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圖:朱桂葉

壹角度

增發的士牌 提升服務質素(2015/10/8)

Ads by Google

1987年,筆者在港大修讀經濟學碩士課程,畢業論文是關於的士行業的合約制度。後來論文導師荷爾( Christopher D. Hall)對香港的士行業產生興趣,花了幾年時間深入研究,出版了一本名為《不確定的手》( The Uncertain Hand)的研究專著(由中大出版社出版)。
當時從美國來的荷爾找筆者作傳譯員,訪問多位的士業界「老行尊」,詳談的士牌價大上大落的原因。業內「老行尊」不諱言的士牌照炒賣情況十分熾熱,幾個大炒家不時在「期貨」市場大手買賣,賭賭自己的眼光。近日查閱的士牌照交易網頁,發覺 2015年交收的市區的士牌價格,高達 730萬元(訂金只需 5萬元),市場預期美國加息的因素看來沒有令牌價下跌。

荷爾的研究顯示,的士牌價大上大落,波幅驚人,與政府不確定的政策有關,不時令投資(或投機)者無所適從,以致出現過分樂觀或悲觀的情況。例如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政府不理經濟環境逆轉、息口颷升,每季發出 300個市區的士牌及 150個新界的士牌,之後又突然宣布大幅增加首次登記稅及每月牌費,結果令市區的士牌價三年間重挫一半,新界的士牌價更暴跌 99%,跌至 500元便可成功投得牌照。 1984年的士罷駛及出現暴亂事件後,政府又大幅減少發牌數目, 1994年後更停止發出市區的士牌,以致牌價不斷攀升,一度超越 700萬元。
近年由於的士服務質素下降,意外率和投訴數字大幅上升,加上 Uber租車服務的出現,輿論普遍支持政府增發的士牌,藉以加強市場競爭。然而,若政府沿用價高者得的競投方式,只會被市場支配者操控競投結果,最終牌價繼續高企,有意入行的的士司機根本無法取得牌照提供服務。
因此,政府應該仿效其他國家及城市,改變過往以價高者得的競投方式去發出永久性牌照的做法,方便司機進場競爭。新發出的牌照是有時限的(例如三年至十年),只容許司機申領,每年繳交牌費,牌費可以參考的士租金,但須扣除車輛折舊、維修保養及保險等費用,由投得牌照的司機負責。根據的士交易平台資料,現時市區的士租金低見 300元一更,一年出租 300多天,一年車主租金收入約 10萬元,扣除其他開支,車主每年淨收入約 6萬元,這便是每年的士牌費(一更)的指標。

為了鼓勵成功申領牌照的司機改善服務,選用較豪華及舒適的車輛,政府可以調高這類牌照的車資上限,例如是現時的士車資上限的一倍半或兩倍。日後牌照持有人續牌時,政府會參考他們的駕駛記錄和服務表現(例如違例扣分及乘客投訴等資料)。至於現有牌照持有人,他們亦可選擇把牌照轉換成新牌照,提供收費較高和較優質的服務。
過去十年,私家車數量增長迅速,而的士數量則原封不動,維持在 18,000輛的水平。現時市民擁有及使用私家車,每月支出動輒超過 1萬元(單是泊車費用,每月便要數千元),足夠每日乘搭 40公里的士。過去十年的士數目維持不變,每年行車公里卻大幅上升 37%,而載客量則下跌 6%,明顯未能善用路面及的士載客量。透過發出新牌照,提升服務質素,相信不少市民樂意轉用的士,放棄自行駕駛,有助改善路面擠塞情況。
筆者上述建議,符合政府既定的「不定時不定量」發牌政策,還望有關方面認真考慮,以免的士服務每況愈下,最終被市民唾棄。



林本利
曾任教於理工大學,現為專欄作家及教育中心校監( http://www.livingword.edu.hk 
作者網誌- http://lampunlee.blogspot.com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