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字號

一生一小販 雞仔餅大王 地址:大角咀合桃街 1號福昌工廠大廈 11樓 B座 電話: 2394 0068

Ads by Google

八十年代,香港到處是無牌小販,日曬雨淋、擔心走鬼,晚上黑社會收保護費,白天遭執法人員驅趕,如此顛簸的生活,誰又甘願當小販?
坐擁十多間攤檔的雞仔餅大王老闆梁銳洪卻說,當小販是他一生中最懷念的時光,憑着街頭智慧,抵抗陀地、配合市政走鬼,就算亂世中,也可呼吸最自由的空氣。
自從小販被取締後,他繼續用「小販」模式經營到底,在受限的自由中,享受自在。經過時代跌宕,當起中小企老闆的他,掌控公司命脈,僅餘的自由就從他手指縫間滑去。

七十年代尾,二十歲的梁銳洪隻身從廣東恩平搭火車來香港,「大陸好窮,屬於鄉下地方,邊讀書邊放牛,聽講香港生活好,就申請落嚟。」第一日來港,落腳大角咀籠屋,第二日做洗碗工,二十蚊一天,捱了一年轉做水電。人窮志不窮,梁銳洪從水電工人做起,做了三年,工資升到八十蚊一日,想進修考牌,但他只得小學程度,工業學院拒收,「公司寫介紹信都唔得,始終繼續做下等工夫,咪轉行囉。」
兜兜轉轉在佐敦一間海味鋪做夥計,認識海味鋪運作,燃起他另立門戶的苗火,「成日有海味 sales走入來推銷,所以我知道邊樣海味邊度平,我去問 sales如果我去開檔,會唔會供貨畀我?佢話無問題。」
只不過做了數個月,梁銳洪跟老闆說打算去做小販賣海味,老闆出奇地贊成,「老闆都係小販出身,後來先上鋪,又係同鄉,可能因為咁,唔介意我出去做小販,老闆話只得一個條件,就係唔好開喺佢隔籬。」他形容老闆是個大好人,沒有架子,總是開朗地說笑,至今仍是好朋友,間中相約食飯。
海味店老闆從選址、入貨到定價都一一教導梁銳洪,甚至貨源亦無私透露,「有隻越南開邊蓮子,比湖南蓮子平好多,老闆叫我攞去賣。」那時代老闆和員工的溫情,隔着書本也感受得到。
梁銳洪自製手推車,雄心壯志進軍深水埗基隆街做小販,誰知一到埗,全街只得他一檔小販,原來弄錯開檔時間,「中午兩點鐘開檔,啲人當我傻仔,點解有個小販車咁新,仲要晏晝開檔。」
實情小販從七點開到十二點,之後吃午飯和補貨,再由四點做到七點多,「老闆以為我知,無提我。」傻人有傻福,反而引起街坊興趣,走去看看賣甚麼葫蘆,旋即變成人頭湧湧,賣清所有蓮子,「第一日好開心,賣咗一百公斤,我記得賺咗二百八十幾蚊。」他咧嘴而笑。




唯一的梗檔設在觀塘裕民坊,十多年來日頭賣餅,夜晚交回店主賣豆漿。


最後一天在水電公司打工,梁銳洪穿上整齊白恤衫,留為紀念。


黑白兩道 應付裕如

八十年代,無牌小販要面對陀地收保護費及市政人員驅趕,梁銳洪面對黑白兩道,發揮街頭智慧,在亂世中覓得生存之道。
他每月繳交一次保護費,但有時陀地會再次「光顧」,他會先反抗,「嗰時我好惡,車頭擺一支兩呎長水喉鐵,有時生意唔好或者落雨無生意,佢哋又嚟收,我攞起水喉,佢哋就怯。」對方不怯的話,他才逐步退讓,「佢搵得人多嚟咪講數囉:『三百就無啦,一百蚊要唔要』。」
陀地是欺善怕惡的,要自保便懂得在反抗與妥協中,靈活走位。
梁銳洪明白各取所需的道理,面對市政驅趕亦自有一套。他笑說走鬼其實只是一場騷,為配合演出,讓他們交差,「差不多一至兩日先走一次鬼,係咁意嚟一嚟,『冚』一聲走晒,散咗 BAND,一陣間又開番,其實真正拉嘅機會好少。」




八十年代初在水電公司打工,圖中的他正在執貨。


雞仔餅招牌雞仔餅外脆內軟,煙韌又不黐牙,一啖一個,食不停口。$60/磅 小販樂趣多

在街頭謀生的日子,梁銳洪一直專注售賣海味,有時賣冬菇,有時賣魷魚、蝦米,但貨源天天不同,進貨要視乎當日哪些貨品相宜,有時又與數名行家聯手入貨,「一次過買晒同一類貨,變咗市面上無其他貨源,就可以賣貴啲。」靈活的街頭智慧又一次彰顯。
一次機緣巧合,梁銳洪留意到麵包鋪的雞仔餅銷情不俗,得知有麵包鋪提供雞仔餅批發,即時取貨試賣,來貨價六蚊,以八元售出,有兩元可圖,「好好賣,一日賣過百磅。」那時他在海味鋪打工只賺八十蚊一天,當小販最高則可賺到二百多元,對他來說已經心滿意足。
走鬼十年,梁銳洪習慣了木頭車走天涯的生活,扣除落雨天、休息天、沒有貨源或市政發告票等日子,其實個人收入所餘無幾,不過這是他一生中最開心的時刻。「做無牌小販樂趣多,辛苦?當然辛苦,
睇落去好落泊,好下等、生活低微,但事實上,真真正正嘅感覺係樂趣無窮,可能要親歷其境嘅人先體會到。第一,無憂無愁,落雨唔開工,大家圍埋一堆鋤大 dee、打邊爐,、搞聯誼活動,同行家講:
『今日個天想落雨,唔開檔,去打邊爐』,即係無咩壓力,無憂無愁嗰種樂趣呢,慣咗呢種生活,好輕鬆,完全無壓力。」
當年他未有家室,不用養家,獨來獨往,更自由自在。







這架木頭車陪伴梁銳洪三十多年,至今仍然硬淨。


工場清一色女工,圍着大枱趕製中秋豬籠餅。 研發雞仔餅

直至九二年,小販開始被市政取締,一日驅趕多次,梁銳洪眼見小販行業風光不再,萌生轉型念頭。他做小販時發現雞仔餅頗受街坊歡迎,轉而在大角咀設工廠,兼營生產及批發,「當時百幾呎,請個師傅返嚟做,批發畀花園街、鴨寮街牌檔。」創業之初,梁銳洪從早上執貨、送貨、工廠安排,到晚上計數都一腳踢,平均每日睡三、四小時。
生意漸漸運作順利,為擴大生意額,惟有從食物品質着手。他買下不同餅鋪的雞仔餅,逐一試味,「我放晒響枱面,貼着鋪頭,榮華、奇華、八仙,每個都唔同,一直諗點樣先可以令人食過翻尋味,如果我做嘅一模一樣,人哋使乜幫襯我。」
試了三個多月,每日丟四五百斤雞仔餅,終於做出滿意的水準。梁銳洪說傳統雞仔餅太軟及濕身,經改良後,餅變得外脆內煙韌。另外,體積縮減五分四,一啖一塊。




摩羅酥,$20/5件。


合桃酥,$20/5件。


豬籠餅,連豬籠$20/件。


豆蓉酥卷,$20/5件。


蔗糖光酥餅,$20/包。


芝麻餅,$20/5件。


鹹香老公餅,$20/5件。


花生脆餅,$20/5件。 小販模式不變

口味別樹一幟,零售商愈取愈多貨。
肥水不流別人田,九三年,梁銳洪隨即停止批發,轉而自設零售點售賣,沿用老本行「小販」的戰術,「開響啲對住大馬路嘅街鋪門口,斷日租,好生意就繼續,唔好生意就走,如果好生意,後面租多一個禮拜,呢個叫流動式展銷場。」
後來屋邨商場有冷氣,梁銳洪貪人流旺盛,開始進軍屋邨商場,沿用小販模式,每日在十多個屋邨商場開檔,朝行晚拆,貫徹小販精神,
「租大堂中間一百呎,開三邊或四邊,推車擺枱就開檔,一邊十呎一邊十呎,做四邊生意幾好,仲有中央冷氣,梗鋪反而唔好,門面係得咁多就咁多。」
九十年代中,生意已略有規模,但原來當年他為了省錢,工場一直沒有食物製造牌執照,零三年為了建立品牌,才施施然申請,當時餅鋪名是「梁洪餅廠」,「好老套,好似古時啲乜記物記。」有人建議叫「雞仔餅大王」,他怕被人認為舢舨扮炮艇,反而被行家一席話勸服了,「當時我每日賣五六百斤雞仔餅,行家說無一間公司賣超過五百斤,第二多嘅,連我一半都無,我考慮多一陣決定用。」時至今日,六十元一磅雞仔餅,工展會廿四日賣一千磅,營業額共一百二十萬元。







濃郁糖香味的豬籠餅,入口像軟身的曲奇。


十多年短租攤位,近年被迫固定長租,固定攤位設玻璃,四十多種自家製餅點大晒冷。 籠裏雞作反

公司漸上軌道,從九二年一百廿呎小廠,發展至零五年,
租用四千呎餅廠,規模不斷擴大。
產品也由雞仔餅一樣增賣老婆餅、合桃酥、西樵大餅、芝麻餅等。
但他忽略了時代轉變,員工也會變心。
十多年前,管理餅廠內部的師傅被人挖角,要求加雙倍人工,
以辭職威脅梁銳洪,但梁不肯,第二天,所有員工跟師傅一齊辭職,
「返到廠,一個人都無,當時一殼眼淚,好淒涼。」事實上,
他也不懂做餅,惟有先購買其他廠房的雞仔餅頂上,
兩個月內重新聘請師傅,抽調街檔的女工學整餅。
回想當初,採用「人治」管理模式,
任由製餅師傅聘請相熟的朋友、親戚,
如手握重兵,只要師傅一施號令,便即時叛變。自此,梁銳洪規定不准聘請員工的親戚及朋友,所有員工均須由他面試。




寫下每日十多間攤檔在不同商場開檔,像小販到處走。


體現自由

經此一役,梁銳洪設立制度、規矩,如打卡及裝置閉路電視監察員工。不過,制度是死的,梁銳洪對待員工始終較為寬鬆。
他不計較員工在工餘時間於廠內打麻雀,還出資購買一台全自動麻雀台供員工娛樂:「錢是員工搵番來,佢哋好辛苦,一日做十一個鐘,全部都係出賣勞力。」
訪問當日,梁銳洪邀請員工攻打四方城,員工阿嬋對他調皮地說:「你唔好亂嚟呀,你食咗我糊無心機同你整餅呀,我食糊就產量高啲。」老闆與員工關係和諧,可見一斑。
梁銳洪也坦言,畢竟自己小販出身,即使至今當了二十多年老闆,也從不罵員工,「唔好睇小人哋,你唔知人哋第時好,今日你好,你聽日會差,唔好過於自大。」
他對員工不薄,贊助旅行、公司聚餐、提供應急錢等從不計較,有福同享。放任隨意的性格更體現在他兩名子女身上。
女兒畢業於女拔萃,在科大修讀商科,卻想做西餅學徒,「我話你咪試吓囉。」不出他所料,女兒三個月便放棄了,「我唔會干涉,我好鬼自由,做乜都好,做到啱為止,按照自己鍾意去做。」至於承繼,梁銳洪坦言未有想過,就算退下來,他也請人管理,自己垂簾聽政。




梁銳洪在辦公室沒有文職員工,甚麼事情也一腳踢。一小時接七通電話,邊傾邊拖貨。


梁銳洪為員工添置全自動麻雀枱,以供娛樂。 自由價更高

在大陸生活貧窮,來香港發展事業,由小販到中小企老闆,現時出入穿恤衫西褲,穿著 LV皮帶,但他反而懷念以前生活,無奈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做小販檔好開心,無拘無束,而家就有好大壓力,一個月皮費要過百萬。
我成日腦內都會諗,過去嘅日子好自由,無壓力,好嚮往嗰種生活。」他借鑑富商李兆基,「學李兆基咁講,『如果畀銀紙買到失去光陰,佢願意買』,佢之前唔識享樂,迷失咗,完全無咗娛樂,佢而家極度後悔。」公司規模擴大,工作日益困身,他更珍惜有限的自由。他道出不開固定鋪的真正原因,「我一年去三四次旅行,有時想開少啲攤檔,唔做咁多,可以去旅行。」
嚮往自由,熱愛旅行,踏足幾十個國家,歐美國家去過不少,「下次想去挪威冰島食三文魚。」即使無暇遠行,也必定去離島或澳門小休,甚至在香港住酒店,也不願待在家睡悶覺。
他討厭束縛,但束縛還是會找上他。領展為了商場形象,逐步縮減流動攤檔的數目,梁銳洪為了保住某些屋邨據點,無奈要簽長租,在固定的攤檔下設置玻璃架,他用了三十年的小販模式,也像當今社會的自由氣氛,日漸褪色。




梁銳洪(右一)是廠商會會員,與商界開會並參觀舊立法會。


維園年宵市場攤位競投,梁銳洪(藍衣)每年均出高價投取多個攤位。

雞仔餅大王
地址:大角咀合桃街 1號福昌工廠大廈 11樓 B座
電話: 2394 0068

撰文:關沛雄
攝影: Rex Chapman

文章標籤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