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房位於「油街實現」,屬古蹟建築,現在成為藝文場所。

綠色生活

分享 換來社區廚房。

Ads by Google

本來只是空空如也的一所房子。
然後,有人把刀叉端來,未幾是大堆杯盤碗碟,再然後有人送上煮食爐具……一個小小的廚房,就這麼合眾之力,堆砌而成。
當廚房出現,裏頭開始製造出各種新鮮可口的美食,派出去供人享用,把一份美好的慷慨延續。
這並非虛構童話──而是百分百真人真事,正在北角鬧市發生。
那是為期一年的社區企劃「盛食當灶」,由理工大學賽馬會社會創新設計院和康文署合辦,嘗試在北角藝術場所「油街實現」進行異想天開的實驗:有沒有可能,不問金錢,只憑交換,砌出一個工具齊備的廚房?

打從八月開始,學院在網上公開招募人們把廚房用具帶來,尤其是那些買多了,擱在家中沒用的,通通歡迎拿來這裏的小屋。

沒想到,兩個月下來,收到的廚房用品數量,大大超出團隊預算;除了意料之內的杯杯碟碟,翻翻找找,猛然發現不乏實用好東西:榨汁機、打蛋器、電飯煲、家用咖啡機……有北角街坊來到,周圍檢察一番,冷不防主動提出:好像還欠一個蒸爐,要不要借用我家的?
也許因為部分物件囤積捐贈者家中日久,都成為珍貴的懷舊產物:法國經典牌子 Arcopal咖啡杯、三元牌白鐵暖壺,還有殖民地年代警隊專用陶瓷水杯,寫有 Royal Hong Kong Police!
「盛食當灶」團隊把收集得來的廚具,一件一件的放在層架上,慢慢地積少成多,拼湊出一個有機而互動的展覽。
而每個前來放下物品的人,都會獲得一杯以乾檸檬片沖製的果茶,以物易物,當中不涉任何金錢交易;因為無償分享,正是今次活動的重要關鍵詞。




短短兩個月,已經收集了不少好東西。


賣相精緻的可口多士,就靠撿回來的食材製作。


沒多餘佈置,放些香草盆栽就成,簡單地清新。

廚房預備好了,自然不會白白浪費。
每到星期六,這裏都會公開舉行大食會,利用收集到的廚具來炮製小吃;只消預先在網上報名,便可免費參加。

廚房靠交換得來,食材亦不花分文:屬前一天自北角街市的菜檔、生果店回收的賣剩瓜菜,再加上食物回收組織「膳心連」( Foodlink)交來的酒店自助餐麵包、超市罐頭和包裝食品……差點給送去堆填的食物,分量足夠做出能供應十數人的小型饗宴──而且賣相漂亮得叫人訝異。




孖人廚房的 Joshua是駐場廚子,每星期替撿回來的食材設計菜單。


開放式廚房,送上免費飲品。

為整個計劃負責構思菜式的駐場廚子,是「孖人廚房」( Twins Kitchen)的 Joshua;按他的形容,參與這個活動,感覺就是一次過「還債」!
「自己也有開設咖啡店和食肆,面對客人,為了維持最好質素,有時候無可避免浪費食材。」 Joshua毫不避嫌地承認:「肉類還好一點,但如果那條菜不夠靚不夠嫩,廚師只能挑走。尤其那些 fine dining餐廳,通常三成瓜菜要丟掉。」
這情況不是香港獨有,歐盟數據曾指出,農產由農場到餐桌,一般有八成遭浪費。

然而來到這個開放式廚房,仿如一次全新習作:作為廚子,他沒條件去精挑食材,只能運用撿回來的東西,想盡法子引人垂涎──比方說,幾隻雞蛋、數枚番茄,半條麵包,可以炒成一碟香滑惹味的多士,上面放些新鮮羅勒,論賣相談味道,有能力跟外面的餐廳一較高下。

Joshua希望來這兒的人(包括他自己),可以停下來想想:食物是甚麼?對城市、對人、對生活又有怎樣的影響?
這,亦是「盛食當灶」計劃想要認真探討的課題──把「豐盛」得過分的食物廚餘,帶回廚房灶頭,或者可以為社會帶來改變。




捐來的食具,部分是珍貴舊物。


交出一件家裏沒用的食器,就可換來一杯以檸檬乾浸泡的冰凍果茶。


菜籃當層架,展示街坊慷慨交來的家品和食具。 剩食 從此不再當造。

這個北角社區廚房的源起,牽涉到九龍另一社區。
去年,理工大學賽馬會社會創新設計院的一群設計師,曾經跟紅磡的「綠長青環保協進會」合作,到區內街市回收剩菜,並請本地名廚設計和印製食譜,推廣珍惜食物。
該活動反應熱烈,食譜給搶奪一空;直到今年「油街實現」邀約合作,設計學院的團隊於是把概念搬到北角,社區廚房終於成事。
但,這不止是另一個回收食物的計劃,理念亦跟現存的有些微差別。
「大部分本地食物回收組織,受助者都是弱勢基層。如果我不是貧窮戶,廚餘問題始終和我不太有關。」「盛食當灶」團隊成員 Sharon如此認為。
所以他們特地不設入息考慮,大食會歡迎任何人參加──因為只要你一日活着,需要吃,就需要切身面對食物浪費這普世問題。







街市的不完美蘋果,成為餐桌上的一口甜美。


活動終極目的:食物會長出雙腳,由堆填區返回該去的地方。

當然,沉重道理還是得用有趣方式去說;除了每星期六由「孖人廚房」主理的大食會,好玩事兒還有許多:早前和「膳動衡 FOODSPORT」合作,帶領參加者由北角跑到筲箕灣,當中消耗的卡路里及熱量,經計算後轉化為同等熱量的食物,捐贈到北角區的食物銀行。
亦將舉辦一場蒙眼進食的體驗活動,一個身體有缺陷的人,享用有缺陷的食物,是怎樣的事?

計劃為期一年,雖然主要是輕鬆的吃喝玩樂,但終極目標非常重大,甚至希望能打動有權決策的一群:食店老闆會不會考慮推出細小分量的菜式?超市管理層或者可以開明點,主動捐出過期食物和下架貨?




馳名北角的雞蛋仔,據說起源和珍惜食材大有關係。


團隊身體力行,買外賣時自攜便當盒,減少即棄垃圾。

Sharon認為這並非遙不可及:「英國就有一家 cafe,拿超市和餐廳不要的食材再運用,客人可按經濟能力,自由付費。」
那是一個叫 The real junk food project的運動,意即如假包換的「垃圾」食物,這兩年在英國漸趨火紅,愈來愈多食店加入,甚至蔓延至歐洲各地和美國,形成一個大聯盟呢。

再推遠一些,作為一般消費者,咱們能不能在上餐館時,只吃八分飽,不點過量?而打包這種舊時美德,可以再度流行嗎?
若此等目標一一達成,效果就如主辦單位設計的汗衣,上面印着如此情景:幾株依然可口的瓜菜,長出雙腳,逃離堆填區,回到用得其所的地方,讓資源能妥善分配。
「盛食當灶」廚房生產的果皮菜莢等廚餘,最終亦回到家之所在:收集後交到粉嶺農夫手上,進行堆肥,重回泥土,繼續下一輪生命循環。




周末舉行免費大食會,讓街坊聚頭。


酒店自助餐丟出來的手工麵包,成為做三文治的優質食材。


一天收集到的食物,隨便攤出來,分量一點不小。


每個星期五也到北角街市,回收當天賣不出去的瓜菜水果。

這愈來愈熱鬧的社區廚房,除了宣傳惜物,無形中也在凝造社區。
團隊每天在油街開檔,認識不少街坊,同時收集地區故事;譬如北角最有名的小吃雞蛋仔,據說來源跟惜食有關:五十年代,街頭小販會活用外殼被壓裂、賣不出去的雞蛋,加入麵粉、牛油和糖等攪成漿,用炭爐烤香,是雞蛋仔雛形。

附近中式素食店的老闆,覺得計劃挺有意思,主動提出要拿素蘿蔔糕前來,與人分享。
也試過有街坊來到,默默用紙筆寫出家傳食譜,留下作為捐贈;而後來看到食譜的人又忍不住在旁邊加兩筆:這部分可以加一點鹽/減一點油,那食材可用甚麼甚麼取代更好……
社區內素未謀面的人,因為食物,有了橋樑,隔空地進行奇異的交流。




區內甜品店主動交來做蛋糕時剩下的碎屑,並即場示範如何用作製成 cupcake!


部分街坊好有心,坐下來細緻地寫上食譜,與人分享。


「盛食當灶」的隊員 Sharon(左)及 Jac,負責日常看店,與街坊打交道。

盛食當灶 XCHANGE: Social Gastronomy
地址:北角油街 12號「油街實現」(港鐵炮台山站 A出口)
開放時間:逢星期三至日 12nn-8pm
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XCHANGE.socialgastronomy 

撰文:陳俊傑
攝影:潘志聰
鳴謝:部分照片由「盛食當灶」提供

文章標籤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