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字號

大隱於市 波記糧食

Ads by Google

香檳大廈,半世紀前,曾是尖沙咀區的高級商住樓宇,但隨着時移世易,當年相機店與名醫診所林立的名牌商廈,現已淪為充斥色情場所的鳳姐集中地,夾在新式商場與時尚酒店之間,相形見絀得令人唏噓。

藏身香檳大廈地庫的波記糧食,外觀之殘舊,裝修之過時,相對於數步之遙的繁華大街,更儼如兩個世界。只是,誰也料不到,這家看似快遭時代淘汰的隱世雜貨店,其實是區內過百間餐廳酒樓的食材供應商,而現時掌管店鋪的第二代接班人 Andrew,本身原是執業建築師,當年甘願放棄專業投身波記,既為了達成老父心願,也為了守護老舊社區。
從建築師樓走到連冷氣也欠奉的地底小店,若說是犧牲小我,完成大業,也許過於言重。儘管俗世總有其衡量成敗得失的一把尺,但我更相信人各有志。大隱於市,自得其樂,又有何不可?

禾稈珍珠

從熙來攘往的加拿分道鑽進香檳大廈,眼前是一條通往地庫的幽暗通道,沿路進去,兩旁不覺有甚麼店鋪,氣氛更有點陰森。如此破落的地下街,恐怕除了慕名而至的星座冰室粉絲以及前來拍攝江湖片的電影工作者外,一般人實在甚少踏足。
再往前行,走到通道盡處,方知走過了頭,茫然中惟有折返。此時,始察覺我要找尋的波記,原來就在身旁。紙皮石地磚、白光管、長木梯、鐵吊扇,一不留神還以為回到了四哥與修哥同撈同煲的六十年代,直至鑽進店內,看到正在櫃枱接聽電話的年輕店主,才如夢初醒。










讓人勾起不少童年回憶的麥芽糖$8

「五斤紅豆、三斤粉絲、三支蠔油、一箱雞蛋……」身穿 T恤短褲的波記老闆 Andrew,坐在徐徐轉動的吊扇下,一邊重複客人的「柯打」,一邊用紙筆落單。然而,才剛剛放下電話,還未及將資料輸入電腦,手機的 whats app又響起來。短短十來分鐘,六、七張訂單接踵而至,手腳慢點也應接不暇。
「噚日星期日放咗一日假,所以今朝特別多人攞貨。我哋喺行內雖然唔算最平,但係勝在送得快,你即日叫,我哋可以即刻送到畀你,其他供應商就可能今日落單,聽日先送到貨。」 Andrew笑着說。「做咗咁多年都累積咗好多熟客,而家同我哋攞貨嘅食肆都有百幾間,主要係尖沙咀區內嘅酒樓、中式菜館同韓國餐廳。」說畢,電話又再響起,接着又是一大堆的芝麻綠豆與油鹽醬醋。

實在難以想像,這樣一家陳陳舊舊的雜貨店,竟是如此生意滔滔,果真是「禾稈冚珍珠」。問 Andrew波記每月生意額有多少,他直言不便透露,只說他們在香檳大廈地庫設有四個貨倉,供應貨品超過一千種,每接到訂單,就會安排店內工人以單車或手推車送貨,近乎隨傳隨到。「我哋有五個夥計、一部單車同四部手推車,一日平均每人都要走成十轉。」看似傳統人手作業,實則效率奇高,而這也正正是波記的優勝之處。
「啲客想要乜嘢都可以一次過喺度執晒,總之買夠四百蚊我哋就送貨,唔理你要幾多樣嘢,濕濕碎碎我哋都會照送。好多食肆其實都唔夠地方躉貨,寧願逐啲逐啲叫,變相係波記幫佢存貨,而我哋亦唔介意咁做。」經營生意,大有大做,小有小幹,最重要還是靈活變通,予人方便。大供應商規矩多多,反而造就了小店的生存空間。







日久失修的香檳大廈地庫,顯得有點陰森。

波記這顆暗藏地底多年的珍珠,原是由 Andrew父親陳太波(人稱波叔)於 1970年創辦,最初開在漢口大廈,八十年代初搬到金巴利街, 1989年再落戶香檳大廈,一直經營至今。鋪頭數十年來皆由波叔波嬸兩夫婦合力打理,本來只做街坊零售生意,其後人際網絡漸廣,便擴充業務兼營批發。
至於 Andrew,自 2010年開始已全力協助父親管理波記,從入貨、落單到埋數,都由他一手包辦,直至今年波叔中風,無法再如常工作,這位第二代少東便順理成章地接掌鋪頭,以他的說法,是由 Manager晉身為 CEO。







由於店內存有大量冬菇、腐竹及豬皮等乾貨,所以不能安裝冷氣,否則時乾時濕,貨品很易發霉。 臥虎藏龍


Andrew對波記以至香檳大廈,都懷有一份濃厚感情。

同樣意想不到的是,眼前這一身牛記笠記的雜貨店主,成為波記揸 fit人前,原來是位建築師。年僅 38歲的他,曾在著名建築師樓 Leigh& Orange任職,參與過澳門新濠天地及上海尚嘉中心等大型建築項目。若說波記是「禾稈冚珍珠」, Andrew更是名副其實的臥虎藏龍。
當初, Andrew毅然放棄建築師專業到波記助陣,不少人都大跌眼鏡。畢竟,在普羅大眾眼中,「有則師唔做寧願踎喺雜貨鋪」,即使未算匪夷所思也實在令人費解,而 Andrew亦不諱言,繼承父業是一個以感情主導的決定。

「返嚟幫手主要都係為咗親情,因為老竇年紀大身體開始應付唔嚟,佢話如果我唔做就會執咗間鋪。波記係佢成世人嘅心血,我都唔想就咁冇咗。」重視親情的 Andrew,更表明在他眼中,工作並非第一位。

「其實工作對我嚟講排位唔係咁高,家庭同親人先係最重要。接手鋪頭未必係我最鍾意嘅選擇,但肯定係一個正確嘅決定。」 Andrew續說﹕「睇住父母捱咗幾十年,供我哋四兄弟姊妹去外國讀書,而家老竇話做唔到喇,幫手都係應該嘅。」




大裝茄汁( 3.26kg)$40


大裝午餐肉( 1,588g),通常餐廳食肆才會採用。$50

作為陳家唯一男丁(尚有兩個姐姐和一個妹妹), Andrew深知老父口中雖說讓兒子自由選擇,內心卻很想家業得以延續。正因如此,一切就變得更加義不容辭。說到波叔這位「捱咗幾十年」的老闆,確實是副硬骨頭。年過七旬的他,是典型的潮州大漢,年輕時固然克勤克儉,刻苦耐勞,即使中風前早已將波記交託兒子打理,但仍堅持天天落鋪。






「我老竇淨係做嘢,唔使錢㗎,平時又冇娛樂。」 Andrew說道。而相伴波叔數十載、現時仍經常到鋪頭幫手的波嬸,對丈夫更有這樣的評語﹕「佢做人好勤力,好腳踏實地,日日由朝早六點幾做到夜晚八點幾,就算病咗都要做。中風入醫院前仲係要日日落鋪,唔落嚟唔舒服㗎!」
波叔對鋪頭有多着緊,其實在訪問當天已得到充分見證。住了兩個月醫院的他,才剛出院一天就撑着柺杖到波記監場。
儘管大病初癒,行動與口齒皆不太靈活,但波叔仍以微弱的聲線對我說﹕「喺屋企好悶,寧願落嚟坐吓。」說着說着,又再憶述當年﹕「我一日唔做嘢就周身唔聚財。以前賣火水,一日都賣成一百罐。」




Andrew小時候已經常落鋪幫手。


年輕時的波叔波嬸。

問他為何這樣拼搏,波叔想了一下,然後緩緩答道﹕「自己生意唔搏唔得,做雜貨鋪唔算好好賺,都要慢慢捱,一味靠勤力。我哋潮州人係特別捱得嘅,以前喺鄉下,天未光我就要上山斬柴,一個人擔百幾斤柴返屋企,經常都係咁。」
相反, Andrew就自認「唔及老竇咁捱得」。最近,他更一改波叔過往年中無休的老規矩,在波記推出了一項革命性新措施﹕星期日全體休息。「星期日生意其實唔係太多,只不過以前老竇勤力,幾十年來慣咗日日都開。實行新措施之前我都有同啲客商量過,佢哋都話 ok。而家五個夥計唔使再輪流放假,星期日個個都有得休息。」他一臉認真的說﹕「錢賺唔晒嘅,唔需要咁辛苦。」




尖沙咀區過百家食肆都是向波記取貨,訂貨電話響個不停。


每接到「柯打」,鋪頭夥計就會以手推車或單車送貨,近乎隨傳隨到。


波記目前主要做批發生意,但偶爾也會有熟客到來光顧。

波記兩代人,作風確是截然不同。說到底,數十年的老字號,早已打穩根基,跟上一代由零開始,大有不同。
Andrew直言﹕「我個人冇乜野心,只希望盡量做好自己。我冇諗過要將波記發展成乜嘢大企業,有改善有進步已經好好,一步一步嚟囉。」




舊式鐵磅,如今已買少見少。


當年的白光管、鐵吊扇、長木梯,一直保留至今。 魚與熊掌

然而,從穿梭大中華的建築師變成埋首雜貨堆的小店主,每天面對瑣瑣碎碎的「開門七件事」,難道 Andrew一點也不覺委屈?「其實委屈嘅感覺間中都會浮現,不過只係一閃即過,唔會持續好耐,最緊要係你搵到人生嘅意義。」
Andrew所說的人生意義,包括每天準時六點收工,下班後就可以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反而以前在建築師樓任職,經常都要 OT,根本沒有私人時間。「我而家都好樂意做落去,因為喺度有機會做自己鍾意做嘅嘢。譬如我其中一個心願就係想出一本關於香檳大廈嘅書,因為呢座大廈都好有佢嘅特色,基本上係記錄咗本地嘅歷史、尖沙咀區嘅演變。你入到嚟呢度,可能覺得好陰森恐怖,但係呢度其實又有佢嘅小社區,老街坊、新移民、一樓一,乜人都有,好得意。」
事實上,別看 Andrew是放洋留學的番書仔,小時候他也經常落鋪幫手,甚至曾跟父母姐妹在波記貨倉上的小閣樓居住過一段時間,所以對這家老店以至香檳大廈,都懷有一份濃厚感情。「當初肯嚟波記做,除咗出於親情,另一個原因係覺得一間老鋪如果就咁消失,實在好可惜,因為都有好多回憶喺裏面,想保存番呢度嘅一啲歷史,亦都唔想呢個城市淨係得番莎莎同金鋪。」




傳統雜貨店講人情味,老闆夥計經常同枱吃飯。


波叔心繫波記,中風後剛出院一天,已急不及待落鋪視察。 


波嬸跟波叔同樣勤勞,是兒子 Andrew的得力助手。

Andrew更寄望終有一天,魚與熊掌可以兩者兼得,守住家業之餘,還可參與一些文化保育工作。「做波記我唔係抱住試吓嘅心態,因為始終係自己嘅生意,只係希望做落咗有啲嘢可以慢慢改革到,唔需要咁困身,到時就可以有多啲時間兼顧自己嘅興趣,例如可以去讀吓 Conservation(建築文物保護),我知香港都有呢個課程。」
困身,着實是經營雜貨店的一大難題,波嬸對此亦深表認同。「做雜貨鋪唔係想像中咁簡單㗎,好多嘢都要親力親為。」回想當年,更是有苦自己知﹕「最初呢度舊樓多,我哋主要做住家生意,要行幾層樓上去送貨,送米送油送火水,都係全靠勞力。以前不知幾辛苦呀,嗰時啲鹹蛋咪要刨花嘅,一間黑一間白咁全部都要自己刨,刨足成朝呀!另外又要用漿糊黐定啲三角形紙兜,用嚟載啲豆。」

波嬸坦言,早年經營雜貨店,辛苦不在話下,更糟的是經常有人賒數甚至走數。「如果你唔肯賒畀人,根本生意就冇得做,但係好多鋪頭其實係有心呃你,話同個業主已經續咗約,點知轉吓頭就執咗。以前有人走數一定追唔番,而家就可以搵收數公司追,追到大家五五分賬,可以攞番一半。」幸好,這些刨鹹蛋、黐紙兜、畀人呃的日子,早已成為過去。波叔波嬸共同努力經營波記近半個世紀,養大了四個子女,換取到安定生活,也自覺心滿意足。
現在,年邁的波叔雖然要退下火線,但仍不忘感謝老伴一直追隨左右,不離不棄。「呢個老婆好好呀,同我捱咗幾十年,我都好感激佢。」對於孝順仔 Andrew,波叔更表示「立心交晒畀佢做」,且一再強調出院後馬上落鋪並非為了監督兒子,只是「落嚟坐吓」。
夫妻檔、父子兵,多年來在幾近被人遺忘的大廈地牢並肩作戰,互相扶持。當大家都習慣以世俗眼光去檢視他人,波記一家卻以最亮麗的姿態告訴我們,一切不能單看表面。「我哋呢度幾十年都冇裝修過,除咗我接手後裝咗部電腦同閉路電視之外,你而家入到嚟同你幾十年前入嚟其實係冇分別,而佢今日仍然運作得到,正正因為仍然有佢嘅存在價值。」 Andrew如是說。
敗絮其外,金玉其中。不起眼的隱蔽老店,其實,別有一番風景。




普寧豆醬,與大眼雞魚堪稱最佳配搭,打冷少不得!$12


五香肉丁:小罐裝$11﹔大罐裝$21


來自廣州的馬蹄粉,是製作馬蹄糕的主要材料。$48


北京雞蛋一排 30隻:零售價:$30(最少可買 6隻,每隻$1)﹔批發價:六排$150


桂林辣椒醬,人氣貨品,打邊爐必備。$32

波記糧食
地址:九龍尖沙咀金巴利道 16號香檳大廈地庫 31號
電話: 2368 6764, 2721 5759
營業時間: 8am– 6pm

撰文:羅佩明
攝影:鄧廣基

    文章標籤

    波記糧食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