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字號

一片天 鄭榮記 地址:荃灣柴灣角街 4號 A柴灣角街熟食市場 30號鋪 電話: 2492 1173

Ads by Google

名字惹的禍。
柴灣角熟食市場不在柴灣,還要在反方向的荃灣,卻又名副其實自成一「角」。
被工廠大廈包圍,外表陳舊破落,生客欠奉,才六七間食店,區內人都未必懂上門。鐵皮頂下密不透光,卻有間小茶檔打出天地。

鄭榮記招牌歷近 55載,從鄭老先生挺擔挑賣茶啡到擺小販檔再到入鋪,宿命似的都在柴灣角街。交到五兄弟姐妹手中,眾人性格鮮明,年月練就默契,才發展成連佔七鋪的旺場排檔。
人人頭上一片天,鄭榮記的一片開展得比誰的都要小,卻是由一家人用時間點滴開拓出來的。

一天始 各就位

清晨五時多,天未光,大哥鄭國強已沖好第一壺茶,準備六時開檔。他為人內斂,樂於整天留在水吧專注沖茶。「溝了四種茶葉,有紅茶和黑茶葉,才有茶香和茶味。」附近幾條街有廿多棟工廠大廈,還有汽車維修中心、琴行維修店、電視台,工人早開工,一杯茶啡是提神恩物。
六時正,三姐鄭少華與丈夫楊明就回到店,繫上圍裙,在樓面剪腸粉,舀燒賣,三姐常眉開眼笑,招呼客人最耍家。六弟鄭國荃也準時在水吧現身,烘多士,煎火腿,主力做三文治。「呢度死水生意,游來游都係嗰班熟客仔。」

六時稍過,二哥鄭國勝駕着貨車回來,他今天特別早起,因一周有兩天到長沙灣批發市場買魚買菜,準備中午包伙食的材料。他身形略胖,手腳卻爽利,「沖茶、企樓面、廚房執碼我都得,邊度唔夠人就周圍揳。」
七時許,五弟鄭國偉才出現,走進水吧煮麵。外面不少人貪快,早一晚將麵浸泡好,第二早淋熱湯便成。「我啲麵全部乾身煮,落柯打先做,熟透又唔會浸腍,咁先好食,收得錢就要畀好的出品。」




招牌歷史悠久,電話仍是七位數字, 0字代表新界區字頭。


午飯時間例必滿座。


$33兩餸飯,加餸每款$8,例湯任飲。價錢不是眾檔最平,但勝在花款多,味道好。

早市在一家人夾手夾腳下完成,水吧稍靜下來,廚房又是另一場繁動。大廚黑哥忙着下廚,蒸水蛋、煮椰菜花、滷水雞翼,蒸魚每日有幾款:鯇魚、鯧魚、池魚,不出一兩小時,廿多盤餸菜趕及正午時分前捧出鋪前列陣。兩餸飯才$33,例湯任舀,是日的老黃瓜紅蘿蔔湯,祛濕消暑最佳。餸菜分量又足,很受歡迎。「兩餸飯夠飽夠快,工人可能得半個鐘食飯,最啱。」

鄭榮記環境雖然不光鮮,卻是附近白領和工人階級的醫肚天堂。赤膊工人三扒兩撥吃完,又來一批旁邊新落成商廈的上班族,午飯時間長點,可點碟頭飯或飯麵小菜,凍飲免加錢,暑天一樂事。熟客必點招牌釀雞翼,去骨雞翼釀入蝦膠至脹卜卜再炸,咬來啖啖肉。翠塘豆腐、水煮辣魚、魚香茄子煲""想得出,預訂就有得吃。

這時老五、老六和姐夫已輪流送完伙食回來。看老五左手提三四個保溫膠桶,右手一袋膠碗,駕貨車再來回走幾趟才送妥,早已汗流滿額。其實近十多年工廠北移,包伙食需求大減,鄭榮記已不再接新客,讓舊客自然流失。「啲客食開有感情,慣咗唔出去食。好似中央紗廠都送咗廿幾年,而家得番寫字樓最後一批員工,工廠出年二月都交吉了""」




送伙食是老五每天指定工作,「叫夥計推車仔好辛苦,想做死人咩!」現時仍有兩三間工廠光顧。


二哥樣子兇惡,開口卻生鬼,「旁邊新落成棟商廈之後,客人種類多咗,有啲靚仔靚女到 model咁!」 小茶檔 聚成家

重視工廠舊客情,皆歷史因由,鄭榮記確因柴灣角一帶的工廠而生。 50年代,鄭父在荃灣紗廠任工人,見工人上班前常喝茶啡,潮州人拼搏基因作動,膽粗粗在柴灣角一帶提擔挑叫賣。「兩個麵包盤,綁條繩,一盤放茶啡,一盤備用貨,就擔去工廠門口叫賣。」老五憶說。
當時荃灣工業起飛,紗廠染廠進駐,紗廠有南豐、中央、染廠有中國、慶豐等,工人多,生意旺。像紗廠,分三班制,早上七時頭班,工人六時半乘廠車抵埗,習慣吃件奶油包,喝杯奶茶。鄭父很快便儲到錢,在柴灣角街搭起木屋鋪,起名鄭榮記。至 1980年,政府在原街建熟食市場,才遷入現址。
鄭家八兄弟姐妹自小就在店內幫忙,長大後個個往外跑,男的做運輸,女的在工廠打工。搬入熟食市場沒幾年,鄭父年近六旬,見年事已高,便急召各子女回店幫忙。大哥二哥做過的士小巴司機,三姐曾是車衣女工,都願意回來。但最早接手的,卻是老五。




蒸肉餅、煮白菜仔$33家庭小菜,樸實美味。


老六沒出外打過工,自嘲是「怕死的人」。「出面唔知咩環境,呢度老竇要人幫手,又咁多兄弟姐妹,咁又唔怕喎!」


大哥寡言,其實心水清,記性最好:「呢個熟食市場係 1980年 6月 1日開張,當年租金$250咋,仲平過租公屋五蚊!」

他 21歲甫考到車牌便去做運輸,誰知外面世界更辛苦。「排碼頭上落貨都幾個鐘,食無定時,搞到個胃成日痛,入過兩次瑪嘉烈,老竇見我餓到皮黃骨瘦,佢又年紀大,就番嚟幫手。」年輕人困在小茶檔,見鄰鋪飯市做至開巷,「唔甘心淨係做咁少嘢」,便試着增賣盅頭飯、兩餸飯和小菜。

他沒學過廚,厚着臉皮跑去請教鄰檔廚師,人家見他肯學,也傾囊相授。「整扣肉,一放落鑊炸,師傅走到無雷公咁遠,原來豬皮會爆開!畀油彈到 X街!即刻坐的士去戴麟趾,包住紗布又繼續煮。」痛過就學懂煮,他醒目勤力,逐項添加小菜款式,令茶檔慢慢轉型成小炒飯麵檔,生意日漸好起來。




乾炒牛河$40炒得均勻,碟底乾爽不油。


09年慶祝 50周年紀念,一連三天午市免費送飲品,場面墟冚,熟客爭着跟鄭老先生(白衣)拍照留念。鄭父今年九十有一,仍身壯力健。


早期鄭榮記,只賣咖啡、奶茶、奶油包。 口水佬 惡但真

眾兄弟姐妹回巢多年,各就各位,熟客都對各人性格摸出個大概。「佢哋個個有自己 fans,好似偉哥,佢成日鬧客,但啲客又畀佢鬧得好開心。」熟客 Winnie道。
眾人中確以老五氣場最強,眉粗粗,大漢身形夠壓場,常叼着根牙籤或香煙,落單遲半秒都像要罵人。他角色百搭,煮麵落單傳菜執枱,身影穿梭樓面水吧廚房。採訪期間,有熟客談起要請他到台灣遊玩,他聽罷無名火起,扯開嗓門就吼:「哦!多謝!多很謝你啊!」一番好意碰一鼻子灰。「係吖嘛!午市忙到踢腳你話去玩。」轉頭又沒回事,奉上一早為他預留的煮百花鱸魚尾!

粗聲粗氣的他其實很講道義。時有相熟客人請他發辦煮幾圍,他從不開天殺價。早一天跟他預訂海鮮,蒸尾斑連蟶子蝦蜆,一人二百蚊有交易。「你唔好當人唔知街市賣幾錢。」
作風也承傳上一代的均真,「初初接手,我叫老竇唔使畀咁多料啲客啦。佢教我要老實,呃人一次,賺咗一蚊,人哋下次就唔幫襯,所以千祈唔可以搵客人笨。」譬如吃麵轉出前一丁,外面平常要加四至五元。「我加兩蚊咋,好多客問,你啲出前一丁平過人咩?」

就是這份老實,客人甘心被罵也要上門。有富豪司機每早來幫襯,例必先走到水吧為他遞根煙,胡扯一通,再施施然自己拿奶茶回座喝。「講下馬纜波經,我哋呢啲口水佬,好快一日。」過時過節,客人當他是親友,自動自覺送禮來,「夏天收到五六箱龍眼荔枝,新年又有兩盆桔。」




一到午市繁忙時間,老五就動作多多,指揮客人入座和夥計工作,霸氣盡現。


三姐夫 Simon都是百搭位,買貨樓面打掃送外賣一腳踢。 小女人 懵又精

鄭榮記有大聲公與客人鬥嘴,亦有小女人化解戾氣。稱三姐鄭少華為小女人未免言輕,因她才是鄭榮記的大管家!當年婚後被鄭母召回排檔管賬目,自己也擔心做不來。有「做電子廠好悶一星期出咗糧就唔撈」的前科,家庭生意竟讓她意識到責任,「你唔做走咗去,兄弟姐妹又睇你頭走咗去,咁唔得。」結果一待廿多年,還把丈夫拉回鋪幫手。

她性格樂天,生活哲學是少記壞事。有次駕車到銀行入數被抄牌,火冒三丈,「街頭抄一張,街尾一張!阿媽點醒:你行得慢要收告票,行得快可能畀車兜頭撞!咁又係喎,即刻唔嬲。」
EQ高,待客人又有自己一套,觀其相便找到開場白。「做乜眉頭皺呀,講嚟聽下,我係南宮夫人嚟咖。」隨便碰上一個客人都聊到眉飛色舞,熟客粉絲之多拍得住老五。「啲人問我點解冇白頭髮,因為我冇思想囉,哈哈!」




炸排骨、煮椰菜花$33排骨鹹香可口,椰菜花味清淡。


蒸池魚、煮勝瓜$33菜式有一整尾魚,夠飽肚。

有她在緩和氣氛,一家人更有凝聚力。「嗌交都係皮毛事,張單寫得樣衰睇唔到嗰種。一到星期日,成家番齊嚟食餐飯又冇事。」她收起笑容說:「大家有頭家時,就要睇埋另一半,每人性格唔同,有好有唔好,要取捨,始終係自己人,尊重就可以長久。」譬如企收銀位,她負責上午,午市後交給弟婦 Gigi,自己就顧樓面。「企係度收錢始終都更自在,唔好做到人死死吓。」

兄弟姐妹的性格她都摸熟,像二哥為人稔善不計較,常幹夥計的細活,二嫂不忿,鄭少華拆局:「有乜好嬲?師傅點佢做咪當學嘢。我阿哥就係人好,所以你兩個仔幾乖,搵都搵唔番咁乖,我不知幾羨慕!」一出招,二嫂聽罷氣全消。




蝦膠釀雞翼$90/六隻熟客才懂點的招牌小菜,香口滿足。


「反正都要做,唔好諗我好辛苦、放棄咗乜嘢,諗啲令自己舒服嘅。」小女人多節目,逢二四六約雀友竹戰,周一學瑜伽,周三照顧老父,周五才和老公約會。 未來事 待明天

自嘲「女人仔做唔到大事」的她,卻是全家最進取的,排檔在她打理下逐年擴張,「見隔籬鋪放租,又拿拿臨去投標。」六個老闆,一有重大決策,連她丈夫和四兄弟坐下討論。小事情不怕一意孤行。「賣燒賣腸粉幫補,有人嫌多咗嘢做,我話一定要做,就禮拜日揸架車去上海街買蒸爐同蛋撻櫃。」
有幾年賺到錢,她心思思想投資。「不如拎鋪頭名去買磚頭啦,佢哋冇一個應承!但買樓唔係買棵菜,要尊重大家意見。」其實接手之初鄭母已教路,「阿媽睇得好通透,叫我有咩要同兄弟姐妹講,唔好自把自為。」結果付諸投票,賺到的錢決定拿來去家族旅行,台灣、泰國""一樣開心,「我哋好少事已經好滿足。」

不過她還有大計!近年頻頻想改革排檔。例如電腦化,代替人手落單,減少出錯。甚至計劃開發新運作模式,「可以試下轉做快餐店形式,好似 Foodcourt咁,我哋喺廚房做野,出品可以再做好啲,樓面請幾個阿嬸睇住。」師奶破天荒提出轉型建議,結果—「畀我老公鬧到抽筋!叫我唔好搞咁多嘢。佢哋有得做就做,唔諗咁多,得我諗。不過慢慢嚟,畀啲時間。」




熟客 Winnie(右)和老公幫襯兩三年,每次去完旅行都帶手信給三姐,「呢度啲鹹雞飯最好食!」


老五兒子 Rocky肯學肯捱,不怕廚房環境惡劣。「每早番嚟打二百幾隻雞蛋,初頭要廿分鐘,自己以為冇嘢,原來師傅覺得已經好耐!而家訓練到兩隻手一齊打,時間快一半。」 


兩代人合影,連工作了十多年的老夥計霞姐(左一)。

語氣有無奈,更多是諒解。幸好有新人上場,鄭少華的構想未來或能成真。話說早兩年,二哥和老五因撈茶葉而割傷手,深至見骨,休養了兩星期。急需用人,老五兒子 Rocky自願落鋪做樓面,其後又入廚房做學徒。才 21歲,戴起頭箍,踩對水鞋就開工,不姿姿整整。「拋一堆可樂樽蓋落鑊,用咗個零月練炒嘢手勢,初初用死力,第二日手腕勁痛。」在廚房磨煉手藝,還有心性。「老竇好想我畀人鬧下,好少特登提點我,想我自己領悟。」

雖然言之過早,但鄭少華對姪兒也不無寄望,「好在第三代肯接手,我都期待佢哋有新概念。到時我最多退居幕後,做阿嬸執碗!」日上月落,雲浮星亮,頭上風景本就多變,惟願招牌下仍是同一家人。

鄭榮記
地址:荃灣柴灣角街 4號 A柴灣角街熟食市場 30號鋪
電話: 2492 1173
營業時間:星期一至六 6am-6pm,星期日 6am-11:30am
平均消費:$50

撰文:廖健邦
攝影:邱覺達、鄧廣基

文章標籤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