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資產回報率,不是問題。所謂共享經濟帶來最大的衝擊,是對我們一直以來對產權和自由的認知和理解。

壹擋專政

共享經濟爭議核心是產權和自由(2015/10/1)

Ads by Google

假如不是 Uber事件,共享經濟( Sharing Economy)應該只會在小眾知識分子的話題中出現。
共享這個定位,的確很是令人神往。尤其是那些對資本主義深深不忿的人,私產是不道德的,共享才是人類社會的未來。我不知道是哪位高人想出了「共享經濟」這個詞語,但毫無疑問這四個字比起「私有產權」和「資本主義」更加有市場,更易令人受落。

共享經濟的意義,就是將閒置了的資源拿出來圖利;其實這個概念跟資本主義沒有什麼兩樣,都是利之所在,各取所需,各盡所能。
舉例說,我在家中收藏了過千隻電影 DVD,我總不可能每分每刻都在看電影;假如我將這些 DVD拿出來租借,賺點零錢,其實這就是共享經濟的最基本形態。不過,電影版權持有人,應該不會希望我會這樣去剝削他們的利潤。從前,電影 DVD有分商用租賃版和自用版,前者的售價比後者高,也是電影版權持有人如何去將相關的「租值」袋袋平安。
科技的進步,讓產權持有人可以用更有效的方法,去賺取更多的收入。又以電影租賃為例,假如我剛才提出的 DVD租賃以網絡平台進行,租金的收入由 DVD擁有人和版權持有人以某個合理的比例攤分,結果又會否成事?當然,時至今日,已經有不少科網企業如蘋果和亞馬遜等,都有付費的電影串流服務,租賃 DVD已經過時。我只不過想以這個不存在的假設例子去說明,所謂的共享經濟只不過是更有效地使用技術,提高資產回報率。
提高資產回報率,不是問題。所謂共享經濟帶來最大的衝擊,是對我們一直以來對產權和自由的認知和理解。
又以影碟為例,那一千多張影碟是我的財產,這一點毋庸置疑。可是載於影碟中的電影,版權卻是屬於別人的;我將影碟交予別人,會觸犯了版權法,那麼那張影碟仍然算是我的嗎?法理上的理解是,我對影碟的產權,並不完全。自由主義朋友當中,有不少對版權都咬牙切齒,因為他們覺得產權應該是絕對完全。我雖然不認為產權必須完全,但那條界線必須要絕對清晰,而且產權的界線怎樣劃分,也有一定的邏輯依據。
影碟有物權和版權的產權相關性,但其他的資產,也有因為政治衍生出來的產權不完全現象。以每個香港人都視為終極儲蓄的住宅單位為例,用來作短租用途的話,就會觸犯旅館業條例的限制。市民擁有的私家車,在現行法例下不得載客取酬。除了從產權角度看這一連串現象,更根本的問題是,究竟市民有什麼自由去做什麼。比如說,我們每個人都有自由到街市去買材料做晚餐,可是替別人買材料做晚餐,卻要拿食品工場牌照。各種各樣的法規限制,背後都有其一定原因,但時移世易,說不定有些限制已經不合時宜。
雖然技術進步明顯解決了不少舊法規所針對的問題,社會也有一定的共識,可惜是政府在再大的壓力之下,都傾向保守現在的狀態。說到底共享經濟帶來的矛盾,其實也是資本主義自由市場和規管的矛盾,除了是個別行業和服務的開放,也是場政治意識形態的角力。


李兆富
公共事務顧問及時事評論員,自由市場智庫獅子山學會創會成員。

作者 Facebook專頁: www.facebook.com/LeeSimon.hk
(李兆富)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