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上黃色制服的阿菲,看鋪時也忙着玩「 17」,她坦言直播功能有宣傳功效,令不少網友找上門來,提升店鋪的知名度。

呢期最 Hot

港女瘋玩 app 17

Ads by Google

由台灣藝人黃立成與友人投資逾三千萬新台幣開發的直播社交 app「 17」,自三個月前面世後大受歡迎,迅即登上兩大下載平台的榜首。該手機程式早前殺入香港後,在明星效應下,很快便炒得熱烘烘,一眾男女玩家瘋狂着迷。
不過,「 17」明顯缺乏監管,玩家愈玩愈大膽過火。有台灣男女網友,竟然直播床上性愛「啪、啪、啪」,大陸女玩家甚至直播自慰過程,香港用戶也不輸蝕,剝光豬沖涼自瀆也直播。
網民紛說好睇過 AV,大叫過癮。「 17」的玩家和觀眾,已去到失控地步。於是乎,「 Play Store」和「 App Store」,先後將「 17」下架,新用戶已不能下載這程式。
雖然已下架,但「 17」推出以來,用戶累積達二百二十萬,所以很多人有 app在手,這股「 17」旋風仍未打沉。尤其是香港,一眾網民才剛玩得興起,那會肯就此停手,他們才懶理什麼道德標準,繼續沉溺於這個直播世界中。
當下最熱話題,你今日「 17」咗未呀?




有「 17」玩家為想自我宣傳,在直播時不惜公開自己不同社交平台的賬戶名稱。

App「 17」的出現,改變了整個手機世界以靜態留言的模式,「 17」的特色是,無時無刻都可以將自己直播,不論在家、吃飯、睡覺甚至去廁所,窺探別人的無聊實況,原來是大部分人的興趣。
舉例,一個人張大口什麼也不說並進行直播,也可以吸引過萬人來圍觀,然後引發各種即時討論,例如「你張大個口做咩呀?」、「可唔可以流些口水出來呀?」、或者「唱隻歌來聽吓。」
甚至乎一個女孩無端端躺在床上直播自己,然後過萬觀眾不斷留言,「除衫啦!」、「要睇胸圍!」,「要福利唔係就走!」,所謂福利就是要女孩給點養眼畫面,當然指脫衣服,在過萬群眾壓力下,有人真的脫了衣服。

一人跳舞萬人看

當然也不是個個人都「咁激」,大部分人還只是唱歌跳舞來表現自己,引人注意。
「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怎麼愛你都不嫌多,紅紅的小臉兒溫暖我的心窩,點亮我生命的火。」剛剛理工大學時裝設計系畢業、今年二十三歲的 Kimi,在家中播起了內地大紅歌曲《小蘋果》,然後對着手機跳起大媽舞來,動作多多加上表情古怪,十分搞笑。
家人以為她發神經,實情 Kimi是「 17」 app玩家,因為和追隨者打賭,若十五分鐘內有五百人看她直播,她便會即場找數跳《小蘋果》大媽舞,「肉酸都冇辦法,應承咗人就要找數,有群眾壓力,咁先好玩,哈哈哈。」
Kimi坦言,「 17」 app忽然彈起,個個人都追捧,所以她也不執輸,抱着見識吓的心態玩埋一份,一試便愛上這玩意,覺得比其他社交平台好玩得多,而且不用打字,對着鏡頭要說什麼就說什麼,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她解釋玩「 17」的中心意義,就是要無聊,你比其他人更無聊,所以其他人願意看你,那怕就是端着一盒叉燒飯什麼都不說只是不斷吃,也有一千幾百人看得樂此不疲。「互動性比較大,可以同認識和唔認識嘅人傾偈。當你覺得悶時,打開個 app,一定有幾百人等住同你交流,有咩好玩得過呢樣?我多數喺屋企玩,又或者返工途中覺得悶,就直播吓。」




兩名妙齡少女,直播坐在床上打茄輪的畫面,意識大膽,即獲得二萬三千多個讚。


有情侶玩「 17」直播時,有變態粉絲要求男仔摸女友胸,有人更要求玩 3P性遊戲。 呢處冇嘢睇


窺探別人的私隱,是「 17」 app最大賣點。 Kimi在家敷面膜,也引來千多人看直播。

雖然玩了不久,但 Kimi說最威水一次,有二千多人看她直播。(是否賣弄性感?)「當然唔係啦,通常我都係播自己個樣,又或者同貓貓玩嘅情況,最多都係影住落妝過程,唔會有嘢睇,嘻嘻,如果有人要求睇嘢,我就會話呢處冇嘢睇。」 Kimi又說,玩「 17」會有自己的尺度,「我嘅尺度,就係點都唔會除衫囉!」
色情直播是主流? Kimi又覺得未必如此。她說任何一個社交平台,都有變態鹹濕仔出沒,只是「 17」有直播功能,所以這類人特別多也特別有目的,就是要看真人好過看鹹片,「明明個 cam影住個頭,佢哋會話你個 pat pat好靚,又會無端端叫你除衫,影特別部位俾佢睇。有啲又叫我影住腳趾,話咁樣先興奮。
「冇人知手機另一邊幾百個男人做緊乜,真係乜嘢人都有。」她說反正大家都是無聊,不過最離譜一次,是有網友直接向她問價,要求見真人進行真實接觸。「呢啲人我一定會 ignore(忽略)佢,應佢一句都嘥氣。」應付鹹濕仔當然勞氣,但相比一個人悶到發慌,她又寧願打開 app來跟不同人互動。

愈玩愈上癮


Kimi和「 17」的追隨者打賭輸了,她也遵守承諾,即場對着手機大跳《小蘋果》大媽舞,直播出街。

不少女孩子玩「 17」玩到過火,為吸引人追隨看直播,不惜除衫任睇, Kimi認為還有兩個原因。首先,「 17」有派錢制度,平均每有一千人觀看,便可獲一台幣(約二毫三港元)利潤。如累積滿一百美元(約七百八十港元),用戶便可透過指定途徑領取款項(不過至今未有人真的去拿過錢),「覺得有錢分,成件事即刻更好玩,咪愈玩愈過火囉!」
另外,「 17」內的心心圖案,等同 fb的 like,但 fb限制每人只可給一個 like,「 17」則可給無限心心,支持者可以不斷狂按,使對方更開心。「依家嘅人好在乎有幾多個 like,由於『 17』可以俾直播者無限心心,女仔見到心心係咁升,自然心花怒放,容易被氹除衫。」
人人都玩「 17」, Kimi知道男友都有玩,雖然明知男友是一心睇女,但她說並不介意,因為這是一個虛擬世界,「男仔玩『 17』,同上網睇 AV差唔多,都係想睇鹹嘢,我覺得無乜所謂,始終係一個虛擬世界,認真便輸了。」

「 17」殺入蘭桂坊


Begonia(左)上週在老蘭夜場搞派對,甫坐低便和朋友玩「 17」 app,要將現場情況直播給沒到場的朋友觀看。

「 17」熱爆全城,潮人聖地中環蘭桂坊,隨處可見蒲友舉機玩直播,「『 17』已經成為潮流指標,唔玩人哋會覺得你好 out。」經常蒲中環夜場的 Begonia,上週在老蘭一間夜場搞派對,她早已事先張揚,當晚可以不劈酒,但不可以不玩「 17」,「流行吖嘛,以前就玩自拍,依家就玩直播囉!」
去到夜場, Begonia坐低不久,便心急地拿出手機和電筒,和朋友一起玩「 17」,「夜場唔夠光,有電筒會好啲。」她有時影自己,有時影着枱上的香檳,又或是舞池位置,務求將夜場每個角落也攝入鏡頭內,直播給粉絲看,「其實每次搞 party,唔係個個朋友都嚟到,所以就直播俾佢哋睇,等佢哋都開心吓。」其實除了 Begonia等人,場內不少客人也在玩「 17」。
Begonia表示,除了在夜場玩「 17」,平時在家或上街時,遇有開心事就會玩,希望跟其他人分享快樂,「但就唔會乜鬼都直播一餐,有啲人瞓覺都直播,好鬼無聊。」她又強調,不會玩到剝衫,「一定唔會咁做喇,做乜要益人啫。睇過其他女仔直播,無端端剝咗件衫,又有啲用手遮住兩點,好鬼肉酸呀!」她又斥責這班失控玩家,令「 17」變得很低俗,「我相信設計者最初嘅意念唔係咁,唔係想人直播呢啲嘢,可惜依家就變咗好似播 AV嘅鹹網咁。」

利用直播搶生意


「 17」 app雖然已全線下架,但原先用戶多達二百二十萬,這股直播狂潮,肯定有排未完。

「 17」的直播功能備受爭議,有人覺得它被人用作散播色情。不過,也有醒目女覺得這種現場直播,對生意會有幫助。「玩咗『 17』後,明顯多咗人認識我間鋪。」在旺角一年輕人商場經營格仔鋪的阿菲表示,「 17」雖然存在道德問題,但無可否認可以有宣傳作用,所以她每天都玩,有時玩到忘形。
阿菲表示,與兩個朋友夾份投資這間格仔鋪,每次開鋪,她們都會穿上一條黃色、類似女僕制服的短裙,「有特色,引人注意吖嘛,當推銷產品。」
她早前亦開始玩「 17」,而且多數在鋪頭內玩,「時間咁長,唔搵嘢玩好悶㗎!」追隨者看到她的黃色制服,都會覺得十分有趣,傾談間,阿菲都會透露自己在什麼地方開鋪,「我初初諗住大家吹吓水,點知之後真係好多『 17』嘅粉絲嚟搵我,話要同我合照,好搞笑。」阿菲說,雖然他們來到,就算沒有購物,但起碼令更多人認識她們的店鋪,也搞旺個場。「所以我哋三個合夥人商量過,以後開工都會玩『 17』,當賣免費廣告都好。」
「 17」還有分享功能,她們的粉絲一傳十,十傳百把她的店鋪分享出去,可以一夜間接觸到過萬人群。「比起 facebook,呢個更好玩更直接,而且零限制。」

撰文:程志康
攝影:王晴、韋平
mailto:news@nextmedia.com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