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年初前人民銀行行長戴相龍女婿車峰被捕,傳聞江澤民(前右)派系即在財金系統「搞事」,意圖拉習近平(後)下馬。(路透社圖片)

財經專題

A股捉鬼 隊冧江澤民派系

Ads by Google

習近平上場後,其中一個目標,是令股市平穩上揚,邁向國際舞台。不過事與願違, A股大上大落,其後的「暴力救市」亦告失敗,笑聲震國際,猶如大力摑了習大大一巴。
香港金融界開始流傳, A股跌市,是權力鬥爭的結果,根本就是人為。一輪「捉內鬼」行動,因而展開。繼上月中信証券( 6030)多名高層被捕後,上週輪到中證監主席助理張育軍,被指嚴重違紀,面臨落馬。
本刊抽絲剝繭,發現被查者與江澤民為首的派系,關係千絲萬縷,在香港亦有足跡。市場人士指,由於習大大在財金系統內欠缺人脈,讓江派能施以突襲;在下月舉行的五中全會前,將上演連場捉鬼好戲。

 


近日香港金融界流傳, A股的狂升與爆破,事有蹊蹺。一名前政府財經官員指:「今年四月, A股的孖展金額,已去到一萬億樓上,炒味太濃。正常來說,應採取措施去槓桿。但內地有財金官員,卻反其道而行,提出要放寬沽空,結果 A股爆破,有人從中獲利。」
翻查資料,今年四月中,中證監推出七招監控股市。最令人意外的,是其中一招竟力谷沽空,甚至支持公募基金參與沽空。措施一出,內地借貨沽空金額大升,而孖展金額亦升至歷史高位、近一萬五千億,直至今年六月 A股爆破。當時曾流傳中證監主席肖鋼會被免職,至上週,中證監主席助理張育軍,確認因涉嫌嚴重違紀而被調查,本週二被免職。
打通外國勢力
同一時間,中信証券的多名高層亦一網成擒;矛頭直指涉及惡意沽空。當中包括董事總經理徐剛等高層,雖名不見經傳,但背後代表的勢力卻具啟示性。中信的副董事長劉樂飛,是政治局常委劉雲山之子;而中信董事長王東明,其兄弟、《財經》雜誌主編王博明,及記者王曉璐,亦已因涉內幕交易被查。
查中信敏感之處,包括牽連了「外國勢力」。就在今年中 A股爆破前,外資大行突然一窩蜂指 A股估值「超貴」,瑞信及美銀美林等更齊齊估計內地股市泡沫隨時爆破,最終市況亦如他們所料。中央其後限制了三十多個「重大異常」交易行為的證券戶口,其中一間司度貿易,由國際對沖基金 Citadel持有。原來該公司本由中信揸旗,去年底才把股份賣予 Citadel。中信發聲明澄清沒有與外國基金 Citadel聯手沽空,企圖撇清關係。
馬雲亦有關

馬雲與江派人士過從甚密,阿里巴巴當年向雅虎回購七十六億美元股份,交易便是由劉樂飛執掌的中信支持。(法新社圖片)

這間 Citadel,總部在美國,由著名的對沖基金經理 Kenneth Griffin創立,管理資產超過二百五十億美元,財雄勢大。今年中,前聯儲局主席伯南克亦加盟 Citadel擔任顧問。本刊翻查工商局資料,司度於去年十一月登記變更前,本來就是由中信與 Citadel共同持有,當時的董事之一方嘉榮,正是 Citadel香港區的首席行政官。而中信賣股後, Citadel繼續由方嘉榮出任法定代表人。
Citadel的香港辦公室,位於中環遮打大廈,記者本週一曾上門查詢,但未獲回覆。過去 Citadel在港專投資中資股,○六年曾入股湖南有色逾百分之五。近年 Citadel在市場清倉,沽售手頭中資股,如綠城( 3900)及融創( 1918)等,更裁減多名員工,身影淡出。最耐人尋味的是, Citadel香港區董事總經理 Oliver Weisberg,於今年六月初,已過檔馬雲的家族辦公室打骰。七月中,馬雲旗下的恒生電子投資平台 HOMS、位於杭州的辦公室被搜查。馬雲在微博回應指,自己無
炒股。
矛頭直指江派
根據這千絲萬縷的脈絡,拼合出來的圖畫,就是「捉鬼」行動直指江澤民派系。有心人藉跌市沽空賺錢,甚至伺機令習近平因救市不力被拉下台。例如是馬雲,近年便被指與江派過從甚密,江澤民孫兒江志成的私募基金博裕資本,以及中信資本等,早年已一同成立公司投資阿里巴巴。而政治局常委、同時掌管中宣部的劉雲山,一向是江澤民的人,曾在十八大會議上,獲江推薦而成功擊敗汪洋成為常委。近月由劉雲山掌舵的中宣部,多次跟中央唱反調,例如在七月中,中央仍在全力救市時,新華社卻在網上及 Twitter發放「救市無效」、「崩盤再現」等恐慌性字眼,惟恐股市不跌。內地甚至乎《財經》、《市場證券報》等媒體,一早已是江派喉舌。
根據熟悉內地官場的人士分析,一心想靠股市救經濟的習近平,在財金系統中缺乏自己人。江在財金界扶植劉鶴,但劉鶴目前只是發改委副主任,主管國企改革等事宜,不包括股市日常運作。「而家整個財金界官員中,分了兩派,一是江澤民,二是朱鎔基。習總惟有焗用周小川、王岐山等、過去由朱鎔基提攜的人。」
唱好唱淡從中獲利

中信証券身為首批救市的「國家隊」,但一班高層卻被懷疑透過沽空獲利。背後的中信副董事長劉樂飛、及其父劉雲山,被指才是大老虎。(美聯圖片)

自從今年初,前人民銀行行長戴相龍傳出被查、女婿車峰被捕後,標誌習總的反貪污,伸向了財金系統,亦惹來了反擊。前全國政協、熟悉內地官場文化的劉夢熊,認為今次是習江之間權力鬥爭、所引伸出的貪腐問題。劉說:「而家習近平開始清洗傳媒,例如人民網、新華社都已經換咗話事人,財經雜誌主編又拉埋。過往劉雲山統領住中宣部,控制傳媒唱好唱淡股市,令某啲官員可透過股市獲利。」
劉夢熊又認為今次股災,中證監要負上責任:「沽空又係你決定,去槓桿化又係你突然提出,根本同銀監會冇協調過。中證監主席肖鋼一定要負責任,分分鐘要被祭旗。」不過劉夢熊認為以現時形勢,習總難以在短時間全面掌控財經系統:「得一個人(劉鶴)邊搞得掂整個派別?你只能用朱鎔基嘅人,尚福林、郭樹清等人,全部都係朱鎔基時代嘅官員。你係咪指揮到全部人先?」他認為清洗行動肯定陸續有來。
國家隊蝕千億

舞高弄低 A股當災

自六月起 A股步入熊市,中央宣布「暴力救市」,包括透過「國家隊」入市等,仍無助救市,埋單計數,國家隊蝕了過千億。內地基金經理劉瑞便估計,「國家隊」每日用八百億至一千億元托市,而七月七日至九日已用去一萬億元。按此推算,自七月十日至今,「國家隊」或已耗資一萬六千億至二萬億元掃貨。由六月期間上證指數暴跌三成一,深成指跌三成八,估計國家隊虧損逾千億元計。
再者,因股市救經濟無效,中央允許人民幣貶值,幅度超過百分之二。今年八月,國家外匯儲備規模為三點五五萬億美元,較上個月跌百分之二點六,是跌幅最多的月份,若以全年計,則跌了百分之七點四。反映習總今次救市,已傷了「元氣」,就算內地政局可企穩,但 A股已肯定藥石無靈。
有「基金教父」之稱的施羅德基金管理副董事長雷賢達,認為投資者對 A股已信心盡失,「政府干預的程序太廣泛了,外國投資者唔係咁適應,現時再推什麼措施, A股都唔係咁易升到。只能夠從企業的基本盈利着手,要個經濟真係好,銀行債務無想像中嚴重先有用。」他指現時很多資金已經撤離了新興市場,包括香港,「近五年好多中國企業來港上市,參與者變了,指數成分變了,都並不是以本地企業為主,走回去新興市場,投資風險同回報不成正比,所以錢都走晒去英國、日本同美國等地了。」
撰文:陳新政、梁佩均
資料:黃詠茵
插圖:朱桂葉
ed_bn@nextmedia.com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