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有工資、工時立法,為什麼沒有工作效率立法?返工「蛇王偷懶刑事化」好不好?

壹擋專政

吳秋北身邊神一樣的隊友(2015/9/17)

Ads by Google

香港工業總會主席劉展灝先生,我相信他是個老實人。不過,他太過老實,老實到不適宜代表商界去跟工會談判工時立法。
劉展灝會長代表商界說,工時立法會令商界增加過百億成本。劉會長呀劉會長,你德高望重,我不好意思說你是吳秋北「豬一般的對手」,所以請容許我將概念稍為扭曲,視你為工聯會吳秋北「神一樣的隊友」;你那個百億言論一出,工聯會「轉身就射個三分波」,說這就是工人應得的。對打工仔,老闆們將要每年拿出額外的一百個億,正是大好的消息。

 


工會代表,身上沒有其他工作,專心搞政治。劉會長,我想閣下明白,以業餘的質素,只會大比數輸波。你應該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政府搞出來的三腳櫈諮詢框架,就是想勞資雙方角力,官員見哪一方形勢比人強,就靠攏過去。張建宗是一個怎樣的人,相信不用我多介紹。
工時立法這一役,輸,是遲早的事。由工資到工時,甚至往後的強積金對沖機制、全民退保等,我都可以寫包單,政府都一定會偏向工會。劉展灝呀,你知不知道原因是什麼?不是因為工聯會有直線上北京,也不是因為香港左傾,是因為所謂商界代表,統統都不是政治人才。究竟你們知不知道,政治是什麼?
政治,就是找出社會的最大公因素。你們開口埋口都說自己是代表商界,你們究竟有沒有想過,商界有幾多人?我好歹也是個小商人,為什麼我不覺得你代表我?商界也曾經想找些學者來平衡一下。對不起,學者就是學者;他們選擇做學者,就是因為他們不想過問俗世的事,一遇到壓力,學者大多數會息事寧人,收聲了事。再講,他們要是有代表性,就失去了象牙塔的超然身份和頭頂上光環。
商界大多數朋友,都不喜歡爭拗,和氣生財嘛。不過,政治就是原則的事,對就是對,錯就是錯。工會政客可以要風得風,就是因為他們覺得自己所做的事,絕對正確。工會政客最大的資本,就是道德高地上的那片淨土,不過那亦是他們最大的弱點;當他們被別人點出了錯處之後,死不認錯的嘴臉,最是難看。
工時立法,工會最大的盲點是什麼?什麼超時補水,實在太過侮辱工人;出多那一點點錢,又怎麼可以買回工人的家庭幸福和尊嚴?既然工人不想超時工作,要生活要家庭,應該立法禁止僱員每週工作超過四十四小時,否則僱主僱員都屬違法;還有,僱員要是下班不回家,就有違立法原意,究竟該當何罪,還望吳秋北指教。
說這是強詞奪理嗎?還未算,至少我怎樣也學不到工會那樣,永遠以人數聲量取代道理。
工時立法,難道真的沒有副作用和反效果嗎?每天限制工作八小時,沒有問題。不過,要是僱員做不完手頭上的工作怎麼辦?假如有工資、工時立法,為什麼沒有工作效率立法?返工「蛇王偷懶刑事化」好不好?要知道,就算沒有「蛇王偷懶刑事化」,工時立法後,僱主對員工的時間管理肯定更嚴格,結果只會有更多的外判工種,辦公室管理也有更多的糾紛,屆時勞資雙方都是輸家。只有工會贏得更多求助個案。


李兆富
公共事務顧問及時事評論員,自由市場智庫獅子山學會創會成員。
作者 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eeSimon.h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