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振海話,最鍾意出前一丁原味和黑蒜味,但他的餐廳也要靠賣飯來增加利潤。

坦白講

一丁回憶

Ads by Google

趙振海,四十八歲,紅磡唐人坊茶餐廳老闆,自小愛食出前一丁,又鍾意收藏相關紀念品,主動出擊成功吸引日清總公司注意。

 


細個嗰陣,屋企人喺慈雲山邨樓梯底賣雲吞麵,我哋九兄弟姊妹成日都食,直到五歲嘅時候,有一日阿媽讚我乖,拎咗包「紅當蕩」嘅嘢入廚房,無幾耐就拎住一碗熱辣辣嘅嘢出嚟,叫我食麵。
我拎起筷子夾一啖入口,感覺同平時食開啲鹼水麵好唔同,味道好濃,我連湯都飲埋,我問阿媽先知個麵叫出前一丁。七十年代一包出前一丁價錢,同我阿媽賣一碗雲吞麵差唔多,咁阿媽梗係寧願叫我食佢嗰啲。
但我係咁扭計要食一丁,有時阿媽會俾錢我落街買幾包,點知拎住一丁行樓梯返屋企時,喺轉角位就俾賊人搶走。就算拎到返屋企,我哋九兄弟姊妹每人只可分到兩、三啖。
直到我讀中學先有機會約幾個死黨到樓下冰室,食個一丁打吓牙骹。到我依家變成中坑,幾十年嚟,每朝早都要食番個出前一丁先安樂,啲人問我日日食唔驚生癌?係,我知食得多無益,但如果唔可以食自己鍾意嘅嘢,仲有咩意義。
無賺大錢
唔知點解,我從來都無食厭過出前一丁,或者因為佢代表我童年在平凡雲吞麵以外,難得嘅甜蜜時光。
我中學畢業之後,喺國泰航空餐飲做咗七年,廿五歲開咗自己第一間餐廳,當然有賣我最鍾意嘅出前一丁,之後開始收藏一丁紀念品。話說九十年代日清公司搞咗個換領紀念品活動,要喺限期內儲夠一、兩百個出前一丁包裝袋,我做食肆閒閒哋幾日就儲夠拎去換,依家擺喺我鋪頭門口嘅清仔行李喼、清仔洗衣機就係咁得番嚟。
之後我試過去超市買嘢,拎張收據加幾百蚊,又換咗副一丁麻將,副牌隻隻都有一丁仔,東南西北就變晒「出、前、一、丁」,好過癮。有個客叫我讓俾佢,但呢副絕版麻將俾多多錢我都唔賣。
換咗咁多嘢,○八年我參加出前一丁嘅星級廚神爭霸戰,拎咗個「最佳布置大獎」,之後我就將間鋪變成一丁主題店,吸引日清主動提供一些襟章公仔紀念品俾我。不過,我而家啲生意只係收支平衡,出前一丁雖然係我成世人嘅追求,卻無幫我賺大錢。
撰文:陳雅欣
攝影:高仲明
news@nextmedia.com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