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年前制定的政策,是否仍適合現今社會,真係無需檢討?

寵物家

反抗公屋逐狗令!

Ads by Google

房屋署近日可謂極受「重視」,鉛水苦主爭住搵房署「講數」,養狗公屋戶同樣踩上房署遞交請願信。
前排房署洗樓式揪出養狗住戶,又播放狗吠聲以引狗吠叫。上星期更有住戶不堪壓力自殺。有狗扣分,扣滿革扯,但求「冇狗屎」乾淨盲。貴婦狗 MuiMui短暫離家避風頭,唐狗阿 B遭主人無情遺棄街頭。以萬計的公屋養狗戶計,只屬無數悲慘故事中的冰山一角。
起來為狗狗爭取居住權的組織、默默為被棄狗兒尋家的義工、香港規模最大的動保組織「愛護動物協會」異口同聲:「不想違法,只盼長遠再修例,但可否先放過狗兒?」
執法者是按本子辦事,還是合上眼將無辜生命推向鬼門關?

讓數字說話

漁護署在過去 3年,接收由主人交出的動物和獲領養的動物數目:

漁護署自十多年前「停一停,諗一諗」有關動物的宣傳廣告後,可有教育狗主如何做個盡責的主人? Joan和一眾狗主自發教導主人帶備「放狗三寶」:




頸繩控制狗狗不會亂撲。


白醋溝水有助沖淡狗尿味。





膠袋狗狗便溺後,應馬上撿起。 狗狗走鬼避房署

留人不留狗,留狗不留人的政策,終於逼得有人起來抗爭,先有組織向房署總部遞信,另有組織在七一遊行擺街站,爭取市民簽名,為公屋狗爭取生存權。「爭取公屋居屋合法飼養狗隻」群組第二任幹事 Joan,也是公屋養狗戶,她挺身訴說各狗主苦況。記者再三提醒她有可能因這篇報導而被房屋署認出,令她養的小狗被盯得更緊,但 Joan卻無懼。「我唔覺得呢件係醜事,而且我係群組 admin,唔通要組員出面咩?我有責任企出嚟爭取。」 Joan亦為此做好心理準備,日後或要將小狗帶走。
03年時沙士襲港,房署收緊公屋飼養寵物條列,一律禁止所有住戶飼養寵物包括狗、貓、鳥、兔等。為免造成棄養潮,房署當時推出「一次性」牌照申請。 Joan曾為當年飼養的西施狗「乖乖」登記,但過程盡是無奈。「房署職員唔着緊,一時話要預約,又話要文件,去咗幾次都申請唔到。」 Joan指 03年至 09年時,房署職員較少派員巡查,但往後捉得很嚴格。「乖乖試過多次走鬼,送去酒店、朋友家暫避個多月,嗰時我每日放學都要去探佢。但我同家人都一定唔會棄養。」




其他公屋主戶,真的有如房署所指如此怕狗嗎?


「爭取公屋居屋合法飼養狗隻」群組前幹事向房署遞交請願信,可惜房署並無回應。 條例有礙拯救

乖乖離開後, Joan救起了 MuiMui,一隻滿身皮膚病的貴婦狗。「政府成日叫人養動物前停一停諗一諗,我哋有呀!有義工見到隻成身蜱蟲嘅狗喺街,唔救就等死。佢住公屋,佢諗得好清楚唔可以見死不救!仲有啲人原本養緊狗、獲派公屋單位,唔通棄養咩!唔少義工都想做暫託、領養,幫助被遺棄、病患嘅狗,但礙於住公屋居屋而幫唔到手!」 Joan愈說愈生氣。
Joan年前喪母, MuiMui更成為痛失老伴的父親唯一寄託。「我哋唔係想違法,只係希望房署可以可憐我哋,俾我哋繼續將狗養到終老。我哋好驚再出現棄養潮,但長遠亦希望房屋署可以放寬,等更多有需要嘅狗有個家。」可惜團體向房署遞上的請願信,遲遲未得到回覆。




香港管理作風一律 ban!但 Joan及其他群組成員應為公屋養狗實為宜管不宜禁。


貴婦狗 muimui是 Joan父親的心靈寄託。雖有案例住戶以情緒病為由申請酌情飼養,但 Joan指要經政府指定醫生證明病況,成功機會甚微。 養狗等如有問題?

貴婦小狗 MuiMui雖被驅趕,但主人明言對牠不離不棄。但另一隻住公屋的唐狗阿 B,就沒有這樣的福氣,今年一月隆冬,被原主人遺棄在屯門碼頭附近的公園。十度低溫,阿 B四處流連,似乎未知已失去主人的愛,可幸《香港動物報》記者阿彤將牠救起。阿彤將阿 B情況放到網上,竟然因此聯絡上牠的原主人。「但個女仔話唔可以接番阿 B。佢係學生,媽媽趁佢返學時將阿 B丟出街,原因係房署已多次發警告信,再扣分就全家被趕走。阿 B被救初時,唔敢瞓覺,又唔肯食嘢,應該係掛住主人。」
阿彤亦曾次接觸公屋狗個案,她希望房署現時不要以扣分制趕走狗狗。「用放棄養狗來換住公屋,本身就不合理。亦唔應該話養狗就係問題,而係養狗造成滋擾先係問題。但未能修例前,住戶亦應尊重合約精神,唔好再養新狗。」




今年一月,被主人遺棄的公屋狗阿 B,幸得一班義工和馴犬員照顧,終見笑臉,現正在尋家。


阿 B因心靈受創,性情變得敏感,會為了保護食物而吠叫。馴犬師 Keith一步一步誘導牠放鬆,終於見到成效。 馴犬師:被棄狗心靈會受創

阿彤為阿 B尋找領養,可惜一直未能成功,阿 B與先後兩個暫託家庭的狗都夾不來,一再被放棄,牠變得愈來愈敏感膽小。現時義務訓練阿 B的馴犬師 Keith,更指牠出現行為問題。「被棄街頭嘅日子,徬徨無助令佢變得敏感。流浪時又可能遇上其他狗爭食,令佢現時出現護食行為,佢食飯時,只要有人行近牠,牠就會為了保護食物而發惡。」唯有將阿 B教好,牠才有一絲被領養的機會。
Keith指明白在公屋養狗要平衡各方利益,因此立場中立。但他亦非常擔心如房署繼續嚴厲捉狗,會令更多狗被棄於街頭。「香港動保機構資源已經非常緊絀,如果突然出現棄養潮,一定救唔晒。狗狗嘅下場一係變成流浪狗,又或者被捉去安樂死。」




為了增加被領養機會,阿彤早前帶了阿 B做絕育手術。可惜還是未能為牠找到好人家。


阿 B曾經每晚都有雞肉撈飯吃,與主人一同睡覺。被棄後不堪打擊的牠,曾一度不肯進食,瘦得肋骨盡現。


阿彤與原主人一直對話,希望對方能回心轉意。對方初時還會問候幾句,但至今已不會關心阿 B生死。


阿彤希望未來三至五年內,狗主學會做個盡責的主人,房署亦能修例放寬養狗。


終日擔驚受怕的阿 B,可能因壓力而患上皮膚病。 房署強硬拒放寬

面對群情洶湧的訴求,房署的回應或使一眾狗主失望。房署回覆本刊,指因公屋人口稠密,狗隻會造成噪音、衞生等滋擾,及很多住戶,尤其是幼童對狗隻有恐懼,指即使是訓練良好的狗,若受到外界刺激亦有機會出現失控行為,甚或咬人。因此難以考慮放寬公屋住戶養狗。
房署的回覆,漠視香港動保團體多年來的努力。單是愛協,就已投放不少資源在推廣人與動物共融的訊息,每日都有不同團體學校到愛協參觀。愛協亦不時到私人屋苑內舉行講座,又教育狗主應如何負責任地養狗,減少造成各種滋擾,同時希望將經驗帶到公屋養狗議題上。愛協福利部副總監及獸醫 Fiona表示,現行公屋條例確是對領養有所限制,現階段不鼓勵大家違法養狗。「如有公屋戶想來領養狗狗,我們會拒絕。但我們希望未來可以修例,如參考新加坡公屋養狗規例,限制每戶狗隻數量及體形。又或者日後興建屋苑前,會否可以考慮養狗人士和狗仔的需要?周詳的設計可減少日後管理上的困難。」
雖則常說長遠修例,但現時公屋養狗戶的問題怎解決?「暫時見不到房署會對現時情況作放寬,其實條例相當嚴苛,也不符市民期望。如嚴格執法,影響會非常嚴重,不少狗狗可能要賠上性命,連狗主也會受影響,尤其是小朋友。他們會想,為什麼每天和我一起生活的狗狗,突然不能再回家呢?」




在愛護動物協會中等待領養的狗仔。


愛協非常鼓勵成年人和小朋友來中心探訪或領養動物,職員更會灌輸人狗共融的訊息。這能回應房署的「擔憂」嗎?





愛協獸醫 Fiona指,愛協正嘗試約見運房局、區議員等,研究修改公屋條例。 撰文:吳韻菁
攝影:譚俊軒、胡春輝
攝錄:譚俊軒、陳偉傑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