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宗傑指不擔心因女兒的黃營身份,影響他與內地官員的來往,淡然道:「佢哋冇提過,相信國內官員都好明白,家庭成員會有唔同嘅諗法。」至於女兒則不假思索道:「冇得計算咁多。」

財經人物

滙業太子女 黃營成功與父對着幹

Ads by Google

雨傘運動,將香港撕裂成為藍、黃陣營。
話不投機,親戚、好友都「冇面俾」。區麗莊,富三代,黃營前鋒,曾是佔中義工。父親區宗傑,澳門政商界名人,深藍代表,前政協委員,曾參選澳門第一屆行政長官。本應是水溝油,怎知女兒考慮參選十一月的區議會選舉,竟得父親首肯,在澳門豪宅,齊齊接受本刊專訪。當求同存異成為奢侈時,反叛女兒,幸有包容父親。黃撞藍,可以是和平綠。

 

 

區家位於澳門主教山的豪宅,是早年區宗傑回流澳門時買下,旁邊豪宅屬於已故全國政協前副主席馬萬祺。

從澳門港外碼頭搭的士前往區宅,司機一聽地址便道:「哦,主教山,你朋友係有錢人。」他說,澳門最有錢的人都住在主教山。車子拐上山頭,一幢幢神秘大宅外,不時見到守衞站崗。在這裡,找屋子,是認人,不認門牌。「前面係何厚鏵,嗰邊係崔世安,呢間係何鴻燊,你講嗰個號碼……」兜了幾個圈,仍找不到門牌。「我去區宗傑屋企。」「哦。」司機馬上掉頭:「冇錯,區宗傑喺嗰邊有間屋。」
區宗傑親自應門,同港澳所有建制派一樣,他剛從北京參觀完大閱兵回來。偌大的屋子,略顯冷清。區宗傑在澳門出生,是澳門人,區麗莊卻在香港出生長大,她強調:「香港先係我屋企。」並指大時大節才返澳門,身旁的父親即投訴:「佢間房一年都瞓唔到五次。」
參選

富家女沒有加入商會擴人脈,反而走上街頭叫口號,區麗莊指無錢都可以玩玩吓,有錢都可以好認真,將不可能變成可能。

區麗莊在一間香港基金公司任職銷售經理。今年五月,她與在雨傘運動期間認識的拍檔梁柏堅,成立社區組織「灣仔廣義」。「希望將民主理念帶入社區,聽取、集結唔同嘅意見,由灣仔街坊去建設灣仔。」她表示,踩入社區,發現區議會在地區發展中扮演重要角色。於是,二人正積極考慮走前一步,參選十一月的區議會選舉。
女兒想從政,父親一開口便撐:「好贊成!為社會服務係好事。」即使女兒曾參與佔中、撐真普選也沒問題?區宗傑笑道:「屋企思想好開放,就好像台灣家庭,有藍有綠,各適其適,有交流但睇法未必一致。」支持女兒,或者因為他亦有參選經驗,甚至比女兒更大膽。九八年,區宗傑決定參選澳門第一屆行政長官,更將辦公室由香港遷至澳門。「○五年前,公司嘅香港業務係大過澳門。」滙業主要做投資銀行、保險等業務。區宗傑甚至早過何厚鏵報名,「我覺得國家需要我。當時澳門社會混亂,黑社會當道,需要廉潔正義嘅人。」最後成為「陪跑」,相不相信有「欽點」?區宗傑聳一聳肩,承認輸在得不到中央的認同。
佔中

年幼時的區麗莊在香港長大,因住在中西區,自小已常出入灣仔。合和的旋轉餐廳、悅香飯店的香妃雞,都是她兒時回憶的一部分。

在父親眼中是一名「乖乖女」的區麗莊,指從小的教導,就是做一個正直的人,及為不公義發聲。她是遊行常客,反國教、撐港視,甚至撐李慧玲,笑指:「就快個個星期都行。」佔中討論期間,她響應號召,成為金融界組別的中堅分子,開始拋頭露面。「到雨傘運動突然爆發,所有計劃都打亂晒,喺金鐘佔領區,見到有嘢就幫手,原本預咗要洗廁所,都唔使。」區麗莊笑指,雨傘運動時,是她第一次在戶外紮營。
其間,佔領區多次發生衝突,區宗傑指擔心一定有,但對這場運動,他並沒有完全否定。「整件事,國家領導人對香港社會了解不透徹,聽建制派意見去做事,如果能對反對派民意有讓步會好啲。」曾參選行政長官的他,同意應該有開放式選舉,「今次問題唔係一人一票,而是門檻太高,可以開放啲,咁有志為社會做事嘅人都可以去選。」不過,他指地方利益雖然要照顧,但不能忽略國情,以及要得到中央的認同。
繼承者

○五年九月,澳門滙業銀行被指控助北韓洗黑錢,市民湧至銀行提款,造成擠提,政府即派員接管銀行。(林志謙攝)

區宗傑有三女一子,麗莊是大女,「爸爸最錫我。」她笑說,父親承認:「係最錫,第一個女吖嘛。」區麗莊在香港聖士提反女子中學讀到中三,便到英國升學,後來考入倫敦大學國王學院臨床科學系,畢業後回澳門,加入家族經營的滙業銀行。典型的富三代,原本無風無浪。至○五年,公司突然捲入政治風波,被美國財政部點名指控協助北韓洗黑錢,觸發銀行擠提,轟動港澳。同年,銀行被澳門政府接管,兩年後才歸還區宗傑。區麗莊在銀行陪父親度過艱苦的兩年,她指事件對家人打擊很大:「不過我同細佬妹都已出來工作,最差都仲養得起父母。」當年多次呼寃的區宗傑,早已「睇化」,「嗰次係政治事件,十年來受到好多打擊、痛苦,但我冇怨恨。」他堅持沒有洗黑錢,「如果唔係,我今日就唔係喺屋企同你做訪問,而係喺監獄。」
受到美國制裁,銀行業務受限制,○七年,區麗莊決定離巢外闖。「去睇吓外面嘅世界,學吓新嘢。」最後加入香港基金公司打工,重新認識這個自己長大的地方,同時一步步走進香港的民主圈子。女兒回港發展後有什麼轉變?區宗傑笑說:「思想開放咗,敢作敢為咗!」不過,這次他肯站出來撐女兒,多少是因為女兒一個「承諾」,「佢話試過之後(參選),明年一月返來公司幫手。」會否擔心出選後,因政治敏感,不能返回澳門。麗莊調皮道:「我男朋友(德國人)喺北京,我驚返唔到北京。」區宗傑插口:「佢會有分寸。」
不會撐着黃傘去選

一場佔領運動,將原本風馬牛不相及的三個人,拉在一起,戴耀廷(左)如今成為區麗莊(右)及梁柏堅(中)的半個軍師。

區麗莊的拍檔梁柏堅,是一名商業活動攝影師,佔中期間,擔任糾察。擅長泰拳的他,在雨傘運動期間,主動擔任佔中三子的私人保鑣,陳健民指:「我行幾步路去攞車,佢都堅持要陪我。」梁柏堅剛烈、轉數快;區麗莊溫和、知性;一個來自基層,一個富家女,一凹一凸,卻出奇地合拍。「廣義係狹義嘅相反,就好像我哋嘅 logo,五顏六色嘅七巧板,意思係容納地區不同嘅聲音。」梁柏堅解釋。對於二人考慮出選區議會,佔中三子出面支持。戴耀廷指雨傘運動後,香港的改革,不再由政黨主導,灣仔廣義正是運動後出現的新形態。不過,佔中的經驗,既是資產亦是負累,區梁均指不會刻意拿佔中做宣傳。而陳健民更強調是次區選,將是一場硬仗,「今次唔像○三年,佔領運動喺社會有好大爭議,唔好以為撐住把黃傘就會贏。」
撰文:黃菲菲
攝影:鄭樹清
攝錄:廖健昌
ed_bn@nextmedia.com

    文章標籤

    黃營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