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寶著三點式玩滑翔傘,身心大解放。

城市打游擊

犀利港女

Ads by Google

港女,近幾年形象麻麻,日日被網民圍插,一大堆 shopping買的名牌,上網煲劇,公主病奄尖聲悶。
正所謂名牌手袋都唔好一樣,做人點可以個個撞款,為求有性格,其實港女都可以玩到好激,本刊找到幾個不一樣的港女,假日放工鍾意上天下海,挑戰高難度運動,話你知港女唔係得個樣。
喜愛夜蒲的 OL,突然搖身一變拋開高踭鞋,投入陽光運動,身穿比堅尼玩滑翔傘;貪靚國泰空姐,無懼雀斑威脅由高空潛入海底;從事律師樓工作的加班王,每日朝九晚十,要靠玩 wakeboard(滑水)減壓。
點解嘅點解嘅,點解她們不怕辛苦都要玩?其實與別不同的嗜好,可以成為朋友間的熱話之餘,在 facebook放相亦會多人 like,滿足感不是一個名牌包包可取替,所以選擇飛天遁地。
真係㗎,好犀利呀!

靚女蒲精 愛上飛天


年輕就是任性,豪邁地喝下整支白酒。

現年三十四歲的胡嘉寶,曬了一身蜜糖色肌膚,夏日炎炎,她會益街坊穿著性感三點式行上山,她喜愛戶外活動,說想成為近期流行的「 yama girl」(山系女孩),近年更一嘗小鳥的感覺,玩滑翔傘飛上千呎高空,身穿三點式是因為要全身肌膚享受自由。

Ladies night

誰會想到,三十歲前嘉寶同不少港女一樣極愛夜蒲,晚上放工後,尖沙咀一帶的夜店便是她另一個家,香檳紅酒有仔溝,便能打發一晚。
朝九晚六在尖沙咀寫字樓返工,嘉寶憶述當年喜愛夜蒲的生活:「最癲的時候, ladies night都會去,每晚要著不同的『戰衣』,化妝都要化一個多鐘。」
穿迷你裙去 ladies night,每晚三、四支香檳紅白酒落肚,嘉寶面不改容,亦吸引異性的目光。起初嘉寶都好享受去 clubbing,她說:「開頭覺得過得好開心,去 clubbing跳舞、猜枚、飲酒、食煙,總之喪玩到天光為止。」

晚晚飲醉


穿上安全裝備,準備高飛!

爛蒲的情況持續四年,開始中毒,嘉寶一度開始迷失,覺得夜蒲大過天,甚至忽略工作。
為了保持體力和酒量,嘉寶放假的早上,都是睡在床上「養精蓄銳」,晚上才與朋友劈酒。
她說:「夜蒲之前一定要『上足電』,否則飲一陣酒就好快醉,星期五一直瞓到天光,瞓到第二日下午五點,跟着便裝身去 clubbing。」
不時有網上影片拍到醉娃失儀態,甚至走光瞓在花槽上等人「執屍」,嘉寶雖未淪落至此,但飲醉酒後,也曾經「做錯事」。
回想大頭蝦的經歷,她尷尬地說:「試過醉咗搭的士,攞五百元,以為係一百元,仲豪氣地講:『唔使找!』其實經常都發生呢啲事情,所以出去玩一晚,好浪費金錢。當你試得多,就唔想飲酒了。」

宿醉返工

嘉寶夜夜笙歌,玩到體力透支,其實身體根本頂唔住:「飲一晚酒,可能要兩日才能恢復體力,好辛苦囉!」
星期日喪飲的後遺症,便是星期一宿醉返工,搞到公司的同事竊竊私語:「嘉寶又飲醉酒。」
她也說:「返工嘅日子好痛苦,睡眠不足冇精神,我坐喺辦公室發呆,酒氣仍在身上揮發,全公司個個同事都知道我又去蒲。」
說到底,酒精只能麻醉心靈,嘉寶認真地說:「酒後往往有好多負面思想,覺得好空虛,人生好頹廢!」

復活

以前嘉寶皮膚白滑,與一般港女無異,最怕烈日當空下做運動,但直到三年前的農曆新年假期,她與表弟去大嶼山行山,估不到一段狂野行,太陽下與大自然親近卻令嘉寶重獲新生。
嘉寶形容當天為「大奇跡日」:「原來大自然有一種神奇力量,心境平靜下來,看每一件事物都是分外漂亮美好。」她突然開始厭惡午夜酒場,想起都作嘔。
戒了夜蒲,嘉寶開始鍾意同陽光玩遊戲,最近她愛上玩滑翔傘,同時她也發覺,跟她一樣拋開酒瓶喜歡飛上天的港女,為數也不少。
由於只是初學階段,所以每次飛行,必須由教練陪同,星期日她從大嶼山的伯公坳出發,步行三十分鐘到達一處人跡罕至的山頂,她與教練整裝待發,嘉寶尖叫着便衝上山,欣賞壯麗的海景。
由爛蒲港女變身運動烈女,嘉寶勸勉一眾「姊妹」:「其實好多香港女性都話要減肥,但你要肯運動先得,成日只係坐低食 high tea,你點減先?冇人幫到你喎!」

貪靚空姐 潛入水


工作四圍飛,讓 Ellen有機會到世界各地潛水。

職國泰空姐十四年的 Ellen許曉虹,上班需要化妝保持儀容,平時她也極為貪靚,去美容院做「 facial」和「 gel甲」,由於保養得宜,看落一點不像中女,但她不像一般貪靚的港女「姐手姐腳」,她不怕雀斑危機和斷甲危險,就是鍾意潛入大海欣賞海底奇觀。

Facebook多人 Like

Ellen的 facebook有二千多個朋友,她會將個人興趣,如潛水、滑雪、學插花的相片上載 facebook,往往會有過百人 like,亦會大讚她「美女」、「索」,女人都喜歡別人的讚美,滿足感非一個名牌包包可媲美。
她說:「同事知道我玩潛水,大都會問海底會見到咩呀,或者我有什麼經歷,佢哋表現感興趣,自己都想玩埋一份。」特別,就是多人 Like的原因。




愛靚的 Ellen,潛水也要化妝 gel甲。


到菲律賓潛水,港女必定要拍照留念。 感染另一半


Iris彈琴為樂,也嚮往水底寧靜。

潛水的制度,一定要有「潛伴」同行以確保安全, Ellen亦感染丈夫,二人一齊出海潛水。
Ellen說:「之前跟海天潛水的教練學習潛水,順利考到潛水牌,原來我嘅興趣,影響我最 close的人,即是我老公啦,他知道我想有人陪潛水,所以佢都考了潛水牌,可以陪我玩。」
近日有香港女教師在新疆攀山時,遇上洪水被沖走,始終上山下海的運動,都帶有一定的危險性, Ellen在潛水時曾遇驚險場面。
「有一次去菲律賓潛水,突然水流很急,把所有潛水員都沖散了,我同老公漂到很遠,當時好驚,自己從未遇過這種情況,於是我們兩人一齊快速升水,我一上水便很頭痛。」其實他們直接升上水面,可能會爆肺,甚至有性命危險。
Ellen說空姐的工作和地點較彈性,她說:「例如我飛去澳洲工作,會在當地停留幾日,咁我就可以唔使俾酒店機票嘅錢,去大堡礁潛水。」

遠離繁囂


Iris第一次到菲律賓潛水,被大群魚包圍。

任廿九歲的 Iris謝靜婷,曾參選二○○八年港姐,現職鋼琴教師,四年前初嘗潛水的滋味。
愛好音樂,反而對聲音非常敏感,喜歡寧靜:「平時日常生活,周圍的人都用手提電話睇片,或者是傾偈的聲音,喺水底你會覺得很平靜。」
海底世界的和諧,她說:「見到好多海洋生物,好興奮!但在水底不能嗌出來,只能用手勢表示。海底往往要心靈的交流,感覺很正。」

加班王 滑水減壓

潘慧君 Suki在律師樓工作,負責樓宇買賣的部門,檢查樓契是工作最重要的一環,不能有錯失,工作繁重,朝九晚九是家常便飯。
「試過工作至晚上十一、二點,放工回家,個腦唔識休息,甚至發夢都會夢見工作,以及公司成堆文件。」 Suki苦笑着說。
她補充說:「公司加班好夜,感覺沒有私人時間,所以放工回家陪寵物,或者睇電視已經好開心,真係唔想將工作帶回家。」




滑水動作難度愈高, Suki便愈有滿足感。


Suki一屋放滿滑水的用具。 在所不惜

Suki的生活,何嘗不是香港打工仔的寫照:「我有諗過辭工,但為咗生計冇辦法,始終要維持生活。」
為了拯救人生, Suki決定將工作與私人時間分開,三年前,她接觸了滑水,一試上癮,她說每個星期,都「望穿秋水」等待兩天假期去滑水,滑水使她身體放鬆,沒有工作的負擔。
長期在陽光下滑水, Suki的皮膚黝黑,相信大部分港女未必接受到。
Suki說︰「我知香港好多女仔都是貪靚的。試過叫身邊的朋友玩,女性會說:『唔得呀!好驚曬黑。』」
她說她以前很白淨:「而家曬到咁黑,媽媽笑我,甚至朋友笑我很像菲律賓人,但我反而很喜歡現在的膚色。」
為了方便滑水, Suki專登租住大尾督的村屋,她與男友都是滑水發燒友,家中放滿了滑水板、滑水衣服,週末便駕車到三門仔。月初,她參加在香港舉辦的國際滑水比賽,與一眾隊友打氣歡呼。
輕輕鬆鬆又過一天, Suki開心說:「滑水每做到新的動作,滿足感好大,感覺難以形容,就算是工作也好難給我這些滿足感。」
所以,話之你點形容香港女性,港女、盛女、沒女也好,其實只要找對自己的方向,便不用理旁人目光,做個自信女。




替滑水隊友打氣, Suki(紅圈)十分投入,仲緊張過自己比賽。


一日工作十二小時, Suki歸心似箭,趕着回家與寵物玩耍。 撰文:陳慧瑩
攝影:金文、田俊
mailto:news@nextmedia.com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