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君洋(右)與鄭其森全天候都是「正能量寶寶」的狀態,戴上近視鏡都找不出破綻;香港的教育制度卻是紕漏處處, Teach for Hong Kong能修補幾個窿?

非常人語

人生勝利組 陳君洋 鄭其森

Ads by Google

人生苦長。入名校只算是贏在起跑線,往後還要成為十優狀元、選港姐,方為人生勝利組。陳君洋是喇沙仔,○六年會考獲十優,拔尖入讀中大;鄭其森自稱屋邨仔,中學唸觀塘瑪利諾,高考四優入科大。二人均主修環球商業管理,在高盛工作三年後,毅然辭職,成立「良師香港 Teach for HK」,旨在為基層學生的起跑線髹漆補漏,其志可嘉。
他倆沒有教學經驗,揼有錢人心口倒是在行,「在投行的經歷我好開心、好滿意, equip我去做而家做嘅嘢。點樣去 pitch idea、如何面對富豪而不失霸氣,係好好嘅 training……」做銷售部門的陳君洋連珠炮發。過去兩年,良師香港已籌得一百二十萬元,相比他之前的百萬年薪,不算失禮。但與學民思潮在一二至一四年間籌得超過三百萬相比,仍需努力。
有為青年怎樣看這些專門示威堵路犯法的廢青?「科學化啲咁睇,每個年代都有人上進。但喺網絡世界,二元化嘅資訊會不斷自我實現、加強,令上一代對『廢青』有強烈感覺。 Teach for HK就係要加強溝通。與其批評教育政策,不如由年輕人入去教育制度,打破誤解……」金融分析師鄭其森分析得頭頭是道。
滿腹標準答案,有沒有想過把它化為六嚿腹肌,參選港男?

 


不知何時開始,每逢放榜,狀元們要表述自己的政治立場。陳君洋和鄭其森早已不是中學雞,但本文未能免俗。雨傘運動一周年,二人對公民抗命有何看法?「有落去(佔領區)睇。我哋嘅受眾都係年輕人,要了解大學生的諗法。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我明白點解有人會選擇呢種模式。」陳君洋年僅廿六,其實不必把自己跟年輕人區分。鄭其森答得更慎重:「呢個始終係機構訪問,唔係好適合表達個人立場。但我好鍾意一套戲,叫《 Amazing Grace》,講英國廢除奴隸制的過程。成功的人權運動都係要結合理想和現實……」
揼心口
現實是他們的大計需要權貴支持。「我哋唔係富二代,電話簿唔會有一堆 uncle、 auntie可以打。」家境中上的陳君洋說。「我哋冇攞錢出來 fund個 program。」鄭其森補充。他倆比寬頻街霸更勤力,尋找善長之餘,也對準顧問,「 Cold call其實唔特別有用。所以我哋 build up咁強大的 advisor團隊。佢哋有資源有人脈,肯做 advisor就係為我哋背書。」從大學時代的 mentor、投行的舊同事入手,現時顧問名單上有程介明、倪以理、黃元山等名字。
過去兩年,二人見了百多位潛在善長,真正課金的至今有十人。有慈善基金會,也有個人身份,「可能我哋有投行經驗,令人有信心,所以 at least肯見一見我哋。」他們熟書,洗腦功夫比吳克儉高明,就算對方撐出了大西洋,都可輕輕扳回正軌,「我哋見過好多城中富豪。佢哋比想像中有親和力。」誰家富豪不便透露。「佢哋嘅經驗好有用,教我哋用商界思維去營運,點樣有效運用捐款,學到好多嘢……」是否愈有錢的人愈計較錙銖?「有啲持觀望態度,冇三年 track record都唔會俾你。我哋都明白,天使投資者難求。我哋會好勤力咁 keep住良好關係,每個月都 update我哋做咗啲乜。」「就算佢唔贊助又唔係顧問,但可否介紹其他人俾我哋呢?而家有一位 donor,係經過五重介紹先得到。」
陳君洋在高盛時負責保險公司客戶,最大的賬戶達五十億美金,指數升跌在彈指間。相比之下,揼石仔得來的善款可謂小菜一碟。但慈善和教育是五餅二魚,愈食愈有,「有私人銀行做過統計,香港的捐款每年講緊七、八十億美金,當中又有十幾億放喺教育。」他本來在哈佛讀 MBA,因為投身「良師香港」而休學,是為了織出一張堅實的人際網?「唔係。哈佛 MBA班友全部都喺金融界。如果要 network,我返去好了。好似好老土咁,但我而家得到嘅滿足感,係攞到五十億美金嘅 account都搵唔到。」
人之患
他倆初中時參加了民政事務署資助的「兒童議會」,研究貧窮和教育問題,種下了做 NGO的種子。良師香港的概念源於 Teach for America。九一年,普林斯頓大學的 Wendy Kopp發現,美國中、小學的貧富懸殊嚴重,老師不願到偏遠地區任教,遂發動名牌大學畢業生到弱勢學校開荒,作為 gap year。現時 Teach for America是美國招攬名校生最多的五大僱主之一。計劃複製至全球各地。陳君洋一三年曾到北京為 Teach for China做義工,處理財務工作。眼見原本高薪厚職的精英上山下鄉,大受感動,他決定搞個香港版,並找鄭其森做拍檔。
但香港教師不缺。新一波殺校潮掩至,教席難求。良師香港從百多份申請表中精挑細選了六人,九月起到三間基層學校任教,為期一年。長遠目標是擴展至一百間中小學。真能對症下藥?「唔會搶教師飯碗。我哋係私人 funding,唔會佔用常規教席。就算第日啲 fellow想做教師,一樣要重新搵工。」
校長免費獲得兩名新血,固然高興。但參加者若有志成為人之患,為何取每月一萬的津貼、捨二萬四千元的正規月薪?「校長同我哋分享,好多年輕老師或助學助理,做兩、三年就走,可能因為壓力大,又或者對制度失望。呢個係社會嘅損失。我哋想透過呢一年,俾佢哋諗清楚。」合約教師年年受失業威脅,是為勢所迫多於自然流失。制度腐朽,年輕教師投身其中,沒頂居多,若非蝙蝠俠,單人匹馬怎能拯救葛咸城?鄭其森訴諸權威:「唔知你有冇聽過 Ken Robinson的教育講座,佢有本新書《 Creative Schools: The Grassroots Revolution That's Transforming Education》,我一路睇一路間書,因為覺得好感動。佢最重要的訊息,係教育改革一定要由下而上。政府有作用,但真正帶來改變的,是前線教育工作者。」
陳君洋補充:「沈祖堯校長話,教育係心的工作。我希望改變到人嘅思想,將來再由他們改變政策。六位 fellows過去六星期已經有好大改變。」他們都不是主修教育,剛剛在中大完成了暑期教學雞精班。「我哋搵咗對教育有獨特睇法的人,例如黃英琦,講何謂創意教育;又搵咗前教育局副局長陳維安,講吓對教育的理解。」陳維安系出男拔萃,在普林斯頓、哈佛等名校獲得 N個碩士學位。畢業後做投資銀行,入政府前是馬會管理層,與教育毫無瓜葛,自己的子女讀國際學校。政策易改,人心難移。香港的教育制度在過去十幾年反轉再反轉,最大問題,就是被外行人把持。
他倆初中時參加了民政事務署資助的「兒童議會」,研究貧窮和教育問題,種下了做 NGO的種子。良師香港的概念源於 Teach for America。九一年,普林斯頓大學的 Wendy Kopp發現,美國中、小學的貧富懸殊嚴重,老師不願到偏遠地區任教,遂發動名牌大學畢業生到弱勢學校開荒,作為 gap year。現時 Teach for America是美國招攬名校生最多的五大僱主之一。計劃複製至全球各地。陳君洋一三年曾到北京為 Teach for China做義工,處理財務工作。眼見原本高薪厚職的精英上山下鄉,大受感動,他決定搞個香港版,並找鄭其森做拍檔。
但香港教師不缺。新一波殺校潮掩至,教席難求。良師香港從百多份申請表中精挑細選了六人,九月起到三間基層學校任教,為期一年。長遠目標是擴展至一百間中小學。真能對症下藥?「唔會搶教師飯碗。我哋係私人 funding,唔會佔用常規教席。就算第日啲 fellow想做教師,一樣要重新搵工。」

鄭其森(右)在○六年成立「童夢同想」。由一百名十八歲以下的兒童組成,致力確保《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在港全面實踐。左為防止虐待兒童會前總幹事張慎佳。

校長免費獲得兩名新血,固然高興。但參加者若有志成為人之患,為何取每月一萬的津貼、捨二萬四千元的正規月薪?「校長同我哋分享,好多年輕老師或助學助理,做兩、三年就走,可能因為壓力大,又或者對制度失望。呢個係社會嘅損失。我哋想透過呢一年,俾佢哋諗清楚。」合約教師年年受失業威脅,是為勢所迫多於自然流失。制度腐朽,年輕教師投身其中,沒頂居多,若非蝙蝠俠,單人匹馬怎能拯救葛咸城?鄭其森訴諸權威:「唔知你有冇聽過 Ken Robinson的教育講座,佢有本新書《 Creative Schools: The Grassroots Revolution That's Transforming Education》,我一路睇一路間書,因為覺得好感動。佢最重要的訊息,係教育改革一定要由下而上。政府有作用,但真正帶來改變的,是前線教育工作者。」
陳君洋補充:「沈祖堯校長話,教育係心的工作。我希望改變到人嘅思想,將來再由他們改變政策。六位 fellows過去六星期已經有好大改變。」他們都不是主修教育,剛剛在中大完成了暑期教學雞精班。「我哋搵咗對教育有獨特睇法的人,例如黃英琦,講何謂創意教育;又搵咗前教育局副局長陳維安,講吓對教育的理解。」陳維安系出男拔萃,在普林斯頓、哈佛等名校獲得 N個碩士學位。畢業後做投資銀行,入政府前是馬會管理層,與教育毫無瓜葛,自己的子女讀國際學校。政策易改,人心難移。香港的教育制度在過去十幾年反轉再反轉,最大問題,就是被外行人把持。
選美會

家長拼命送子女入名校。透過教育向上流動,卻是戰後嬰兒的專利。屋邨出身的鄭其森(左)不以為然:「每代人都有自己嘅機會。過多十五年,可能有一半工種已被科技取代。只要從教育着手,搵番年輕人嘅天分,總有上流嘅機會。」

記者總是多疑,初出茅廬的小老師卻是熱情如火。他們要使出十八般武藝,方能脫穎而出。鄭其森和陳君洋去高盛應徵時要過九關,很熟悉投行那套大龍鳳,把小組討論、個案扮演,連同計分方法都一併移植過來,令一起揀蟀的校長嘖嘖稱奇,「面試三個鐘,跳晒舞,好似一個 show咁。」選港姐乎?「都似,但我哋唔睇樣的。」「好多申請者都好有潛質。有個把 T-shirt剪爛、打個結就變成環保袋,好有 upcycling的觸覺。校長好 impressed,咁啱學校想搞魚菜共生,即時可以配對。」
小老師除了任教英、數、科學、地理等科目,還要設計別出心裁的課外活動。校園電視台、首飾設計班、甚至升學就業面試技巧都有,「仲有 coding class,國際學校啲𡃁仔去上要六百蚊一堂,而家唔使錢。」試圖拉近教育不平等。「基層學校對課外活動好有需要。讀書唔叻,係咪就冇其他途徑去感受教育?可能佢藝術好勁呢?」又要擴闊基層學生的視野,「有個成日 quote的例子:元朗、天水圍的學生,可能連尖沙咀、中環都未去過。佢哋讀唔到大學,就要投身社會。但對社會了解唔足夠,又點選擇職業呢?」
換賽道
讀書唔成的在職海浮沉,精英轉行叫華麗轉身。大家對金融才俊有諸多幻想,無論是賣咖啡、或是阿茂整餅,通通可以做文章。「我哋做過幾個訪問都係咁,可唔可以唔係用呢個角度呀?」鄭其森說沒有數據顯示投行的辭職率特別高,「年輕人總有好多諗法,做三年轉工好正常。」「我比想像中早離開商界。我以前諗,如果唔係做到高管,邊有影響力?好彩我哋有好好嘅 idea和團隊,廿歲的𡃁仔都可以做到啲嘢。」
起跑線上,總有人比你更強大。強國的富二代、官二代已滲透香港的各行各業,「近年投行的生意大都來自內地,新請的員工內地人佔多,呢個無可厚非。你要服侍啲客,同佢同聲同氣,一定事半功倍。」但陳君洋否認因此求去,「金融界太 rewarding,吸引咗好多人入去,到頭來發現唔係自己興趣,幾年後就返出嚟。坦白講,我都係。我對教育好有熱誠,但大學時冇好好諗過自己想做乜嘢。」狀元不會選讀教育系,本來就是教育界的悲哀。
「所以要改變。經過呢一年, fellows會明白前線老師的困難、了解基層學生的需要。長遠而言,佢哋會喺各行各業,為教育發聲……」他總不肯讓方舟撐出大西洋。

陳君洋(右一)與鄭其森(右二)與六位小老師開會。

○六年,陳君洋會考十優見報。十年人事幾番新,難怪鄭其森說:「佢將所有脂肪過晒俾我。」
撰文:蔡慧敏
攝影:高仲明
攝錄:胡智堅
news@nextmedia.com

文章標籤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