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賭業持續不景氣,博彩收入連續十五個月下跌,賭場人山人海的場面已不復見,四圍都是吉枱。場面冷冷清清,荷官也悶得打呵欠。

壹號專題

賭業大崩潰

Ads by Google

澳門過度依賴大陸,當中央一開始反貪,賭客銳減,澳門立即陷入困境。
賭廳由高峰期四百多間,急減一半剩得二百多間,不論荷官還是疊碼仔,都面臨冇工開,仍在支撐的廳主也在苦苦經營,但客源一天天減少,欠數走佬的債仔一天天增加,整個賭業看不到明天,大家互相埋怨。澳門博彩收入年年創新高的神話終破滅,逆轉連跌十五個月。沒有了一班土豪大客,最受影響的是專賭大錢的貴賓廳。
水一退沒穿褲子的便現形,貴賓廳連環爆煲,也揭露出賭廳多年來以高息吸引客人存款,再將存款借給賭客賺取利息的陋習,賭廳缺乏監管,當好景時問題不浮現,一遇危機,便環環相扣互相拖累。
本刊走訪澳門多個廳主、賭場從業員、債仔或賭廳存款人,詳細拆解澳門賭業危機,他們都是叫苦連天。本月中,永利酒店內的多金廳出事,財務總監挾走二十億元,導致大批苦主示威。業界人士警告,多金事件只是冰山一角,大家都擔心隨後會出現骨牌效應,澳門賭業有可能走向終極崩潰。

 


有人這樣說,澳門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因為當地賭業,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困境,情況可能比回歸前的江湖廝殺更惡劣。
澳門博彩監察協調局早前公布,八月份博彩毛收入一百八十六億元,按年跌 35.5%,低於澳門政府預計的界線二百億元。而今年首八個月博彩毛收入,累計為一千五百八十八億元,而賭收亦連續十五個月下跌。賭業不景,首當其衝是專賭大錢的貴賓廳。少了內地豪賭客,貴賓廳生意大幅下跌。
最高峰時,全澳門有四百多間賭廳,但由去年開始,很多撐不住而結業,現在只剩下二百多間,澳門賭業,明顯已進入冰河時期。
向華強受牽連

上週四,一班多金苦主到永利酒店外攤開橫額請願,要求「向華強」出來與他們對話。

賭廳連環爆煲,本月中輪到永利酒店內的多金賭廳出事,該廳發生懷疑虧空公款事件。據知該賭廳一名年約五十多歲、名叫 MiMi的財務總監,被指涉嫌「穿櫃桶底」,私下取走賭廳約二十億元後失去蹤影。
這筆款項,有六億多是六十多名客人的存款,其餘是賭廳的資產。事件曝光後,大批客戶跑到該賭廳,希望能提取存款和轉碼,但都不得要領,一班客戶都擔心存款會凍過水。
上週四,大批苦主為了取回存款,先後到多個政府部門遞交請願信,又報警求助。「貴賓廳無法無天,詐騙客戶存款。」他們帶齊橫額在永利酒店門外抗議,橫額更寫上向華強名字,他們除批評向華強不予理會外,也批評澳門政府對賭廳監察不力,未有協助苦主解決事件。
一班苦主都希望政府嚴格監管中介人(疊碼仔)業務及認真調查今次事件,並要求與永利及賭廳老闆對話,追討應得存款。
月息兩厘好吸引

涉嫌虧空二十億公款的多金貴賓廳財務總監周玉媚( MiMi),有消息說她本月八號晚上離開澳門到香港後人間蒸發,其家人亦已報警求助。

其中一名六十歲苦主游先生,是退休人士,曾任職賭場公關。三月時,在朋友介紹下,得悉多金提供每月兩厘息存款回報,於是他向家人集資了三十萬,每月利息達六千元,「諗住賺啲生活費同醫藥費。」直到八月,他一直也收到利息。他說出事後,每晚都失眠,力斥對方無人性,希望政府和永利負責承擔他損失。
而五十七歲做疊碼的田姐告訴記者,她二月時存了三百萬到賭廳,方便大陸和香港的朋友來賭錢,「筆錢係用間屋抵押出來嘅資本,每月需還款兩萬多,依家都唔知點算。」
「其實多金呢件事只係冰山一角,因為澳門大部分賭廳,都有變相收取客人存款,如果唔係邊有咁多錢周轉呀。所以未來日子,好可能陸續出現同類事件,又或者已經發生咗,只係無人知。」據知,由於每月賺高息,很多存款人也知道是貪心出事,當有人捲款而逃後,不少人啞子吃黃連無法出聲,這次肯走出來抗議的多金苦主,已算異數,但大部分仍是極不願容貌曝光。
疊碼仔阿龍表示,澳門賭廳一向有收取客人存款的制度,雖然是零監管,但多年來不曾出事,想不到現在卻爆完又爆。
年利率三十六厘

多金貴賓廳事件涉及六十多名苦主,當中存款額最高的達一億元。

阿龍表示,澳門不少賭廳為吸引客人存款,並利用存款再向賭客貸款,於是不惜開出月息一至三厘的優厚條件。如以三厘息計算,存入一百萬元,每月派息三萬,每年就可有三十六萬利息,十分可觀,於是能吸引不少賭客和市民,甚至賭場職員都願意放棄銀行存款,將錢存入賭場。
不過,阿龍卻認為存錢入賭廳,要承受相當高的風險,但市好時人人這樣做,也沒有人去考慮風險。「幾年前澳門賭廳財源滾滾來,好多人覺得個賭廳咁大咁旺,點會走人數,所以就算好多賭廳疊碼仔,只係用 WhatsApp、 WeChat來吸引人存款集資,好鬼兒戲,但都依然大把人信,而政府又唔會理。」
一旦爆煲,集資人走佬,存款人才發現集資人並非真正廳主,而賭廳也會否認與集資人有任何關係。「通常集資人都唔會係廳主,而係廳主身邊人,而集資時廳主又唔會出面否認,故所有人都相信是賭廳在進行集資,直至中間人走佬,賭廳否認有責任,存款人先知瀨嘢。」
而客人存入的款項,一般會成為賭廳中活躍放債人的流動資金,再轉借給其他賭客,務求賺取更高的利息,「所以好多人以為存錢入賭廳好過癮,其實你呢頭入錢,轉頭已俾人攞去用。」阿龍又說,雖然這種做法已運作多年,一直都沒有出事,當集資人從貸款中獲得回報後,立即再分派利息,整個遊戲便一直持續,也沒有人懷疑。
直至內地打貪,高官賭客的資金鏈一斷,上游無水,集資人無利息可派,而借款人又紛紛走佬,或被「反貪」凍結身家,集資人只得選擇走佬一途,這個音樂椅遊戲也宣布結束。
假身份開賭廳

內地打貪令澳門賭業陷入困局。入夜後,不少賭場門口都顯得冷冷清清。

早前曾接受本刊訪問,爆出賭業種種黑幕的賭廳廳主何大志認為,集資問題只是賭業危機其中一環,另一危機是,部分賭廳廳主只是「人頭」,代大陸人出面登記成廳主持牌人,本身完全無財力,就像色情場所的「 keeper」一樣,倘若大陸人出事失蹤,整個賭廳便「渣都無」。
何大志指出,存錢進賭廳這種做法,也一直發展得不太健康,如政府再不重視事件,會變成計時炸彈,「借人身份證都可以開賭廳,隨時出事,政府都應該注意,修訂法例。」何大志更認為,政府要加強對廳主監管,不應任由他把責任推卸其他股東身上,「錢放喺賭廳內,如真係伙記出蠱惑,我哋(廳主)都必須負責,此乃信譽問題,牙齒當金使。」
何又呼籲市民,不應貪取高息擺錢入賭廳。「有啲細廳出到兩厘或以上,根本唔健康,唔使考慮。佢哋多數係吸納啲唔了解情況嘅內地人。」他又說很多細廳根本不夠資金,所以會將客人的存款借給其他人,「當然最好個債仔輸清光,賭廳又賺利息又賺到數。」
廳主也是苦主

何大志現時仍持有約一百五十萬金麟貴賓會的泥碼,但澳博拒絕用現金贖回,他批評澳博做法不合理。

何大志本身經營的金麟廳,去年因種種問題結業,可算是這場賭廳結業風暴最早一批倒下者,他表示深受其害,就算賭廳結業後仍然麻煩纏身,包括澳博不肯向他兌回賭廳滾存的泥碼,使他損失更加慘重。「澳博要我哋結業,逼我哋走,泥碼又唔退回俾我哋,咁樣啱嗎?呢啲錢(籌碼)就等如現金㗎!」
經營賭廳三十年,何大志認為現時最難搞,除了客源減少外,如何收回欠款也是令人十分頭痛。「經濟好時,當然大部分人有借有還。但依家好多賭客唔還錢,即使簽了借據,但不少債仔返回國內後賴賬,借據就失去效力,因為國內政府唔承認呢啲欠單。」
他說其他國家也是這樣,很多都不承認欠單的合法性。「我試過有一個泰國客欠我錢,雖然有借據,但泰國政府都唔理,合法途徑收唔到。」由於地頭不夠債仔熟,很多時派往外地收債的賭場職員,還反被債仔在當地挾持甚至恐嚇,完全無計。
他希望賭場的債務條例能夠國際化,澳門政府出面游說,讓其他國家能夠承認並聯合執法,以保障賭業的放債正規化。
他說過去也存在走數問題,但有生意時,就可以利潤填回爛賬,拉上補下。「例如一年賺五億,就用一億來填回欠債,大家股東分少啲,都叫維持到。」不過一旦賭客大減,就無法再維持了。
茶水要收錢
賭業不景氣,也反映在其他細節上,近日有賭場開始節省開支,連以前向所有人提供的免費茶水,也要取消。新葡京兩週前已停止提供免費茶水予沒有賭錢的客人,記者曾向職員索取樽裝水,職員隨即問記者坐哪張枱,查看是否有「幫襯」下注,並說:「唔好意思,公司新政策,如果無下注賭錢,係唔會提供飲料。」
據廳主透露,澳博也向部分廳開刀,並發出通告,詳列客人和員工的食物收費表,咖啡一杯盛惠六十元,雖然賭客毋需付款,但成本算在廳主頭上,要向澳博找數。
澳門多年來一向標榜不炒荷官的,也因為近來市況太差,而要求荷官轉職。
據悉,新葡京有部分荷官已被安排調到行政部工作,負責向客人推銷貴賓卡。如持續多月未能達標,便要收警告信,收到三封以上有可能被炒魷,「咁樣搞,擺明要班荷官自己走啫!」疊碼仔阿龍說。
記者上週向新葡京荷官查問,他們承認有同事被調到行政部工作,甚至轉任保安。

新葡京職員向記者表示,公司已推出新政策,不會向沒有下注賭錢的客人提供免費飲料。

澳博旗下貴賓廳早前接獲通知,在貴賓廳工作的職員,喝飲料需要收費,更印有價目表。
廳主也要發窮惡

丁小姐聲稱被集美集團主席林積恐嚇,要她簽下欠單代客還債,更由五十萬變成九千多萬。

賭場職員難撈,廳主也想盡辦法收回昔日舊債,幾十萬欠款竟變成九千多萬,極其荒謬。
本刊收到一個懷疑賭廳廳主發窮惡的投訴個案,年約四十歲的丁小姐,聲稱十年前替集美集團主席林積的賭廳做疊碼仔拉客,其中一名客人簽了五十萬欠單後無力償還,事件最後亦不了了之,丁女之後也沒有再做疊碼,轉行其他職業,也沒將此事放心上。
今年八月,丁女與林積再碰頭,丁說林忽然再提起欠債五十萬客人一事,並叫職員拿出欠單,要丁女簽名「孭飛」。丁女看清楚欠單,銀碼竟然變成九千多萬,「係客人欠錢,唔係我,點解要我簽?而且九千多萬點樣計出嚟?」丁女被嚇個半死,要求和林積當面對質,但被職員阻止,她更稱被人以黑社會方法恐嚇。
記者致電林積求證,他承認有向丁女追債,但堅稱只是追五十萬,並非對方聲稱九千多萬,還力斥丁女有精神問題。「欠債還錢,疊碼仔有責任孭起客人條數。」至於對方指他用黑社會手法追債,他立即否認,「我點會做呢啲嘢,熟悉我嘅人都知我唔會用黑社會手段。」他又懷疑有人「𢱑撈」不成而誣衊他。
林積亦承認,現時賭業環境的確不太好,「我都減咗兩三成疊碼人手,到環境好先請番囉!」
官員要引咎辭職

內地客大幅減少,加上債務拖累,賭廳出現結業潮。澳門賭業,正處於前所未有的困局中。

面對目前賭業困局,澳門立法會議員高天賜警告稱,多金事件如不妥善處理,將會產生骨牌效應,因為不少賭廳其實都有同樣問題,如沒有解決方法,整個澳門都會動盪,引起市民恐慌。
高天賜又說,今次出事的賭廳在永利內,所以永利也有一定責任,因為酒店內每個賭廳的按金,也扣在永利手上。賭廳怎樣運作,永利是一清二楚,「無可能話唔關佢哋事。」而澳門政府也有責任,「政府有責任去稽查和監督賭廳運作,今次明顯出現嚴重疏忽。如事件發生喺其他地方,相關官員一定要引咎辭職。」
另外,他又說不少賭廳靠借貸來解決債務,遲早出現爆煲情況,「少咗內地客,賭廳已經唔夠蓋去冚啲煲,所以要靠吸納街外存款,目的係將收入同支出取得平衡。但呢種方法未必能維持長久,始終要解決債務問題。」他要求政府應重視賭廳借貸問題,加強監管。
澳門這次賭業風暴,來勢洶洶。由於各間賭廳之間關係千絲萬縷,賭廳與賭廳之間可能也互有債務,若然處理得不好,牽一髮動全身,澳門賭業隨時會大崩潰。
撰文:艾馬、程志康
攝影:王晴、韋平
news@nextmedia.com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