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然論」刻意挑機,求仁得仁。

壹觀點

何以超然?(2015/9/17)

Ads by Google

張曉明總結其「特首超然行政、立法、司法論」時承認,議題本身「有爭議性」,而他更提出了「可能引起爭議的看法」,其目的是藉此表態:「不必迴避爭議。」觀乎其「超然論」觸發的反彈,張曉明是求仁得仁了。

 


用大家熟悉的詞彙來說,「不迴避」爭議即是挑機。既是擺明車馬挑機,「特首超然論」當然不是像林鄭月娥及葉劉淑儀所言,並無新意;亦非如譚惠珠所指,旨在「澄清誤區」;更非范徐麗泰口中的「文化差異」——京官用詞沒有照顧香港人的感受。
由精於語言偽術的特首來解讀,「超然論」的真諦可簡單得多,那「就是香港的司法是獨立的」。這個三尺孩童也曉得的事實,怎算得上是張曉明再三強調無須「迴避」的「爭議」?從特首到范徐麗泰皆護主情切、替「超然論」降溫,不怕辜負京官刻意挑機之苦心嗎?
挑機的目的是什麼?那就是要香港人接受現實,特區不得搞三權分立,從而確定特首「有超然於行政、立法和司法三個機關的特殊法律地位,處於特別行政區權力運作的核心位置,在中央政府之下,特別行政區三權之上起着聯結樞紐作用。」
何以不得搞三權分立,因而讓特首有這個「特殊法律地位」?張曉明訴諸權威——那是鄧小平一錘定音的:「香港現在就不是實行英國的制度、美國的制度,這樣也過了一個半世紀了。現在如果完全照搬,比如搞三權分立,搞英美的議會制度,並以此來判定是否民主,恐怕不適宜。」
然而不管老爺子說了些什麼,自開埠以來,司法獨立,故此佔領過後,警察拉人、法庭放人之個案不知凡幾。至於立法會嗎,除了拉布掉了梁振英的創科局,更否決人大常委拍板的八三一政改。搞不搞三權分立,又豈是鄧小平打個譬喻便「不存在」了?
儘管張曉明強調香港有的是個「扼要地概括為以行政長官為核心的行政主導體制」,而在這個體制下,具有「特殊法律地位」的特首更是超然於三權之上,可是他卻不打自招:「行政長官的權力遠遠小於過去的總督。」那又怎不把人弄糊塗了?
那除了反證有三權分立、特首為法律制衡之實,更又體現了一個基本事實:體制上特首雖是「處於特別行政區權力運作的核心位置」,可是一落區即變作過街老鼠,其權力顯然止於「權力運作的核心位置」,走不出政府總部。
那麼張曉明何以有此堅離地的「超然論」?無他,為民望不斷滑波尋底的特首撐腰造勢。然而特首以至整個特區政府的權力不為認受,更莫說過去港督為人敬仰的道德權威,那又怎超然得起來?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