,我拿着花灑先沖背,洗腦袋、抓頭、洗臉、身體的皮膚,他有糖尿身體很爛嘛,不敢用那些沐浴露,給他一塊布去擦去沖,我閉着眼睛帶着手套去沖。」
初慧是否老人痴呆不得而知,但據知初慧卸下寶蓮寺住持一職十年後,至今已九十多歲,仍雲遊中國和東南亞一帶。
其實早在○六年,本刊接獲一名自稱是釋智定前度男友的中年男子投訴,爆出有人以前是慣於交際,經常北上深圳和情人幽會,又找男技師全身按摩。最嚴重的,是指控有人穿櫃桶底,經常將寺內靈位收入,偷偷帶往深圳匯款。




在寶蓮寺時,釋智定(右)負責替師父初慧和尚(左)洗澡按摩。兩人合照時,釋智定也繑實初慧的手,態度親暱。


行為舉止一向不似出家人的釋智定(右一),和寶蓮寺住持釋智慧合照時,也不顧男女有別,賣弄可愛將身體靠向對方。 十年前豐滿紅潤

據此報料,所以在接近十年前,本刊曾花了一段時間跟蹤釋智定。
釋智定當年還是三十八歲,外表風韻猶存身材豐滿,且臉皮紅潤神情嬌俏,走在街上也是眼波流轉,與今日惡形惡相相去甚遠,或者正因為樣貌討好可愛,所以得到寶蓮寺高僧青睞有加。
在個多月跟蹤過程中,發現她經常離開定慧寺出外購物,買手機和手提電腦等貴價物品時,想也不想便付款。她又經常到大埔墟火車站,接送從大陸來的親友。此外,記者也曾多次跟蹤她前往深圳,她過關後便會去一間相熟士多,店員跟她很熟似的,每次都招呼她入房間,明顯不想讓人看見她兌換約二萬元人民幣,而且士多匯款不留證據,匯率亦比銀行高。
雖然當年有人爆料,本刊又經過個多月跟蹤,但始終沒有突破性發展,也不曾想過,當時她正在和人搞結婚之事。
到今日,翁靜晶提出對釋智定的各項指控,正好拆解了當年的謎團。當年爆料人指釋智定仍然有男女私情,根據婚姻登記處記錄,○六年八月,她與俗名劉建強的和尚釋智強註冊結婚,劉疑藉結婚成功來港,兩人其後離婚。至一二年十月,她又再與俗名高武國的內地和尚釋如智註冊結婚,兩人不但是夫妻關係,釋如智也是定慧寺有限公司的董事,實行夫妻檔透過佛寺來搵食。
至上週入境處前往定慧寺展開拘捕行動時,這個身形壯實的佛門老公如智,仍藏身寺內秘室。




本刊○六年跟蹤釋智定時,發現她經常獨自北上深圳匯款。雖然穿上袈裟,仍難掩其豐滿身材和冶艷氣質,相隔近十年後,她的模樣已變得陰沉。


釋智定人物關係 寶蓮寺住持收錢


上週三,入境處職員到定慧寺拘捕釋智定(左一),以及她的現任丈夫如智(右二),他們涉嫌在法定聲明中作虛假陳述。(《蘋果日報》圖片)

據了解,釋智定入主定慧寺掌握大權後,她開始重整董事局,幾經改動下,董事局幾乎全是她的親信,最巧妙的是,寶蓮寺現任方丈住持釋智慧也是董事。
釋智定向旁人稱呼釋智慧是「老闆」,定慧寺安排寶蓮寺方丈入局,一定有助提升定慧寺的形象,由於定慧寺是慈善團體,董事局不能收取酬金,在翁的偷拍片段中,釋智定聲稱寶蓮寺主持釋智慧有收她的錢。「大和尚(寶蓮寺釋智慧)俾錢佢就(什麼都)同意。」又聲稱每月又給錢供養對方。三千元俾大和尚,這樣很正常啫。」
堂堂寶蓮寺住持竟收尼姑錢?上月中,翁靜晶就此事「直剷」上寶蓮寺找方丈釋智慧對質,但釋智慧卻一於裝傻,將一切置身事外,並否認自己有簽字做定慧寺的董事。翁靜晶繼續質疑指,「定慧寺數簿內卻有你每月收取五千元董事酬金,雖然無你簽名。」釋智慧重申說:「好耐之前,佢話俾錢我,我都唔要,我唔會要錢。」
其後釋智慧又對翁說:「你係唔係信佛,係信佛就唔好搞咁多嘢,邊個真邊個假,我自己都唔知,自己是真是假,我自己都唔知。」一輪玄門玄語放空話企圖開脫,他又以曾中風為擋箭牌:「我腦筋乜都唔記得囉。」他又不忘提醒翁:「我現在係佛教聯會會長,你一搞出嚟,會影響佛聯會及寶蓮寺㗎,我唔想參加你哋嘅事。」

定慧寺已被搾乾

翻查定慧寺的賬目,○五至○八年度,每年都有二百至接近四百萬元收入,分別來自善信捐款,香油及出售骨灰龕的收入,但離奇在定慧寺竟然入不敷支,○六年度支出比收入多出一百六十一萬,而○七年度更超支二百二十一萬。
而定慧寺的董事章程規定,只要董事局委託兩名董事即可行使動用資金的權力,釋智定及其老公釋如智,已分佔董事局兩職,等於可任意調動資金。
至於有傳媒揭發釋智定過夜的大埔比華利山獨立屋連兩個車位,就由她的徒弟、原名王卉的釋妙慧在一○年以現金一炮過買入,獨立屋連兩個車位作價三千九百多萬,單是印花稅就要一百六十八萬元,不知一個尼姑何來巨款,釋智定也無法解釋。
釋智定曾向翁靜晶承認自己揮霍:「恒生(戶口)你一定要俾夠用!唔該你唔好整到我一無所有,聽到未?」
翁靜晶質問釋智定每個月花費時,釋智定卻發爛渣說:「你唔好理我(收了多少錢)你最少都要留幾十萬俾我,我冇錢你借錢俾我呀?突然間有什麼事情你會花多了,少一點事情那就會花少了,大概而已,你總要預留十萬八萬給寺廟呀!」




備受醜聞和官非困擾的釋智定,每晚入夜後,仍會在定慧寺暗角位置做瑜伽,背後站着一排雕像,十分陰森恐怖。


釋智定過夜的大埔比華利山獨立屋,由她徒弟釋妙慧在一○年現金買入,獨立屋連兩個車位作價三千九百多萬。 董事局大清洗

眼見翁靜晶愈來愈多質疑,釋智定也開始打算把翁踢走,直至今年九月釋智定開始「排除異己」,他擅自將翁引薦入來的港大教授李焯芬、衍陽大師等人踢出局,自行將建築工程公司老闆陳啟淵加入董事局。
事情去到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有人向翁靜晶說,她將會是釋智定下一個剷除目標,翁為奪取定慧寺話事權,於是訛稱自己在美國拉斯維加斯獲得五百萬美元(港幣四千萬)捐款,不過有一附帶條件,就是對方只信任翁,要求釋智定與她勢力範圍內的董事辭職。據知釋智定想過,就算退出董事局,自己持有定慧寺的銀行戶口,錢比權更實際,何況自己仍是住持一職,仍擁有寺的話事權,於是答應。
直至九月十六日,見錢開眼的釋智定開心簽下辭職信,當時她更替師兄「釋智達」冒簽。然而,她勢估不到翁還有連環計,就是踢她出董事局後,會忽然向外爆大鑊,然後再聲討她,要她交出住持職務,徹底斷絕她和定慧寺關係。
三年侍浴,十年經營,釋智定由以往一臉純真,逐漸演變成今日老謀深算,她的董事局內,過往都安插了自己的弟子和好友,全盤控制着定慧寺,以往的董事中,還包括了沙田區指揮官梁麗姚,其父母更擔任釋智定的證婚人,但出事後,今月初梁麗姚已提早退休休假前往外地,原以為在警官和自己人保護下,可不懼任何人挑戰。
然而由於自己貪心,卻一步步墮入翁靜晶計劃之中,她或者以為翁也跟自己一樣貪錢,一樣受惑於貪嗔痴,卻料不到對方不為這個而來。




釋智定○六年時已十分捨得花費,購買貴價電腦時,不用考慮便付款。


她從大陸嫁來香港,然後忽然遁入空門,再成佛寺住持,閒來經常北上深圳,有時也會把錢帶上去,是一個富貴出家為尼的故事。 慈善團體冇王管

根據《華人廟宇條例》,任何華人廟宇均須註冊,收入及財產須由華人廟宇委員會管理,只能保留部分收入作傳統儀式及修葺,所有盈餘須撥入華人慈善基金。
而今次鬧出賬目風波的定慧寺,並未顯示在委員會註冊廟宇清單上,盈餘當然亦無撥入華人慈善基金。定慧寺董事翁靜晶認為,今次混賬事件反映慈善團體冇王管,因定慧寺正是獲豁免繳稅的慈善團體。申訴專員公署也曾公開批評,政府對慈善機構和活動的監管既不全面也不周密,政府現時對慈善籌款的監管只限於籌款活動方面,而不包括舉辦活動的機構。現時的法例條文未能有效保障市民,免受奸詐或不負責任的籌款機構欺騙。

撰文:陳慧瑩、艾馬、程志康、羅鈺歡
攝影:韋平王、晴金文
mailto:news@nextmedia.com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