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8一周年, Amber在旺角行人專用區上舉起「民族自決」字牌,她覺得香港的未來,全賴港人在後佔領時代,能否好好反思。

焦點人物

回到旺角黑夜

Ads by Google

佔中之前所有人預計主戰場是中環,結果世事難料,佔領行動以旺角最震撼。
警方的催淚彈,撐開了雨傘運動。希望有真普選的市民,佔領了金鐘龍和道後,當晚亦佔領了旺角。兩個多月的佔旺歲月,令旺角變成一個血腥戰場,黑社會當街打人,警方和集會人士激烈衝突。
警棍亂揮胡椒噴霧亂射,令旺角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亂,也直接使香港社會分裂,更多人擔憂,或者更多人興奮。
時間一下就過去,當日旺角的歇斯底里,全港憂心陷入暴動邊緣,此刻又變成車水馬龍廢氣攻鼻,不論當日有份佔旺的黃絲帶,青筋暴露的藍絲帶,還是每日來採訪的記者,重回旺角時,都明白這亂象此生難再逢,也會變成我們這一代終生話題,示威者和警察呼喝聲以及胡椒噴霧,也將成旺角永遠的背景聲響和味道。
每年 928,都會回到 2014的旺角黑夜尋找……

 

 

佔旺落幕了大半年,昭明公主仍然對旺角國師陳雲的城邦論深信不疑,更期望兩三年後,香港可以獨立建國。

佔旺開始後,突然出現了一個名為「綠色和諧大聯盟」的組織,他們口說是關心佔領區的衞生問題,其實是打正旗號反佔旺。當中靈魂人物光頭周(原名周念慈),最為人熟悉,因為每次行動,光頭周都會親自帶隊,衝到最前打頭陣。
當時,光頭周和大聯盟的成員,如伍忠榮和大隻 Man等人,經常到佔領區向集會人士挑釁搗亂。最經典的一幕,是他手持巨型五星紅旗,率領大班古惑仔踩落山東街,強行拆路障兼打人,最終和佔領者發生激烈衝突。另外,光頭周又多次聯同的士團體到場,最終目的,都是想趕走一班佔領人士。
反佔中資金成謎
而佔領運動期間,光頭周亦先後帶隊圍堵蘋果大樓。去年十月中,「綠色和諧大聯盟」在 WhatsApp「吹雞」,出錢請人圍蘋,還備有五星級酒店自助餐到會,十分揼本。之後,光頭周又以每輛一千元報酬,找來近百輛的士包圍蘋果大樓。兩次的圍蘋行動所費不菲,當時已有人懷疑他的錢從哪裡來。
去年十一月尾佔旺結束,光頭周亦隨即如人間蒸發般失去蹤影。直到今年四月,油麻地一間裝修公司被人淋紅油及勒索兩萬元,被捕者竟然是光頭周,他再次浮出水面,並因涉案和被指與黑社會有關。
上週一,該勒索案在九龍城法院提堂,光頭周穿上招牌白恤衫和西褲出庭應訊,案件最終未有判決,需要排期再審。他離開法院時腳步急速,記者幾經辛苦才把他截住。
不談官司,記者直接和他回帶到去年 928,問那些日子是否有人指使他到旺角佔領區拆路障打人,他突然激動起來,表情多多的望一望天後說:「冇人指使我,純粹係當日有感而發,所以企出嚟。」至於反佔旺的資金來源,他更是十問九唔應。
關於佔旺期間種種暴行,他繼續辯稱:「老實講,我根本都冇聯絡過嗰啲人(古惑仔),我亦冇做過任何專訪,係到最後抹得太黑,講到我嘅行為係極度暴力,我先睇吓啲報導。」但記者指他們當日打人的情況,的確有照片為證,他繼續一如旺角黑夜時般自圓其說:「你睇到嘅,唔一定係我睇到嗰啲。」
命運一樣坎坷

反佔中打手光頭周坦言佔旺後生活
如過街老鼠,常被人指指點點,沒有一份工做得長。

那段時間,光頭周頻頻見報,但多是被描繪成綠魔藍妖,可有恨透傳媒?「各為其主,我唔會怪你哋(報紙雜誌)㗎,因為你哋一定撐學生,如果係講良心呀,有部分學生係好慘嘅,但有好多都係假嘅。」(既然慘,你又追擊學生?)這時,他又轉話題,「至於政府有冇犯錯?咁當然有少少啦,(有咩錯?)呢啲梗係唔講得啦!」佔旺期間,記者多次和他交談,他總愛帶人遊花園,和現在一樣。
至於當時一起反佔旺的拍檔,光頭周說與伍忠榮仍有聯絡。但講到和黃洋達決戰的大隻 Man,他有點不滿地說:「我有一樣嘢唔係太喜歡大隻 Man,就係佢玩企跳嗰次,因為有啲嘢可以做,但有啲真係會阻礙到真正需要救嘅人。」他說與大隻 Man全不熟落,又強調沒有因大隻 Man現在仍有參與反本土行動而眼紅。
他更慨嘆,可能佔旺時期太出位,事後過着如過街老鼠般的生活,去到哪裡都被人指指點點,生活大受困擾。但他一點也不後悔,「我由頭到尾都冇講過政府有咩錯,我都係支持政府做呢個行為,就算真係判我有罪,要坐幾年,到我出番嚟,就算一無所有,我都唔會後悔當日做過嘅嘢。」
他說由於形象負面,佔旺結束後半年內,他轉了三份工作,早前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份飲食業長工,記者問他現任老闆是否知道他的身份,他苦笑說:「當然唔知啦,知就未必請喇!」
站在旺角校服妹

佔旺其中一晚,一班戴上口罩和眼罩的青年聚集在彌敦道,他們手拉手向警方防線進逼,每個人幾乎都是一個模樣, copy再 copy,有人說,如果城市沒了年輕人的騷動,這個城市已經走向死亡。

十七歲的中六學生 Amber,是佔旺的中堅分子。為了保護防線,她和朋友在登打士街的路障睡了一個月,多次面對黑社會上前恐嚇。有一晚警方和集會人士爆發衝突,她在人群中站在欄杆上,呼喊佔領者衝前或退後。整個佔旺歲月,她都是站在最前線,佔旺之後,她繼續革命。
佔領行動結束, Amber沒有停下來,她加入了一個本土派的政治組職,繼續抗爭。這一年來多次光復行動,她都有參加;光復行動女示威者,被控以乳房襲警,她有到法庭聲援;正義聯盟召集人李偲嫣到大埔出席活動,她全副武裝蒙面狙擊。她坦言佔領行動「撻着」了很多人,令他們敢於站出來,「一個人做唔到太多嘢,一定要一班人一齊去做。」
長達兩個多月的佔領行動,很多前線的示威者受傷、被捕或官司纏身,但最終都未能令香港有真普選,她覺得十分可惜,所以在後佔領時期,香港人需要好好反思,「我哋應該趁呢段時間,好好裝備自己,或令到身邊人多些思考政治問題,思考香港嘅出路,咁佔領行動付出嘅血和汗,先無白費。」她又認為,既然現在再爭取真普選太「離地」和遙遠,不如監察政府去改善一些迫切的民生問題,「好似香港大肚婆有無床位生仔,香港學童有無學位讀書等等。」
對於未來,她坦言會為民生繼續抗爭,但她希望香港人能夠想清楚,現在最需要的是什麼。她又希望一些人能夠放下佔領情意結,不要再沉醉於當時的情景,「我知好多人都想再有佔領行動,但係如果唔先好好反思,汲取上次失敗嘅教訓,係無意思嘅。」她又說,現時的民怨,根本未足夠出現第二次佔領行動。
昭明公主要建國

佔旺尾聲時期,昭明公主不時和戰友手持盾牌走到佔領地區,上演香港戰狼 300,抵抗清場行動。

佔領旺角,抑或整個雨傘運動,目的是想追求真普選。而被網民稱為國師的陳雲,其主張的「香港城邦論」,佔中後亦被炒起,更點燃一連串本土化運動。而身為陳雲大弟子的昭明公主,在佔領期間多次到旺角及金鐘宣傳武力抗爭,並多次鼓吹要將行動升級,「以盾代傘」對抗警方。
去年十一月旺角清場當晚,昭明帶了接近二十個自製木盾牌,殺入佔領區山東街位置,將盾牌給集會者作自保之用。警方以木盾板上有長螺絲,被視為攻擊性武器,全部被沒收。翌日,警方到昭明的大角咀住所,以發現武器庫為由拘捕五名男女,並撿走製造木盾的用具及材料,但沒有被起訴。

惡形惡相的光頭周,在佔領區期間妖氣沖天,他自言自語青筋暴現一刻,成為經典一幕。

佔領運動結束後,昭明亦返回他的工作崗位,繼續做一個 IT宅男,不過他從未放棄城邦論和香港獨立建國的理念,又經常在 fb宣傳。他坦言已很少與陳雲聯絡,記者亦多次嘗試致電陳雲,到截稿還未有回覆。
經過佔旺洗禮,昭明自覺知名度大增,並會把抗爭精神延續下去。他正籌備參選今年十一月的區議會選舉,「我會參選大角咀區,貪佢近旺角。」他預計有大約三十個支持者幫手助選。他強調,不會以蛇齋餅糉來吸引市民,「我會用行為藝術去宣傳,我哋計劃喺彌敦道擺放一張凳,然後將自己捆綁着,代表自由被吞蝕。」連日來,他和同伴以 SM鞭打造型,在旺角吸引人注視。
訪問也在旺角彌敦道進行,重回舊地他唏噓地說,佔中好像沒有發生過,「根本上同原本佔中三子所定的理念唔一樣,只可以講係雨傘運動。」他希望繼續推行城邦論,「希望兩至三年內,將香港獨立建國,到時大家就喺旺角彌敦道街口碰杯慶祝。」雖然他認同要勇武抗爭,但強調不會與其他本土派組織合作,因為他習慣我行我素。
別忘了美國隊長

學生妹 Amber當日在旺角佔領區舉起堅守字牌,震撼很多人心,但她覺得現在應該要放下佔領情意結,關注實際的民生議題。

佔旺期間,經常拿着盾牌到集會地區抗爭的容偉業,被人稱為美國隊長。因為他經常站到最前,以盾牌阻擋警方推撞,因而被拘捕過兩次,被控普通襲擊,其中一次被入罪,罰款一千元和守行為一年。佔領行動結束後,每次光復行動他都會參與,又再次惹上官非,警方指他非法集結,被羈押了十八小時,最後因證據不足,才不用再上庭。
容表示,佔旺後本來找了一份物流的工作,但因為老闆後來認出他是黃絲,擔心他忙於參與社運無心工作,於是把他辭退。後來,他又做回老本行,在私人屋苑做救生員,但現在差不多十月,泳池快將關閉,他又再次失業,「咁都好,可以全力參與社會抗爭。」現在每逢週末,容都會拿着一支巨型英國旗,到旺角行人專用區,參加鳩嗚團或圍堵大媽,「自己香港自己救,唔會再相信政府。」
記者追訪了更多當日站在旺角黑夜的人,有人繼續抗爭,有人和命運搏鬥,也有人去了澳洲工作假期,但都回覆同一句話,「佔領旺角,無怨無悔!」
撰文:羅鈺歡、程志康
攝影:金文、王晴
news@nextmedia.com

文章標籤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