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運動一周年當晚,光頭周踩落旺角挑釁黃絲人士,令本來氣氛平靜的西洋菜街再度鬧哄哄,最終他更要警察護送離開。

焦點人物

妖氣再現 光頭周重回旺角

Ads by Google

歷時七十九日的佔領行動,轉眼間一周年。這次抗爭,當初本以中環和金鐘為重心,但最後旺角變成主要戰場,因為這裡衝突最多,警方與佔領人士衝撞得最激烈。這兩個月,旺角黑夜每晚都有震撼人心的一幕。
而打正旗號反佔旺的「綠色和諧大聯盟」骨幹人物光頭周,多次找來大批黑社會強拆路障,引起連番激烈衝突和混亂。他又喜歡在鏡頭前吹噓歪理,尤其是說到激動時青筋暴現一幕,更成為佔旺經典,惡人形象深入民心。
今年 928當晚,光頭周重返旺角。闊別一年,這個反佔旺惡人,與一眾黃絲帶人士再次正面交鋒,爆發激烈罵戰噴口水。原本氣氛平靜的行人專用區,霎時又變得風起雲湧。
光頭周因反佔中而出名,但一離開旺角便潦倒不堪,只有重回旺角,才能妖氣再現。

光頭周似乎總喜歡賣弄背後有人撐,去年旺角反佔領時,他聲言要代表中國打漢奸,佔旺一周年,不少傳媒找他訪問,他又聲稱已答應《壹週刊》,所以不能說太多。
雨傘運動一周年正日晚上,氣氛並不太熱鬧,在旺角西洋菜街的行人專用區,有人綁着黃絲帶「嗌咪」,有人舉起黃傘,有人聚集沉思,各自用自己的方法,去紀念這段香港前所未有的抗爭歷史。
當晚每個街口,都有數名軍裝警員駐守。而戲院對出的黃絲人士聚腳地,更有二十多名便衣探員戒備。雖然警方嚴陣以待,但沒有衝擊場面。

回到旺角搵交嗌


佔旺期間,大批青年以身體組成人肉護牆,阻止警方進入彌敦道防線。

晚上九時多後,情況出現變化,街頭開始有點風起雲湧。原來,去年打正旗號反佔旺、多次暴力清拆路障,與佔領人士爆發多次衝突的「綠色和諧大聯盟」重要人物光頭周(原名周念慈),當晚竟然重臨旺角挑機。他說這一次,是自從佔旺結束後,首次與一班爭取真普選的黃絲帶人士,在旺角戰場正面相碰。
光頭周當晚收工後,就急忙換上便服趕到旺角,並約好去年一同打着五星旗,踩落山東街拆路障的四眼肥仔拍檔,一起到場。他們由登打士街轉入西洋菜街行人專用區後,大搖大擺,引來不少途人注視,當中不少帶有鄙視眼神,但光頭周一於少理,更不承認自己是過街老鼠,「嗱!多咗街坊識我,仲同我傾偈打招呼㗎,(街坊想圍揼佢都叫善意?)係善意嘅,因為我可以解答佢哋問題㗎!」重回成名之地,光頭周無懼神憎鬼厭目光,反而表現興奮自言自語。
當他們行到戲院對出位置時,不少人大叫「我要真普選」,光頭周即時嘴藐藐說:「呢啲就叫做擾民喇,樓上啲市民就俾你哋嘈到叫救命,我都唔知你哋叫緊『我要真普選』定『我要珍寶珠』喇!」光頭周無厘頭寸嘴挑機成功,即時辣㷫黃絲人士,其中一名阿叔即手指指反駁說:「擾民?而家一個星期兩晚咋,舊時日日都有人唱歌呀!」光頭周身旁的四眼肥仔見有交嗌,即聲大大地回應:「靜咗咪好囉!嘈係影響到居民,佔中佔旺係影響社會秩序嘛,係咪呀!」

重溫佔旺舊夢


打正旗號反佔旺的光頭周,去年多次帶齊人馬到旺角佔領區強行清拆路障,惡人形象深入民心。

一向說話多多的光頭周,見有人駁嘴,哪肯放過這個機會,也不管對方愛聽不愛聽,即滔滔不絕開始批評香港人膚淺,「你哋成日話梁振英唔好,但又講唔出佢有咩唔好,成績表係要睇到最後㗎!到時個政府做成點樣,你哋先好去批評。」
一班黃絲男子也開拖,駁斥光頭周的撐政府言論,並繼續鬧爆假普選特首,光頭周二人亦當即起火,與黃絲人士對罵,「你以前有冇得選吖?而家有嘛!(假民主喎?)呢啲係中國式民主嘛!(咩叫中國式民主?)咁你返去理解吓嘛!」
當眾人互罵嘈到記者頭都痛之際,突然有途人加入問光頭周:「周生,呢一年你撐完警察都拉你,有咩感覺呀?我就戥你寃枉喇!」光頭周無奈回應說:「就算判我有罪,我都甘願受罰,但如果我係被人陷害的話,我亦都唔會怪警方。」
之後再有人向他發炮:「你係邊個呀?又話我哋擾民,啲大媽唱歌唔擾民咩?」光頭周二人被人圍攻到開始口啞啞,「不復當年勇哦!」記者取笑他,他也無奈地望着鏡頭苦笑。

生活苦悶


上週一晚上,光頭周和反佔旺拍檔廖少輝(左一)重返旺角,當街發表連篇歪理,即時惹來途人圍插,雙方更展開罵戰。

擾攘一輪後,由於愈來愈多人圍觀,在場警察擔心場面失控,立即上前勸諭光頭周離去。光頭周二人亦覺勢色不對,糾纏下去肯定會蝕底,匆匆離去。
為採訪雨傘運動一周年,本刊記者在上月中「搭上」了光頭周。自此,好像變了他的經理人,無論大事小事、無論任何時間,他一苦悶起來,都會致電記者。例如一次他被其他傳媒追訪,竟要求記者立即出來替他解圍。他又擅自將本刊記者的手機號碼,告訴其他行家,要記者和他們協調訪問內容。
這才一年,之前光頭周還極仇恨本集團,一擲十萬銀找來大批人和的士司機圍蘋,還供應自助餐。到今天他卻說無私怨,一直強調所有人都是自發走出來,沒有金主,也沒有幕後人指派,並反駁說:「你哋佔領者收人啲物資、水同食物就得,我哋啲義工派自助餐唔俾呀?同一道理啫!」他還說自己曾任聖約翰救傷隊,十分有愛心嗰種,並不是惡人。
既然有心有力還有閒錢幫手反佔中,何故這一年來他每份工都做不長,終日為口奔馳,豈不是難以令人信服。記者再問他,是否幕後金主不再支持他,所以生活陷入苦況,他還是全部否認,堅持當日出來是自發性,包括今天。
記者問他為何又暴力拆路障?他也堅持自己是和平非暴力,只是樣子生得兇狠了一點。「我完全冇傷害過任何人,大家見到我個樣咁惡走開之嘛!」

背後有政協撐

當晚和光頭周踩落旺角的四眼肥仔,原來並非茄喱啡,來頭一點也不簡單。他叫廖少輝,是廣西欽州市政協委員,在內地經營物業投資、房地產及網上化妝品生意,有濃厚紅色背景也有錢。廖亦承認,去年揸旗殺落山東街拆路障,是他一手策劃。
記者問光頭周和他的活動資金何來,他緊張地說:「只係朋友幫手,真係冇任何資金,我自己有出錢買嘢呀。」他否認這樣做是為了討中央歡心,然後又像開錄音機一樣,說只因作為中國人看不過眼香港被搗亂而企出來乜乜乜,「民建聯同警察都做唔到嘢,咪我哋去行使公民權利囉!」
講到圍蘋他更激動,是不滿《蘋果日報》由佔中第一日開始,每日都報導有關中央政府的壞新聞而氣憤,本着愛國的心,所以企圖阻止《蘋果日報》出版,「日日都寫埋啲唔係事實嘅嘢,咁咪索性圍住佢門口,等佢啲報紙運送唔到出去囉!」

撰文:羅鈺歡
攝影:王晴
mailto:news@nextmedia.com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