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政府禁了 facebook和 Google,閉門造車地出了騰訊和百度。這些民族企業,離不開封閉的國度,政治上也會和政府緊密合作。這種事情,終有一日會發生在香港。

壹擋專政

誰最感激政府暴力托市救的士牌價?(2015/8/27)

Ads by Google

「俾個機會我,唔好,做到好。」這句話,第一個令到我想起的,是神劇《大時代》裡劉松仁飾演的方俊生,苦苦哀求報紙檔老闆的一幕。
的士業面對新競爭,說要「唔好做到好」,是一件好事。不過,最基本的問題是:「究竟的士業界要改進的可能性有多大呢?」


公眾對的士最大的抱怨,是經常都截不到車。要知道,自從九十年代中,香港的士配額的數字從來再沒有增加過。雖然政府的動機不是為了要托高的士配額的價格,但事實上這個不再發牌的局面,令到的士配額的價格,無論逆境順境,都是最佳的投資選擇。
配額的價格上升與下跌,不是政策所應許考慮的因素。不過,高的士牌價政策之下,確實帶來一定的扭曲。最明顯是, 18,132個的士配額,總值超過一千億港元。政治上,的士配額的既得利益,明顯已經變成了一種政治影響力,反過來主導了政策的方向,扭曲了市場的發展。
過去廿年,香港的人口增加了百多萬,但為何的士配額是寸步不讓?因為政府想將所有交通都單一地依賴鐵路嗎?就算本地人都乖乖地去乘坐鐵路,那些人數激增的遊客呢?事實上,現在香港的士不愁沒有生意,這就是為何在過去數年間,愈來愈多人遇到有的士司機拒載揀客的原因。
「的士司機有拒載和揀客,但這些只是少數害群之馬。」不只一次聽到有人如此維護的士業界,但實情是過去幾年,官方數字也反映,乘客投訴數字每年上升。至於所謂的害群之馬是多數還是少數,我想也不可以憑維護的士配額持有人既得利益者說過算數。
千萬不要誤會,我不是說的士司機想賺多一點就是傷天害理。相反,我深信大家都應該有選擇;莫道你在選擇人,人亦能選擇你。市民自願付出多點去用像 Uber的服務,總有他們的原因。再者,既然大家都是司機,實在相煎何太急呢?讓司機有個選擇,不用一定要開的士,也可以做 Uber司機,可以嗎?
上星期,政府見民意對的士業確實有不滿,提出了可以在法例上作出修訂,容許包車服務。所謂包車服務,其實就是容許出租車不按錶收費。我的理解是,當出租車不用按錶收費,車主和司機便可以有另外一種合約模式,例如按時薪計算。這是車主和車行推出所謂的「高級的士」關鍵的一步。換言之,政府對的士配額持有人提出的要求,確實是從善如流。
的士行業真的有這種改善的可能嗎?為何政府要偏幫的士配額持有人的利益?說到這裡,我又想到了《大時代》方俊生苦苦哀求的那一幕戲;不過,我心目中的主角,是被打壓的 Uber。
深圳河以北,不少民族企業就是靠這種政治關係而坐大。大陸政府禁了 facebook和 Google,閉門造車地出了騰訊和百度。這些民族企業,離不開封閉的國度,政治上也會和政府緊密合作。這種事情,終有一日會發生在香港。的士業界所謂的「高級的士」,有能力衝出汲水門鯉魚門,面向世界嗎?又或者, Uber事件只不過是讓香港人知道,中港融合有許多途徑,包括了政府為了的士牌價暴力托市。


李兆富
公共事務顧問及時事評論員,自由市場智庫獅子山學會創會成員。
作者 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eeSimon.hk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