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界獲批在信和旗艦物業尖沙咀中心及帝國中心(右)對開,興建三層觀景台(左,按信和意見書模擬圖像),阻擋視線觸發信和大規模去信抗議。業界人士推算,封閉海濱三年,為新世界地盤提供免費物料停放處。(李育明攝)

壹號頭條

新世界橫行尖東 觀景台頂信和

Ads by Google

師承董建華的梁振英,讓「數碼港」醜聞在十五年後翻版復活。新世界發展( 0017)在政府無公開招標之下,獲批尖東海濱公園的優化項目及管理權,事件引發官商利益輸送爭議,同時揭露地產商之間,因政府「分餅不勻」而爆發的一場暗戰。
本刊翻查城規會就項目接獲的三百四十份意見書,發現當中三分之一,是由信和置業( 0083)以不同公司名義呈交,措詞強硬抗議新世界,興建三層樓高的觀景台,正正擋着信和尖沙咀中心總部面向維港的風水位,日日在該處上班的信和主席黃志祥,又點會唔谷氣?
信和的反對書亦揭露,梁振英政府批准新世界方案去馬之前,原來無諮詢信和及尖東的老牌地產商。政商界一直流傳,信和主席黃志祥是繼李嘉誠以外,另一個抗拒 689的大孖沙。相反新世界鄭家純,就因當日臨門一腳轉軚撐梁而變成大紅人,二○一七年特首戰開鑼在即, 689透過出賣屬於香港人的海濱予新世界,來碼實大好友。

 


信和與新世界,在尖沙咀各有一段舉足輕重的發跡故事。話說信和黃志祥與其父黃廷方,七十年代初從新加坡來港進軍地產,七二年更以尖沙咀置業的名義率先上市,在尖東購入六塊地皮,發展成:尖沙咀中心、帝國中心、南洋中心、永安廣場、好時中心、尖沙咀廣場(已易名明輝中心)。其中尖沙咀中心更是填海後首座落成的建築物,結果尖東在八十至九十年代大旺,為信和在港賺得第一桶金。如今信和四個尖東商場已賣散,但保留尖沙咀中心及帝國中心做總部。
有別於其他富豪在中環上班,黃志祥如今,仍朝朝返尖沙咀中心這幢能眺望維港的商廈,可見尖東這個發跡地,在他心目中具有珍貴歷史意義。
信和七十年代初在尖東大興土木之際,同一時間鄭裕彤的新世界發展,向太古購入藍煙囪碼頭,興建新世界中心酒店商廈,成為新世界地標。新世界和信和一樣,對尖沙咀都有情意結,但偏偏今次新世界發展尖東海濱長廊,就無俾面信和,揀正在黃志祥的風水海景總部對開「起壇」。
新世界的方案,提及會在尖沙咀中心正正對開的海濱,興建三幢單層建築,中間為電影展覽場館,左右兩幢則撥作小型餐飲及零售設施,而三幢建築物的上蓋,將會以公眾觀景瞭望台串連,總高度約八米、約相等於三層樓高,希望吸納更多遊客。

鄭家純曾任民建聯監察委員會委員,難怪新世界的尖東海濱方案在區議會,能得到大部分民建聯議員支持通過。(林志謙攝)

貴為新加坡首富,黃志祥在香港十分低調樸素,經常被人目睹搭港鐵出入。平日到尖沙咀 w中心上班,和普通打工仔一樣在地下大堂等電梯。(廖健昌攝)
措詞強硬
新世界獲准在信和的太歲頭上動土,難怪信和要全力還擊。今次城規會共收到三百四十份公眾意見書,當中逾九成半反對。本刊翻查記錄,發現原來當中一百一十九份(即三分之一)是以公司名義發出,而它們絕大多數都是由信和以不同附屬或聯營公司名義呈交。
其中以旗艦物業尖沙咀中心及帝國中心開宗明義寫的,措詞非常強硬,對新世界的方案表示「 strong objections(強烈反對)」及「 strenuously object(極力反對)」。
細閱信和以不同名義撰寫的反對書,發現其中一個反覆出現的理據,是不滿新世界的觀景台,日後阻擋尖沙咀中心商戶的景觀,一旦海景受影響,也會直接衝擊信和的租金收入。
海景對尖沙咀中心來說,的確非常重要,也是這個有三十五年歷史的老牌商場最吸金賣點。信和在十年前,為尖沙咀中心和帝國中心兩座相連大廈,斥資一億五千萬元翻新,當時預計租金收入可增加三成。不過,記者週日到尖沙咀中心視察,發現商場仍充滿八十年代味道,樓底矮、人流非常稀疏。全個商場最旺就是靠近梳士巴利道、面向海濱長廊可飽覽維港景的食肆酒吧,晚上有不少老外聚集很旺場。
租戶發功
信和除了用公司名義入信,旗下租戶亦一同配合高呼反對。望海的德國餐廳 Brotzeit,經理 Ling Hui表示,「第一,個人來說,我平時隔了馬路都可以見到整個海,如果加建觀景台,我就要行到海濱先可以看到,那麼日後我們這一列餐廳全部沒用了。」她狠批高台設計戇居,但稱入信是自發行動,信和沒有施壓。
反對的還有尖沙咀中心內看不到海景的小商戶,其中開業五年的鍾氏兄弟眼鏡,老闆鍾大偉提起新世界就勞氣:「一動工就沙塵滾滾,可以話影響好大。」記者問鍾老闆為何白紙黑字投信,他稱,早前有收過信和管理公司的信件,故知道新世界的計劃,但他指反對書並非由他親筆撰寫,只負責落名。
鍾大偉年過七十,其店在尖沙咀中心的租約尚有三個月就屆滿,正打算退休。他抱怨商場人流少,一直做蝕本生意,「呢個唔係商場,中心只顧自己賣樓咋嘛,(商店)冇咩其他種類。出面主要做晚市,飲啤酒、傾偈。」他指,一旦新世界工程展開,海濱圍封三年,尖東一帶更雪上加霜。

尖沙咀中心有不少吉鋪,假日未見人流,場內最搶眼是宣傳信和樓盤帝景灣的橫額。
信和○八年有意重建,卻因政府的高度限制未能成事。(李育明攝)

鄭家純(箭嘴示)在梁振英當選一刻,由撐唐變挺梁站台,結果他過去三年成為 689掌政下的大贏家。(《蘋果日報》圖片)
從無諮詢

信和尖沙咀中心的酒吧食肆,因海景而旺場,新世界工程啟動圍封海濱三年,之後又有三層觀景台落成阻擋視線,生意料大受影響。(高仲明攝)

最厚的一份反對書同樣跟信和有關,超過五十頁紙由東尖沙咀地產發展商聯會撰寫,它成立於一九八二年,當年董事除了黃志祥,還有嘉華呂志和(海景嘉福酒店)、新地郭炳湘(帝苑酒店)、嘉里洪敬南(香格里拉酒店)、富豪羅旭瑞(富豪九龍酒店)等一眾尖東老牌商賈,但三十多年來都無新世界代表。公司註冊處記錄顯示,聯會現時大股東(持股約四分之一)是信和,註冊辦事處設於尖沙咀中心信和集團總部。聯會對外工作,是每逢聖誕新年,為尖東多幢大廈外牆裝設燈飾。
由信和牽頭的聯會,提交的反對書內容,同樣力數新世界在尖沙咀中心外加建觀景台,但字裡行間發炮,非常不滿從來沒有被直接諮詢,指是透過區議會才得知新世界的計劃,其後曾要求索取更多資料,但只收到項目的概念草圖和簡略說明,直至城規會公開具體方案,它們才知悉新世界的工程。
換言之,城規會的反對書中,揭示信和已全力發功,表達對新世界項目之不滿,記者週一守候黃志祥上班,向他查問可有進一步行動還擊新世界,他卻表示不清楚。信和公關沒有回覆本刊查詢,新世界則無直接回應為何選正在尖沙咀中心對開動土,只表示方案有諮詢區議會、旅遊發展局等單位,令人流更平均分布。
海濱回禮
眾所周知,新世界是梁振英的友好地產商,公眾最深刻的一幕,是集團主席鄭家純,在上屆特首選舉最後關頭轉軚由撐唐變挺梁。下屆特首戰幔即將展開,有發展商董事指,今次是梁振英為連任而送禮,「 CY想爭取連任,顯得急就章。新世界又想重建中的新世界中心能成為地標。今次發展海濱長廊,認真是姣婆遇着脂粉客。」
相反,黃志祥就無俾面 689,政界一直有傳除了李嘉誠,黃志祥是對 689較抗拒的地產商。三年前他曾提名唐英年,並和家人合共捐款三十萬元撐唐。一二年梁當選前夕,在北京兩會期間,有多名政協目睹黃志祥為支持唐英年,與挺梁的李國章舌戰兩小時。如今信和董事會成員都屬唐營,包括:夏佳理、盛智文、李民僑等。

星光大道吸引大量強國遊客,攀過圍欄和李小龍像拍照。海濱近紅磡一邊,則是香港人跑步和情侶拍拖勝地,但預計新世界項目完工後,長廊不再清靜。(高仲明攝)

信和白石角逸瓏灣海景樓盤,因政府去年增加該區住宅供應,要劈價出售,有指黃志祥因此非常不滿。(《蘋果日報》圖片)
兩度被跣


黃志祥一直是香港地產「大好友」,最重頭發展在大埔白石角,但梁振英做特首之後他被跣了一鑊。早在○七年三月信和聯同南豐以五十六億元,投得大埔白石角地皮,同年四月再以四十五億投得同區地皮,然後○九年再聯同嘉華等財團,以一百零四億投得毗連地皮。全部均是臨海,合共投資超過二百億元。
地皮現已建成天賦海灣及逸瓏灣,本可獨霸白石角的吐露港海景,不過去年中,政府突然公布,將白石角原用作科學園的用地,改規劃成住宅。該區供應因此大增,樓價亦應聲下跌。同期取得滿意紙出售的逸瓏灣,最初每呎售價只是一萬一千元,但當初投得的麵粉價已是七千多元,連同三千多元的建築費及利息支出,幾乎是賣一間蝕一間。本刊當時曾找黃志祥回應,黑面的他欲言又止。此外,去年佔中期間,身為政協的黃志祥指,佔中不會影響香港法治,和 689打對台。
新世界在信和壇前動土,信和即使極度不滿,但在缺乏政治籌碼之下,只能有苦自己知。
今次新世界由鄭家純兒子鄭志剛領軍尖東海濱項目,可以「一條龍」輸送人流,一名發展商中人指:「管理星光大道的確可能蝕錢,但與新世界同區嘅發展,卻有好大 synergy。鄭志剛最叻搞藝術及文化發展,當然 sell得好靚,但政府無準則去決定做咩唔做咩,對其他發展商會唔公平。」
撰文:吳婉英、陳新政、關冠麒
攝錄:胡智堅、李育明
資料:黃詠茵、鄭詠欣
插圖:朱桂葉
news@nextmedia.com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