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ernal vigilance is the price of liberty.

壹觀點

不避爭議直斥其非(2015/10/1)

Ads by Google

張曉明「不迴避爭議」,提出跟香港人核心價值觀格格不入的「特首超然行政、立法、司法論」,社會上下為之嘩然。


終審庭首席法官馬道立第一時間援引《基本法》,言簡意賅,戳破「超然論」之謬:「第一就是司法獨立,司法獨立在《基本法》裡面是有規定的,請大家看看第 2條、第 19條同第 85條,第二,《基本法》第 25條,規定人人在法律面前平等。」
馬道立的前任、特區第一位終審庭首席法官李國能說得更直接:「在法治之下,任何人,不論他的地位有多高,都不能凌駕在法律之上。」
道理清楚不過,可無礙香港的梁愛詩及大陸的饒戈平以《基本法》專家的口吻,指香港「某些法官」不懂或錯誤解讀《基本法》。他們「迴避爭議」,沒有言明是哪些法官不懂《基本法》、誤解了哪些章節。
對這些唯我獨尊的「專家」,前大律師公會主席石永泰直斥其非:「內地不斷有高官、學者透過不同的渠道,用一些完全不恰當以及家長式的方法,說一些與我們的生活方式和價值格格不入的東西,真的令我們感覺不是太過良好。」
《基本法》之設,原是要藉着「一國兩制」紓緩兩地格格不入的生活方式和價值觀。可是自過渡那一刻起,「家長」們即不斷以「先有一國方有兩制」、「國家安全」大於兩制、「特首超然三權」等歪理,削弱《基本法》許諾的「高度自治」。
像石永泰說的,「香港就在內地旁邊」,除了祈求「家長」體諒香港人的感受,如何消除兩地的「磨擦和衝突」是個棘手難題。為了強化有緩衝之效的《基本法》,李國能主張在司法系統引入「外國勢力」——從二○四七年起將終審庭的海外法官恒常化。
《基本法》八十二條規定,終審庭五位法官中,「可根據需要邀請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的法官參加審判。」澳洲及英國最高法院的首席法官先後當過終審庭的非常任法官。饒戈平認為此乃過渡措施,應予取消;李國能則主張以此為「永久安排」。
除了有助擴闊終審庭的經驗、視野,李國能指出海外法官之設,既贏得「香港市民和國際社會的信任」,更「有助加強對維護司法獨立的信心」,着實體現了「一國兩制」的獨特概念。
中共對「外國勢力」從來怕得要死,將海外法官恒常化,何異於與虎謀皮?抗衡中共踐踏《基本法》之道又莫非依張曉明所言,不避爭議,像馬道立、李國能、石永泰那樣直斥其非?
沒有錯,自由的代價,是夙夜匪懈、時刻捍衞—— Eternal vigilance is the price of liberty。七百萬人都責無旁貸。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