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我觀察,在網上瘋傳的內容,不少都是傳統媒體的偵查報導。可見有深度有質量的內容仍然有價值,問題是怎樣去將這份價值轉變成媒體企業的利潤。

壹擋專政

雜誌是精英的讀本( 2015/7/30)

Ads by Google

傳統媒體,做新聞不外乎鬥快和鬥多獨家猛料。
曾幾何時,《壹週刊》的賣點就是有許多別人做不到的獨家新聞;甚至連做日報和電視的行家,每個星期都要跟進《壹週刊》的偵查報導。偵查報導,要大量人力物力;甚至應該說,雜誌內每一篇文章,都是心血作品。

市場會不斷自我調適,令競爭的模式轉變。 24小時全天候不停更新的電視新聞台,再加上網上即時新聞,令到日報的內容變成了「昨天的新聞」。結果許多大報章都開設了偵查報導組,來跟雜誌競爭,所謂的新聞周期變得愈來愈短。以上所講的現象,其實早在十多年前已經開始,後來智能手機的普及,令到新聞更推向即時的一端;現在甚至連《壹週刊》也有《壹週 Plus》。
資源是有限的,將資源都投放在快的一端,深入偵查式報導也愈來愈稀罕。從一個非常膚淺的角度看,既然物以罕為貴,為何要在那人多擠逼的紅海去爭那似有若無的微利?依我觀察,在網上瘋傳的內容,不少都是傳統媒體的偵查報導。可見有深度有質量的內容仍然有價值,問題是怎樣去將這份價值轉變成媒體企業的利潤。
我喜歡以愛因斯坦提出的相對論,來描繪資訊世界的營運模式。要將一件物質的運行速度不斷加快,需要的能量也愈大;愈是接近光速,需要的能量也會暴增至物理世界不可能滿足的水平;唯一的例外,就是該物體本身的質量極低,低到接近零,才有可能被加速至接近光速的可能。所以在追求即時新聞的極致,就是完全不經修飾,沒有編輯,內容質量極低的三言兩語;例如 Twitter就將資訊的質量限制在 144個字元。此等低質量資訊,不一定代表沒有價值,但是它們的時間值必然消散得極快。

在極低質量的另一個極端,就是極高質量。在物理世界,質量大到某個地步,時空都被扭曲,結構塌陷形成黑洞,連光也逃不出它的力場。資訊世界的極高質量物體,可以是內容極充實的文章或者紀錄片。就算創作人自己不將作品放到網上,都會有讀者代勞,然後被慢慢地傳揚開去。坦白講,每個創作人的夢想,就是在有生之年,至少有一份像這樣有分量的出品。
什麼內容可以有這種持久性的生命力?傳世的經典,固然是。大眾媒體在過去百多年才興起,之後的每個時代,也總有一些文字和片段,影響了一整代人的思想;後世要了解這些時代,就要重讀這些作品。可以說,當今追求高速的媒體市場,最欠缺這種分量的出品。要知道,這些作品,往往超越了它們所在的時空一般大眾的視野,但社會上總有少數的精英,會比別人更想知道自己所在的世界有些什麼力量在潛移默化,有什麼趨勢會定義未來。此等作品難求,但正因如此,生意才有得做。五月十四日那期的《壹週刊》,楊社長懷康在專欄《無定向風》寫的「過渡到精英市場」,道出了雜誌的前景。但願在經歷過傳媒低氣壓的日子,《壹週刊》可以走出這條路,繼續「我有我態度」的精神。

李兆富

公共事務顧問及時事評論員,自由市場智庫獅子山學會創會成員。
作者 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eeSimon.hk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