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 William同媽媽 Mei好錫我,成日都會帶我出街訓練同見識社會,今日仲俾我接受記者訪問,俾攝影哥哥影相。

坦白講

導盲犬準備中

Ads by Google

我最近學識搭扶手電梯,雙手趴前一級企定定,咁就得咗!

「汪!汪!汪﹗」邊度有狗吠聲?一定唔係我,因為作為準導盲犬,我一定唔會隨便亂吠!
我係一隻導盲幼犬,兩個月前同三個妹妹分開咗,去到唔同嘅寄養家庭生活。雖然我同寵物犬一樣,平時最鍾意食、瞓、玩,但我唔可以食人類嘅食物,又唔可以玩接波,因為寄養家庭嘅爸爸 William同媽媽 Mei驚我習慣見到識郁嘅波就衝去玩,留低咗視障人士。仲有,我唔准跳上床同梳化,又唔可以走入廚房同廁所。
寄養家庭培訓

訓練完返屋企,爸爸同我抹乾淨個身,我就可以休息,舒舒服服咁瞓番陣。

你唔好以為做導盲犬只係守多啲規矩,其實我仲有好多嘢要學。除咗 sit、 down、 wait呢啲簡單指令,我要識得聽到「 busy」先去廁所;吹哨子即係可以食飯。媽媽而家一日要帶我落街去廁所六次,但我有時都會忍唔住。試過有一次喺架𨋢度瀨咗尿,媽媽又要拉住我,又要即刻抹地,一開𨋢門仲要成班街坊睇住,搞到佢非常尷尬。
當我著起紅色導盲犬訓練服,就知要出街訓練。由細到大我都學習跟住喺爸爸媽媽嘅左手邊行,搭車要識得趴好,等我將來服務視障人士時唔會出意外。
我最近學識搭扶手電梯,一開始見佢郁郁吓,都有啲驚,之後媽媽教我雙手向前趴低一級,企定定就好安全。媽媽仲話,呢啲只係最簡單嘅訓練,到我兩歲時跟訓練員上堂,仲要學埋睇紅綠燈過馬路、搵地鐵入閘機等嘅「高難度動作」。
爸爸帶我返工

媽媽每次同我出街都要帶住呢張印住我個嘜頭嘅證件,表示佢係認可嘅寄養家庭。

由於導盲犬服務中心規定寄養家庭唔可以獨留受訓幼犬喺屋企超過四個鐘,所以爸爸有時會帶埋我返公司,俾我瞓喺佢枱底個籠。佢嘅同事見到我,都更明白導盲犬嘅訓練同工作,仲好鍾意我。媽媽平時同我出街嗰陣,小朋友見到我咁服從咁可愛,都會好想摸吓我。不過媽媽就會出示「三不一問」卡,即係不干擾、不餵食、不拒絕,問一問導盲犬使用者係咪需要協助,教識佢哋見到導盲犬時嘅禮儀。
我而家五個月大,仲會同爸爸媽媽住多一年半左右,但當我諗到將來要同佢哋分開,都有少少唔捨得。爸爸細個俾狗嚇過,所以有少少驚狗,但知媽媽鍾意狗,再加上導盲犬服從性高,就試吓申請做寄養家庭。
爸爸成日笑住咁話,最初諗住做寄養家庭就唔使養咁多年,但點知相處咗兩個月之後,就已經唔捨得我走。媽媽安慰佢,將來喺條街度見到我帶住視障人士,成為視障人士嘅祝福,就會覺得好喜樂同驕傲。
爸爸、媽媽,我都好開心細個嗰陣同你哋生活,而且我哋將來仲可以喺導盲犬活動入面見面㗎嘛!
撰文:羅霈潁
攝影:莫智謙
攝錄:鄒潔珊
news@nextmedia.com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