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製玻璃杯子$350看似簡單的杯子,單是吹製跟打磨就用上半天。

吃買精品

不完美的完美

Ads by Google

看到 Feed Me Diamond玻璃杯子的第一眼,把玩在手中好一段時間,不捨放下。
留空的白在頂端抹上一筆藍,像青空與白雲,透徹乾淨。
拿上手時的厚實質感,不規模的線條,或不如大型生產的杯子般工整,卻少了倒模的沉悶,多了一分驚喜。
「 Imperfect is perfect」,不完美的線條,或許就是玻璃最完美的表現。

物理學上解釋玻璃的生成,其實毫不浪漫。
它是用白砂、石灰石、碳酸鈉、碳酸鉀等混合起來的物質,用高溫熱融,冷卻定型變成堅硬之物。但對二十出頭的香港女生 Pag(鄺王婷)而言,看似冰冷又脆弱的玻璃,可塑性很高,她迷戀上為玻璃塑成不同形態,在她手中一時是透脫的花瓶,一時是糖果色的杯子,一時又拼製成繽紛的杯墊,還能做女生最愛的飾品。
與玻璃相遇的故事,始於 Pag修讀浸大視覺藝術這課,主修玻璃工藝的她,某次將親手做的玻璃杯送給兼職工作的同事,在同事鼓勵下,動了創作自家品牌的念頭。 Pag以一首歌《 Feed Me Diamond》為品牌命名,一年前起在網絡售賣玻璃作品,又放在 PMQ的寄寓、 Ethos寄賣,「玻璃曾經是一種傳統手工藝品,只是後來慢慢被大型生產所取代,我希望繼續傳承這種傳統手工藝,讓大家知道香港其實也有手做玻璃品生產。」 Pag說。
然而一件玻璃製品的產生,考驗的除了體力與技巧,還有意志。




迷戀玻璃製作的 Pag,身上染上玻璃的透明美感與氣質。

「吹製一個普通的杯子,一小時是等閒,在 40℃高溫的工作間裏,面對着四五百度爐火,就如置身火爐,加上吹製中的作品,重量是完成品的一倍以上,曾有同學在吹製時,因體力不支而暈倒哩。」
就算身體支持得住,還要面對殘酷的現實,香港對於手做玻璃藝術品的支援很少,能製作玻璃的工作室屈指可數,「製作手做玻璃器皿的成本很高,像浸大的工作室,只是開爐吹製玻璃,一星期已需萬多元電費,所以坊間多見的是用窰燒手做玻璃飾物,不需要開火爐吹製,能省成本。」
眼前這位活潑愛笑的氣質女孩,面對香港對玻璃創作的發展前景,難免有點洩氣,偶然在她的作品中多少透露了心迹,像紅色玻璃耳環扣着的紙片上寫着「兩顆紅豆,為何,想單挑這宇宙?」,透明中滲着黑紋玻璃別針,以寫着「在這慾望的都市,你是我最後的信仰。」、「為了這個美夢,我們付出着代價」的紙片襯托……
理想與現實之間如何平衡,從來不容易,但 Pag堅持下去。前陣子她的作品得到台北師大的小店「孩在」青睞,把作品放在店中售賣,還被邀請到該店舉行玻璃製作的分享講座,在台灣網購店 Pinkoi亦有專屬頁面發售作品。說到底,台灣人還是比我們愛手作。




手製玻璃花瓶$1,300


手製玻璃耳環$180/對


A few favorites

 




手製玻璃杯子/杯墊禮盒$550每件玻璃產品都附有 Pag設計的包裝,還有手縫布袋盛着。


手製玻璃手鏈$250起手鏈的鏈子跟扣,都是 Pag在深水埗逐間店搜羅回來,配上玻璃,每條都獨一無異。


玻璃杯墊$150用窰燒的方法融合每塊玻璃片,最後以人手打磨。

Feed me diamond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feedmediamond 
有興趣購買,可於 facebook留言,或於以下寄賣點:寄寓(PMQ)、 Ethos(堅尼地城)、白紙工作室(深水埗)、 tgt(旺角)及孩在(台北師大)選購。

撰文:劉明慧
攝影: Rex Chapman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