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援的救護車(左)模擬將病人送到皇崗加油站後,職員把擔架床推出,「過床」到一架掛有中港牌的駁腳救護車(右)。

壹號頭條

中港救護車 非法橫行

Ads by Google

強國救護車近年供不應求,導致非法救護車在大陸各省市湧現,有病人因坐上這些設備不合規格的山寨車差點失救,國際媒體紛紛關注。強國「黑救護車」問題原來已經秘密殺到香港,本刊發現,一種地下跨境救護車,原來正每日穿梭中港兩地,透過私家車把病人直送香港各間公立或私家醫院。
最離譜的,是這些跨境醫療集團有大陸政府或國企作後台,它們獲港府發出 FV字頭車牌(運輸署向內地政府機關發出的特別牌照),但它們卻出租這些掛有 FV車牌的私家車搵銀,聲稱能運送非緊急病人來香港醫院。事件揭露強國特權高幹橫行的同時,亦暴露了跨境集團愈趨活躍,正搶奪香港醫療資源。

其中一間有國企背景、經營中港救護車的深圳市華援救護服務有限公司,總部設於深圳寶安國際機場急救中心,由落馬洲口岸坐的士,約四十分鐘到達,中心有提供「過港病人轉運」服務。記者以客人身份查問,職員稱:「以前有架中港白車,可以直接過香港,好多香港人用我哋,好似賭王何鴻燊啦,架車二○○九年起不能用來直通香港。」
事源二○○九年,有市民在半山羅便臣道,發現一架掛有中港兩地車牌的強國救護車出沒,當時中港矛盾開始升溫,救護車令全城嘩然,港府隨即下令所有獲發 FV車牌的跨境救護車,不能再在港執勤。




獲國企撐的深圳市華援救護服務,它的救護車全都停泊在深圳寶安國際機場急救中心,一收到召喚就準備出動。


駁腳救護車屬豐田 Alphard七人車,三個後座位被收起後,放進擔架床。運輸署看過此相後指,放床載人屬違法。


山寨救護車在北區醫院落客後,便返回深圳。 關口油站過床


有網民在二○○九年,於半山羅便臣道發現這架掛有 FV車牌的強國救護車,引發跨境執勤的爭議。經營中港救護車的公司,此後不能一條龍過境。

華援○九年後變招,用另一方式繼續營辦中港救護車。廣東省的病人(香港人或大陸人)一旦打電話召車,華援會先安排停泊在深圳機場的大陸救護車出發,去醫院或上門接載。
記者以客人身份,要求模擬出車了解流程。登上大陸救護車前,華援職員先帶記者到停車場一角的鐵皮屋,無冷氣放滿大量醫療器材,全部在三十度高溫乾煎。職員指,救護車出動前,會因應病人需要,從鐵皮屋調配儀器,並示範將呼吸機、注射器、心電監護儀、吸痰器等放在擔架床上,逐一講解。
記者乘坐這架強國救護車出發,大約三十分鐘後,就到達仍屬深圳境內的皇崗加油站,準備跳上一架有中港車牌的銀色豐田 Alphard七人車。原來,它是一架駁腳救護車,病人必須要從強國救護車轉到此七人車,才可過關到香港。
司機打開車廂,外表與普通私家車無異的七人車,內有乾坤,三個後座位已被收起,放了一張擔架床,地下裝設了軌道固定床的位置,令它能平放在車內。但這架山寨救護車內籠非常窄,推入擔架床之後,後座有兩個位,聲言可供醫生及護士乘坐,但記者觀察一旦病人須作緊急施救,醫生護士根本不能站起身。
華援職員在油站,用氣墊床包住幾部醫療儀器,從強國救護車抬到山寨救護車的擔架床,模擬將病人「過床」。記者登上駁腳車後,不消十五分鐘就到達皇崗關口。司機指,如果接載病人,可使用「特別通道」不用排隊。到達香港關口,由於記者是香港人,七人車可走港人通道。入境處職員收到眾人證件後望一望車內就放行,看見擔架床都無查問。過關後,只消十幾分鐘就到達北區醫院。

擔架載人違法

山寨救護車的司機是大陸人,自稱非常熟悉香港的道路,又指曾經送重病人來港求醫,「喺珠海接落嚟,(情況)已經好危險,都冇問題,送到去醫院都冇事。」他過往亦曾載內地孕婦來港產子,但入境處近年在關口嚴厲阻截,他聲言已經無做強國大肚婆生意,如今大部分客都是病人。
司機向記者遞上的卡片顯示,他受僱永達旅運服務有限公司,稱其接載的病人都是經華援接收,擔架床亦屬華援所有,落客後便會歸還。永達平日做包車生意接載過境客,一般來往深圳及九龍,每程收費七、八百元人民幣。相對之下,用駁腳車接病人,每程可袋過千元。

每程收費萬元

駁腳七人車變山寨救護車,安全度令人憂慮,記者向華援職員查問它是否合法,怎料他卻說:「呢啲係香港一啲私人機構(營運),其實唔合法,佢哋自己改裝。」職員指,由深圳出發到香港各大醫院,全套服務大約九千至一萬三千元人民幣,東莞出發則要一萬五千元人民幣,現時每月做十多至廿宗生意,主要靠保險公司轉介,「老人家多啲,有時係交通意外呀,或者有啲咩病,都會想喺香港醫。」他又說,病人多有香港身份證,當中包括在港搵食的大陸商家,「有些中風、洗腎、長期病患,因已取香港身份證,故寧來港醫,我哋生意都穩定。」
本刊將駁腳山寨救護車的相片,傳給運輸署,署方看過後回覆指,車內的擔架床並不是法例規定的固定座位,用來載客的話,司機涉違反《道路交通(交通管制)規例》,首次定罪可被罰款五千元及監禁三個月。此外,根據大陸法例,除急救中心和醫院外,任何人不得使用救護車作醫療急救,救護車亦須由縣級以上地方衞生部門配置,故山寨救護車在內地行駛有可能違法。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泌尿外科專科醫生郭家麒指出,山寨救護車的最大問題,是在轉運過程中不能跟醫院保持聯繫,萬一病人在車程中病發將非常危險。他解釋,在港轉運病人所用的正規救護車,車上醫護都可跟急症室隨時聯絡,緊急時由急症室醫生直接指示搶救。




華援的停車場,有一架救護車掛有「 FV 37XX」香港車牌,職員指該救護車已經退役。


記者發現華援停車場另一邊,泊有平治私家車,其車牌「 FV 37XX」竟然跟掛在退役中港救護車上的一模一樣。運輸署回覆本刊指,每個車牌只可編配一架汽車,否則違法。 賺國際 SOS及保險錢

究竟中港救護車的生意王國有幾大?假設各間公司每年合共出勤八百次(與 999救護車出動到關口的數字相若),每程收費一萬元,生意額只有八百萬,但背後原來另有大茶飯。
病人一般要使用中港救護車,大多會按購買的保險公司要求,聯絡指定醫療轉運服務商安排,坊間保險公司常用國際 SOS,它會將服務外判。本刊接觸到多間中港救護車公司,大部分都表示有接國際 SOS的外判生意,國際 SOS再向保險公司收錢,三者之間的拆賬屬「商業秘密」,有中港車公司職員指:「我們做 SOS生意,肯定好賺過收散客。」 SOS回應會審核供應商,如發現違法會終止合作。

出租 FV牌車搵銀

另一方面,華援原來又有另一套服務,職員聲稱可出租掛有香港 FV車牌的私家車,接載不用躺臥的病人穿梭中港兩地,又可安排醫護人員隨行,每程收費六千元人民幣。記者眼見平治房車的 FV車牌,竟然跟掛在一架退役中港救護車上的一模一樣,如此「一物二用」有踩界之嫌。運輸署回應,每個車牌只編配一架汽車,凡意圖欺詐而偽造或使用任何車輛登記號碼,即屬犯罪。此外, FV牌車輛載客或運貨取酬(未領有出租汽車許可證)亦屬違法。
華援之所以獲港府發出 FV車牌,相信與其國企背景有關。華援以「中國境內唯一一家國家企業從事專業跨境救援」自居,一九九七年成立,原本隸屬國企深圳市機場(集團)有限公司,現任董事長是國務院副總理汪洋。但自二○○九年開始,華援的股東加入中華緊急救援(香港)有限公司,兩者持股分別為百分之五十五及四十五。直至一四年,華援改由中華緊急救援全資擁有,但華援職員給記者的小冊子,仍寫有「深圳機場集團成員」,並繼續標榜國企後台。
華援擁有六百多輛緊急救護車及專業救援飛機,服務涵蓋國內外。小冊子列出一個救援案例,前年七月,一個四十三歲的香港男人在江蘇常州酒店的浴室失足滑倒,頭撞洗手盆,之後獲華援安排直送香港港安醫院,港安原來跟華援股權轉手有關。
大陸工商局資料顯示,華援目前的董事長是港安醫院普通科醫生黃志浩,他在港註冊的公司中華緊急救援,去年僅以一百二十萬元人民幣,購入華援全數股權成為單一股東。黃志浩畢業於廣州暨南大學醫科,之後回港修讀中大醫學院外科碩士課程,九九年獲香港醫務委員會執照,除在港安掛單,也在屯門啟豐園商場開診所私人執業。

與港安醫院合作

黃志浩○九年加入華援,一二年,他在深圳福田區開設「志浩綜合門診部」,標榜為 CEPA之下「深圳首家由香港執業西醫開辦的高端醫療中心」,投資額約一千萬元,並與港安醫院有合作協議,香港或荃灣港安醫院的專科醫生,會定期到深圳應診,並可提供中港救護車服務,由診所前往荃灣港安需約三十分鐘車程,到香港港安就約一小時。黃志浩曾向傳媒透露,即使是最危急的心肌梗塞病人,都可於兩小時內送到港安做「通波仔」手術。
志浩與港安醫院公布合作計劃時,港安醫院院長楊銘澧曾經表示,可安排單非孕婦在門診部檢查,其後於港安醫院分娩。記者詢問志浩門診職員有關服務,護士長回應指「提前一個星期打電話來就 OK」,又稱會與港安安排床位及服務,包括中港救護車,收費跟港安而定,網頁顯示產科收二萬元至七萬元不等。由此可見,黃志浩的中港救護車,背後是個一條龍式的跨境醫療王國,但港安醫院回應,不涉中港救護車服務,由志浩門診轉介到港安的,多是外科及兒科外籍病人,沒有孕婦。
華援回應指,香港病人返大陸要自行解決運輸,反問:「這中間的灰色地帶是誰搞出來的?」又指「從未出租過 FV車牌車輛給其他公司」。
不單止華援,本刊亦發現,坊間有其他經營中港救護車的公司,部分同樣標榜持有 FV車牌並聲稱可出租,更聲言有官方背景撐。




黃志浩屯門診所外的泊車位,地上列明的車牌號碼「 FV 37XX」,跟記者在華援停車場發現的出租車牌相同。


記者向華援董事長黃志浩查問其跨境救護車業務,他全程皺眉,不作回應,直至被問起駁腳改裝車時,他拋下一句:「呢架唔係華援車,你去問吓。」隨即關門。 FV車五年增逾四成

「 FV」或「 FU」車牌,是運輸署發給境外車輛,主要是內地政府、直屬部門或企業單位的私家車。運輸署過去五年簽發的「 FV」或「 FU」車牌數目不斷上升,由一○年的 1,700架,增至一四年的 2,500架,五年升幅達 47%。
「 FV」或「 FU」車輛在港行駛沒有特權,一律須遵守道路法例,違反的話警方可以執法,但問題是大大個 FV當前,又是否真的會秉公辦理。

北區醫院救急

中港救護車涉及多個營運商,反映市場有一定需求,但有能力付過萬元搭車的,多是有買保險者、中港商人、居於大陸的中產家庭。一般退休港人如在

業界倡發牌規管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主席李國棟向本刊指,相信中港救護車的用家是情況穩定的病人,譬如等做手術的癌症患者。跨境救護車屬運輸性質,並非用作緊急救援,「呢啲冇咩危機,佢係等做手術,所以方便佢,咪用架咁嘅車運過嚟(香港)。」他曾倡議兩地政府設立跨境救護車專門牌照,但近年社會充斥中港矛盾,建議不了了之。
立法會醫學界議員梁家騮認為,既然市場對中港救護車有需求,要解決地下非法運作,食物及衞生局應聯同運輸署,訂立正式的中港救護車發牌標準作規管。但政府推說兩地救護車的規格不一,發牌規管遙遙無期,結果令地下中港救護車問題加劇,與此同時又縱容 FV車牌被特權人士濫用,衍生的社會矛盾如雪球一樣,愈滾愈大。




三年前,黃志浩透過 CEPA在深圳開設志浩門診,格局像香港的私家醫院。


黃志浩的深圳診所與港安醫院合作,安排港安的專科醫生應診,並提供中港救護車服務,將病人送往荃灣或香港港安醫院。 中港救護車營運商

 

撰文:吳婉英
攝影:李育明、胡智堅
資料:鄭詠欣
mailto:news@nextmedia.com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