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稱是「白宮認可專家」的災後心理輔導協會創辦人杜永政說,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是協會在內地合作夥伴。八月天津大爆炸後,中科院安排了當地心理學家,接受協會訓練。

壹搜調查

臨床心理學家 揭破「白宮認可專家」

Ads by Google

近年世界各地有大災難發生,香港一個叫災後心理輔導協會,都會派員到災區,聲言為災民進行心理評估及輔導。
協會近年愈趨高調,創辦人杜永政,曾經獲亞視頒發「感動人物」獎項,又獲得信和集團贊助辦公室,用以舉辦收費數千元的「災後心理輔導員證書課程」,培訓學員到災區做「治療」及藉此募捐。
不過,協會對外發放的訊息,以及杜永政宣稱的「白宮認可專家」資格,卻引起權威臨床心理學家的質疑。聯合國屬下組織更向本刊證實,已去信該會嚴正要求不要跟其扯上關係。

 

 

臨床心理學家胡潔瑩提醒一腔熱誠的市民,不要以為大災難後赴災區就必定「幫到人」,「普通人去到災區面對亂局,也有機會心理受創。」(高仲明攝)

近年曝光率甚高的災後心理輔導協會,在二○○八年四川大地震後成立,之後世界各地發生災難,例如:四年前的日本 311海嘯、兩年前的菲律賓風災、今年的尼泊爾大地震等,一臉鬍鬚、並非臨床心理學家亦無博士銜頭的杜永政都會帶隊到災區,聲稱評估災民出現創傷後壓力症( PTSD,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的情況,之後再與受過他訓練的學員,為災民提供心理輔導治療,未來數月仍將出團到上述災區。
疑點一:
天津發生大爆炸之後五日(八月十七日),杜永政稱獲中國科學院的邀請,到事故現場附近民居進行評估。他回來後,在八月廿一日舉行分享會提到:「我們為一百人做評估,大概有 45%的人有創傷後壓力症。」當晚和他一同到過天津的成員說:「我接觸到其中一對夫婦,他們的 PTSD,但凡見到一些車燈閃會開始驚,因爆炸時就算玻璃沒爆,那些人的屋都是突然紅了,之後再變白。」
九月十一日,杜永政在 facebook貼出:「災後心理輔導協會於八月派出了香港首隊心理救援專家隊,赴天津大爆炸重災區以及近日以電話方式跟進有關個案,按照聯合國及世界衞生組織標準進行災後心理評估,八月份評估報告顯示,約 47%災民患上『創傷後壓力症』,而九月份評估報告顯示,仍然約有 35%災民患有 PTSD,當中除了當地市民之外,亦有醫護人員、消防公安及多名港人。」
什麼是 PTSD?

學員報讀災後心理輔導協會課程之後,穿上綠色背心到災區做輔導。以今年十一月出發到尼泊爾的六日團為例,參加者除了要付團費五千五百元,還必須向親友募捐二千五百元。

香港心理學會臨床心理學組危急事故小組召集人、香港人道年獎得主胡潔瑩博士表示, PTSD的臨床定義,是負面情緒持續困擾超過一個月,因此在大爆炸發生之後數日,就說有四成人患有 PTSD,說法與臨床診斷並不相符。
「大災難發生後,人有不安是自然反應,如割傷手會痛一樣很自然,並不代表有病。英國國家健康與照顧卓越研究院( NICE)的國際指標,是大災難之後,要讓災民有一段觀察期( Watchful Waiting),意思是不要太早介入,將災民的自然反應病態化,以免負面標籤他們,令災民變得懦弱,妨礙他們的自然痊癒。」胡潔瑩說,難以一刀切指出觀察期要幾耐,但災民一日未去到安全環境,有不安感是自然的,因此外來人對災民最重要的支援,是物資、安全、居所,還有協助他們尋找親友、工作,讓他們重新回到正常軌跡,尋回生活的安全感,而非即時在心理上介入。
回應
杜永政指出,他所列的數據是災民患上急性壓力症( Acute Stress Disorder, ASD)的數字:「在學術的層面,那個應該叫 ASD,不應叫 PTSD,三至十日內發生的,統統都叫做 ASD。」他表示,以 PTSD說法代替 ASD,是為了配合聯合國的救援指引,在面對災民、傳媒或其他普通市民的時候,將一些技術性用詞轉做比較容易明白的用語。胡潔瑩則指, ASD與 PTSD不同,但兩者都應由受過醫學或臨床心理學訓練的專家診斷。
疑點二:
杜永政在分享會上,安排曾報讀他「災後心理輔導員」課程的學員,分享到訪尼泊爾地震災區的經驗。他的課程六堂收費四千八百元(每堂八小時),上完堂後考試合格,就可以到災區做「輔導員」,出團要自行付費,尼泊爾六日團,收費五千五百元,另外每名參加者必須向親友募捐二千五百元。上過堂去過災區的有老師、物理治療師、老闆等各行各業的人。
其中一名去過尼泊爾的學員指出:「去到每一個地方,通常我們會有兩個做法,我們去探當地的村民,我哋可能會逐家逐戶去拍門,亦都會有些地方,我們會在合適的場所, set up一個我們叫 clinic的地方,我們可以幫他們做治療,做 assessment,做 treatment。」
普通人都可做「心理治療」?

杜永政(左)稱,○一年在港大專業進修學院,報讀 Applied Psychology校外證書課程,之後跟了一名 NLP(身心語言程式學)大師,但拒透露名字。

胡潔瑩指出,外國發生大災難之後,香港的臨床心理學家去到災區,也未必適合即時做心理治療,因文化、語言的差異,「香港人看到他們呼天搶地,但可能在他們的文化,家人過世是要哭得大聲來表達傷痛。」她說,翻譯難以準確傳遞訊息,故以往香港專家的經驗,是訓練當地人做治療者的角色,「香港專家除非在災區駐守多年,否則很難落地即做輔導。」
至於正規的 PTSD治療,一般須由精神科醫生、臨床心理學家、社工進行,胡潔瑩舉例:「有因交通意外的 PTSD患者,最快的成功治療案例,是由臨床心理學家做四次、每次兩個鐘的認知行為治療。」換言之,專家也不會一次就成功令患者康復。
胡潔瑩提醒,大災難後很多人都一腔熱誠欲赴災區,「但真正的幫人,其實是要從別人的需要出發,而非自己的滿足感。做好心人也要理性分析,去到災區,食多災民一碗飯、飲多他們一支水,又是否真正幫到人?」
回應
杜永政指,絕大部分到過災區做心理救援的輔導員都認為自己真的有幫到當地災民,說:「我有很多數據說很適合!」
疑點三:
杜永政的單張,提及他的課程主題具 IASC救援指引。 IASC是「機構間常設委員會( Inter-Agency Standing Committee)」,屬聯合國轄下,負責協調各個人道主義機構,協會網頁亦放了 IASC的標誌。杜在分享會中曾向出席者說:「我們是 IASC的會員。」
此外杜永政聲稱自己是「美國白宮認可危機干預專家」,記者以分享會出席者身份問他時,他如此解釋:「 911之後就有一個金牌……即是有一些訓練,有一個金牌頒給我們,給一些臨床經驗超過一千小時的臨床心理學家。」記者問杜永政,他的「白宮銜頭」英文是什麼,他說「 International Crisis Intervention Specialist」,沒有直接回答與白宮的關係。
聯合國 IASC?白宮認可專家?

聯合國轄下負責協調人道組織的 IASC向本刊指,與災後心理輔導協會並無任何關係,已要求協會不要再放 IASC標誌在網頁。

IASC秘書處回覆本刊查詢,嚴正表明災後心理輔導協會並非其成員組織, IASC亦無接觸協會取得任何災民個案資料, IASC已聯絡協會,表明不能再放 IASC的標誌在其網頁。
記者向美國領事館,查問有關杜永政宣稱的白宮銜頭,發言人指未能找到相關資料,建議記者向杜永政查閱證書證明。
回應

杜永政(左)稱自己廿多歲才學小提琴,三年後神速考獲演奏級,但之後因無進步退出樂壇。他開辦的「管弦樂坊」有搞收費樂器班,供長者報堂,杜表演時會做指揮。

杜永政回應指,協會一三年到菲律賓救災,曾與 IASC的一些會員合作,後來收到來自 IASC的邀請,成為了該委員會的 ad-hoc member。他表示,他最常跟 IASC在菲律賓方面的負責人聯絡,但他指因時間關係,未能提供該名負責人的姓名及聯絡方法。
杜永政承認,「白宮認可危機干預專家」中的「白宮認可」是他自己加上去的,正式名稱應為國際危機干預專家。他表示,當年是由美國德克薩斯州的 Faith-based Counselor Training Institute,派專家過來香港,免費訓練他們:「我是有這個證書,有這個銜頭,再有一個金牌,這個金牌是美國白宮認可的。」杜永政表示,最近已聽從一位臨床心理學家朋友的建議,在名片上已經沒有再用「白宮認可」四個字,但他未有向記者展示其金牌。
曾患癌開音樂班

杜永政與拍檔張小玲(右),近年高調為協會籌款,更指要貼錢讓協會運作。

杜永政在協會 facebook貼出與團友到災區照片,提及財政時說:「每個月的開支大約四萬元,暫時每個月的恒常捐款得三千元,即另外的三萬多元是由我們的董事支付。你捐給我們的錢,會完全用於培訓心理輔導員,或資助心理輔導員在當地直接提供服務。」協會二○一二年,獲信和捐款廿萬元,並以八千元極度優惠價,讓協會租用信和筲箕灣海天廣場作為會址。
協會除了得信和撐,一三年還錄得八十三萬元捐款。另有近八十萬元收入來自搞課程和出團,可見是其運作支柱。開支則達一百四十四萬元,大部分用於災區輔導項目。但財務報表亦提及,一三年欠杜永政及另一董事張小玲四十一萬元、一二年則欠六十九萬元。杜永政表示,該筆欠款是他為該會支付的一些營運資金,除了來自外界的捐款和義工到災區的團費外,絕大部分的營運資金都是來自他經營的「管弦樂坊」。
杜永政近年接受傳媒專訪講及自己的故事:「幼稚園嗰陣,前面個肥妹有包百力滋,嗰陣屋企窮無錢買,佢又唔請我食,上堂嗰陣我除咗佢條裙,搶咗佢包百力滋,跟住佢冇返學,後尾仲轉埋校。」、「中一拎住支氣槍,喺京士柏匿埋射真光啲女仔。其實我真係令唔少同學得過 PTSD,哈哈!」
拒絕公開年齡的杜永政,有過不少傳奇經歷。他是基督徒,八九年返教會時自言為了溝女,至九二年患上肺癌之後痊癒,就開始投入教會工作,幫黑社會成員戒毒。中五畢業後他在仲量行當了三個月信差,之後轉為文員,再跳升做研究部物業分析員,之後做埋 IT部門主管,聲言當年梁振英的研究報告他有份出力、也幫過 CY修理電腦。
杜永政又稱,廿多歲才學小提琴,半年之後成功獨奏三十二分鐘的《梁祝小提琴協奏曲》,三個月學會五百多首歌、三年後考獲演奏級。但他在另一個訪問中又指,學琴第三年發現自己沒進步,「手指長硬了,有些動作做不了,慢慢退出樂壇。」杜永政現時開辦私人公司「管弦樂坊」,舉辦樂器課程,每月收費六百元,上課地點就是災後心理輔導協會,指協會是受惠機構。杜永政不是音樂導師,但間中會做指揮。
對於上述種種疑點,杜永政只透過電話口頭回應,拒絕面談及以電郵回覆。
撰文:關冠麒、盧曼思
攝影、攝錄:李育明
資料:鄭詠欣
news@nextmedia.com

文章標籤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