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生活

城市/需要/修補

Ads by Google

「地方細,自有地方細的處理,總有辦法。」

電鑽啟動。刺耳聲音響起,幾口螺絲給牢牢地鑽進牆壁,塵埃應聲揚開。不消一會,裝修師傅將電風扇掛起,手勢熟練地;繩子一拉,扇葉旋動,本來翳得發慌的狹小房間,登時一陣沁涼。
這兒是大角咀一座舊樓的劏房單位。
住戶李生是新租客,搬進沒多久,這天正在搬運家當和安裝電器;他是長期病患者,免疫系統格外的弱,家中放滿藥物,並且不能吹冷氣,所以得要求師傅為他裝風扇,應付愈來愈熱的夏天。
其居所百餘呎空間,月租三千,僅僅放得下一張床,然後就是廁所兼浴室,更刻不容緩是嵌一支鐵通,裝上浴簾。「這廁所太近睡床了,每次洗澡都會『水浸』,外面濕一大片。」李生皺起眉心。




遇到有需要維修的街坊,登記後就可安排師傅上門幫忙。


長期病患者李生(左)感激義工們相助,讓其居住環境稍作改善。

反而替他裝修的師傅「鬍鬚佬」相當樂觀:「地方細,自有地方細的處理,總有辦法嘅。」
這師傅及另外幾位協助搬運物資的朋友完成任務後,拭去汗水,寒暄幾句便笑着離開──他們都是義工,不索分文,純屬為社區街坊服務。
這群仗義之士,不屬任何社福機構,是一個民間自發的組織,叫作「維修香港」:名字直截了當,就是提供上門維修服務。
這組織今年初正式成立,每個星期抽一晚到舊區「洗樓」,主動上門結識街坊──主要目標為低收入基層和劏房戶,了解哪位家中電器壞掉,或者日久破落需要翻新;登記後,就會安排師傅進行工程。




裝修師傅上班前撥出時間,免費為劏房住戶裝風扇。


義工隊在悶熱高溫下協助街坊搬屋,還要爬六層樓梯,大汗疊細汗!

小至維修手機及電腦,大至髹油、接駁電線水管、裝冷氣抽氣扇等服務也會提供。
暫時以土瓜灣區作試點,但如果偶然接到別的地區有求助個案,也會跨區出勤。
成員來自各行各業,最核心為十數個裝修師傅,亦有不諳維修的社工、 IT從業員、 OL、學生、主婦等,負責家訪、聯絡等行政工作。
參與服務的裝修師傅不收取人工,工具也是自己攜來,至於材料費就視乎情況而定,假如是貧窮戶,義工會盡可能提供;好些物資也是循環再用,比如師傅平日開工時用剩的半罐油漆、幾塊階磚,通通都給留起來,以便有需要時派上用場。
遇上受助者欠缺家電,他們就會在網上公開徵求二手物品或別人丟棄的,好讓仍然有用的物資,不致成為垃圾。
願意慷慨貢獻出時間、體力和技能,固然為了扶助弱勢和有需要的一群;但「維修香港」的眼光顯然放得更遠:修補的不止家電和樓房,還包括看不見的政治和精神層面。
免費的維修服務,只是引子,終極目的是營造公民社會,同時讓給撕裂了的香港,一點一點地復原。




裝修師傅留起用剩的油漆,把物資善用。


有了風扇,房子不致悶熱難耐。 星火/可以/燎原


表面上微不足道的維修工程,有能力埋下一顆顆公民種子。

構思前所未見的「維修香港」行動,源自去年秋天一場佔領行動;關鍵的牽頭人物,要數到這晚替劏房住戶服務、有超過三十年裝修經驗的師傅「鬍鬚佬」。當佔領開始前一個月,他已經滿腔熱血,辭職等待「去飲」;後來運動爆發,他在金鐘吃過幾枚催淚彈,自此更堅定不移,一直留守立法會。

「我們這一代,受過英國人統治,從來不問政治,只求安居樂業。」「鬍鬚佬」形容:「但今日這個人治社會太糟糕,基本連安居也搞不好,如果還不企出來,那下一代怎辦?」去年底,運動進入尾聲,他和在佔領現場認識的社運人士,開始有點迷失:佔領過後,該怎麼走下去才是?
其時有人提議,不如利用自己最擅長的東西,深耕細作,設法把運動散落社區──「鬍鬚佬」恍然大悟:我懂的不多,唯一最叻就是裝修啊。未幾,裝修真的和社運二合為一,「維修香港」行動正式展開。不少曾參與佔領的裝修師傅義不容辭地加入,藉着免費上門維修服務,打開話匣,進入社區街坊圈子;待關係建立了,慢慢再灌輸民主意識,也就不會顯得突兀。
「例如好多長者不喜歡長毛拉布,我們做維修時會順便多說兩句,議員為甚麼要拉布呢,這又影響了哪些民生政策,都跟你們有關!」「鬍鬚佬」解釋。




維修是橋樑,營造社區力量方為真正目標。


放眼望去,多少生活正待有心人修理? 「如果現在不企出來,那下一代怎辦?」

行動另一發起人阿龍補充,舊區許多獨居長者或基層,平日接觸的資訊比較單一,當看到佔領或示威,只覺得亂,難免心生反感。「但這群市民也是香港一份子,有權利去認識民主概念,亦有能力去改變社會。」而第一步,大概是先去了解身處的地區。「某些在劏房生活的居民,根本就沒有社交生活,屈在狹小房間,怎能期待他去關心政治呢。」阿龍說,義工在家訪時,會給街坊派地區報,並且邀請他們多到社區中心;當街坊成為地區一份子,自然就會關心周遭發生的,跟政治的距離不再遙遠。




關心香港的裝修師傅「鬍鬚佬」,自發為弱勢社群貢獻技能。


不懂裝修的義工,就負責家訪和溝通工作。

而好些受過幫助的街坊,後來也主動加入成為義工,由受助變成施助的一方;裝修師傅亦曾舉辦油漆工作坊,讓土瓜灣居民參加,說不定將來就會變成新一批師傅,讓整個行動有機地繁衍下去。
更令他們鼓舞的是,最近東九龍亦出現類似組織,在該區進行維修服務。
「最好更多同樣理念的人複製這行動。」阿龍坦言求之不得:「愈多人參與,能夠互享的社區資源和技能就會更多。」




今年七一擺街站,公開召募最「黃」師傅!


T恤說出重點:維修香港,先由社區維修開始。

到其時,唸唸有詞的那句「傘落社區」,不僅是口號,而是一株株播下的苗,等待開花。
那等待未必如想像中漫長──前陣子,土瓜灣一塊政府空地預備發展起樓,「維修香港」義工動員下,大批曾經受助的街坊,罕有地來到社區中心參加諮詢會,為自己居住的地方發聲。




風雨不改,每個星期也落區「洗樓」。


深耕細作,走進社區實況。

維修香港-關懷社區服務隊
https://www.facebook.com/FixingHK 
註:如有興趣加入義工隊,可登入 http://j.mp/fixhk-helper 填寫報名表。

撰文:陳俊傑
攝影:鄧廣基
鳴謝:部分照片由「維修香港」提供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