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坤留台期間居於妻子娘家住所大豐松園,警方翻查案發當日的閉路電視片段,發現黃坤被人帶走時沒有求救或反抗,自願登上對方的車輛。

壹號頭條

黃坤神秘失蹤 台警查自製綁架案

Ads by Google

香港上市公司東方明珠石油主席黃坤涉嫌串謀詐騙,卻一直聲稱腰傷留在台灣治療,未有返港受審,最近更於新北市神秘失蹤,在妻子娘家門外被人帶走,音信全無。
表面上是一宗綁架案,但有知情台灣探員透露,警方翻查案發現場閉路電視片段,發現黃坤跟帶走他的一行人,站在車旁聊天約十分鐘,沒有求救或反抗,而是自行上車,似乎與「綁匪」早已認識,不似被人脅迫。
黃妻報案後兩日再通知警方,稱有人致電她,指黃坤曾於投資事上導致他們損失,「必須拿六億美金出來賠償,才讓黃坤回家。」然而,警方發現她提及的該通勒索電話,根本不存在,警方的調查方向立即由擄人勒索,改為是否有人自導自演綁架案。

 

 

治療腰傷期間,黃坤曾被拍到溜出醫院,與妻子到附近吃牛肉拉麵。(讀者提供圖片)

廉政公署前年十月起訴當時六十五歲的黃坤,以及前副主席劉夢熊等四人串謀詐騙及洗黑錢等罪名。黃坤其後透過律師向法庭呈上醫生證明,聲稱因傷要在台灣治療,遲遲未有返港,法官決定分案處理,有關黃坤的控罪至今未能審理。
由於台灣與本港沒引渡機制,當時已有金融圈中人猜測,黃坤未必返港受審,甚至打賭他會否回港。有人認為他想先「參考」其他人會否罪成,才決定是否回港出庭。最終其他三名被告,只有劉夢熊脫罪,另外兩人罪成判囚。
疑識綁匪 被帶到漁港
今年九月二十日,黃坤在新北市新店區大豐路大豐松園住所外被人帶走。兩日後,黃坤的台籍妻子王綺霞與其姐姐到附近的江陵派出所報案指黃坤失蹤。本刊記者九月二十六日到該派出所查詢,一名警員指警方已掌握一定線索,「順利的話,這幾天就能破(案)。」但拒絕透露詳情。新店警察分局亦對記者稱,案件已交由刑警大隊統籌,該分局亦有三至四隊人員協助緝兇。

黃坤失蹤後四天,妻子王綺霞向警方表示收到綁匪索取贖金的電話,警方調查後卻發現根本沒有這一通電話。(讀者提供圖片)

知情台警對台灣《壹週刊》透露,王綺霞報案時說丈夫遭綁架,「她稱丈夫上午九點多離開家後就一直失聯,撥了數通電話給他,但手機都不通,由於丈夫跟人有一些投資糾紛,所以懷疑他遭人擄走。」但她稱未接到勒索電話。對台警而言,一般綁架案肉參失蹤不久家屬就會急於報案,也通常很快收到索贖電話,黃坤的情況明顯不同。
警方翻查附近閉路電視片段追查黃坤下落,更發現很多不合理之處,包括黃坤被帶走前,跟「綁匪」站在車旁聊天約十分鐘,其間沒有求救或反抗,之後自行上車,不像遭人脅迫。警方發現接載黃坤的車輛駛走後,有另一部可疑車輛尾隨,黃坤所乘車輛南下,在台中沙鹿交流道一帶轉上高速公路,另一輛車則北上。
警方到沙鹿調查,發現黃坤一行人稍作停留後,直接驅車至台中梧棲漁港一帶。知情台警稱,一般綁架案綁匪通常將受害人藏在山區,而非今次帶到有海上警員巡邏的漁港一帶。
巨額勒索 電話不存在
黃妻報案兩日後向警方稱,有人致電家中說要「拿六億美金出來賠償,才讓黃坤回家」,但對方沒交代支付贖金方式。若綁匪要求現金,換算台幣約兩百億元,鈔票重量超過一噸,根本難以運送。警方其後發現黃妻提及的該通勒索電話根本不存在,已經將調查方向,由擄人勒索改為是否有人自導自演綁架案,更已將相關情形通知本港廉政公署。廉署發言人接受本刊查詢時稱,不評論個別案件的案情。
黃坤以腰傷為由向香港法院申請押後審訊。但事實上從去年十一月住進中興院區的他,其實行動自如,不但常換上便服,步行到醫院附近的台北捷運地下街美食區吃牛肉麵,偶爾還會一個人下樓抽煙。
台灣《壹週刊》取得黃坤住院的影像記錄,從外表看不出他有腰傷,行動甚至比一般年輕人敏捷。只是當香港法院準備開庭前的一段日子,黃的病情似乎都會惡化,雖然一樣會外出,但身上開始多出枴杖、護腰等物。
住院期間,黃坤不忘公事,除了有看似公司職員的人,固定到醫院拿文件給黃過目外,他也常與人約在醫院附近的咖啡店談事情,直到今年二月農曆除夕當天,他出院搬進老婆娘家後,才慢慢減少與外界接觸。

周顯今年二月曾到醫院探望黃坤,更替他拍照供香港傳媒刊登。
(周顯提供圖片)

黃坤曾在台北市聯合醫院中興院區療養,他所住的七樓復健病房護士說:「他平時一個人很安靜,沒什麼說話,亦不見有品流複雜的人探訪他。」

江陵派出所的探員憶述,王綺霞和其姊前來報案時,兩人表現得很擔心。
不公審訊 黃稱受迫害
雖然台灣警方估計黃坤可能自製綁架案,或與逃避返港受審有關,但黃坤的好友周顯透露,黃一直對案件非常樂觀,向身邊所有朋友都表示會返港受審:「佢認為自己會打得甩單官司,覺得係不公嘅審訊,政治嘅迫害,佢有信心香港司法會還佢一個公道,對每一個朋友都係咁講,佢會抗爭到底。」
周顯憶述,二月到台北探望黃坤,他因閃避車輛傷到舊患,要接受物理治療,才不能返港。黃妻是台灣人,理論上他可申請居留權留在台灣。他認為「如果佢好開心留喺台灣,唔返嚟應訊,香港政府都奈佢唔何,但如果佢自導自演被綁架,備咗案,變咗全台灣都搵緊佢,反而節外生枝。」黃坤一向是朋友圈中大阿哥,他最有錢,亦很照顧朋友,「雖然佢依家唔係最有錢,但我哋都好尊敬佢,叫佢做坤哥。」

周顯是黃坤的好友兼「麻雀腳」,他相信黃坤不會逃避香港審訊。

黃坤「落難」身在台灣時,曾向身邊朋友廣發短訊,內容是「以利相交,利盡則散;以勢相交,勢敗則傾;以權相交,權失則棄;以情相交,情斷則傷;唯以心相交,方能成其久遠。……感觸良多,分享給好友們,黃坤致意」。黃坤疑財務出現問題,可能因失「利」而自覺失去權勢,難免感觸。
本刊記者曾到黃妻娘家所在的大豐松園,希望找王綺霞受訪,卻只有一男一女應門,自稱黃坤親戚,指黃妻不在家便關門拒訪。外界曾形容大豐松園是豪宅,記者現場視察,該區只屬傳統小區,黃坤的住處亦不算豪華。黃坤失蹤前經常到附近便利店及咖啡店閱報「打躉」,有認得他的咖啡店東主形容他沉默寡言,亦有麵店東主指經常見黃坤獨自路過,最近數月才開始持枴杖,似乎身體變差。
真相未明 法庭可再等

東方明珠石油 2010年收購美國猶他州油田資產涉及詐騙及洗黑錢案,女商人翼小紅和東方明珠副財務總監葉瑞娟罪成,分別判囚七年及五年,劉夢熊則脫罪。

黃坤被控串謀詐騙港交所、公司股東及準投資者逾五億元,在向美國公司收購油田時犯法,同案兩名女被告葉瑞娟及翼小紅早前分別判囚五年及七年。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相信,警方及律政司會多等一段時間,以了解事件發展,「如果佢真係所謂棄保潛逃,法庭有權喺佢缺席下繼續審訊,如果佢係被人挾走咗,相信法庭會等,否則佢冇一個公平審訊。」
同案脫罪的劉夢熊表示,早前忙於應付官司,已一年沒見過黃坤,看新聞才得知事件,對於帶走黃坤的人是什麼人或目的何在,他毫無頭緒,但希望黃能平安歸來。代表黃坤的大律師黃延光亦稱「希望佢吉人天相」。
廚師變身百億富豪

事業處於高峰時,黃坤曾一擲三億七千萬購入山頂豪宅「天比高」。

黃坤又名黃煜坤,深圳寶安西鄉人。中學畢業後曾當運豬工人,六六年偷渡來港在茶餐廳當侍應,後加入酒店學廚,二十五歲晉升行政總廚。曾在怡東、希爾頓、喜來登、葡京等酒店當過大廚,亦曾為李嘉誠、包玉剛等炮製餐宴,外號「大廚坤」。
兩遇股災 身家勁縮水
黃坤八五年以十五萬資本創立明珠興業,專注發展酒店和地產項目。八八至九三年間開始炒賣短期物業,包括跑馬地麗都酒店,又促成京華酒店交易等。並與羅家寶和羅兆輝等合作炒賣信德中心聯邦酒樓和尖沙咀重慶大廈。
九四年明珠興業以每股一元招股上市。兩年後,黃坤分別以三億七千萬元及五億四千萬元購入山頂豪宅「天比高」及「創世紀」,「創世紀」成交價更被列入健力士世界紀錄成為當時最貴獨立住宅。其時明珠興業市值升至三百億,黃坤身家暴漲至過百億。
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吹襲,股樓急瀉,明珠興業股價大瀉。淪為銀主盤的「天比高」賤賣予藝人周星馳,「創世紀」則轉售予商人許榮茂。及後明珠興業轉型為科網公司,易名為明珠興業網絡,先後入股十多間科網公司,並部署分拆,可惜○○年科網泡沫爆破。黃坤最終在○一年底辭任公司職位,並出售大部分股份。
公司轉手後,黃坤開始涉足科技、電訊、皮革、物流、醫藥等多個行業。○三年,黃坤在羅家寶支持下復出,轉戰資源和能源業,以七百多萬認購大華國際約兩成新股,並擔任主席,公司改名為東方明珠實業,但兩年後辭職並出售股份獲利過億。○六年他透過旗下公司,以五千萬元入股招商迪辰,將公司改名為東方明珠創業,主攻內地及歐洲能源及資源行業,一一年再易名為現時的東方明珠石油,專注資源業務,亦種下惹上官非的禍根。
撰文:李啟發
攝影:鄒潔珊
資料:鄭 靜
news@nextmedia.com

文章標籤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