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生活 豆渣食驗室 http://www.facebook.com/okaralab 

豆渣升級變饅頭

Ads by Google

甚麼是渣?
渣滓?垃圾?廢物?
「豆渣食驗室」的主理人羅治軒( Terry)搖搖頭。
他認為豆渣不是垃圾,是食物,而且營養豐富,所以創「食驗室」,研發豆渣饅頭,令廢物升級。

渣 非糟糠

「豆渣食驗室」原是羅治軒的畢業功課,他修讀理工大學產品設計。
這埸將豆渣升級再造變成饅頭的食物實驗,除了為他取得好成績,在「理大設計年展」展出,早前還獲大埔生活書院邀請,參與「一周年紀念藝術展覽」。

這日,他剛巧在生活書院家政室試做豆渣饅頭。一室豆香。

正打算向他討個饅頭試味,了解「食驗」,誰知他說:「當然可以吃,但記住這計劃不是一件實體產品,是個意念,與其說是 Product design,我覺得 System design更適合。所以叫『食驗室』。」他一面揉搓面前豆渣麵粉糰,一面回想「食驗室」的誕生。

一切要從今年一月說起。

某日他到訪學校客席導師周思中位於元朗的農田,發現導師利用豆渣堆肥,細問下才知豆渣來自附近豆品廠。「原來香港有九間豆腐工廠。」羅治軒坦言以往連豆腐哪裏來都未為意,更遑論關心豆渣去向:「周思中告訴我,農場一個月的豆渣用量,只佔工廠一個早上所生產的豆渣。其餘竟全部丟棄!」
他一面揉搓面前豆渣麵粉糰,一面回想「食驗室」的誕生。




豆腐廠內的豆渣山,隔日便要用「吊雞」運往堆填區。


羅治軒找相熟的鴻記豆腐店供應豆渣,他期望日後街市每檔豆腐店也有自家豆渣饅頭出售。 


豆渣饅頭所需材料

一切要從今年一月說起。

某日他到訪學校客席導師周思中位於元朗的農田,發現導師利用豆渣堆肥,細問下才知豆渣來自附近豆品廠。「原來香港有九間豆腐工廠。」羅治軒坦言以往連豆腐哪裏來都未為意,更遑論關心豆渣去向:「周思中告訴我,農場一個月的豆渣用量,只佔工廠一個早上所生產的豆渣。其餘竟全部丟棄!」

出於好奇,他請導師帶他參觀豆腐廠,目睹震撼又難忘的一幕:「根本是一座豆渣山! 1斤黃豆可產 1.5斤豆渣,單是一間豆腐廠每日便可產約 3噸豆渣,隔日便要拖『吊雞』運走,每次 600元,一個月便 9,000元。以處理廢棄物來說,成本高昂。」

別看今日花錢扔垃圾,原來昔日豆腐廠將豆渣賣給豬場餵豬,不浪費更有進賬。「近十年香港養豬業嚴重萎縮,政府收回豬農戶牌照,割斷了這個可持續的生態循環,才造成不必要浪費。」羅治軒覺可惜,回家上網搜查資料,發現豆渣可當飼料和堆肥外,還是食物!日本人將它變美食,有豆渣曲奇、豆渣麵包,甚至有一門名為「豆渣料理」。

而選擇將豆渣變饅頭,背後是個有力原因─有效大量減廢:「豆渣饅頭是果腹食物,符合華人口味,營養豐富夠健康,男女老幼皆可食用,而且饅頭可塑性高,素或肉饅頭皆可。」他希望透過這個豆渣饅頭,讓豆腐廠認同豆渣有商業發展的潛力,投放資源開發豆渣料理市場,才是長遠而有效益的做法。

而選擇將豆渣變饅頭,背後是個有力原因─有效大量減廢:「豆渣饅頭是果腹食物,符合華人口味,營養豐富夠健康,男女老幼皆可食用,而且饅頭可塑性高,素或肉饅頭皆可。」他希望透過這個豆渣饅頭,讓豆腐廠認同豆渣有商業發展的潛力,投放資源開發豆渣料理市場,才是長遠而有效益的做法。

還有另一個,應該也算重要的原因,羅治軒尷尬笑說,他不諳烹調,饅頭,易做:「材料簡單,包括豆渣、中筋或高筋麵粉、水、糖和橄欖油,方法容易,麵粉過篩後,與所有材料混合一起,攪拌,再搓成麵糰,分小塊包裹成饅頭狀,最後隔水蒸 20分鐘便可。」唯一困難是掌握豆渣變壞速度:「冬天最多室溫放兩小時,夏天則一小時不到便變壞。」

至於味道?他叫我們猜猜。聞落豆香四溢,難道香滑軟腍?他搖頭笑說:「入口的確豆味十足,但口感有點粗糙,始終是豆渣,要再鑽研豆渣和麵粉的比例,看看能否令口感變滑。」難怪半年來,他不時往家政室做「食驗」。




羅治軒說外國有間餐廳「 Baolondon」,將饅頭升級變身型格食肆,說不定可成為豆渣饅頭的參考對象。


豆渣饅頭做法簡單:麵粉過篩後,與所有材料混合一起,攪拌,再搓成麵糰,分小塊包裹成饅頭狀,最後隔水蒸 20分鐘便可。


升級 設計重質

別看現在羅治軒為豆渣饅頭在家政室身水身汗,又替「豆渣食驗室」自組木頭車,如流動豆腐檔般,到處參加展覽,為計劃拍片、設計 Logo、開設專頁,宣揚升級豆渣食物。

原來,他想都沒想過自己會以環保為題,設計升級再造的產品。

「知道近年產品設計界流行 Upcycle,但我一直非常抗拒,覺得是環保潮流下設計師為做而做。」對於升級再造發下狠話,不屑語氣絕非意氣,他觀察到市場上的升級產品,不外乎將廢棄物料變椅子、吊燈,表面上是令垃圾變高檔,實際成效不大:「多少人願意購買升級再造的產品?問心,差不多價錢,你寧願買廢物做的椅子還是意大利製?無人買,設計幾好也無用。只是將一嚿垃圾變另一嚿垃圾,無助減廢。」

羅治軒之所以接受「升級再造」,除了因為發現了豆渣浪費的嚴重性,還因記起生活書院導師曾德平的一番話。

「一年前在這裏參加『生命成長營』認識曾德平,他是影響我和這個計劃最深的人。大學教產品設計着重商機,靠外形包裝賺錢。他告訴我,設計,是為解決問題,令世界更美好,應該融入生活,以人為本,而非為滿足人類無止境的慾望。 Everything is Product,不管是食物、廢物,還是一個意念,產品設計師都有責任以專長,關顧環境、解決社會當前面對的問題。」羅治軒相信沒有東西比食物對人類還重要,未來有糧食危機,堆填區又將爆滿,豆渣食物會是出路。







這架「豆渣食驗室」木頭車早前在「生活書院一周年紀念藝術展」展出。


曾德平是生活書院導師及核心人物,亦是羅治軒對產品設計的重要啟蒙者。

對產品設計有獨特一套看法,原來羅治軒口中這重要人物,不止是生活書院的核心人物,同時是香港理工大學設計系副教授,和視覺藝術家。這時剛好進家政室焗麵包的曾德平,走過來看看羅治軒的豆渣饅頭,同時與我們分享他對升級再造 Upcycle的看法。

「大部分人都誤解了升級再造 Upcycle。在未出現升級再造前,我們說 Recycle循環再做,即一張廢紙變再造紙。但問題來了,循環過程令紙的質素變得愈來愈差, Recycle變 Downcycle。所以後來才有了升級再造 Upcycle─提升循環再造的質素。並非將舊物改頭換面,然後賣個更高價錢便升級了。」
他指住爐頭上的一籠蒸豆渣饅頭說:「這個完全符合真正 Upcycle理念,廚餘升級,食物仍然是食物,甚至外形也似足一磚豆腐,踏實而不花巧。」這便是為甚麼邀請羅治軒參加展覽,同時在過去半年,無條件借出家政室讓他做實驗的原因。

羅治軒坦言,「豆渣食驗室」對自己的重要性也早已「升級」,超越一份功課,成為一項長遠計劃。他希望日後能透過參與展覽以及豆渣工作坊,讓大眾認識豆渣食物。最近他獲同樣研發本地豆渣變貓砂的初創企業 Woodlab支持,協助申請基金:「如果成功申請,或因而吸引到投資者,便可租工作室繼續研發,說不定日後有不同口味的豆渣饅頭,甚至其他豆渣食物。此外有企業支持,自然更易獲得豆腐廠的關注,發揮豆渣食驗的最大效益。」




羅治軒畢業後沒當上產品設計師,卻繼續鑽研豆渣食驗。


簡單幾個字便帶出「豆渣食驗室」的理念。


豆渣升級變饅頭,說不定是未來糧食危機的出路。

豆渣食驗室
http://www.facebook.com/okaralab 

它們都是豆製品……

 




黃豆


豆腐


腐竹


豆渣饅頭

撰文:王宇紅
攝影:潘志聰
鳴謝: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