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期間, Juri化身「緊張大師」,她反映之前報導拍攝的相片不太滿意,故要求拍攝後觀看效果,訪問後亦致電記者查詢訪問有沒有錯漏,十分認真。

壹盤生意

日本妹愛作戰 賣雪糕賺$20萬

Ads by Google

貪新忘舊,是香港人的特色。街頭小食如蜂巢雪糕、棉花冰等,曾風行一時,店主密密搵快錢……咁,今期又流行啲咩?
二十七歲的神多野壽吏( Juri),來自日本東京,家族經營中日貿易,自小對香港有情意結。今年初她與港男勞鈞灝( Michael),在旺角登打士街開設「 Check in Tokyo」,專攻牛奶及抹茶雪糕,開業初期更兩星期推出新款雪糕「打游擊」。開業至今五個月,每月賺近二十多萬,目標年尾回本。
臨近秋冬,加上「零售寒冬」雙重打擊,但 Juri坦言無有怕:「我最鍾意 challenging,留喺日本開鋪無挑戰性,唔啱我!」

「姨尼些嘛些(歡迎光臨),埋嚟試吓日本軟雪糕!」在全港最旺食街之一的登打士街,近月傳來一把高八度、半鹹淡的廣東話,吸引不少港男注目。走到店前,鋪頭作白色裝修,格局簡樸,與附近的魚蛋牛雜店形成強烈對比。再向鋪內望,長相 kawaii的老闆娘 Juri正落力攪動雪糕。她說刻意走日式路線:「我要 bring back日本正宗嘅雪糕返嚟!近九成原料都會來自日本。所以我鋪頭名都改成 Check in Tokyo。」
七年前, Juri大學畢業後來香港幫父母打理生意,經常中港日三邊走,後經朋友介紹認識港男 Michael:「傾開知佢同我一樣好鍾意 challenging嘅嘢,佢又對香港認識較深,所以一拍即合,同佢夾份一齊做生意。」最後二人共花了過百萬,於登打士街開設雪糕店。記者觀察, Juri性格外向,相反 Michael較內向怕醜,凡 Juri說的都 say「 yes」,明顯被「食住」。這對拍檔,揀了全港最旺的位置開鋪,但面對每月十萬租金,就算每杯雪糕已賣三十多元,平均也要日賣過百杯才夠交租。進入作戰狀態的 Juri,遂使出第一招:「變陣」。

戰術一 兩週轉一次新款


Juri知道港人習慣「相機先食」,特意準備藍色布景板,當客人準備影相時就叫員工主動幫手「舉牌」,相當細心。

「我知道香港人鍾意試新嘢,所以每個月都會轉新款,並賣啲香港未有嘅嘢!」
在開店前, Juri已率先嘗試日本最受歡迎的雪糕,再經中介公司運送到港,以兩種傳統口味:牛奶及抹茶做「膽」,配以每兩星期轉一次的新款。但客人之後反映轉得太密,後改成一個月轉一次。「我哋試過美祿、 wasabi等口味,其中對波子汽水味最有信心。」 Michael補充:「 Juri一直同供應商傾波子汽水味,但係佢哋保護意識都幾強,唔太想外銷到其他地區,最後用咗三個月時間,佢哋見鋪頭生意唔錯,先成功將呢隻味帶到嚟。」
他指波子汽水味的製作,相對其他味道更難掌握:「因為就咁倒汽水落去,同啲奶溝唔勻,好易變成冰,我哋要用糖漿等製作波子汽水的原材料溝入去。」而日本當地的甜度亦未必適合港人,所以兩位老闆特意將分量重新組合,交給當地供應商調配:「香港人鍾意濃稠,我哋落嘅碳酸味會較重,隻味出咗之後好多行家都想模仿。好彩供應商同我哋都簽咗一年獨家,到佢哋同第二間整,隻味都唔興啦!」 Michael透露波子汽水推出後,成為店鋪生招牌,八月時每日銷售數百杯,佔整體生意近七成。

戰術二 企街拉客日本味濃


現時 Michael差不多每天都會回店鋪幫手,反而 Yuri隔天才會出現。他解釋:「佢繼續有幫屋企人打理生意,所以都比較忙,我都叫佢唔好嚟咁多,費事員工太依賴佢!」(廖健昌攝)

Juri外表溫柔,但做起事來相當認真,她深信待客之道為食店賣點之一:「好多香港人去到日本,會覺得啲員工好有禮貌。首先第一步要成日笑,多啲 communication。但係請過嘅新員工都覺得唔慣及奇怪。」她發現愛笑的香港人其實不多,有時訓練他們都相當「勞氣」, Michael笑稱要常提點 Juri放鬆一點。
Michael稱:「試過有人嚟見工,叫佢唧雪糕,唧極都歪。但我哋賣點之一係俾人影相打卡,雪糕要唧得正同靚,惟有放棄佢。另外收錢,我哋一定要用雙手收,呢啲喺日本係基本禮貌。同埋就算無客,都要 keep住笑晒叫賣。」訪問當天氣溫高達三十多度,鋪內冷氣不大,但收銀的員工仍相當落力大嗌:「有日本軟雪糕!」叫喊近六小時,當她稍不留神, Juri就會走近「示意」。問到「太執着」難免會加快員工流失, Michael解釋:「我哋要做到比出面更加好。而家 part time時薪都有四十幾蚊,我都想請多啲長工,會加人工俾佢哋,平均五、六十蚊一個鐘。」他表示店鋪歸本後,會設立佣金制,將利潤回饋給員工,令他們更有歸屬感。
除了服務態度, Juri對衞生及品質要求亦高:「開業頭三個月我日日返嚟,要 make sure啲貨幾時入,又要睇吓品質。」由於雪糕機內的雪糕隔夜後,內裡的牛奶及奶油就會分離,市面很多雪糕店都怕麻煩,不會處理。而 Juri就堅持每天開店前用人手重新攪拌一次,確保品質。而攪拌後的量杯,亦要即時清洗:「如果唔即刻洗,啲細菌好易留喺個杯,肉眼睇唔到,就算見有生意都要洗咗先做。」

戰術三 搵網友免費試食


店鋪(左)每日下午五時就是高峰時間,有大批學生蜂擁而至。雖然生意不俗,但明顯不及隔鄰租金相若、但面積大三倍的小食店(右), Michael亦大感頭痛。

「日本人都用 twitter、 facebook呢類 social media,但係同香港人習慣真係好唔同。尤其係『相機先食』。」 Juri透露普遍日本人都不喜歡用餐前影相:「比較傳統嘅人會覺得咁係無禮貌,甚至有餐廳寫明唔准影相。」
Michael知香港人愛上網搵食,坦言靠 blogger宣傳,比傳統媒體更「入屋」:「佢哋用 Instagram多,會 keep住嚟試新嘢,我都會同佢哋 keep contact,有新味第一時間話俾佢哋知。有次有個 blogger帶咗廿幾個網友過來試食,見佢咁有心當然唔收錢,之後多咗人搵我哋幫襯。」而 Juri亦指港人對網絡依賴性很高,易捉心理,間接為他們慳了一大筆宣傳費:「喺日本好少人為咗杯雪糕搭幾個港鐵站去試,反而香港一有人放上網就吸引到好多人嚟!」

無懼零售寒冬

「比較香港,日本旺區租金會隔兩年左右調整一次,但幅度比較呢度真係爭好遠啦!十萬蚊租喺原宿,可以開一間好大嘅餐廳啦。」 Juri表示有日本朋友曾問及店鋪每月租金,不禁嘩然。而 Michael亦了解小食店「花無百日紅」:「喺日本做生意較細水長流,呢度真係爆發式,好似過山車,預咗嚟緊生意無咁好,但我哋都唔會坐以待斃。冬天來臨,我哋計劃緊用熱嘅麵包包住雪糕,而家同出面嘅麵包店傾緊。」
他坦言身邊很多生意人朋友,指近期生意變淡:「做自由行嘅生意係少咗好多,但係我哋做學生同後生仔生意,未見有太大影響。」他指近來租金已有回落跡象,日後都要跟業主商討減租:「隔籬大我哋三倍,一個月前開始租,租金只係同我差幾千蚊。我覺得個市未跌夠,之後再一次過開口囉!」他滿有信心指:「傾唔成,我哋會搬去平少少嘅地方,因為好多人係為咗杯雪糕先嚟呢條街!」




Juri除了精通日文、英語,廣東話亦有一定水準。除了寫餐牌外,與客人溝通都完全無問題。


鄭小姐選了有四種口味的彩虹雪糕,她表示最喜歡綠茶味:「清清哋,幾好味,佢應該加咗牛奶落去,質地好滑。」 壹點意見

袁彌明胞姊袁彌望( Mimi), 6年前開設 CRUMBS乳酪雪糕店,高峰期在港曾擁 8間分店,現時雪糕店主力以特許經營方式,發展中國及東南亞市場,她對 Juri的店有以下意見。

1.不應以特許經營擴充
Juri曾透露,打算回本後開分店,並考慮以特許經營運作。但 Mimi指不適宜:「做特許經營賺到錢嘅唔多。開得唔多嘅話,梗係自己賺好過俾人賺啦。」她認為真的以特許經營擴充,亦先應打好根基:「起碼有三間分店先諗加盟,如果第二間就俾人做衰咗個名,到時總店好難做得住。」

2.賺夠就走
「我上網睇食評,好多人話 Juri啲雪糕好特別,但呢個熱潮仍未好似之前 frozen yogurt咁大熱。」 Mimi認為如果日後生意有冷卻跡象,應「賺夠就走」:「我哋賣嘅係潮流食品,見住個潮流就要盡開、盡賺,見到潮流一退就要收,唔係之前賺落嗰啲就蝕番晒啦!」

開業資料( 04/2015)
租金#:$424,000
裝修:$210,000
雪糕機:$360,000
食材:$100,000
雜費:$30,000
總投資:$1,124,000
#三按一上

營業資料( 09/2015)
總營業額:$590,000
租金:$106,000
人工*:$35,000
材料:$200,000
水電等雜費:$5,000
盈利:$244,000
*兩位全職、五位兼職,不包括兩位東主

撰文:梁延宇
攝影:鄭樹清
攝錄:廖健昌、徐柏然
mailto:ed_bn@nextmedia.com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