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人訪

心跳呼吸正常 艾威

Ads by Google

近日,深深感受到甚麼是「中年危機」(好似係),上網翻查,我這個年紀其實應是「壯年」。
壯年便遇上危機?哈哈!
艾威今年五十六歲。
三年前,由無綫所謂的「安全區」往外跑,簽約王維基的港視,一心想着:「可以發圍。」
結果港視不獲發牌。
人到中年,幾近「失業」,符合「中年危機」條件。
擔心?才不要呢。
「我那團火現在燒得最旺,這幾年燒得『冚冚』聲呀!」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
五十知天命,字面解,天命者,上天命令也。
艾威說楊天命說他六十歲後有「攞獎命」。
「聽到好的話,會多點 energy,是有一點推動力,中聽的便聽囉。」
艾威心跳呼吸,不單正常,是火燒心,才對。

綠葉王

王維基的港視不獲發牌,向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今年四月,高院判港視勝訴,將發牌申請發還行會考慮。我告訴艾威:「機會又嚟啦,飛雲!」
他首先的反應:「是嗎?」
然後笑說:「突如其來的失望太多次,不夠膽再抱希望。我年紀大,心臟不好。」
最後他語重心長地說:「凡事都不應該開心得太快。」對,「希望愈大、失望愈大」這句話,艾威應該體會最深。
艾威是無綫第八期藝員訓練班的畢業生,直至他離開的二○一二年,在無綫待了三十四個寒暑。這麼多個年頭,他只得到了一個他不太喜歡的「綠葉王」稱號。一個褒貶參半的外號。褒者,公認演技好;貶者,永遠站兩旁,做不了主角,上不了大枱。因此他悟出一個道理。
「我在 TVB經常主動要求一些戲份重的角色,但我發覺『重』沒用,真的要一線才是辦法!給你很『重』,出鏡機會多,但一線才有用!說真的,我發覺在 TVB是沒有做一線的機會,是不敢去想啊!」




港視劇集《三面形醫》是艾威從影三十多年來,首次擔當男主角的劇集。

「我想:『咦?有機會突破啦!』談合約時,我有提出一些條件。想不到過去沒多久,真的有幕後工作人員開戲,找我做一線,很開心。」
然後,他驚覺原來在無綫時,很多幕後已想跟他合作,奈何公司「政策」。「在『舊世界』的時候沒辦法,在那個制度之下這沒可能發生。但去到王生(王維基)那邊,制度不同,便有機會發生。」
機會,在人家給的同時,也得靠自己製造。曾經有記者問了他一個問題,「在無綫三十多年,像是沒給你甚麼機會,你有想過原因嗎?」他開始不斷反覆思考,原來是自身問題。
「我當時覺得,是很多人先入為主、主觀。後來發覺並非這樣,其實是演得下把角色多,把自己的 presentation都變成這樣。信心、走出來的氣勢,這東西很重要!
「其實是習慣性。難聽點說,你做慣擦鞋仔,你出來的舉動就是擦鞋,別人又覺得你是擦鞋仔,所以 casting你永遠只能 casting擦鞋仔囉。就是沒有大將之風,就這麼簡單。」

小人物


唱歌亦是艾威強項之一。

將小人物、下把角色融入生活當中,艾威說是近年才發現這問題。多年積下來的習慣,要改變,並非一朝一夕的事。
「我到現在也經常忘記要改掉那些習慣。以前說話聲浪很小,又或者不說話;走路時『寒』背;影相自然站兩邊,不會站中間,不主動,一點氣勢也沒有。現在記得的時候,說話要大聲點,『飲咩茶!滾水!』哈哈,會留意。」
除了沒自信,他歸咎自己戲屎,在整個訪問中,他至少提過三次。其實做人,無需太過妄自菲薄。
「就是演技差!如果我演得好,為甚麼不能夠在別人面前以另一種姿態出現呢?到最後發覺,我就是戲屎啦!為甚麼在別人面前,我不能釋放一些懾人的氣勢出來呢?我是演員啊,為甚麼演不到呢?這就是我的問題。」
對於演戲,艾威心裏那團火從來沒熄滅,近年還燒到「冚冚」聲。其實是近幾年才真正地愛上演戲,後知後覺是也。
「很慚愧地,真的是這幾年愛上演戲的感覺愈來愈烈。一直以來,我覺得要慢慢浸,按部就班。後來,你卻忘記自己的路要怎樣走,很奇怪。」
雖說近年才愛上演戲,其實種子早已播下,只是遲了多年才發芽成長。




艾威(後排左一)多年來飾演「小人物」。「小人物」其中一個壞習慣是,合照時自動波站兩邊。

小時候艾威跟父母、姐姐住在旺角豉油街的荷里活戲院樓上,父親經常帶艾威到樓下戲院看電影。而住在隔壁的,就是編劇司徒安,間中會見到關德興、石堅行過,也有去過探陳寶珠班。
「小時候會自己跟自己對打,然後自己做反應。又會將公仔排列成打仗的場景,安排一個戰場在打,但又並非表演慾,因為沒人看,唯一一個解釋就是黐線!哈哈。中學時當然有參加話劇社,不知道原因,就是很滿足在電影世界,或者戲劇世界中。」
在民生書院讀中六時,艾威拿了表格報讀浸大傳理系,又報名第八期藝員訓練班。結果被無綫取錄,於是他連中七也不讀,直接跑去讀訓練班。訓練班多靚人,艾威笑言自己不是靠靚樣入選。
「我是靠身手取勝!面試時有段陸小鳳的戲,我自己加了幾下武術,評審看到,覺得『呢個人身手唔錯,都可以俾機會佢吖』。就這樣便入了藝員訓練班。」

奀皮仔

艾威原名徐威信,藝名是他師傅關海山提議他改。父親在中學任教中文,母親是家庭主婦,有一個比他大兩歲的姐姐,另外還有四個同父異母的哥哥、姐姐。小時候的他是百厭星一名,因為是孻仔,慢慢被父母寵壞。
「我最深印象是四歲那年,要求爸爸買機關槍給我。有一次他回到家中,叫我幫他按摩膊頭,一按,原來他把槍收在背脊,我一拿出來,『咦!唔係嗰把嚟嘅?』於是便發脾氣。後來回想,爸爸那麼辛苦想哄我開心,但我還要扭計、不滿意,真的很錯。」
除了家中,在學校亦出名曳,父母、老師都搞不定他,最後把他送到澳門的慈幼學校寄宿。







小時候的艾威眼仔睩睩。 


跟任職製衣公司高層的太太結婚十三年。

「小學五年級時打傷同學,父母便將我送到澳門寄宿。雖然我曳,但我又很『裙腳仔』,不想離開屋企,而且在澳門那邊的同學,都是全香港最壞的學生,真的是品流複雜。我是那種欺善怕惡的人,很想回香港,父母便說:『如果你考到三名之內,就俾你返番嚟。』我便立即發憤圖強,半年內考到第二名,於是父母便立刻送我回香港。」
回到香港後,他的確收斂一點,但惡性難移。
「無可否認我是一個反叛的人,到現在也是。全世界做同一樣事情,我會覺得為甚麼全世界都要跟着做?不跟就是否我做錯呢?有一次數學堂,老師教用一條方程式去計三角形的角度,我說為甚麼不可以用另一條方程式,他說大一點的三角形便不可以。第二天,我畫了一個很大的三角形,然後跟老師說:『唔係喎,咁大個三角形都得喎。』老師說:『我唔同你講呀!』我心想:『個老師都唔掂嘅!』
「自此以後,我便沒興趣上數學堂,牽一髮動全身,然後便掛着玩、走堂,連體育堂都走。早上又很晏才起牀,然後扮爸爸寫請假信,偽造文件,哈哈。」
雖然如此,但父母並未對他更加嚴厲。就算入行,也沒有太多意見。反而身邊朋友在初期的時候勸他「正正經經搵份嘢做」。
「其實我一向都沒有計劃,那時候有份藝員合約已很滿足,亦完全沒有想過要在娛樂圈中創出一番天地。反而現在年紀大了才有,哈哈,遲了三十多年。」
是不甘心嗎?
「沒有甘不甘心,如果不繼續,那之前的三十多年,尤其是這兩、三年做的事情,變成白做啦!白過啦!李小龍說:『盡其在我』,但我還未去到盡,所以現在要再努力點!」
係囉,係老套的,有心唔怕遲。

信則有

艾威頸上,戴了一條紫水晶頸鏈;左手尾指上也戴了紫水晶戒指。
他說這是他的星座——水瓶座的幸運物,已戴了幾年。
我問:「戴咗有乜好處?」
他說:「幸運囉。」
我自行上網搜尋,紫水晶功能:鎮定安神、加強記憶、人緣好等。
「我問過物理治療師,佢話水晶啲磁場對人體有益,呢個係科學,唔係迷信。」
再聊到,他說他相信皮紋分析學。
「睇你嘅手掌紋,皮紋學係睇你嘅思維方式……」
我說:「即係睇掌?」
他說:「係,睇掌,但並非看你的運氣,是看你的思維方式。」
再說到,有位相士說過他七十五歲會死。
艾威問相士:「唔死咁點呀?」
相士神回:「你一定死!」
加上楊天命的「 60歲後攞獎」論。
艾威說他不迷信,還是他那句:「啱咪聽囉。」
選擇性失憶是一件好事,如果做到的話。

撰文:王健美
攝影:周義安
協力:、錄像:邢華
化妝、髮型: JERRY ASH@ MIRACLE BRIDAL
服裝: Cheap Monday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