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標準工時立法之後,香港上班族的工時更缺乏彈性,會不會令每天上下班繁忙時段的交通更不濟?

壹擋專政

由逼爆港鐵到工時立法(2015/10/8)

Ads by Google

早前在我主持的電視清談節目《 Money Café》,有幸重遇港大的侯道光教授。侯老師多年來專注研究交通運輸的經濟問題,意識形態上他屬於「適度有為」的一類,主張以道路收費將交通分流;尤其是將繁忙時間的部分交通,分流到非繁忙時間。邀請他做嘉賓,希望探討的就是道路擠塞的問題。

「自從蘇錦樑說市民有時或許要等多班車,我就在想香港是否在繁忙時間連鐵路也不勝負荷?」節目討論過後,意猶未盡,我向侯老師提出這個問題。雖然我們都沒有數字在手,去確定香港的鐵路在繁忙時間是否已經有飽和的情況;可是從平日的觀察可以見到,要是能夠讓港鐵在定價上更有彈性,並且成功將部分乘客分流,早上繁忙時段的亂象,應該會有一定程度的改善。
事實上,香港的交通政策,方針就只有一個,就是以鐵路優先。鐵路優先的方針,背後假設就是鐵路有極高的負載能力,比路面交通更有效。一定程度上,鐵路的確比其他交通工具更有效率。然而,鐵路也不是沒有限制。在人口密度不夠的地區,鐵路營運往往不能收回成本。當然,在香港這個高密度的城市,這不是問題。世界各大市政府,夢寐以求的鐵路主導發展模式,而且物業發展補貼的獨特模式,讓港鐵在財務上可以不用依賴政府補貼。過去我接觸過世界各地的政策研究智庫,不少都對港鐵模式,極感興趣,甚至乎我曾經也認為,假如要向世界各地推廣香港獨一無二的優勢,港鐵應該在榜上有名。

不過,近年我們見到愈來愈多衝着港鐵而來的社會怨氣。當中有不少是因為中港矛盾而來,尤其是不少年輕一代覺得港鐵對香港人苛刻,但對大陸旅客卻極盡包容。我想不到一個合理原因,為何港鐵職員要針對香港人。也有理由相信,社交媒體上的資訊,跟市民的觀感有一定關係;畢竟本地人遇到港鐵前線職工執法,將消息放到網上,更易得到廣傳。話雖如此,假如港鐵能考慮公開客觀證據,或許可以讓數字說故事,證明港鐵職員在執勤時沒有厚此薄彼。
更深層次的問題,我相信是港鐵的負荷已經臨屆飽和點,以致香港人在乘搭港鐵時,尤其是在繁忙時段,普遍感到擠迫和煩躁。要知道,鐵路就算負載能力再高,也有一定的極限。設計上,沒有一個運輸系統,可以確保在所有時間都能夠百分百滿足所有需求,除非是設計時預留了極多的多餘負載能力,但這樣做又將會令到成本不合理地提高。所以,繁忙時段附加費,似乎是現在唯一可行的中短期解決方案,可是在今天的政治氣氛之下,這種討論也只可以停留在學術層面,很難期望政府會有什麼具體實質的行動。
當我和侯老師討論到這裡,我忽發奇想:「假如標準工時立法之後,香港上班族的工時更缺乏彈性,會不會令每天上下班繁忙時段的交通更不濟?」可以肯定,那個立場先行的標準工時委員會,不會考慮到這個重要的民生議題。說到底,香港的公共政策一塌糊塗,我相信絕對不是出於簡單的偶然。



李兆富
公共事務顧問及時事評論員,自由市場智庫獅子山學會創會成員。
作者 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eeSimon.hk 

文章標籤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