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願上鏡的陳家富(左),現職自由攝影師,有時寫電影劇本,月入近兩萬元,低過金都時期少少,但有更大發揮空間。

坦白講

金都血淚

Ads by Google

陳家富(筆名),廿八歲,婚禮攝影師,曾受僱太子金都商場一間鋪頭兩年多。金都是香港人熟悉的平價婚禮主題商場,他在當中見盡麻煩新人、荒誕老闆,見識過工廠式運作背後的血淚,最近在網上寫下《金都•婚攝•血淚史》。

你哋結婚嘅大日子,我就做到有氣無定透。我明白結婚一生人一次,呢場大騷一定要勁精彩,咁我咪喺女家影多幾個飲茶 shot啦,點知去到男家,奶奶就黑晒面,話我誤咗吉時。好啦,到我鬆手啲,又被人投訴相少。香港人就係咁,咩都要快,一唔滿意,投訴囉。
我被人鬧算小事,有個行家,想影得靚啲,就叫奶奶飲多次茶補多幾張。點知奶奶突然發老脾話:「攝影師都飲啦!」之後就將杯茶灑落地下,奠酒咁款,行家即刻拉隊走,幫你影多幾張啫,唔使死嘛,唔好以為結婚大晒。
你以為客人惡死,其實老細仲抵死。嚟得金都,唔好咁天真以為蔗渣價錢,可以有燒鵝水準。
婚禮多數早拍晚播,朝早拍完接新娘,晏晝傳片返公司俾老細剪。第一日返工,我唔敢怠慢,指揮新郎同班兄弟走位,又特別拍多幾個分鏡,諗住咁條片先好剪。
晚宴上,我嘅處男作面世,點知個熒幕就傳來:「新郎哥,一二三,開始行……」咦,點解我把聲冇被 cut走?接下來十幾分鐘,我無眼睇,連啲客嘅眼神都唔敢望,救命!
冇誠意
金都間間婚攝,傳單都係寫到天花龍鳳:電影分鏡技術啦、高清精華片段啦。結果?變成好似閉路電視隱蔽拍攝咁。我原先諗住條片可以感動全場,但歸家路上,眼濕濕嘅,係我。
老細為搵多兩餐,乜都夠膽死。鋪頭有個招牌攝影師叫 Ben,佢有心又勤力,試過同時有三個客都搵佢。阿 Ben唔得閒點算?老細照殺錢照收,然後同另外兩個攝影師講:「你聽日個名叫阿 Ben啦吓。」最後竟然過到骨,究竟係老細剪片剪得好掂,定啲客唔識睇,我唔明。
金都乜都有可能,客人話要荷李活史詩式製作、或者王家衞《花樣年華》懷舊感,噏得出老細都話得,平均每單收八百至千五蚊,旺季時可以接廿幾單。大部分師傳嘅工作態度,好獅子山、工時長無問題、有單密密接。但我,唔覺得咁就係正。
我大學讀電影,去過大台新聞部做剪接,亦寫過吓劇本。入金都諗住搵快錢,但兩年幾來,老細冇料到,客人唔識貨,以為密密做有賺錢就得,但乜嘢係誠意、質素,呢個工廠式運作,我頂唔順。
我同其他後生仔一樣都會問:理想,點解要賤賣?
撰文:莫志樑
攝影:高仲明
攝錄:李育明
news@nextmedia.com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