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仲然, 23歲,昔日是黑小子,降服心魔,在廚房裏找到自我。

年輕有夢 

桻之燒 筲箕灣東大街 55號地下 電話: 2535 8880

降魔記

Ads by Google

若信人有愁樂躁憎驚五個「腦朋友」,你又信不信人心住了隻魔鬼?
23歲的陳仲然,昔日魔性蔽目,跟「大佬」販毒聚賭。
眼見黑道同伴一一被社會制度收服,不欲步其後塵,降服心魔,走出黑道。走進廚房仔搵食日常,因循是一頭鬼祟魔鬼,陳仲然又如何降服?

 


筲箕灣東大街一家港式串燒店,店子小小,名不經傳,但出品十分用心。海鮮食材,天天購自附近的魚市場,不用冰鮮貨;牛骨髓上,抹上雞肝醬再烤焗,配上法包;虎蝦烤多士上的千島醬,混上自家調製的蟹蓉,心機之作。這些食物出自九十後廚師陳仲然。老闆娘 Jenny一番感慨:「我跟丈夫都不是飲食業出身,經營得很辛苦。以前那位大廚,叫他研究菜式,他甚麼都推搪。兩年前,阿然來了,他很用心,甚麼都願意試。」這個高䠷、燙了一頭潮爆鬈髮的年輕人輕輕說:「因為喜歡而煮一定,比你為工作而煮做得好。」

默默工作,願意嘗試,陳仲然令到老闆娘 Jenny對年輕人改觀。

川味燒花蟹,購自附近魚市場,勝在新鮮,略以花椒八角等調味已經十分好吃。(一斤四両$798)
其實昔日的阿然,連喜歡甚麼都不知道。生於草根家庭,習慣天生天養,「家裏環境不好,給不了零用錢。眼見身邊朋友很多娛樂,自己無錢便要想辦法。」中三未讀畢,因為操行紀律惡劣,被踢出校。「讀不讀書都一樣,反正平時睡晚了,也寧願缺課。」中學開始跟「大佬」搵食,「黃賭毒,只沒有做過黃。」曾經在沙田工廈、村屋看守非法賭檔,替賭仔斟茶遞水,賺取每日五六百元的零用;也曾販賣毒品,染上毒癮,「除了白粉,甚麼毒品都吃過。」後來眼見同伴一一被警察拘捕,前途盡毀,才驚覺長此下去唔對路。理性征服心魔,堅決脫離邊緣生活。
十五歲,低學歷,只能從事門檻低的飲食業。第一份工作在茶餐廳當雜工,清潔切菜備料。茶餐廳節奏急趕,師傅脾氣暴躁,陳仲然年少氣促,做了數天,不甘挨罵,憤而離去。其後在不同食店進進出出,做過西餐,毫無寸進。當他差點被因循魔鬼征服時,進了蘭桂坊一家高級餐廳當廚師。「看的事物不同了,比以前開眼界,便想了解多些。當你見過八千元一瓶魚子醬、三十多萬一粒白松露,你便會意識到煮食可以是很認真的事,工作自然格外留神,做好一點。」行政總廚是澳洲人,對煮食執着而充滿熱情,阿然受罵之餘,也受教,「最記得他教我 taste everything when you serve。」每晚廚師們都會出來跟客人問好,「有客人應酬說好吃,但也有客人由心而發地稱讚。做得好,原來別人會欣賞。」讓陳仲然首次感到因循與用心工作的分別。

港式串燒小店,有日式居酒屋的溫馨熱鬧。

秘制烤焗牛骨髓配法包($88),「有天老闆娘買了雞肝做串燒,我便忽發奇想,想出以雞肝牛骨髓。」
他開始對自己有要求,也想過將來有日開家小店。為圓夢,透過轉換工作場所,保持煮食熱情。兩年前來了這家串燒小店。「串燒看似很簡單,毫無廚藝可言。其實是心機手藝。燒海鮮講究時間掌控,因為過熟與適中之間,可能只差數秒。簡單如燒粟米,牛油蜜糖,樣樣調味要塗三四遍,每個步驟歷時兩三分鐘,少點心機也不行。」相信心中有魔,便要相信心中也有天使。

鮮蟹肉虎蝦烤多士($78),千島醬混上自製蟹蓉,盡見心思。

老闆 Ray夫婦還記得兩年前陳仲然來見工的一幕:「佢話佢好鍾意煮嘢食,我哋覺得佢係有心人。」
桻之燒
筲箕灣東大街 55號地下
電話: 2535 8880
營業時間:周一至四、日 12nn-3pm及 6pm-11pm;周五和六 12nn- 3pm及 6pm- 2am
撰文:周燕
攝影:葉天榮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